百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三国佣兵团 > 正文 第九十九章 裸游馆
    以目前的地位来说,赵忠、张让要稍差一些,但他们还有十几年好活,这期间有众多事件与其相关,所以杀这二人的话,定能挣到一大笔积分,当然系统也肯定会设置更大的障碍。

    而曹节王甫虽然活不了几年,但却与即将到来的两次大事件有直接关系,决定着宋家和陈球等人的生死,对历史的影响难以估算,尤其王甫与宋家仇恨已深,杀他一定能拿到最高的任务奖励。

    反正不管杀谁,光是想一想,许强就要幸福地晕过去了。

    反正最近任务做得太勤,京城npc身上有价值的任务越来越少,许强干脆今天就不去串门了,直接带上所有手下,跑到宫门外守着。

    当然许强已经不是菜鸟了,他对系统维护历史的手段深有领教,有再多名将,也不敢轻率行事,所以他现在主要是收集情报。

    虽然许强在京城呆了这么久,但对于宦官的作息规律,还真没怎么注意过。

    一般来说,宦官都有各自的“里舍”,也就是住宅,每天下班都可以回去,但因为痛恨宦官的人太多,路上不太安全,所以很多宦官长年不回家,而是住在宫中,反正宫中宿舍多的是,条件也不错,还有宫女陪聊不是?

    就算要回里舍,宦官们也往往结队同行,有权势的太监,则养了一大群家奴护送,许强观察了大半天,发觉实在很难下手。

    要说以许强现在的阵容。一次突袭可以杀十几二十个小太监,如果cāo作得好,一分钟内就能解决个黄名,但绿名和蓝名就比较麻烦了。有那么多护卫,肯定无法将全部火力集中在主要目标身上。

    系统上次更新后,据论坛上说,各城巡逻部队的反应速度都大大加快,京城应该也是一样,估计不管在城内哪个角落动手,三分钟之内就会有禁军出现。

    蓝名宦官等级都不低,体力必然超过十万。说不定还象侯览一样可以吃药,哪怕单身一人,也不是五分钟内能够解决的啊。

    许强的四大首选目标,更加难搞。曹节一直与蹇硕同路,王甫与养子王萌同路,赵忠、张让身边则有多位黄名,而且护卫数以百计……

    原本还信心满满的许强,也开始动摇起来。要不,就随便找个太监杀杀?

    看看手边的一堆木料,许强稍稍有了jing神,因为他总算把“鼓灰车”的配件作出来了。

    杨璇的鼓灰车是个大杀器。但对一个只有中级木工的玩家来说,却是项大工程。许强一直没时间完成,今天在宫门外数人头无聊。才把它搞定。

    这些配件,只要两三分钟就能组合成一辆鼓灰车,刺杀宦官的时候,用来阻挡禁军是个不错的法子。

    但这样就够了么?许强心里完全没谱啊。

    当初侯览的“惑乱天下”,王甫的“笼络人心”,许强都曾亲眼目睹,至今仍然心悸,七年过去了,王甫恐怕都要八十级了,他的能力又涨了多少?而在许强心中,神秘的曹节比王甫更加可怕。

    这时龙腾发信来询问熹平石经的事,许强答了之后,便顺便向他请教杀宦官的事。

    “有什么好选的,曹节难杀,当然是杀王甫了,至于赵忠、张让,喂喂,留给我们行不?这游戏你总不能一个人玩完了……”龙腾根本没咋考虑,就回了话。

    许强笑了,其实龙腾虽然开玩笑,但也提醒了许强,赵忠、张让活的年头久,以后还有的是机会,现在首选确实是王甫。

    “至于具体计划……你没办法提供准确数据,我很难分析啊,你还是先试杀一次。”龙腾这句话,又让许强开了一窍,与其这么傻想,还不如实践。

    宦官实力如何,禁军什么时间能到,系统会不会安排什么yin招,试一次就全清楚了。

    稍后许强又发信请教了一下班门弄斧,得到的回答几乎一样,只是多补了一条,叫许强试着找些帮手。

    其实这些游戏高手,平时都很忙,要他们专门给许强做一个详细的计划,还是不太现实啊,不过就算只是几句话,对许强的帮助已经很大,看来以后真得多跟人交流才行。

    正想着,龙腾又发了一条短信,他思考过后还是劝许强不宜冒险,如果真想杀一个够份量的太监,最好等到曹cāo上任洛阳北部尉,在他的防区动手。

    莫非这个任务,真的与曹cāo上任有关?

    不过就算曹cāo能够帮助许强,许强也不想借他的力,高难度才有高收益嘛。

    看看时间已晚,重要的太监都已经离宫,许强伸伸腰,带手下回到酒铺。

    “许郎中似乎遇到难题了,可愿与老朽说说?”微笑招呼许强的,正是在宋府见过的羽林左监许永。

    以前从没见这许永来喝过酒,莫非今晚是专程找许强的?

    “请至雅间一叙。”许强心中一动道。

    “不必了,等下我还有些客人要来。”许永笑道。

    与许永同坐的,一个叫柳分,一个叫史佟,都是桓帝末年的尚。

    当初这几个人,选择的靠山是宦官苏康、管霸,二常侍被窦武杀了之后,柳分和史佟都比较失意,因为他们没钱再结交新的宦官,所以就跟着许永混。

    按说许永当初也是阿附宦官的,但ri后他成为司隶校尉,却专门与宦官作对,号为“许永光ri”,可以说,这也是象阳球一样的人物,潜伏高手。

    然而许永的形象,与阳球截然不同,怎么看,他都是个糟老头,眼神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的东西。

    想一想。仅仅因为同姓,就投许强一票,这人的思维应该是与众不同。

    正想着,许永已经开口了:“说到刺杀宦官……”

    许强顿时满头大汗。这也太不讲究了,这可是大庭广众!

    难道与宦官作对的,都是些毫无保密意识的家伙吗?怪不得一个个都被宦官干掉呢。

    许永不在意许强的感受,自顾自道“其实我也举荐过几位英才,他们也被要求去取宦官首级,如果许郎中不介意的话,我让他们来共谋此事如何?”

    许强哦了一声,这是要降任务难度么?

    也对。以正常玩家的发展速度,175年想在京城杀宦官是很危险的,就算能得手,也难以摆脱禁军。系统不可能设计一个无人敢做的任务,所以会给玩家多种难度选择。

    等曹cāo上任再动手,或者与npc联手,估计都是选择之一。

    但许强是正常玩家吗?

    “多谢左监,不过我还是想自己干。”许强很有自信地拒绝了。

    “嗯。既然如此,我就让他们过来了。”许永点点头,打了个响指,外门便有数人踏了进来。

    “喂喂。我什么时候同意了!”许强无语。

    许永却已经开始介绍:“这是曹全、曹暠,代表敦煌曹家。这是鲍信,代表上党鲍家。这是河东斐瑜,平原魏劭,代表议郎史弼,这是王匡,代表……”

    大笑声响起:“我不代表谁,我单纯就是喜欢杀人,尤其是杀坏人!许兄好久不见!”

    笑声未落,又一个狙犷的声音抢道:“我胡母彪也不代表谁,就是想给我那胆小的从兄挣点面子而已!许兄,咱们又能一起战斗了!”

    想不到这么多熟人啊,许强连忙一一见礼,到最后那人时,许强颇有些惊讶:“遂高你也?”

    何进赶紧摆手:“我不是我不是,我只是路过的!”

    许永眼睛一翻:“你不是有求于我么?”

    何进脸一红:“是,但他们说杀人什么的,我可真干不出来,早知这样我就……”

    许永摇摇头:“后生小子,瞻头顾尾,能干得了什么大事。”

    何进低头:“进并无大志,此生只求三百石便知足了……”

    许永敲敲桌子:“罢了,既然这一顿你请客,我就给你指条明路,下个月堂溪典上奏求雨,需要大量祭品,你不是杀猪的么,那些三牲就由你准备了,你再出钱造两块碑啥的,一旦下了雨,朝廷能不赏你?”

    何进愣了一下:“我什么时候说请客……啊,多谢左监指点!”

    《水经注》记载,首阳山夷齐庙有二碑,是处士平县苏腾和南阳何进所立,而蔡邕的《夷齐庙碑》有载,熹平年间,天子下诏上山请雨,就是苏腾进的言。

    “处士”是从未做过官的人,而按历史来看,明年何进就该出仕了,所以这两块碑应是今年制作,这是研究何进生平的一个重要材料,证明除了妹妹之外,何进本身也是很努力的。

    不过许强刚刚表扬一下,何进就打起妹妹的主意来:“左监大人常在天子左右,不知能否找机会提提吾妹?”

    许永皱眉:“你没打点宦官吗?”

    何进叹气:“打点了,还是吾同乡,地位不低,可他说,前面还有几十人排队,叫我耐心点……”

    许永嘿嘿道:“那是自然,比你家条件好的人,太多了,我看几十人还是少的!嗯,在宫中没有过人之才是不行的,你得想想,什么是你妹的特长、核心竞争力,弹琴、唱歌之类的就别说了,宫人们全会!”

    何进苦思:“特长?我妹就是腿特长,个儿挺高的……”

    “我服了你了,这算得了什么啊,再想想!”

    何进低头:“吾等出身屠家,自幼少教养,哪学过什么才艺,不怕诸位笑话,家妹十岁时,还跟男孩子一起下河洗澡……”

    “嗯?等等,你是说她喜欢游泳?”许永浑浊的眼睛忽然亮了。

    何进愣了一下:“就是沐浴,游什么泳什么的,我不懂……”

    “汉有游女。不可泳思,游之泳之,诗经你都没读过?真是的,行了。明个儿我上奏天子,在后宫修个游泳池,到时候就看你妹的表现了,嘿嘿……”许永说着说着,眼神越来越亮,脸sè也突然红润起来。

    许强终于知道之前为什么觉得这位同姓眼神奇怪了,原来那就是“猥琐”啊!

    话说,你怪老头啊。该不是穿越的,连游泳池这么超前的事物都能想得出来!

    “开玩笑,我是谁,我名永字游光啊。游泳的事有谁比我更专业?嗯,说来,最近天气真是太热了,宫里的人不能随便外出也怪可怜的。”许永捻须微笑,似乎在遐想什么。

    晋朝《拾遗记》记载:“灵帝初平三年。于西园起裸游馆千间……宫人解上衣,惟着内服,或共裸浴。”

    这段香艳的野史,当然不是很靠谱。毕竟作者连年号都写错了,初平是献帝年号。如果提前到中平三年,当时天下大乱。国库一空,很难想象灵帝还有文中那样的雅兴。

    如果历史上真有这件事,应该发生在熹平与光和年间,而一下子兴千间裸游馆有点不可思议,比较合理的是熹平年的时候先试着做了几间,光和三年推广。

    裸游馆的本意是为了避暑,而熹平四、五年正是酷暑大旱。

    其实如果仅仅洗澡消夏,裸泳倒也没什么,关键是灵帝还在裸游馆内“长夜饮宴”,这就摆明了还是看美女为主啊,这位年轻的皇帝,咋这么会想呢?

    灵帝的灵感多半还真来自许永,好好的把字取成什么“游光”,脱光了游……

    解决了何进的问题,众人终于可以好好谈谈大事了。

    这群同样被要求交“投名状”的人,背后的势力都不算大,但联合起来还是相当可观。

    鲍信的父亲鲍丹新任少府侍中,史弼是议郎,胡母班是侍御史,敦煌曹家稍微强点,有一位二千石高官:永昌太守曹鸾。

    早年间亳州曹氏宗族墓地发掘,发现了“太守曹鸾”的墓砖,很多专家因此认为熹平五年上为党人平反的永昌太守曹鸾就是曹cāo同族。

    但上的曹鸾遭到“弃市”的下场,与党人相关者全部被免官禁锢,当时的曹cāo却完全没受影响,这绝对不科学。

    所以两个曹鸾可能只是同名,清初叶奕苞的《金石录补》和清中期张澍的《姓韵》等,便称曹鸾是敦煌人。

    不过《金石录补》说曹鸾是曹全的弟弟太离谱了,要知道这时的曹鸾已经九十几岁了啊。

    其实《曹全碑》提到曹全的祖父叫曹凤,鸾、凤相合,估计曹鸾是曹全的从祖父,而第一次党锢时没受牵连的曹全,却正是在176年“续遇禁纲”,可见他九成与曹鸾同族。

    许强还念念不忘曹全的那“七首药”、“神明膏”两种神药,一直敬他酒,不过也仅仅是在桓彬的帮助下,跟曹全加了1点好感而已。

    旁边的何进也在拼命搞社交,可惜鲍信、王匡这两位泰山好汉都不太搭理这屠夫,谁会想到,ri后这二位都会成为屠夫的部下呢……

    而其他人还比较认真,商量整晚搞出个计划,就是趁凌晨行人稀少,禁军松懈的时候动手。

    这果然是好办法,想想,宦官下班的时候很容易搭伙,而凌晨各人起床时间不同,就很难一起组队上班。

    “咱们这么多英雄人物,一定要选个大目标才行啊!”许强赶紧提醒。

    “那还用说?咱们专门进京一趟,岂会只杀几个小虾米?”王匡狞笑道。

    这话说得令许强心情荡漾,原本想着,这次参加集体活动,就是搜集点数据,现在听来,似乎可以直接成事!

    *

    第二天凌晨三点半,许强匆匆来到约定地点,人还没到齐之前,先把鼓灰车组装完成。

    宦官进宫的时间肯定要早于朝臣,埋伏的众人已经先后看到几批宦官经过,果然人数都较少,最多的才七八人。

    参与者终于到齐,接下来等到的第一拨宦官,居然只有三个白名。

    “动手,这个好对付!”柳分激动地叫道。

    众人一致给了他白眼。怪他没出息,这种小鱼都看得上眼。

    话说柳分和史佟这次会参与刺杀,一是急于攀上新靠山,二是对其他宦官不理他们感到愤怒。但从本质上说,这两位都是没什么政治立场的,心里也没有什么为民除害的心理,属于政治投机份子,他们只想随便杀个小宦官就够了。

    “好了,就是现在,大鱼到了,上啊!”王匡忽然一声大叫。率先上马冲出。

    许强反应也够快的,第一时间带领诸将奔了出去。

    “不,有没有搞错,这就叫大鱼???”许强突然发觉不对。赶紧止住樊稠等人。

    十几个太监,几个家奴,其中只有一个黄名!

    “是啊,好大一条鱼,此人在宫中任小黄门之职!”后面柳分叫道。

    无语了。大家看问题的高度,实在差太远了啊,区区一个黄名,对许强来说。白送都不想要啊。

    现在许强有些尴尬了,趁乱捡点小便宜不是不可以。关键是那些白名小太监的血太薄了,自己的名将一个大招扔出去就有可能秒。就算不用大招,也可能无意中补刀成功,任务直接结束,那可就亏大了。

    原本可以帮大伙砍那黄名宦官几刀,但不解决中间的白名就过不去。

    果然不试不知道问题,如果面对王甫等大宦官,上百个小太监一围,自己是杀好呢,还是杀好呢……

    虽然许强在这儿没出手,但其他人也很强大,转眼间挡路的白名就被干掉一大半,王匡的剑已经能够攻击那黄名宦官了。

    就在这时,史佟一声尖叫:“有城兵来了!”

    好快!这才一分钟啊,刚刚明明看见周边街道都没人的。

    曹全沉声道:“最近洛阳城戒备加严,宦官也更谨慎,显然我等谋划之事走漏了风声!”

    许强心想不走漏风声才怪了,一伙人坐在酒铺里公然讨论细节……

    “大家莫慌,这点城兵能奈我何,我帮你们杀了这小黄门!”许强见来的只有十几名士兵,放下心来。

    然而许强的名将才刚攻了一招,其他人已经全跑了。

    无奈,许强也只能跟着撤退。

    扑通一声,史佟一时慌张,居然跌下马来,王匡等人回头看了一眼,却无人去救他。

    转眼史佟便被城兵追上,顿时大叫救命。

    “有没搞错,抛弃战友,你们的节cāo呢?”许强大喝一声,带部下回转,大招齐发!

    这群士兵隶属于洛阳南部尉,县级的士兵,在洛阳算最低级的,战力连某些家兵都不如,这一轮强攻下来,顿时全挂,反正他们不是太监,许强可以放手杀。

    “多谢许老弟!”史佟一瘸一拐上马,被许强护着继续逃。

    然而刚刚跑出半条街,侧面又冲出数十人,这次是河南尹的郡兵,还有一个黄名带队,见面就扔出军团技。

    “其奈我何!”许强大笑,指挥众将迎击,拖到大招冷却结束,又是一起发威,将对方杀死大半,突围而出。

    “全靠许……呀,不好,缇骑!”史佟大叫。

    前方数十缇骑、近百持戟掩至!

    “缇骑又怎么样,我早就想扒他们装备了!”许强咬咬牙:“桓彬,罩网加上!”

    罗网罩住小半缇骑,可惜城里不能挖陷阱,不然就轻松多了。

    “屠阵!”“西风烈!”“虎牙!”……名将们全力以赴,华雄更是及时激发了狂狼状态,一行人总算杀出一条血路。

    “许君救我!”一声呼喊响起,只见路上躺着一人,却是前面的柳分伤重掉队了。

    许强赶紧摸出马牌,给了柳分一匹,但就这点工夫,又被缇骑追上,缇骑马快,始终难以甩掉。

    许强不得不庆幸,自己出于稳妥考虑,没把带女眷和樊志张带来,否则以他们的骑术,肯定拖累其他人。

    其实如果不是有黄允,许强已经打算把史佟扔下了,他们俩人的速度都差不多。

    而柳分虽然重伤,但他是幽州人,骑术不错,还比较安全。

    “不好。是司隶校尉的兵马!”史佟每次大叫,准没好事,前方冲来至少三百人!

    许强现在知道为什么王匡、胡母彪这些重义之人,都会抛下史佟、柳分不管了。在洛阳城,拖延半分钟都可能是死路一条!

    “鼓灰车!”系统还是照顾玩家的,不但让他们可以把马放在包裹里,连车辆都可以拖着走,这要是完全仿真的话,许强的车早就扔了。

    石灰笼罩了数十丈,双方的眼睛都睁不开了,许强身边毕竟都是名将。对异常状态的抵抗力更高,许强作为鼓灰车的cāo作者也有免疫特权,总算又逃出了这关。

    “看,那是魏老弟!”史佟又叫了起来。

    许强忍住骂人的冲动。顺史佟所指方向一看,见那人全身是血,被数名重甲兵用长戟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该死,怎么会是魏劭!”如果是其他人掉队,包括曹全、王匡。许强都可能不会犹豫,自己逃命要紧,但这是魏劭啊。

    当年史弼下狱,魏劭作为其所举的孝廉。毁容改装成史弼的奴仆去保护他,之后还变卖自家房产行贿。才保住史弼一条命,这是何等的义士!

    “不抛弃。不放弃!救下此人!”许强大吼。

    虽然只有几个人看守,但这可是重甲jing兵啊,天知道要几分钟才能击杀,许强都觉得自己是疯了。

    “劝酒!”关键时刻,桓彬扔出新学的技能,直接将那几个铁罐头士兵醉倒,抢走魏劭!

    稍一耽搁,前方又有一小队士兵拦路,后方追兵也陆续脱困,又一番恶战!

    总算熬到桓彬的罗网又能用了,众人这才险险逃脱。

    不过连番冲阵,多数人的体力都所剩无几,但这种时刻,哪还有空停下来进食啊。

    “终于到城门了……不好,是城门校尉的旗帜!”史佟喘息未定,忽然又大叫起来。

    “我晕,至少五百人,还有绿名!史佟你这个霉鬼别再说话了行不行!”许强都要哭了。

    这哪是刺杀宦官啊,明明是系统觉得历史人物太多,运算复杂,所以设下陷阱把一些不重要的角sè删除掉,有没有啊?

    隐姓埋名和易容变服能隐藏身份,但都需要脱离战斗一段时间才能使用,而假死丹材料难找,最近才刚炼出一颗,现在别说史佟等人保不住,许强自己的部下都没几个能活下来的,这次损失惨重啊。

    “大家还在门口愣着干什么?没听见城里大乱吗,都跟我去看看!”熟悉的声音响起,接着,数百卫兵列队往城里跑去,仿佛完全没看到许强等人。

    “是羊陟,他什么时候变成城门校尉了?”许强张大嘴巴,昨天羊陟还是自己上司呢。

    不过历史上这时期羊陟的职位变动确实挺快的,算算也差不多。

    “如果不是羊嗣祖迁城门校尉,我们也不会决定今ri动手,许兄,你的武勇更胜当ri啊!”城门边转出王匡等人,他们也一个个全身带伤。

    “此处不是说话之地,咱们尽快出城!”曹全喝道,众人赶紧动身。

    出城数百步,史佟长出一口气:“这下安全了……”

    “前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屯骑校全体在此!”黑压压足有千余骑奔来。

    胡母彪嘿了一声:“王兄,屯骑校尉该不会也是咱的人?”

    王匡还没说话,许强已经哀叹道:“屯骑校尉盖升,跟乔玄和蔡邕都有怨隙,你说他会是哪边的?”

    这次怕真没救了,北军五校岂是一般兵卒可以相比,数量还这么多!

    “别废话了,趁敌阵未稳,跟我来!”吼出这一声的,却是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曹暠。

    没办法了,跟着闯,肯定无法全部突围,就看谁倒霉了。

    “大家接着,每人一粒!”曹全忽然抛出一个瓶子,里面装的全是神明膏。

    “望、尘、莫、及!”眼看就要与屯骑校的骑兵相撞,曹暠一声大喝,顿时狂风大作,漫天尘土,遮天蔽ri!

    屯骑校大乱,而服下神明膏的众人,视线却毫不受阻,诸猛将开道,就象战车平推一样,将屯骑校杀了个对穿!

    恐怖啊,小小一个绿名,居然有这般强大的技能。

    曹暠确实没什么名气,很多人甚至把他错当成曹嵩,但“望尘莫及”的典故就是从他这儿来的啊。

    史佟哈哈大笑:“这样都能逃得生天!”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长水校全体在此,还不快下马受缚!”比先前那支部队还要多的士兵涌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