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2章 消失了的女人
    谭笑聪回到这个时代已经一个多月了,这段知青的日子在后来都成了他的回忆,谈不上好与坏,但是对于他的人生来说,真的是一个很大的磨练。

    要说这个月以来他最大的渴望是什么,除了吃饱饭,还是吃饱饭。现在生产队还是吃着大锅饭,谭笑聪无比怀念之后的分产到户。

    每当生产队的大妈喊开饭的时候,就是谭笑聪冲在最前头的时候了。那下洼号子里一片“哧溜哧溜”的吃饭声,都令谭笑聪觉得美妙极了。

    只是吃过肉的人,让他隔一两天没吃可以,隔十天半月不吃,那就真的是让人脑心挠肺的了。

    谭笑聪终于忍不住了,跟他一块儿来的知青没进劳改所的的他都不敢相信。那就只能自己一个人干,他知道哪里山头有野物,哪里的山间有野果子。

    只是当谭笑聪偷偷的吃着生鸟蛋的时候,却差点被噎住了。他看到什么了?一个女人,活生生的女人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他之前就看到她背着一个小箩筐在山间晃悠,肥大的裤腿和衣袖就是这个时代的特。只是那张干净的小脸,的确是让人容易产生好感。

    眼睛虽然不大,却是亮亮的,显得非常的灵活和聪慧。她的嘴里哼着歌儿,非常小声,但是声音挺好听的。

    谭笑聪不想被她发现,就三两下爬上了旁边的一棵树上,居然被他发现上面有一只鸟窝,里面有几枚鸟蛋。

    “看来今天运气不错。”,谭笑聪把鸟蛋敲了一只口子,然后把里面的倒进嘴巴里,有点腥,但是在这个缺衣少食的年代,还真的是味道不错的了。

    谭笑聪看到那个女人在那不停的转悠,一点都没有走的意思,他也不着急。今天生产队的工分他已经挣到了,晚点回去也没事,只要不错过晚饭的时间就行了。

    咦?树下的那个女人居然哼起了广东的《步步高》,谭笑聪想看清楚她是谁,这附近的知青他都认识。

    可是他活见鬼了,那个女人居然消失了,原地消失了。

    谭笑聪打了个冷战,自从破四旧以来,就算是跳大神都不给存在了,他居然看到一个女人凭空消失了。他不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居然是真的消失了。

    这时树上刮来一阵风,谭笑聪吓得毛都竖了起来。谭笑聪想到自己都能从未来回来了,如果真的有妖精那也是不奇怪的。这个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可是他不敢多待了,连忙小心翼翼的爬下树,连忙逃似溜回来下洼号子。

    谭笑聪晚上却是失眠了,在大通铺上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眠。那竹席子的咯吱声在黑夜里非常明显,吵得同炕的李卫国也睡不着了,半立起上身来,“你干嘛啊?发什么神经?”

    谭笑聪翻了个身子,“没事,就是想着明天要去社区,想着要买点什么,就有点睡不着罢了。”

    “嘿,这社区有什么睡不着的?就算是抓劳改的也轮不到你。再说了你家在北平,有什么是没见识过的。难道你是打算给家里去电话?让家里寄点东西过来。我这个月嘴都要淡出鸟来了,到时候真的寄了,给兄弟解解馋。”

    来这里两年多了,谭笑聪从来没有说过自家的情况,但是李卫国知道他家是在北平的,以前的日子估计过得也不错。因为一个人身上的素质和气质跟家庭是有着莫大的关系的。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里这两年也就开头寄了些,后来就一直没有寄过来了。”,想想那个家,想到那个后妈,还有自己的父亲弟弟妹妹一大家子,谭笑聪连谈话的都没有了。

    李卫国估计也是想到这些,也不说话了。一时间很快的屋子里就响起了他的打呼噜声,吵得谭笑聪以为他会睡不着,结果他很快的就进入睡眠了,因为白天实在是太累了。

    谭笑聪做了一个梦,等他醒来之后恼羞的换了底裤。趁李卫国出去洗漱的时候,他把那底裤卷成一团塞进了箱子底。

    他梦见昨天见到的那个女人了。她正在洗澡,就在下洼号子前面的那条长满芦苇的河边。她两脚踩着河边的水草,洁白的胖乎乎的脚丫子踩在嫩绿的水草上,显得是那样的晶莹和神圣。

    她挥着滚动的两条手臂,手掌合在一起,从河里撩起清水洒在自己的脖子上、手臂上、胸脯上、腰上、小腹上……她的整个身子非常的纤细,但是每一个部位都显示出一种女人特有的柔软。

    她使劲的搓着身子,在阳光下散发着晶莹而剔透的光泽,她的背部的线条非常的迷人。水浇在她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让她整个人显得灵动起来。

    谭笑聪看到背着他的她开始搓洗那个隐秘的部位,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这对于从来没有过女人的他来说,这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可是没有等他走到前面,他就醒了。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他的月夸下那湿漉漉的东西再熟悉不过了。看到旁边的李卫国正准备起来,他一动不动的不敢发出声音。

    虽然他知道就算对方知道了,也不过是一个善意的调笑。只是谭笑聪不愿意,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种如果被人家知道他梦见那个女人的事,对于那个女人来说就是一种亵渎。

    一连几天谭笑聪都梦见那个女人了,那个女人好像上辈子没洗过澡一样,总是在他的梦里洗澡。结果谭笑聪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都是藏内裤,这样令他又羞又恼。

    他就连在生产队下地,在给下洼号子的娃们上课的时候都忍不住想起那个女人。他知道自己这样是不正常的,既然老天爷让他重新回来,那么他就得主动去面对这些意外的事。

    所以谭笑聪又在一个午后瞒着众人偷偷的上山了。

    这次他还是见到那个女人了,她依然像往常那样在山间转圈,遇见能吃的东西她就往一个地方扔。可是谭笑聪盯了好久,发现她扔的那个地方没有野菜,好像一个他看不见的世界把那野菜藏了起来似的。

    谭笑聪不敢打扰她,一连几天都在看那个女人。其实他是羡慕那个女人的,如果他也有个跟她一样的东西,别人看不见的自己却可以装东西的该多好啊!那样对于他接下来要做的事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谭笑聪不是没有想过跟着那个女人,看看她到底是去什么地方。可是那个女人非常的警惕,似乎对这山头非常的熟悉,几个拐弯的就消失在密林中了。

    如果不是她每天都来这个地方,谭笑聪也不会经常能遇见她。谭笑聪开始的时候也不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可是很快的事实告诉他,这是好事。

    因为他已经连续十来天没有见到那个女人了,如果不是他清醒的知道自己没疯,他都以为这只是一个梦罢了。

    直到今天,他万分确认那不是一个梦。因为他看见在区上那个劳改犯挨批。斗的地方,那个女人也在那。她的手被绑在后面,她的身体被绳子捆绑着,她的脖子还挂着一张木牌,上面写着:黑五类。

    谭笑聪听见旁人说她是柯老根的闺女,名叫柯兰。

    他的心中有种东西在呐喊,她不是妖精,如果她是妖精,那么这些人都逃不了。而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这莫非是天意?(92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