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6章 柯兰和知青的婚姻
    “妈这里,这里。”,明明拿着筷子活泼跟柯兰娘招手。

    柯兰娘本来想笑笑的,可是看到他那只脏兮兮的小手,就堵心了,“明明,先把手洗干净,再过来吃饭。大川你也是……”

    “哦!”,大川倒是听话,乖乖的滑下长板凳,出去洗手。

    明明那小子就是笑嘻嘻的看着他妈,也不动。柯兰娘无法,只好把他抱下来,带他出去,她也想洗呢!

    “穷讲究,越穷越讲究,真是事儿多。你把水缸里的水用光了,你就担回来……”,赵招弟一边把稀饭装进各人的大碗里,一边喷着话。

    柯狗子笑呵呵的把碗移开点,他妈的口水都快喷到他的碗里了。

    柯兰娘废了好大的劲,把这两小子的手都搓红了才洗干净。脸上没有毛巾只是轻轻的擦,滑溜溜的根本就不能洗干净,无法只能将就将就了。

    等坐进去吃饭的时候,柯兰娘尽管很饿,可是也胃口尽无了。她面前的大碗里面稀稀疏疏的能看到几粒米,面前的两只碟子上装着的不知道是什么的菜,都是灰不溜秋的。

    柯兰娘闻到其中一碟还有点酸臭味,估计是腌菜,只是日子肯定是不短的了。

    “阿兰,你赶紧吃,我已经跟王队长说过了,他会安排你进后勤组,到时候跟你妈一组。明天让你妈去割二两肥肉给你补补身子,快要农忙了,农场那边养的公家的猪会拉两头出来卖。”

    柯老根哧溜哧溜的喝着稀粥,用筷子夹一撮的腌菜放进稀粥里拌拌,让粥也有点咸味。

    “吃什么肉,家里的肉票就那么多了,这样吃下去肯定是到不了过年的。有菜吃就不错了,再说了到时候进了后勤组多吃点就是了。”,对于后勤组的猫腻赵招弟再清楚不过了。

    “那也行。”,柯老根不是不心疼闺女,只是自家的条件就摆在那,之前为了捞她出来,他都冒着被教育的危险偷偷的去那座上头守了两三天才捉到两只野鸡送给王大富。

    柯兰娘很无语的看着这两老定下了她一口肉食的偷渡计划,她也实在是饿得很了,拿起那只大碗就喝着里面的米粥。瞄了两眼周围的孩子,他们居然都能乖乖的自己吃饭,就连才两岁多的明明都是自己使着筷子。

    因为原来的柯兰也不是个话多的,现在她这样的沉默寡言,柯老根和赵招弟倒是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同。

    等喝完米粥没多久,柯兰娘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广播的声音。她虽然从柯兰的记忆中知道有广播这件事,可是毕竟是她自己第一次听见的,心里说不好奇那就怪了。

    看到柯老根搬着长板凳去到院子门口和那些老头老太一起听着,赵招弟也拿着葵扇走出去,就连柯狗子也带着大川和明明撒欢的跑了出去。柯兰娘想了想,也跟在后头走了出去。

    只是之前一直在屋子墙根说着话的人,看到柯兰娘走了出去,都静了一会,然后各种自以为是的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哟,老根家的闺女被教育了。”

    “肯定得被教育啊,她嫁的那个男人就是个黑五类的。”

    “这是放回来了?被教育得挺惨的。”

    “胡说,这叫什么惨,这是团结。”

    “对,对,你王二狗的语录背得真好!”

    “那可是……”

    柯兰娘不管这些人的话,她还没把自己当做是柯兰,并没有什么切身的体会。只是嘴巴上、脸上的肿痛让她有点难受罢了。她静静的靠在院子的墙边上听着那广播。

    那广播的喇叭声一直在响着,那声音应该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柯兰娘看到那树上放着一直喇叭,有点像唢呐,声音就是从那发出来的。

    “……通过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g思想和阶级教育,在先进集体、先进人物和带动下,我们应该增强主人翁的责任感,我们要进一步解放思想,有力的推动生产和技术革新的发展……”

    柯兰娘听着听着就觉得没意思了,每一个字她都听懂了,可是合起来她都不知道是说的是什么。她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就走了回去。

    身后那窃窃私语的声音更大了,“我看老根家的闺女还得教育,你看她连广播都没有听完就走了。”

    “那要不要把这件事报告给王队长呢?”

    “呸,你想写检举书吗?老根好歹也是我们同族的叔辈,按辈分,我还得叫那柯兰一声姐呢!”

    “哎呀呀,我们这里除了那过来的知青和劳改犯,谁不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

    ……

    柯兰娘听见后面的人说她还得回去被教育一番,想到刚刚来到这的时候的那屈辱的一幕,她真的很想冲回去对那群人大吼一声,“你们这是闲得没事干吗?”

    不过想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她徒然的就熄了火。她按照记忆走回她刚刚醒来的那间屋子。

    这里的屋子都是土坯房,就跟她们蔺县乡下的屋子也差不多,就连窗都是小天窗,就在靠近屋檐的那高处。只是柯兰娘是在县里长大的,她没有睡过炕,现在倒是睡上了。

    柯兰娘静静的坐在炕上,她得理清原主的记忆。原来原主小的时候也在书院读过书的,居然还是男女一块儿在一起上课的。这让柯兰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再后来就是各种教育,女主似乎都是一直在看着别人被教育。直到她遇到那个男人,那个叫做张卫青的男人,上海来的知青。他穿着白的衬衣,黑的长裤,脚上是一双白帆布鞋,看到柯兰在看他的时候,抬头对她一笑。

    就是这一笑让柯兰日想夜想,同村围绕着她转的小青年们她再也不看在眼里。土不溜秋的他们哪里能比得上城里来的知青,那可是读书人,是知识分子。

    张卫青在村子里教学的时候,柯兰跟着一群女孩去给学里的老师教员挑水,让他们减免下阿弟的学费。

    这些知青跟那些劳改犯不一样,他们是把知识带到农村来的,他们是来传授科学的。他们的吃食是生产队供给的,另外也会每家每户收取一定的学杂费补给给这些老师。

    柯兰替好些老师整理过内务,进去过张卫青的房间,当然那不是张卫青一个人的房间,他跟另外一个知青一起睡大通铺的。可是柯兰认得他的衣服,知道哪一边是他的,看到那一沓厚厚的书本,张卫青在她的眼里高大起来了。

    她为了能跟上他,跟着柯狗子识字。柯兰是一个聪明的闺女,柯狗子教的远远不能满足她,她就腆着红脸,趁给老师挑水的时候向张卫青请教。

    柯兰娘一簇闪亮的乌发柔软的扎在脑后,两只晶莹的眼睛只盯着书本,她乌黑的眼珠子里包含着向往、渴望与希望。她没有说任何一句挑逗的话语,也没有任何一点引诱的动作,可是她对生活的向往已经紧紧的吸引住那个寂寞的青年。

    很快的他们就在一起了,那个时候是鼓励婚姻自由的民主的,任何人不能包办婚姻,就算是父母也不行,否则就是封建,就得被教育。(92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