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50章
    “得后天呢!”

    柯兰一确定柯老根不会死,住院还是免费的,看病还是免费的,只要自己出饭钱或者自带饭,干脆让柯老根多住两天。她总觉得这个时代有点变态,老百姓买东西光有钱还不行,还得有票。想做点小买卖还得偷偷摸摸的,一想到这柯兰就忍不住叹气。

    谭笑聪听见了,问,“可是有什么麻烦?”

    “没,没有什么。”

    谭笑聪以为柯兰是跟他生分,倒也是不着急知道是什么,“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就算我一时帮不上忙,多个人商量总是好的。”

    柯兰的心忍不住加速跳了下,抬头看到谭笑聪一脸认真的样子,吓得她连忙低了下头。她来到这里差不多半年,天天想着让孩子多吃块肉,让柯家的日子能好过点,自己也能好过点,已经太久没有考虑过有人可以依靠的事情了。

    尽管她现在还没有考虑成亲的事,可是突然被一个男人这样的近乎安慰的话,她的心里还是暖和和的。忍住两颊发热的感觉,“天黑了,我,我先回去了。”

    柯兰连忙拿着饭盒就小步快速的跑了回去,谭笑聪一直注视着他的背影。等回过神来,他看到张东明也在仰着下巴眼光盯着柯兰看,用力狠狠的就给他的后背来了一巴掌。

    张东明被打得踉跄了一步,恼怒的怒吼,“你疯了?打我干嘛?你不好好说理由,我就一脚把你踹下水井。”

    “打你你还生气了?刚才你的眼睛盯在哪里看?”

    额,一说到这个,张东明就忍住哑了。刚才那个女人走路的确是好看,跟别的女人都不一样。就算是小步跑,她几乎每一步的距离都是一样的。那屁股扭起来,让他的眼睛一下子就控制不住的往那看了。

    “呵呵,男人本,男人本。你真的看上了?”,张东明看到谭笑聪看着这个女人眼里就发光,那是和魏红英完全不同的。

    “知道就好,下次管住自己的眼睛。”

    ……

    “怎么啦?”,柯国明往柯兰身后看看,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人。

    柯兰是小跑回来的,气吁吁的。尽管她已经干了几个月的农活,可是还是很少有这跑过的,站定立正平息了下来,才说,“没什么,就是看到天黑了,我有点害怕,所以就跑了回来。”

    “知道你害怕就让我去洗了,你先喝口水。”,柯国明的确是觉得柯兰和他生疏了,可是他也不怪她。就像刚才明明天要黑了,他都没有想到阿兰会害怕。

    “没事,没事……”

    柯兰歇了会,对柯老根说,“爸,我之前跟医生说了后天才出院,你就安心的住两天,歇歇。队长可是说了生产队的牛让三喜他爸先帮忙养几天,虽然你没有了工分,但是那牛也不会饿死。”

    柯兰知道柯老根心里惦记着什么,就把话说了开来。

    柯老根憨厚的笑了一声,“那就好,那就好!”

    柯国明也想过等自己出息了,一定会好好的孝顺大伯大妈。可是现在的情形,他其实也就是比一些天天在家里种地的好那么一点。他跟李雪兰的感情不错,可是李雪兰毕竟还是一个女人,她就算是可以把柯二根和王玉琼好好的孝敬,却不愿意有两个公公两个婆婆。

    他也想过也许可以通过什么方式改变下大伯一家子的命运,可是他只是个小小的学徒。

    “大伯,我们厂上个月有个守门的大叔晚上没穿好衣服守夜一下子就不好了。要不我去问问我们厂的领导,看看能否把你给顶上?虽然工钱不多,可是一个月总有二十来块的,比我们这些学徒都还多。”

    柯国明不是现在才想到这点,其实他已经在活动一些日子了,想把柯二根顶上。可是现在看到大伯,他才知道大伯比自家爸更加需要这份工作。

    柯兰一直想去区上或者县城生活,可是她对县城是眼黑的,她一次都没有去过。就算去到那,应该怎么租房或者买房,这些她都不知道去哪里处理。如果她爸可以去城里上班,对于她来说那真的是一件很好的事。

    柯老根也心动了,这二十多块,干半年就比在生产队一年捡牛粪分到的要多得很。可是他也没有怎么去过县城,一辈子都是在地里刨食的,尤其是后来六三年□□的时候,他跟着生产队的人和隔壁生产队的为了抢河里的水打了一架。那次各自的生产队都死了人,他捡回了一条命,可是从此右腿就有点小瘸了。

    如果真的是去了县城做工人,那真的是再好不过了,那可是城里人。可是柯老根心里也没有底啊,对于未知的世界,这个活了半辈子的老农心里其实也是不踏实的。

    “要不,让你爸去!他以前在县城做老师,他过去肯定能做得很好,他识字又比我多。”,柯老根语气有点迟疑的说。

    柯国明道,“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办下来,况且我爸已经是做老师,这守门的工作他说不定看不上呢!”

    这倒是真的话,尽管柯二根也想回县城生活,可是他还是记着自己文化人身边,就算周围的人已经把老师喊成臭老九了,可是他骨子里还是有几分清高的。就算是现在退下了了,他依然是鳌村生产队的书记员。

    “哎哎,那国明你就多留意留意。”,柯老根也想试试啊!

    柯兰眼睛一转,心里就有了主意,只是打算到时候私下跟柯国明商量。

    “老爹吃了?这有些果子,我刚刚问过医生说你能吃。”,谭笑聪笑着用一只小网兜着十来根的香蕉走了进来。

    柯兰看到他连忙的低了低头,又觉得有点过了,连忙又抬起了头。这一番神态落入谭笑聪的眼里,都在里面笑出了花儿来了。

    “是小葱啊!我吃了,你吃了吗?怎么那么错荡(客气的意思),来了就来了。”

    柯老根看到谭笑聪过来也是眼里笑出了花,倒是一边的柯国明的心又提了起来,这难道要开展防狼的节奏吗?对方能把狼给杀死,那可是比狼还狠的角。

    “这不是还早睡不着吗?这果子是之前区政委他们拿过来的,想着适合老爹你吃,我就给你拿过来了。”,谭笑聪觉得自己得时刻表现表现,其中他不爱吃香蕉。

    柯兰拉过一张凳子推到谭笑聪跟前,“谭同志,请坐!”

    “谢谢!”,谭笑聪朝柯兰和柯国明点点头,乐得坐了下去,还亲自给柯老根剥起香蕉来,“刚才我在水井边遇到阿兰了,她说老爹你要后天才出院,那你多休息两天。到时候好了,让阿兰给你好好补补,她的手艺好。”

    柯国明侧目看谭笑聪,他连阿兰的手艺好的事都知道了?他还不知道呢!而且阿兰阿兰的叫着,说没有什么关系,柯国明都是不相信的。一联想到刚才柯兰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去的地方正是水井边,他就觉得郁闷不已。

    柯兰其实也注意到了谭笑聪叫她阿兰的事,只是开始的时候她当自己是柯兰娘,后来还以为是她听错了,现在当着爸和大哥的面,她倒是不好意思纠正他的叫法了。

    不得不说谭笑聪其实就是个心机婊。

    “好咧,到时候小葱你也一块儿过来,你这次也是伤到了,也得好好补补。不要因为年轻就不当一回事,否则年老了日子就难过了。”,柯老根接过谭笑聪剥好的香蕉,语重深长的劝说到。

    谭笑聪一脸认同的点头,“那好,我也带些菜过去,到时候麻烦阿兰多加个菜,就当做给是老爹你接风洗尘。”

    “也给你洗……”

    柯兰看着他俩聊得热火朝天的,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拿起搪瓷碗喝水了。

    柯国明听了一会问,“谭同志是下洼号子的知青?”

    “是的,我下乡有两年了。”

    “那倒是看不出来,谭同志可不像乡下人,就算是下乡二十年,我觉得依然像是城里人呢!”,柯国明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

    谭笑聪虽然惊讶他似乎会针对自己,但还是认真的说,“我是在城里长大的,来到这里下乡两年,的确是学到很多东西。将来我肯定也是要回城里去的,只是如果遇到真的对的人,我会带着她一起进城的,绝对不会丢下她一个人。”

    这个年头可以进城那不仅仅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还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听了谭笑聪这话,柯老根虽然郁闷他要回城,可是也同时觉得如果阿兰也可以成为一个城里人,那就还是值得的。

    “哦,不知谭同志家乡是在哪里的呢?”

    “京城,我来自京城。”

    这下子柯老根和柯国明都面面相觑了,他们理解的城就是他们的小县城,可是一下子要面对的是京城,那可是gli住的地方,一下子就变得神圣起来了。

    谭笑聪也感觉到了他们眼神的变化,这也是他很少对别人说他来自京城的原因。

    可是当他扭头看柯兰的时候,却发现她的眼里没有他不喜欢的那种意思,倒是觉得松了一口气,果然是自己看中的女人,那就真的是不一般的。

    其实他误会了,柯兰以为京城就是她上辈子去过的洛阳一样,不过以前是皇帝住的地方,现在换成了zhuxi罢了,对她老说又有什么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