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9章 姐我用完再给你
    “申诉书?”,柯兰一头雾水,连忙从柯兰的记忆中查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她真的完全不知道。

    “嗯,就是悔过书!王队长说了虽然你人是放回来了,但是还得观察,这申诉书你必须得写的。”,柯老根拿着水烟筒拉咭着解放鞋哒啦哒啦的走了进来,“哟,狗子你又在烤知了猴吃啊?真的是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啊……”

    “爸,给你,就剩这几只了。”,柯狗子嘿嘿的笑着给大川和明明一人一只,再给他妈两只,至于他姐,柯兰娘摆摆手她不要。

    “嗯,味道不错,如果加点盐就更好了。”,柯老根自己也是吃过这东西的,吃了都不知道有多少了。

    “想得美你呢!还想加盐。这盐是大风吹来的吗?家里挣工分的人本来就少了,去年那点工分换的粮票和钱,除去给狗子的学杂费,剩下的还得掂着花,否则你就是想买点盐来做腌菜都是没有的了。”

    赵招弟逮着柯老根又是一顿嘲讽,然后有嘀咕了两句,“这供销社真的是越来越吝啬了,上回我去买牙膏,就想买条美加净的,可是就是两分钱他怎么都不肯减少,后来害的我还是买了中华的。”

    柯老根嚼着知了猴,也不理会赵招弟。“阿兰,你不是跟……你不是学了字吗?等会叫狗子从作业本上给你撕张纸,你好好的写,态度一定要认真,诚恳,要识抬举。”

    柯兰娘已经知道这申诉书是怎么回事了,说实在的她真的不想写。站在原主的角度上看,她是真的爱那个男人,而那个男人对她也一直不错,他们还在一起生了两个儿子。

    况且她已经劳改过了,现在写申诉书无非是承认之前自己跟那男人一起是个错误的,现在改过自新了。“一定要写?”

    “嗯,必须写,否则爸怕他们揪着你这点不放,又让你进去劳改所,住牛棚。如果还是这样,爸也不能保证能把你保出来了。你现在算是戴罪改过,可以待在家里……”

    “我写!”

    “明天再写,没得弄坏眼睛里了,就别浪费灯油了。”,赵招弟把她的洗脚水倒在院子里的墙根,那里已经盛开着不知名的小花。

    柯兰娘觉得她最后那句别浪费灯油才是重点,不过她现在也不想写,“嗯!”

    她一直没有叫柯老根爸,也没有叫赵招弟妈。她的心里有点疙瘩,还没能完全接受他们。

    “刚才广播说了后天我们村可以通电了,会有电工来支电线杆子,到时候拉电线。阿兰妈你准备好钱,明天拿去交给村支书。到时候狗子就能在那雪亮雪亮的电灯泡下写字了,不用被煤油灯熏得眼睛疼。”,柯老根吩咐赵招弟。

    赵招弟努了努眼,“那广播就是那样说,咱家里真要装吗?这电费得多费钱啊,还有要自己买电灯泡的。”

    赵招弟不是不想安装电灯泡,她是一想到家里就那么多钱,一旦这里支出了,那其它地方就短缺了。她就生生的肉疼了……

    “你不想装?你三喜他妈说她家会装两只,堂屋一只,厨房一只。”

    柯老根哪里还不能知道自家老婆是怎样的人,果然一听说三喜他妈都装两只,好面子的赵招弟哪里能落后,“我们家装三只,不,装五只。堂屋一只,厨房一只,咱们的屋子一只,两个孩子的各一只。”

    “咱家拿出这个钱,那接下来买盐都成问题咯!”,柯老根忍不住揶揄了一句赵招弟。

    “大不了我把那一丈布的票当做是钱交了上去,我这个秋天的秋衣就不做了。当然你们的也不做了……”,赵招弟睨眼看了下柯老根还有柯兰他们。

    “妈,你得给我做件新的衬衫,我之前的袖子都到手肘那了。”,柯狗子腆着脸冲赵招弟提出他的要求。

    “去去去,做什么衬衫?你上个月才新买了胶鞋,之前的买了不到半年又不能穿了。这次的买大了两码,应该能穿一段时间!”,赵招弟狐疑的看了两眼柯狗子光溜溜的脚丫子。

    “肯定能,我就上学的时候穿,平时我就搁家里,坏不了,等大川大了我给大川穿。”,柯狗子觉得自己想得很好。

    “真的给我穿吗?”,大川一脸向往的跟柯狗子核实。

    “给你穿……”

    “舅舅,你真好!我还没穿过胶鞋呢!”

    “舅舅,舅舅,那我呢,我呢。”,明明一听大哥有他就着急了。

    “等你哥不合穿了再给你穿,你要听话……”,柯狗子拍拍,明明剃得光溜溜的脑门。

    柯老根欣慰的笑了,“咱们家狗子自从做了舅舅之后,就是大人了,这做派要得。以后准是个可以地里下活,堂屋写字的好汉。”

    “嘿嘿……”

    柯狗子被夸了也不害臊,还跟着他爸起哄,明明和大川也跟着表态说将来自己也是好汉。

    柯兰娘盯着他们光溜溜的脚丫就是一阵无语,在柯兰的记忆中鞋子对于孩子们好说是奢侈物品,有好些家境艰难的家里,一个孩子也就一套衣服,天气冷了就是窝在自家的炕上。

    不是没有人穿布鞋,只是布也是要钱要布票买的,加上孩子长得又快,所以几乎他们都是打赤脚的多。像柯狗子这种上了村子里的小学的,家里都会挤出四五块钱给他们买双鞋,一般都是解放鞋。

    只是往往会买大两号的,不管是以后他长大了还能穿,还是给下面的弟弟妹妹都是可以的。

    “赶紧回去睡觉,不要点煤油灯了。省着点,以后都要交电费了……”,赵招弟嘀嘀咕咕的把人赶回屋子睡觉去。

    “妈,我困了……”

    明明抱着柯兰娘的大腿求抱的迷迷糊糊的样子,让柯兰娘的心有点软软的,只是,“不行,还得洗澡,你还没洗澡……”

    “洗什么澡?家里的水缸今天都没挑水,你明天去挑满了再洗。难道洗衣服就不用洗衣粉吗?”,已经搬着锑盆准备回屋子的赵招弟回头就吼了一句柯兰娘。

    柯兰娘都觉得她有病了,“不洗澡,咱们洗洗脸洗洗脚。”

    里面的柯老根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赵招弟嘀嘀咕咕的都是没有骂人了。

    柯狗子自己在舀水洗脸,大川跟着嘻嘻哈哈的把脚放进他舅舅的洗脸盆,“姐,你别管咱妈说啥,快点给明明洗。明天一早你还得去后勤组做饭呢!而且明天场里开始收水稻了,估计连续几天都有得累咯!”

    “嗯,明明你先坐在这,我去拿洗脸盆。”,柯兰娘只好把快要睡觉的张明明放到一张矮凳上。

    “姐,不用拿,等我用完就给你,我很快就可以了。大川你别玩水了,舅舅洗完就给你和明明洗。”,柯狗子一把抓住大川的小脚,就把他拉出去。

    “我跟舅舅洗。”

    “哎呀,那你快点……”

    柯兰娘有一点不可思议的问,“你用完再给我用?”

    “对啊,咱家里除了妈的那只锑盆,就剩下这只了。喏,这是毛巾,姐你等会给明明和大川擦脸的时候,小心点。这已经薄得快要洗破了,还是我前年上学的时候妈去供销社买的呢!”(92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