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汉龙骑 > 正文 第一千九百一十一章 寿春之战(192)
    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史阿之所以会考虑他,就是因为他现在的境遇并不好,一个人连温饱都解决不了,那当他给其提供一份可以谋生的差事,那他当然不会拒绝,更何况这份差事还是他梦寐以求的。

    而更为关键的一点是,当年师父还拒绝了他想进入虎贲,也因为这件事,导致他对师父心怀怨恨,而这则是他最为看重的一点,这几日他在虎贲军力算是看出来了,以为那些师父帐下的将领们,跟他们也算是朋友,可谁能想到就是这些个所谓的朋友,想方设法的坑他,本来他还满心欢喜的想着借助他们来控制虎贲,现在好了,差不多都被这些人给架空了。

    他这左思右想之下,做出了决定,不管如何,师父的人不能再用了,而是他的交际圈里,有能耐的,不是师父的帐下就是徒弟,想要找个合适的人选却发现好像除了赵华还真没有合适的人选。

    可如何能找到赵华呢,却猛然发现根本没有任何踪迹,但天随人愿,居然让他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了他,这才是最大的幸运。

    “唉,当年师父拒绝了我,没想到师兄你却把我招入了虎贲军。”他也不知道现在的心情为什么想是倒了五味瓶一样,不知是难受还是感动,毕竟在他人生迷茫无路可走的时刻,他能想到,也只想到了师父,他相信师父会帮助他,可没想到师父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那一刻他感觉天塌了下来,从此以后开始了浑浑噩噩的生活,可没想到这日子却越过越艰难,当他活不下去几乎是无路可走时,师兄的出现又带给了他希望。

    史阿笑着给他舀满酒,道:“那我就当你已经答应下来,这样明天一早你就来找我,我们一起去虎贲营。”说完他又饮了一杯,笑眯眯的看着赵华,道:“当初师父不愿让你入虎贲,关键是虎贲各方势力太多,师父如果把你收进来,势必会打破原来的势力,所以他只能拒绝你,而如今虎贲军不一样了,因为我成为虎贲中郎将,更因为我既然让你进入虎贲,那肯定是要重用的,所以这其中的危险,你必须要有一个心理准备。”

    听他如此说,看着史阿重重点头,冷笑一声,道:“师兄你就放心吧,我已经明白了,到时候要么把他们干趴下,要么被他们干趴下,我现在就是烂命一条,是师兄您给了我一跳活路,只要你吩咐,不管是谁,我赵华保准连眉头都不皱!”他说完眼神却是阴森了起来,史阿看得出这可不是喝多后的结果,而是他也猜到了自己为何把他调到虎贲来的真正目的。

    如果师兄只是要找些适合虎贲军的人选,那合适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但这些人并不是师兄需要的人选,就算需要,也不会轮到他,那么师兄要干什么,也就不言而喻了,师兄需要一个人甚至很多人替他处理一些自己不方便处理的事情,甚至是一些杀人的事情,也就是说他需要的是能够为他卖命的人,那么现在师兄等的就是他的表态,而他几乎没有片刻的犹豫,因为这对他是一次翻身的机会,甚至可能是最后的机会,想到这些日子穷困潦倒,经常几天都吃不到一顿饱饭,这样的日子他不愿意继续过下去了,所以莫说是师兄要他去对付虎贲军里的一些人,就算是让他去送死,他都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好兄弟,我就知道,关键时刻还得是你们这些师兄弟,来,我让我们满饮此樽,喝!”一桩心事算是解决,但这件事不过是所有难题中最简单的一个,他非常清楚前方还有什么样的难题等着自己,可是他从当上虎贲中郎将之后就没打算放弃,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步步去解决这些难题。

    二人一饮而尽,赵华却是又斟满了两樽,在史阿打算再饮的一刻,胡人压下声,道:“师兄,师父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和坊间传闻的一夜,得罪了曹司空?”

    “哈哈!”史阿笑道,“这坊间传言你也信?你也不想想,师父消失的时候,司空他还没回许都呢,又怎么可能得罪司空?都是些好事人胡编乱造,故意往司空身上泼脏水。”史阿非常严肃的说道:“以后这些话可不能再提了。”

    “嘿嘿,知道了师兄。”他说着却是眼珠子一转,又试探,道:“那看来就是被董承牵连了。”

    史阿身体一僵,虽然只是一眨眼的瞬间,但还是被召唤发觉,暗道被自己说中了,心里一动,忙夹过一块羊肉到师兄面前,轻声问,道:“现在司空权势滔天,师兄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还要好师傅一样,辨不清形势,继续对汉室死忠下去?”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史阿的眉头皱了皱,道。

    “嘿嘿,师兄,我这条烂命,您给了我条活路,我肯定是抱住您的大腿不放了,可是师兄难道就没替自己考虑考虑?有些事情如果不提前想到,说不得最后还是要落得师父一样的结局,师父孤家寡人,他一走了之,这天下还真没人拦得住他,可是师兄您呢?一走了之容易,可家里的嫂嫂和我那大侄子难道就忍心抛下?”

    他这些天虽然一直在处理虎贲军内部的事宜,但也分别见到了伏完和郭嘉,就他自己来说,伏完以及汉室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反之郭嘉却让他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彻骨冰寒什么叫做恐惧惊慌,在郭嘉面前他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正是与他这一次的见面,让他彻底坚定了不与司空为敌的想法,而且他根本没想到的是另外一件事情,司空居然要聘请他为二公子曹丕的剑术师父,虽然这对他来说或许是一种耻辱甚至是羞辱,可没要忘了,这可是司空的邀请,而且还是为二公子聘请,也就是说只要他一点头,那么就会被司空视为心腹,但这件事情现在还属于隐秘,并不被外人所知晓,所以当听到赵华这么一说之后,他就开始犹豫了起来,该不该告诉他一句决定了去做二公子剑术师父的这件事,他能确定赵华这番话的深意,可是他还是有些心虚,毕竟事关重大,一旦泄露出去,那么在献帝面前,他就变得被动了,而且也没法完成郭嘉对自己的交代,甚至可能还会引起朝臣乃至于师父的不满,这些都还不是他现阶段能够应对的情况,所以他随即摇摇头,道:“司空和天子之间的事情,我们这些小民就不要掺和了,到最后倒霉的肯定是我们,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管,那都都不帮,一直中立,只要尽职尽责负责皇城的安全就好了。“

    “师兄啊,这些话你说的虽然弟也明白,可是你想过没有,司空会允许你这样中立的存在吗?现在司空才回许都,很多事情还顾不上,等他腾开手,如果师兄还不表态,那师兄你这临时的虎贲中郎将恐怕也就到头了,我到觉得,既然现在献帝和司空都在拉拢你,与其到时候像师父那样骑虎难下,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早些做好选择,天子司空二选一!”

    史阿和他不一样,考虑的事情更多,顾虑的事情也更多,可赵华不同,他现在是孤家寡人,只为自己去考虑,当然要考虑自己,那么还要去考虑他抱得这颗大树不能倒,那么从眼下的情况来看,投效曹操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师兄,您要在虎贲立足,就必须要有属于自己的门路,以前师父抱上了天子的大腿,可你也见到了,只要司空愿意,随时都能让师父从许都消失,所以我觉得既然要给自己寻条门路,那索性就选胜算最大的,而司空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现在还不是时候。”史阿摇摇头,只要师父一天在外,他就不敢明目张胆的支持曹操,听命与他,没有人比他们这些弟子清楚王越的能耐,如果他当真做了些什么对天子不妙的事情,那么他敢相信师父一定还会返回许都解决自己。

    史阿脸色有些发青,默默的坐着一句话都不说,好半晌才犹豫道:“这件事我会考虑的,不过你最好忘掉我们今天对这件事的讨论。”

    “师兄放心,我肯定守口如瓶,就算是我家那口子闻起来也绝不说真话,不过师兄我还是多劝你一句,刚才弟的提议,您最好再多考虑考虑,虽然有些困难,但未曾不是一个办法,肯定要比师兄投靠天子强。

    “这些我都清楚,不用你来提醒。“史阿眼神不善的瞪了眼赵华。

    而此时赵华却像是没事人一样,又开始舀酒,他刚才那番话其实真正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还不赶快抱住司空的大腿,日后想抱都没有机会,史阿也起身倒了一樽酒,又显得非常亲昵的给他舀了一碗,

    “你现在只是看到了冰山一角,对现在的局势了解太偏差,我觉得最好的办法还是暂时中立,只有彻底掌握了虎贲军之后,再去考虑其他。”

    赵华非常了解这个师兄,而他现在的模样,他已出卖了他,眼珠子在眼眶里不停转着,脸上也微红了起来,显然已经喝的非常尽兴了,如果继续喝下去,那就必醉无疑。”

    “师兄啊,这些话你说的虽然弟也明白,可是你想过没有,司空会允许你这样中立的存在吗?现在司空才回许都,很多事情还顾不上,等他腾开手,如果师兄还不表态,那师兄你这临时的虎贲中郎将恐怕也就到头了,我到觉得,既然现在献帝和司空都在拉拢你,与其到时候像师父那样骑虎难下,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早些做好选择,天子司空二选一!”

    史阿和他不一样,考虑的事情更多,顾虑的事情也更多,可赵华不同,他现在是孤家寡人,只为自己去考虑,当然要考虑自己,那么还要去考虑他抱得这颗大树不能倒,那么从眼下的情况来看,投效曹操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师兄,您要在虎贲立足,就必须要有属于自己的门路,以前师父抱上了天子的大腿,可你也见到了,只要司空愿意,随时都能让师父从许都消失,所以我觉得既然要给自己寻条门路,那索性就选胜算最大的,而司空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现在还不是时候。”史阿摇摇头,只要师父一天在外,他就不敢明目张胆的支持曹操,听命与他,没有人比他们这些弟子清楚王越的能耐,如果他当真做了些什么对天子不妙的事情,那么他敢相信师父一定还会返回许都解决自己。

    史阿脸色有些发青,默默的坐着一句话都不说,好半晌才犹豫道:“这件事我会考虑的,不过你最好忘掉我们今天对这件事的讨论。”

    “师兄放心,我肯定守口如瓶,就算是我家那口子闻起来也绝不说真话,不过师兄我还是多劝你一句,刚才弟的提议,您最好再多考虑考虑,虽然有些困难,但未曾不是一个办法,肯定要比师兄投靠天子强。

    “这些我都清楚,不用你来提醒。“史阿眼神不善的瞪了眼赵华。

    而此时赵华却像是没事人一样,又开始舀酒,他刚才那番话其实真正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还不赶快抱住司空的大腿,日后想抱都没有机会,史阿也起身倒了一樽酒,又显得非常亲昵的给他舀了一碗,

    “你现在只是看到了冰山一角,对现在的局势了解太偏差,我觉得最好的办法还是暂时中立,只有彻底掌握了虎贲军之后,再去考虑其他。”

    赵华非常了解这个师兄,而他现在的模样,他已出卖了他,眼珠子在眼眶里不停转着,脸上也微红了起来,显然已经喝的非常尽兴了,如果继续喝下去,那就必醉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