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42章
    这明明就是死猪的肉,还可能是病发的,胡七居然公然的拿开来卖,而周围买的人还很多。

    “是大妹子啊!你要不要来两斤?不用肉票,只要有钱就行。”,胡七一边称肉一边招呼柯兰。

    可是柯兰完全不想买,这肉吃了发瘟生病怎么办?“我先看看……”

    柯老根看到真的是那么便宜,也就跟着周围的人一块儿乐呵呵的挑选了起来,“阿兰买些大肠回去炒!”

    柯兰一把拉住柯老根,“爸,我们还要买其它的东西,这肉还得留着钱呢!”,如果说先买其它的再回来买这个,估计柯老根会说再不买就没有了。

    柯老根有点舍不得手中的大肠,可是柯兰一看那明显不正常的颜,说什么都不肯答应买,柯老根也只好同意了。

    去百货大楼的时候,柯老根还一路的念叨柯兰,“可惜那些肉了,比平时的便宜一半不止呢!”

    平日里买票还得肉票,村子里一年到头就杀一次猪,每家每户分到的也不多,平日里能吃到肉的机会真的没两次。肉票也是一年发一次,不像城里人据说是一个月发一次

    “爸,那肉明显的不正常啊!你怎么还想着买呢?不怕吃出问题来吗?”

    “那有什么好担心的?不是很多人都买吗?那病猪、发瘟猪都很多人吃的,如果不是因为是有问题,又怎么会那么便宜?好些人家里就连这样便宜的肉都吃不上呢!”

    “爸,我以后肯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你放心……”

    “哎!”

    柯兰昨天没有去邮政局把信寄出去,今天就去寄了。

    柯老根试探的问了一句,“明明和大川你有打算送回张家去吗?”

    对于张家柯兰知道的不多,原主没有去过上海,没有见过公公婆婆,她也无从判断那个家是怎样的。但是从上次和之前的几次寄过来的东西,可以看出那一家子是疼孩子的。

    “我先把事情跟那边的说了,看他们是怎么打算的!”,柯兰有养大孩子的义务,但是如果那边是好的,她也不能阻止给孩子富裕的生活。

    “如果有好的,你就嫁了!就算是对方不愿意养两个孩子,爸和妈还年轻,还能给你养。”

    “知道了,爸,你就别担心!之前买的棉花不够,我现在再去买点,还有之前做绿豆糕用的绿豆也是公社发的,家里没有多少了,还得去买点。”

    柯兰不想说这个话题,就赶紧转移了。柯老根不是不知道,只是也不愿意勉强,“绿豆别在百货大楼买,咱们去村里拿东西换,那样划算多了。”

    “行,就听爸的!”

    柯兰买了棉花、盐,还买了三尺布、各种颜的线,看得柯老根都忍不住肉疼了。

    “同志,这毛线怎么卖呢?”,柯兰不会织毛衣,但是她见村里的女人有在织的,看起来很保暖呢!

    那营业员看到柯兰买了不少东西,脸倒是好看些,“你是给大人织的还是给小娃子呢?”

    “这大人的怎么说,小娃子的又怎么说呢?”

    “大人的话织一件需要的毛线大概是二十块钱,小娃的只要十块就足够了,不过你们有工业票吗?这没票可是买不到的……”

    一听这个价格就轮到柯兰肉疼了,“我还真的没有工业票呢!同志你帮我把那个大蒜和辣椒各来两斤。”

    听见柯兰不买毛线了,那营业员都想翻眼了,可是她又说要其它的,倒是笑着给她拿了。

    眼见已经是中午了,柯兰要带柯老根一块儿去吃饭,可是柯老根不愿意啊,“费那个钱干嘛?区上的吃食可不便宜,又不好吃,还不如回家吃你妈做的呢!”

    “爸,现在不早了,我都饿了,咱们就一人吃一碗面条。”

    “你吃就是了,爸不饿!”

    柯兰不管柯老根是不是不饿,直接去旁边的一间国营饭店叫了两碗面条,让营业员多加点葱花。那个营业员一边上面条,嘴里还嘀咕着乡巴佬也过来下馆子。

    “这饭馆不是叫人民公社饭馆吗?怎么这乡巴佬就不是人民了?我祖上三代贫农,难道就吃不上一碗面条吗?”,柯兰忍不住说了一句,她看过眼别人看低柯老根。

    “老爹,柯兰同志?可真巧啊!同志,给我来碗面,再来份牛肉,炒个豆芽,多勺点辣椒酱。”

    谭笑聪真的不是跟踪这两父女的,他是饿了,就想着反正场子里现在也没有大锅饭吃,就吃了再回去。没想到今天幸运女神会站在他这一边,居然又遇上柯兰了。

    柯老根看见谭笑聪进来了,也不说只让柯兰一个人吃他不吃的话了,“小葱,你还没有回去?”

    “没呢!现在场子里的活不多,我都是隔一两天才上一次工。柯兰同志也不用出工吗?”,谭笑聪知道自己对柯兰的那点意思,就想多和她说几句话,这话都搭不上那还怎么进行下一步呢!

    柯兰看到面条上来了,从自己的碗里夹了些给柯老根,她吃不完,“最近比较忙,就没有上。爸你多吃点,我吃不完这么多。”

    “哎哎!”,柯老根看出了谭笑聪的那点意思,干脆也不说话埋头吃起面条来了。那汤汁真的太香了,他吸溜一口就能香到心窝里。

    “我们生产队过两天要去县上修拖拉机,区上的农机站没能修好。柯兰同志有需要我带的东西吗?”,谭笑聪不知道该怎么去和柯兰交流,只能绞尽脑汁的想。

    柯兰瞄了他一眼,以前她不是没有被人追求过,只是那会儿她的心一直在阿轩哥那,倒是从来没有留意过其他的小子。这会儿看到谭笑聪有点坐立不安的搭讪,还是当着人家老爸的面,倒是觉得有点好笑了。

    一时间柯兰脱口而出,“县上有的东西,难道区上没有吗?”

    谭笑聪笑着说,“一般的都是有的,不过县上的东西比较新潮点,有些价格也低些。比如手表,我手上这块是上海牌的石英表,在区上是买不到的,县上可能就会有。”

    柯兰看着谭笑聪像一只开屏的孔雀一样在炫耀他的表,其实她也想要一只的。以前她看时间只能根据光线,或者水滴壶,现在的倒是方便了,还有钟表。

    只不过钟表价格不菲,柯家是没有的。柯兰问,“那不知这样的表的价格?”

    “我的这种贵了点,差不多两百块。如果是一般的话,一百块左右就有的了。我去县里看看有没有便宜的,给你带一只!”

    “还是算了,我没有那工业票。”,也没有那钱,柯兰默默的在心里想,她越来越想要钱了。

    谭笑聪没有说他送给柯兰,因为他怕说出来柯兰肯定不会接受,而且他现在的钱也不够。看来得想想法子了……

    “嗯!我先去看看怎么样再说!老爹,柯兰同志你俩都吃,别客气!”

    谭笑聪拿起干净的筷子先给柯老根夹了两块酱牛肉,再给柯兰夹了一块大的。

    “小葱你吃就是了,这得多贵啊!”,柯老根这辈子就没有吃过几次牛肉,就算是吃也只是生产队的牛病死了,他才能吃上水煮的。

    柯兰不是不喜欢吃牛肉,可是她不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和对面那个笑得贼贼的男人共用一双筷子的地步,尽管那筷子是干净的。

    谭笑聪给自己也夹了块,“老爹我点的是三人份的,你们不吃那就是浪费的了,浪费可是可耻的。柯兰同志你多吃点,看你瘦得风都可以把你吹走了。是?老爹……”

    “对,对,阿兰你多吃点。小葱你今晚也别回下洼号子吃晚食了,就去我们家。”

    “我跟你说啊,前些日子我家阿兰天天给人做大厨,那肉做得可香了,那青菜都能做出肉味来。每次别人去吃酒席,都把盆子大碗舔干净才走人。那些主人家是又高兴又难过的,自家一年到头就省钱办了酒席,结果自家的人都没能吃上两口,就等着剩菜剩饭了,结果我家阿兰下厨,那是剩菜剩饭都不剩下的。”

    谭笑聪之前在柯家吃过一次饭,倒是知道柯兰的手艺不错。想着如果娶个手艺好的老婆,那五脏兄的日子就好过了。倒是没有想到柯兰的收益,居然已经是可以在外面掌厨的了。

    “现在公社都发了钱票、口粮,办酒席的人家可不少。看来柯兰同志挣了不少啊!”,现在的乡下女人除了上工,她们能挣到的钱真的太少了。不像城里的,只要有城里的户口,找找关系还可以进工厂。

    柯兰看着谭笑聪自来熟的样子,其实挺讨厌的。这个人长得人模狗样的,又救过大川,帮过她,可是不知道为嘛她打心底里就不喜欢这个男人。他的气势太强了,尽管他已经在掩盖,可是柯兰遇见过这种男人,骨子里都是强势得要命。

    “能有多少?也就是给孩子添件棉袄。”

    柯兰把牛肉给吃了,尽管她的舌头比较挑,可是不得不承认这肉挺香的。等会走的时候可以买半斤带回家给家里尝尝,这挣钱不就是希望家人都能吃上一口好的吗?

    “我们下洼号子也有不少人家里会办喜事的,到时候我看能不能给柯兰同志介绍介绍。”,那样自己就能多见她几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