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26章
    赵招弟瞄了一眼厨房没有看到柯兰娘的身影,瞪了一眼柯狗子,“你姐是女人,主要识字不被卖就行了。你是男人,就该多读书,以后你也去城里当工人,当干部,吃国粮,看你二叔还得意个啥?”

    “广播里都说妇女顶起半边天,那就是说女人和男人都应该有同样读书的权利,妈你这是封建思想,被人知道是要挨批的……”,柯狗子趁他妈不注意的时候,往后一蹦跳开,揉着耳朵做了个鬼脸。

    “鳌村公社的请注意,请注意,今晚八点在打谷场放电影,希望各位群众能准时观赏,自带板凳……”

    “鳌村公社的请注意,请注意,今晚八点在打谷场放电影,希望各位群众能准时观赏,自带板凳……”

    突然响起了广播的声音,柯狗子和大川明明的哇哇的叫了起来,“有电影看咯!”、“有电影看咯!”

    很快的村子里都热闹了起来,这放电影对于大伙来说可是一件堪比过节还要热闹的事。过节自家拿出二两肉招待亲戚朋友,那心里憋屈不已,看电影不用花钱啊,那个舒爽……

    “妈,今晚有电影耶!”,大川一溜进厨房对柯兰娘手足舞蹈的乐了起来,“我想看地道战。”

    “妈,你看过电影吗?”,明明也跟着一脸的兴奋,他从来没有看过。

    柯兰娘真的没有看到,不过柯兰有看过,“嗯,看过,到时候明明跟哥哥还有舅舅一块去看。现在天还早,你们先出去玩会,等会妈叫你们回来吃饭。”

    晚上七点了,天还没黑,柯狗子就不停的围在厨房转圈,嘴里不停的说,“姐,什么时候可以开饭啊?”

    柯兰娘做一道红烧猪蹄、爆炒猪大肠还有卤猪头皮,那香气围绕已经在柯家房子上空飘扬了。如果不是柯家的屋子在路边上,离下一户人家有点远,肯定是瞒不住的了。

    无论是哪个时代,人的妒忌心是最可怕的东西。尤其是现在,走错一步,那就可能是万劫不复的了。

    现在虽然也有人家在吃肉,但是多数是偷偷的吃的。赵招弟站在厨房里不断的咽着口水,“作死咯!烧得这样香,被发现怎么办?”

    “被发现就说是烧猪大肠的,就这东西买点来吃也不能多话。”,柯老根也忍不住吞口水,阿兰的这手艺实在是太好了,“狗子去供销社给爸打二两米酒回来,这样的菜没有酒怎么行?”

    “行,爸你再给五分钱我买瓜子呗!今晚有电影呢!”,柯狗子笑嘻嘻的伸出手。

    柯二根解开裤子右侧的带子,从里面掏出钱,抖着手给柯狗子数,“这次公社发粮□□,如果有酒票就好了。拿钱买票总是贵好多,这不划算。”

    “爸我会做米酒,等分了粮我给你酿些。”,柯兰娘是真心感谢柯老根,虽然他在她的心里还是比不上她的狱卒阿爹,但是她也慢慢的把他当亲人看待了。

    赵招弟看见柯兰娘把猪大肠装盆子了,连忙伸手抓起一块,丢进嘴巴了,不断的喊烫,可是又不舍得吐出来。等差不多了她才嚼着说,“酿酒了就不用吃饭了吗?这粮食就不用钱吗?被人发现你就等着!”

    柯兰娘觉得这个社会不会一直是这样的,总有过去的时候,那个时候说不定买卖都是自由的了,“那到时候再说!”

    “姐给我来一块!”

    “妈,我也想吃!”

    “我也要!”

    望着三双渴望的眼睛,柯兰娘倒是不吝啬的用筷子夹起一块塞给明明,对狗子说,“狗子,你先去给爸打酒,回来再吃。如果被别人闻到你嘴巴的肉味,那就事儿多了。姐给你留着……”

    “哎哎,我很快就回来,一定要留着啊……”,柯狗子连忙跑了出去。

    “狗子你家发了啊?这不年不节的就来买酒。”,李雪兰一边给狗子装酒,一边套话。她是二房王玉琼的大儿媳妇。

    柯狗子笑呵呵的说,“嫂子我家哪里发了?这不是刚刚交完公粮,过段日子能分粮了,我爸高兴就省出几角钱买点酒过过瘾吗?”

    对于自家和二婶婶家的是非恩怨,柯狗子是再清楚不过了。大堂哥的这个老婆又是个精明的,他妈可是多次叮嘱了不能和她说真话的。

    不过自己也没有说假话啊,家里真的没有发达。柯狗子说,“嫂子再给我来五分钱的瓜子,给多点呗!今晚要看电影呢!”

    “行,我是你嫂子怎么少给?”,李雪兰给柯狗子装好酒之后,又拿起一张报纸截下来的小方块做的圆锥子,往里面装了五分钱的瓜子,“给,狗子你家如果真的发达了,记得多提携提携你大哥啊!”

    柯狗子瞄了一眼,心里吐槽,你是不会少给,但是从来不多给,就是刚刚到那条线罢了。“嫂子,我先走了……”,就一阵旋风的跑远了。

    “雪兰,你大伯家真的发了?”,黄梅拿着一只瓶子过来打酱油,刚刚好听见这话,就一把凑近李雪兰小声的问。

    李雪兰暗暗的翻白眼,你以为你是搞特务的吗?“哪有?我大伯家你又不是不知道,能赚满工分的就大伯一个,还是靠捡牛粪的。阿兰又是拖着两个拖油瓶回了娘子,一家子六口,就那点口粮,说发了,你信不?”

    想想柯老根家的情况,黄梅也觉得不大可能,讪讪的笑了,“他老根叔家怎么发,都比不上雪兰你家啦!”

    “黄梅同志,我家可是三代贫下中农的,你再这样胡说被人听见了还以为我家是富农呢!”

    “呵呵,那给我打二两酱油,上半年省吃省喝的,终于要到下半年分粮了。我得把剩下的土豆都煮了,沾点酱油让孩子吃顿饱饭。对了,今晚看电影你过去吗?”,黄梅把瓶子递给李雪兰。

    李雪兰熟练的拿起勺子往瓶子里装酱油,“去,怎能不去?等会让我家的给我送饭过来,晚点再过去。”

    ……

    柯老根家今天的晚饭可是过年都可能没有的好菜,红烧猪蹄、爆炒大肠、卤猪头皮、清炒土豆、拌蒿菜,米饭还是南瓜捞的干饭。

    怕被人发现,家里的灯泡都不敢开,还好现在天还不是很黑。

    柯老根看着放开膀子大吃的老婆孩子,用抿了一口米酒,“这日子得惜福啊!十年前,如果你们奶奶有这样的饭吃,也不会被活活的饿死了。”

    赵招弟本来正在乐着啃从柯兰娘的手中抢到的最后一块猪蹄,一下子胃口少了很多,“可不是,我那时候生完阿兰,之后的三胎都没有怀住,都是饿的。只要多一口吃的,现在也不会因为家里人口少被人欺负。”

    柯兰娘有点惊讶,这件事她真的不知道,柯兰的记忆里面没有,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两个老的,就给狗子使了使眼。

    柯狗子眼睛一转,笑着给赵招弟和柯老根分别夹了块猪大肠,“爸妈,这好日子在后头,以后我和姐都会好好的孝顺你们的,就算是明明和大川也一样。”

    “嗯,我也孝顺外公、外婆、妈妈、舅舅。”,大川满脸的油汁,一脸认真的保证。

    “我也是!”,明明完全不知道哥哥说的是什么,也就跟着应答。

    “我们家狗子就是孝顺,你妈我听见你这句话,折寿十……一年都觉得应该的。”,赵招弟听了狗子的话乐呵呵的笑了起来,至于女儿和外孙她从来不在考虑的范围内。

    柯老根就是感叹下罢了,“赶紧吃,吃完记得漱口,不要在外面说。电影快开播了……”

    ……

    等柯兰娘拿着凳子去到打谷场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打谷场的中间挂着一张大布,上面亮堂堂的写着五个大字:奇袭白虎团。

    周围人头满满,好些人搬来长板凳,两三个人就挤着坐在上面,周围的娃娃在不停的打闹喧哗着。

    柯兰娘伸长脖子看了看,没有找到大川和明明,不知道狗子带着他们去哪里了。她本来是想坐在凳子上好好的看看这电影的,对于能从一张布里看到活的人,柯兰娘还是很新奇的。

    只是当她坐下来,她就无语了,因为前面的人都把她的视线给挡住了。她只好站起来……

    “我说阿兰,你别跟棵木头一样立在这里啊!都挡住我家儿子了!”

    柯兰娘一回头就看到黄梅抱着一个小娃娃坐在她后面,“要不,你坐到前面去?前面的挡不住。”,如果不是嫌弃前面太拥挤,柯兰娘早就坐过去了。

    那个小娃看见柯兰娘说话了,好奇的看了她一眼,连忙把脑袋往他妈怀里蹭了蹭。黄梅被蹭得有点疼,拍了他一巴掌后背,“别乱动,前面声音太响了,怕吓到娃。”

    人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柯兰娘也不想找无趣的了。她就搬了她那张凳子走到了外围的边边上,好些人都在那站着看。

    柯兰娘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战场,也没有见过□□的战争,这奇袭白虎团是完全把她给镇住了。

    “柯兰同志?柯兰同志……”

    谭笑聪叫了几声,柯兰娘才回过神来,就着电影的光线,她认出是那天帮她拿到包裹的男人,叫什么来着?大葱?

    “哦,同志你好!”,原谅柯兰娘,她一时看电影看入迷了,不大记得对方的名字了。

    “你好!这真巧啊……”

    其实不是真巧……

    谭笑聪知道今天鳌村放电影,吃完饭就往这边赶了,就想看看能否遇上柯兰。他一早就来到这里,绕了一圈又一圈,愣是没有遇上,正失望着,想走出人群抽根烟,居然就给他撞上了。

    这就叫缘分!(92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