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52章
    柯老根的回家,让柯家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了。无论是跟赵招弟经常吵架的三喜他妈,还是妇救会的妇女主任张金娥都过来了。毕竟都是同一个生产队的,就算家里再穷,这拿二两米一把菜过来慰问慰问,还是得有的。

    “叔,你就放心,那牛我给好好的养着呢!就连牛粪我家三喜都给捡得干干净净的,他这个活做得细致。如果明年生产队有牛生小牛了,我都可以向生产队承包一头小牛让他养了。”,三喜妈笑呵呵的说。

    柯兰知道今天家里肯定会少不了左邻右舍的过来看热闹,尽管是买了菜也招呼不过来的,干脆在买菜的时候顺便在百货大楼买了些瓜子硬果糖。瓜子一人一小把就能嗑好久了,硬果糖就让狗子分给那些孩子。

    “嫂子,来吃点。”,柯兰把瓜子装在一只大碗里,那些女人都忍不住伸手抓了一把,就算是自己不吃,带回家给孩子吃也是要的。

    秀琼笑着说,“趁现在天冷,生产队的活不多,叔你多养养身子。”,其实秀琼这次过来还是想跟赵招弟谈谈柯兰的婚事,毕竟人家都想娶个媳妇好过年,她弟弟也老大不小的一条光棍,也想有个暖活活的女人。

    之前秀琼回家说是个寡妇,还是带了两个孩子的寡妇。她嫂子就皮笑肉不笑的说着讥讽的话,“我说大姑子,就算是土庆没钱给彩礼,你也犯不着这样的作践人?”

    家里总共就那么大点,如果土庆结婚,肯定是不能再睡以前的猪栏(猪圈的意思)了。可是土庆之前的那间房子早就被自家两个儿子住进去了,难道让她的孩子去睡猪栏不成?这才叫作践人呢!

    秀琼哪里不知道这个嫂子打的是什么主意,她嫁进来的那一刻起自家就没有安宁过。不过想着家里穷,给大哥娶个老婆就不容易了,况且她又给王家生了两个带把的,她爸她妈都是忍着她,让着她。

    秀琼却是看不惯她的,经常明地里暗地里的和她吵闹,还差点儿因为这些破事差点儿嫁不出去。这让秀琼更加的对她大嫂没有好脸了……

    “爸妈,如果对方不好我能给土庆说吗?”,秀琼看到她爸她妈一脸的犹豫,也有点来气了。他们长期生活在大嫂的威下,还真的变包子了不成?

    王光蛋看了看一脸麻木的小儿子难得眼里有了光,问秀琼,“那是哪家的人?我和你妈认识的吗?”

    “就是柯老根家,跟我同一个生产队的柯老根家。他家那个先头嫁给知青,又离了婚的阿兰。”

    一说到阿兰,这下子王家的人都知道了。当年柯兰嫁给张卫青的事闹得挺轰烈的,如果不是一直在强调恋爱自由,父母不能封建的包办婚姻,柯兰准得被浸猪笼。后来张卫青被拉进劳改所教育,死了。柯兰也被拉了进去,还去了区上的大场那。

    这乡下没有什么秘密的,有时候就算你家烧饭多下一两米,隔壁家的都能知道。可想而知柯兰的事情,有多少人听过了。而且因为王秀琼嫁到隔壁的鳌村,王家人也是见过柯兰的,那可是跟海报一样长得标志的女人。

    王光蛋的老婆有点懦弱的不大确定的问,“人家能看得上咱们家吗?”

    虽然柯兰是嫁过,可是人家识字,之前嫁的可是知青。你说她还带着两个儿子?其实对于娶不到老婆的人来说,只要她不把前头的儿子带过去,那他们都是百分之百的同意的,因为这样说明这个女人能生。既然她能生两个儿子了,那么第三个第四个都不是问题。

    王土庆也一脸期待的望着秀琼,让秀琼突然觉得压力很大,“我给她简单的说了一句,那个时候她说暂时不想考虑这个问题。不过时间已经过去几个月了,也许想法变了也不一定。”

    王土庆的眼睛一下子暗了,柯兰他是见过的,在她还没有嫁给那个知青的时候,附近村子的小年轻没有听过柯兰的可能不少,但是在她嫁人知道都几乎听过她的名字了。见过她的人都不得不承认,她就是一个美人,像从海报上下来的美人。

    多少人的梦中想的那个女人的样子就是柯兰的样子,王土庆自然也不例外。那年和鳌村抢水补种的时候,他就见过柯兰一次,之后千方百计的打听柯兰的事。只是家里穷,根本就拿不出彩礼,加上自卑,他根本就不敢靠近柯兰半步。

    后来柯兰嫁了,离婚了,被教育了,王土庆都有留意到,只是依然不敢靠近半步,害怕别人说他癞□□想吃天鹅肉,害怕柯兰的名誉受到伤害。

    现在有这个机会了,王土庆却是不愿意放弃了,他一把跪到地上,唬得秀琼差点儿从长板凳上跌倒,“你这是干啥子啊?快起来,折寿啊!”

    大哥王金庆也连忙站起来要拉王土庆起来,“起来说话,听不懂人话啊!”

    王金庆的老婆,刚才那个大嫂睨眼看着笑话,“这不是咱们土庆看上那个寡妇了吗?一心想娶人家呢!”

    王土庆也不管大嫂的嘲讽,认真的对秀琼说,“姐,你帮我好好说和,成功了你就是土庆一辈子的恩人。不管柯家开出什么条件,你只管答应下来,我再去想办法。”

    “我说土庆你是想做现成的爸不成?”。王家大嫂也见过柯兰,觉得那个狐媚子如果进了这个家门,她又是文化人,那哪里还有自己说话的地方。

    “就算是她要求带了两个孩子过来,姐我也答应了。”

    王光蛋皱了皱眉头,那两个孩子毕竟不是自家的血脉,他心里是不大乐意的。可是自家的条件他也是知道的,哪有钱出彩礼让清白的闺女嫁过来。

    王家大嫂气乐了,“什么条件都行?比如人家要三转一响,就咱们家能拿得出来吗?人家要泥砖屋,我们家有吗?如果不是今年生产队里多分了几斗粮食,一家子都吃西北风去了。”

    秀琼笑着对她大嫂说,“说不定人家柯兰都不稀罕咱家的泥砖屋呢!现在她就在她爸的屋子后面起屋子,已经打好地基和泥胚了,等开春就起屋子,还是三间过的。”

    这话一出来,王家人其他人除了大嫂之外都觉得如果这婚事能成那就再好不过了,至少自家暂时不用准备婚房了。就算以后那房子只是留给前头的那两个孩子,也不要紧。

    柯兰这会儿还不知道王家已经不仅仅是打她的主意,还打起她的屋子的主意,正温婉的笑着招呼前来看柯老根的乡亲们。

    王大富很快的也走了进来,“叔,因为你这次的事,咱们村已经上报给区上了。区委说了将会每个月逢十轮流派医生护士下乡给乡民们检查身体,到时候生产队出他们的午饭就行了。”

    因为隔壁下洼号子打狼的事,还有最近几天都有人阑尾炎或者其它症状被送到区上卫生站的事情,引起了上面的注意。那些人也想要政绩,干脆就搞了这个活动。

    “晚点村委的广播就会说这件事的了,这下子看病不仅不要钱,还不用跑到卫生站上面去了。”,王大富没有说的是,因为反右倾翻案风已经开展得很激烈了,估计有好一些人因为这风头重新出来了,包括那些之前被打入劳改所的医生们。

    柯老根乐了,周围的人都乐了,吱吱喳喳的谈论起来这件事。王大富给张金娥一个眼,然后对柯老根说,“等会还要去农机站买化肥,叔我就先回去了。”

    “队长今晚来我家吃饭!”,赵招弟连忙客气一声,看到周围的人都眼睛发光的盯着她看,连忙说,“虽然没有什么好菜,也就是些秋收分的粮食蔬菜啥的,但是咱家老根……回来了,就当做是接风洗尘来着。”

    其实赵招弟想说咱家老根从阎王那里夺了一条命回来了,只是这话不能说啊!那可是封建的东西。广播里可都说了,现在北京已经在“批周公”、“批宋江”了。

    赵招弟知道的是这样,她不知道其实这“批周公”、“批宋江”都是冲着zhou总理和deng小平来的,但是不妨碍她不说这个。因为咱赵招弟同志可是自认思想觉悟是鳌村第一人,因为女儿的事让她丢大脸了,那还能犯错不成?

    王大富懒得去理会赵招弟的话,他还真的不想吃这个饭呢!到时候被人举报说剥削人民财产,吃人命的血汗粮,那他这个生产队的大队长也就做到头了。

    “我要去买那甲氨纶,都不知道几点能回来。叔、婶,你们自家吃就行了,不用等我哈!”,说完王大富就走了出去,临走前给张金娥隐晦的打了个招呼。

    柯兰心里咯噔了下,这王大富是张金娥的小叔子,他这样是想干啥?难道要对自家不利?

    可是想想,似乎老根家也没有什么值得别人好惦记的东西了。这样一想,柯兰也就把这一幕给略过了。

    可是恰恰是在她送走了好些闲话的人之后,去厨房忙活的时候,离开了柯家的秀琼很快的又背着其他人走进了柯家。(92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