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54章
    谭笑聪看柯狗子正带着明明和大川玩自行车,暂时也没有什么危险,就靠近厨房的门口问里面正蹲在地上刷碗的柯兰问。

    “考大学?”

    柯兰诧异的抬头,她没听错?

    “对,考大学,你有考虑过吗?”,谭笑聪很肯定的说,关于柯兰和他的未来,他考虑了很久。如果将来他回城了,柯兰肯定也得一起去的。他可做不出始乱终弃的事,就算后来他知道很多知青为了返城别说夫妻反目,就是骨肉亲情都扔到一边去了。

    柯兰还是现在这样的话,谭笑聪怕她适应不了大院的生活。大院那群人虽然给外面的人都是一脸的正气,的确很多也是正气。可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就有钱权的交易,外面的风雨他可以努力的帮柯兰抵挡,可是他怕柯兰自己会先放弃了。最好的法子莫过于两人同时考上去,用实力来说话。

    柯兰觉得谭笑聪很可笑,居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你随便去鳌村问一个人说,“你有考虑过考大学吗?”,如果不是被人当做是神经病的看待,那就是被人捉起来教育的。现在谁还考大学啊?况且柯兰自己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

    “哦,谭同志我很忙,我没有空听你说这样天方夜谭的事。”

    谭笑聪也知道柯兰可能会不相信,可是柯兰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如果要考上大学的话,不趁着两年努力一番,那真的是没有希望了。

    “难道阿兰你不相信国家会恢复大学吗?现在的这种状态是不正常的,国家需要人才,不可能让大批的人才还长期留在地里,迟早他们都会回去的。”

    柯兰低头继续刷完,吐槽了下,她现在要忙着挣钱养家糊口呢!国家需不需要人才,关她什么事。再说了,她又不是没有读过书,那大学大概也跟书院差不多的!她还在里面做过先生呢,那就更加没兴趣做回学生了。

    “嗯,那谭同志你好好的加油!还有你能不能不要叫我阿兰,这让别人听见不好。”

    谭笑聪当没听见后面那句话,继续问,“难道你不想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吗?比如上海,比如北京,比如海南。”

    柯兰如果不是听广播,都不知道上海北京海南在哪里,“到时候再看看!”,她现在只是个专注于一日三餐的女人,想给屋子多加块瓦片,给孩子多添件衣服。

    谭笑聪有点苦恼,柯兰无疑是吸引了他。如果刚刚开始只是一个漂亮女人对一个正常男人的吸引,那么越是接触,她身上的某种东西越是能让他慢慢的喜欢上她。这种感情一旦发酵,就收不回来了。

    知道一时半会是说不服柯兰的了,谭笑聪只好转移话题,“你喜欢看书吗?我那有不少,我下次过来给你带两本?”

    这个,柯兰有点迟疑。她的确是想看看书,张卫青留下来的大多是诗词歌赋,这些东西柯兰上辈子看得太多了,现在兴趣不大。如果可以的话,她想看看这个世界的历史书,或者是这个世界有关的书籍。

    她把这个要求跟谭笑聪说了,谭笑聪笑着说,“正好我那里有三本你想要的,我明天抽空给你拿过来。”

    “不用那么着急,我明天有点事,白天可能不在家。你看哪天方便再拿过来就是了。”

    谭笑聪迟疑了下低声问,“你是要去卖绿豆糕?”

    “绿豆用完了,这次是卖萝卜糕,顺便还有点其它的事。”,柯兰知道谭笑聪是知道自己做买卖的事的,想了想还是照实的说了。

    “如果你急需用钱的话,我这里还有些,你先拿去用,不着急还……”,最好是不还了。

    柯兰摇了摇头,“我还有,只是有是有,挣钱是挣钱。”,她还想多挣点到时候可以的话把张卫青的骨灰送回上海去。她之前给张家去信了,他们应该知道张卫青死了的事,也不知道他们是否伤心欲绝呢!

    谭笑聪见此只好作罢。

    这时明明玩得气吁吁的跑了过来,一把扑倒柯兰的背上。柯兰被撞得差点儿往前扑了,狠狠的把手往后拐拍了拍他的小屁股。

    明明被打了还乐呵呵,嘴里喊着,“妈,妈,妈……”

    “诶,诶,诶……”

    柯兰做了一段时间的妈,也知道了有时候孩子叫你并不是因为他们有什么事,他们就只是想叫叫你而已。刚刚开始的时候她还会不停的问,怎么啦?有什么事吗?你到底想干嘛?到后来知道自己只要应答就行了,因为如果真的有什么事,他们自然会说。

    谭笑聪看到这一幕是隐隐的羡慕的,他对他妈还有印象,当年她也是这样对他的。

    明明看到谭笑聪在看着他,突然有点害羞的躲了躲,躲到柯兰的另一侧,小小的身子还是紧紧的靠着柯兰。

    他的小嘴巴贴着柯兰的耳朵,呼出来的气热乎乎的,搞得柯兰有点痒痒的,心里也软软的,“妈,我要爸爸。全哥家有爸爸,炳哥家也有爸爸,就我家没有。”

    全哥炳哥是村子里比明明大不了多少的两小泥猴,明明用糖果教上的新朋友。在柯兰知道他有朋友的时候,还特意炒了把花生米让他拿去请小伙伴吃呢!

    可现在明明的这话让柯兰也有点哑口无言了,“可是全哥没有外公外婆,明明有外公外婆啊!所以咱们有的不一定会跟别人的一样的。”

    可是小孩儿心里想要爸爸,不是外公外婆可以代替的。他眼里的光迅速暗了下去,眼花就涌了上了,撇嘴小声的嘀咕,“我要爸爸,要爸爸……”,还用手推了下他妈的背。

    谭笑聪大步的走了过去,一把的抱起明明,往上抛了抛,“叔叔带明明去骑自行车咯,要不等会舅舅和哥哥就把车骑走了。”

    本来还是一脸哭意的明明,这会儿也笑了,只是脸上还是有泪花,“嗯,骑车车。”

    谭笑聪朝柯兰点点头,抱着明明就走了出去,院子很快的就响起他们的笑声了。

    柯兰眉头紧皱,看来得好好的跟孩子说这个父亲的事。难道让孩子每次都找她要爸爸吗?她去哪里给他们变出个爸爸来。

    那头之前觉得被羞辱的秀琼回到家坐了一会,拿着大扫把把门口的灰尘扫得满天飞之后,越想越气。她干脆扔下扫把,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就往娘家去。早点去还能要回家做晚饭呢!

    去到王家的时候,秀琼的大哥陪大嫂回娘家了,秀琼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口,“柯家有点难办,柯兰的妈第一个就反对了。”

    王土庆听见后,低吼了一声,苦恼的蹲到了地上,把头埋进裤裆里。

    他爸王光蛋看了儿子眼,问女儿,“她有说什么反对的难听的话吗?”,如果不是,女儿也不会这个时间点回家来。

    秀琼的喉咙动动,“她还不是觉得柯兰就算是嫁过人,可是仗着长得漂亮,人又识字,还会做饭,想挑一个好的。可是我们家……”

    王光蛋叹了口气,“那她有提出什么意见吗?我们可以,可以想想办法的。”

    说到这里秀琼更加的气愤了,啪啪啪的一口气把赵招弟是如此羞辱自己,把弟弟说成癞□□想吃天鹅肉,说自家是惦记她女儿的新屋子都说了出来,“她还以为她女儿还是黄花闺女呢!还挑三练四的,但凡家里日子过得去的,谁家会挑她女儿,还不如找个像土庆这样踏踏实实的。”

    这话一出,就连她妈都不能说赵招弟说得不对了。如果是她女儿,她也是不愿意的,“那就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吗?”

    秀琼看了王土庆一眼,王土庆满眼期待的看着自家大姐,“办法不是没有,只是这事儿得土庆自己去做。”

    “姐,你说,你说,只要有办法,无论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都去做了。”,王土庆一跃而起,抓着秀琼的肩膀急切的问。

    秀琼最后还是把法子给说了出来,她妈有点不忍的问,“这样真的可以吗?这是不是不大好,毕竟是乡里乡亲的。”

    “我能想到的就是这个了,以前又不是没有过,估计再来一次也是可以的。到时候士庆就能娶上老婆,暂时也不用担心房子的事,就怕你听到别人说你是上门女婿,心里不开心。爸妈面子上也觉得过不去,那就有得闹了。”,秀琼摊开手说。

    “姐,我听你的。”,王土庆越想越觉得可行。

    “嗯!”

    柯兰还不知道一张大网已经朝她织过来了,这会儿刚刚送走谭笑聪。可是二叔二妈一家却是留了下来了,为的正是之前柯国明跟柯老根还有柯兰提过的,找机会让柯老根进城做工厂的看门人的事。

    王玉琼先开话,“大哥大嫂你们也知道的,国明不过是个学徒还没有转正式工人呢!在单位是说不上话的,如果大哥的这事要办好的话,少不得一两条烟之类的。”

    因为这件事柯国明在之前给家里带信的时候,就说过是想给柯二根谋取的。这次回来王秀琼自然会问起这件事,柯国明只好如实的说了,想把这工作让给大伯父。

    柯二根还没说什么,王玉琼就跳了起来,“哪有那么大的青蛙随街跳?人情要我们自家出,这实惠就是大哥家的。再说了你爸都还不能回城呢!”

    王玉琼是受够了乡下的生活,如果当初不是为了避开那些动乱,她也不会跟着柯二根回到鳌村。当然结果证明柯二根是对的,可是不代表王玉琼就不怀念以前的日子。在这里还得天天上工,挣工分,哪有以前坐在街道办那看报纸喝茶的日子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