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10章 男人都是靠不住的
    这个世界太奇怪了,有那样神奇的屋子,神奇的叫做系统的东西,有广播,有电线,还会有电灯泡。但是洗脚还得用同一只洗脸盆……

    “妈,我洗完了……”,大川像往常那样长大双臂,等着他妈抱他回炕上。

    “姐你快点把大川抱回去,明明都要睡着了。”,柯狗子觉得自家大姐似乎进了劳改所被拉去区上教育回来之后,整个人就变得有点傻呆呆的了。嗯,不大灵活。估计是之前吓坏了,唉,可怜的大姐……

    柯兰娘一把抱起大川,大川兴奋的像只猴子一样攀在他妈身上,“你不困吗?”

    “妈我还不困,我等你再睡觉,我都好多天没跟你睡过了……”,大川一下子声音里满是委屈,双手紧紧的抱住柯兰娘的脖子。

    这小子力气不小,勒得柯兰娘觉得呼吸有点苦难了,“那等会,我先去给明明洗,很快就回来。你先在炕上等我……”

    “哎,那妈你快点啊!我等你回来再睡,要不我会睡不着的。”,大川一溜的在炕上打了个滚,成大字趴在那,仰起脑瓜子,期待的看着柯兰娘,眼睛里是满满的信任。

    “知道了!”

    柯兰娘走出去的时候,柯狗子回头跟她嘘了一声,“姐,明明已经睡着了……”,他怕明明坐在凳子上会一头栽下去,就蹲在一边扶着他。

    明明已经半边身子都靠在他舅舅的怀里了,还打起了小呼噜,鼻孔冒出一个个鼻涕泡泡,整张脸都是脏兮兮的。

    柯兰娘轻轻的抱起他,对柯狗子说,“你先回去睡觉,我给他洗完再进去。”

    “诶!那姐你也早点睡……”,柯狗子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走进柯兰隔壁的那间屋子。

    柯兰娘看到他刚才已经洗脚了,这会儿还是没有穿鞋,脚上湿漉漉的,这算是白洗了?

    她摇了摇头,柯狗子给她留下的那只锑盆里面的脏水都还没倒。一盆黑乎乎的泥浆水,看得柯兰娘浑身又痒了,这实在是太脏了。

    她一手抱着张明明,一手把锑盆里的水直接倒在旁边,再去水缸里舀水。结果发现水缸真的是没有什么水了,估计也就几勺子的事了。

    给明明擦脸的时候,这娃哼哼的叫着,眼睛闭得紧紧的,像一只小猪。他把全部的信赖都给了他身后的这个阿妈,这让柯兰娘心里有点发软。

    只是看到薄薄的白毛巾上面一滩滩的黑灰,再看看他抓着自己前胸的纽扣时,柯兰娘再软的心也软不了了。这就是一个脏猴子。

    她狠狠的一擦,“撕拉……”,完了,这毛巾的已经从中间撕开一个大口子了,就算是用线缝好,那也是一件很挑战人的事了。

    好不容易替他洗干净小手小脚,柯兰娘看到那盆水没比之前的柯狗子好到哪里去。她抱着明明站起来,却觉得自己腰都酸了。

    回到屋子的时候,就着窗外的月光,看到大川已经在那愉快的打着呼呼的熟睡声了。是谁说要等他妈回来一起睡的?是谁说不等她回来就会睡不着的?

    果然男人都是靠不住的,无论是大的还是小的……

    柯兰娘瞪了一眼大川,然后又自己笑了起来,“这是怎么啦,居然跟一个小猴子使劲了。”

    她把明明放进靠墙跟的那侧,然后又把大川移了过去,这个小子估计没有反应,嘴巴里还巴吱巴吱的嚼着,“妈,我要吃山梨子……”

    柯兰娘听得好气又好笑,又觉得心酸。

    她一闪进去那个空间,在系统上面搜了一圈,终于找到那个毛巾和脸盆了。各种图案的都有,居然还在旁边写上是用什么材料做的,涤纶、纤维、竹炭……

    柯兰娘一脸的懵逼,她完全不懂这是什么,幸好那个写着100纯棉的,她还是知道的。这是要十个金币,她一想到柯狗子那条薄得已经很危险还被她扯破了的毛巾,一咬牙,买了三条新的。

    为了不被发现,她还故意买了没有图案的,看起来就跟柯狗子那种差不多的。其实柯兰娘喜欢的完全是其它样子的。毛巾有了,还得买脸盆,二十个金币一只,柯兰娘买了两只。

    她还想买点澡豆的,可是没有找到。倒是从柯兰的记忆中知道城里的人都会用一种叫做飞机牌的肥皂。可是想要用那种肥皂也得是拿肥皂票买的,柯家没有舍得买这个东西,所以大家都是拿清水扑扑就完事了。

    柯兰娘顺着生活用品那一栏,找到了肥皂。只是柯兰记忆中的飞机牌肥皂是没有的,倒是椰油皂有得买。价格也不贵,只要两个金币。

    主要是之前买的毛巾脸盆花费了不少了,这两个金币,柯兰娘还觉得挺划算的。她一口气的大手一点,买了——两只。

    柯兰娘家里虽然不是很富裕,可是阿爹和阿兄都是狱卒,自然有其它的收入。作为一个小娘子,她从来没有为钱银担忧过。后来嫁了人,那家的生活也是不错的,而现在柯兰娘为自己花着柯兰留下的那点钱,心里总是不大得劲。

    出去之后,柯兰娘把水缸里仅仅剩下来的那点水舀了,然后在屋子里简单的擦了身子。因为大川和明明还在屋子里睡觉,她觉得不大自在,就匆匆忙忙的完事了。

    她把脸盆和毛巾放在炕尾的纸箱子上面,倒下去就睡了。夜里她做了好几场梦,里面的人走来走去的,可那都是上辈子的事情了,她可能回不去了。

    然而,回去了又能怎样?

    第二天柯兰娘还没有起来,就觉得有谁在她的脸上挠来挠去的,痒痒的。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那人就哈哈哈的笑了起来,还那手拍打着她的脸。

    柯兰娘被人打扰清梦了,一巴掌就拍了过去……

    “哇哇哇……呜呜……妈,妈,打我,明明好疼……”

    柯兰娘被这魔音吵得无奈,只好睁开眼睛看着这小子在假哭。是的,假哭,就是那种光张开嘴巴嚎嚎却不见半滴眼泪的。

    明明哭了一会,却没看到他妈过来哄他,往常只要他一哭,他妈都会拿出他喜欢吃的果子或者是糖的。现在只是一言不发的看着他,明明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伤透了,“哇哇哇……”

    这一下子是真的哭了,豆大的眼泪滚滚而下。

    “柯兰,孩子在哭,你就不知道哄两句吗?吵死人了……”,隔壁的赵招弟那个狮吼声穿过层层土坯墙进入到柯兰娘的耳朵,那穿透力让柯兰娘都忍不住想掏耳朵了。

    “那,给你!”

    明明一看到柯兰娘手中的东西,马上破涕笑了,“妈,你真好,这是什么?”(92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