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43章
    谭笑聪并没有去柯家吃晚饭,他惦记着场子晚上的事,他想大干一场。如果事情成了,说不定就可以给柯兰买只好点的手表了。

    于是在吃完面条之后就跟柯老根还有柯兰告别了,柯兰眼里的排斥他不是不知道,只能告诉自己缓缓的来。谭笑聪不是没有谈过对象,刘卫红就是跟他一块儿长大又相恋的,他知道自己是看上柯兰了,不管结果如何,他总得努力一把。

    谭笑聪没有到家里吃饭,柯兰倒是松了一口气,她不知道该怎么和他相处,

    “再见!”,她心情很好的跟谭笑聪告别,还没等他骑自行走远,就对营业员说,“同志,这酱牛肉多少钱一斤呢?”

    营业员看了一眼柯兰,“五块钱外加一斤的粮票。”

    “那给我半斤,我带回家的。”

    “阿兰这两块半能买四斤多猪肉了……”,柯老根那个心疼啊!阿兰现在带着两个孩子,又没有一个男人撑过日子,还这样大手大脚的,这日子怎么过啊!

    柯兰把钱和粮票递给营业员,“爸,就尝尝味道。”

    其实看到这个酱牛肉。柯兰有个打算,虽然她买不到牛肉,但是可以买到猪肉。到时候拿去卖,那也算不定是一门好买卖呢!而且天气冷了,只要味道好,能放好些天,估计过年区上的好些人家都愿意买来待客。

    柯兰在柯老根念念叨叨的话中回到家里,继续被赵招弟念叨。可是当她看到孩子还有狗子欢乐的笑容,也就觉得这值得了。

    那边谭笑聪的晚饭是跟魏红英李卫国几个吃的,下洼号子也没有大锅饭吃了,所以他们几个知青凑在一起开火。一般都是男知青出钱出粮,女知青负责烧饭做菜。还好女知青只有三个,倒是负担得起。

    谭笑聪虽然白天没有怎么上工,晚上却是要的,他得守场子。

    下洼号子的场子不止养了猪,喂了鸡,还养了羊,所以下洼号子的生活似乎比其他村要好很多。

    只是这年头人都吃得不饱,何况这些牲畜。往往的一头猪要养上两三年才是一头好猪,日子不够真的就瘦不拉几的。所以这些牲畜不好养啊!不仅如此,还得防着外来的东西。

    这外来的东西不仅仅是黄鼠狼、野猪,还有人。这年头就算偷东西被捉到要坐牢教育,可是还是有人会忍不住伸手的。上个月有人偷了一只鸡,被捉到了,送去派出所,说是要坐三年牢。

    下洼号子的生产队大队长,中队队长,还有村书记这些村干部们敲响锣鼓,吹响喇叭,唱响广播,吆喝着大伙去上了思想教育课。想偷东西?想偷人民的财产?想破坏团结?那是腐朽的,那是资本主义的,必须得戒,否则就算是双手没有被砍断,也得把牢底坐穿。

    自从开了会之后,谭笑聪和其他人看夜场的倒是日子消停了不少。可是这人消停了,还有黄鼠狼,甚至是狼。

    “这夜里实在是太冷了,跟白天的温度相差挺大的。”

    李卫国围着一只小火炉边烤火取暖边烤番薯,很快的就有一阵香味传了出来,“我说小葱你真的相信会恢复高考啊?这天天的都捧着书在看。”,之前谭笑聪从家里拿了资料有空就在屋子里看书,李卫国也跟着看了一段时间,只是他后来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了。

    “卫国你不看就别说人家小葱,喏,再加把花生。嗯……真香!”

    张东明笑着往小火炉里塞把花生,那小火苗差点被塞灭了,被李卫国瞪了一眼,他也不生气,干脆蹲到小火炉前拼命的搓着手,“今年似乎比往年要冷得多了,估计会提前下大雪呢!”

    谭笑聪这会儿其实也是看不进书的,他的眼睛盯着书本,脑子早就飞到了柯家去。回想今天和柯兰见面的情形,他觉得柯兰实在是太冷静了。一般的女人遇到像他这样的男人,经过那事儿的估计都是把持不住的。谭笑聪是没有经验,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可是听旁人说起,这事儿就充满了诱惑。他的脑子忍不住去想柯兰……

    “东明你是怎样让萧晗看上你的?”,萧晗是三个女知青中的一个,名字一听就觉得挺高大上的,实际上是一个能顶起半边天的女汉子。现在她和东明在私底下谈对象,当然这个私底下也仅仅是大伙都知道,只是不说出来罢了。

    张东明一听谭笑聪问起这个就得意了,毕竟现在下洼号子同一批过来下乡的知青里面就他一个有对象的,“这还不是哥我的样子长得比较革命,又红又专吗?”

    李卫国呸了一声,“我们几个人里面就小葱长得最要的,你就是满嘴的油舌,萧晗肯定是被你小子骗的。”

    “那是因为我的口水都是甜的。哼,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你的肯定不甜,否则魏红英怎么甩开你的手?”,张东明一听李卫国那夹酸带醋的话,就红着脸伸长脖子呛了回去,还不小心说漏了嘴。

    李卫国不知道自己被魏红英甩了手的事居然被张东明看到了,一想到还有可能是别人看到的,整个下洼号子都有可能在讨论这事儿。他看了一眼谭笑聪也在惊讶的看着他,一时间恼羞成怒的往张东明身上就扑过去,狠狠地捶了两拳,“让你胡说,让你胡说……”

    “哎呀,你他妈的,李卫国你疯了?你再打我就还手了!”,张东明说穿了李卫国的事,的确是有一瞬间的心虚的。可是当李卫国的拳头真的下来的时候,他那一丝心虚都没有了。

    谭笑聪连忙上前把这打成一团的两个人扯了开来,“这都是什么事啊?等会有狼来了都不知道。”

    本来今晚是另外一个知青守夜的,谭笑聪特意换过来。因为他知道今晚有狼来,而且数目不少。上辈子他没有在现场,李卫国他们三个守夜却在后半夜睡着了。狼把场子里养了一年多的猪给咬死了三头,羊也给咬死了不少,更加别说那些鸡了。

    那一次下洼号子损失严重,李卫国还被咬断了一条腿,后来就算是可以考大学了,他也没有通过政审资料。

    所以今晚谭笑聪过来了,他来之前带特意找生产队队长借了两把□□,“叔,听说最近夜里总能听见狼叫,我拿上枪好歹安全些。”

    那生产队队长还笑着说,“你小子会开枪吗?别是你拿了枪旁边的人遭殃了。”

    谭笑聪笑嘻嘻的用无比正确的姿势演示了一番他对枪支的熟练,“我爸是军人,我妈也是军人,我从小就是摸着枪长大的。来这两年多没有摸过了,还觉得怀念呢!”

    “这是土枪,后劲可不小,你悠着点。我的子弹也不多,你别乱打了。”

    “怎么会?”

    ……

    李卫国被扯开了,看到张东明的外套中山装上的一只口袋都被他扯掉线了,摸着乌青的嘴角,“你小子还胡说八道,就别怪我没有兄弟情。”

    张东明拽着脖子,“哼!我有没有胡说谁心知肚明。”,看到自己的衣服被扯坏了,一阵心疼,掸掸衣服上的灰尘。

    谭笑聪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去让萧晗给你缝缝。”

    “你又不是不知道萧晗根本就不会针线活,我还得拜托她去求魏红英给逢上。魏红英的针线活真的不错,我这中山装还是买布料请她做的呢!”,张东明故意拿话刺激李卫国。

    李卫国的眼睛都红了,谭笑聪连忙各自拉了一把,“都别闹了,你们难道没有听见什么声音吗?”

    “什么声音?张臭屁放屁的声音吗?”,李卫国知道魏红英喜欢谭笑聪,现在他就有点迁怒谭笑聪的意思了。

    “狼!狼来了……”,谭笑聪一脸严肃的拿起一把土枪,另外一把递给张东明,他知道张东明的枪法不错,至于李卫国那就算了,他根本就没有摸过枪。

    谭笑聪没有想到他这个合理的安排,却让李卫国怀恨在心。此时李卫国完全不相信真的有狼来了,他也不管那两个人紧张的样子,干脆扒拉着燃烧的木柴,从里面拿出红薯吃了起来。

    谭笑聪回头看到这一幕,眉头皱了皱,怪不得李卫国上辈子会被咬断一只脚,就这警惕性,捡回来一条命那都是幸运的事了。

    “东明,你到羊圈那边去看看,我去猪圈那。有情况的话你大叫或者吹口哨,我能听见。如果情况紧急了,你就直接开枪。卫国你在屋子里小心点,那角落有木棍。”,谭笑聪提醒李卫国一句,就顶着寒风小心的潜行出去了。

    张东明慢一步走出去,却没有听见谭笑聪的脚步声,甚至身影也看不到,暗暗的吸了一口气,看来这个谭笑聪平日里还是掩盖了不少。就冲这身手,家里绝对不是一般的老百姓。也就越发的相信谭笑聪说的话了……

    谭笑聪很快的就靠近了猪圈,摒住呼吸小心的靠在泥胚上,那风刮得他脸很疼,空气里全是猪粪的味道,真不好闻。可是这会儿他已经来不及关注这些了,因为他看到狼了,猪圈的边上有三只狼,眼睛在夜里发出幽幽的绿光,谭笑聪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嘭……”

    羊圈那边的枪声响了,谭笑聪下意识的就连开三枪,可惜只有一只狼中枪了。那土枪的后劲太大了,顶着谭笑聪往后退了几步,缓了几秒钟才能重新开枪。

    可是这个时候没受伤的那两只狼都一块儿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