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56章
    王丹丹眨眨眼,嘴里抱怨道,“哦,你们找我爸啊!他昨晚喝多了,现在都没起来呢!如果不是我怕他饿死了,还趁着中午从卫生站打饭回来,他肯定能睡到晚上。”

    柯兰和胡来二听了这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王丹丹明显也是不想要他们搭话的,她把门推开自个走了进去,“你们进来!我去把我爸叫醒,他是越发的不像样了。”

    嘴里嘟囔着,然后把铝饭盒放到桌面,王丹丹就进了一个房间。很快里面就响起了她俩父女的争吵,“爸你还不起来?”、“有人找你了,如果我妈还活着还不得被你给气死?”……

    这种家私柯兰听得很尴尬,胡来二倒是不以为意,叫柯兰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来,“咱们等等……”

    柯兰一坐下去差点儿就蹦了起来,不过还好她控制住了,只是脸上的神就越发的不自然了。胡来二还以为她是听见里面的吵闹脸皮子薄呢!

    他小声的提点,“你别担心,王一山是偷偷的收刺绣的,他有渠道卖出去。咱们只管买卖,这家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等会你别露出别的意思来。”

    柯兰连忙正的点点头,她虽然有因为听见人家的争吵尴尬,后面的不自然却是因为屁股下坐的叫沙发的家具。它居然是软绵绵的,人坐上去整个身子都陷了进去的感觉,有点飘飘然,她觉得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好!请原谅柯兰这个古代过来的女人,就算是来这里半年了,她也没有坐到沙发,还是这么软的沙发。柯兰很想问胡来二这是什么材料做的,想了想她还是没有问出口。不是怕胡来二嘲笑,而是怕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东西,那么她那么白目岂不是让人觉得奇怪?

    很快的王丹丹就走了出来,她一脸抱歉的拿起热水壶,“家里现在热水都没有,我先去烧水。你们先坐会……”

    “别,别,不用客气,我们坐会就走。”,柯兰见自己的到来让人家添麻烦了,这心里就更加的不自在了。

    胡来二也连忙说不用麻烦了。

    王丹丹艰难的笑了笑,“哪有客人来了还没能喝口水的,你们先坐会,我爸很快就会出来了。我烧水很快的……”

    说完她就拿着烧水壶走出了小客厅,柯兰只好作罢。

    王一山嘴里叼着根香烟,披上披着件解放大衣走了出来,“是老胡啊!这位是?”

    “王老板,这是我上次给你提的那位大妹子,她的刺绣功夫那是非常的要得。这不,今天恰好有空我俩就上门拜访了。”

    胡来二笑着站了起来,柯兰也跟着笑着站了起来。她想晕了,因为她忘记了拜访是要带礼上门的。这一时半会的,她难道还要跑出去买礼品吗?

    眼睛不由的就往地下低了,看到自家的篮子,脑子一闪,“王老板实在是打扰了,这上门也没有带什么好东西。这是我自家做的萝卜糕,你尝尝。”,说完,柯兰就把篮子提到桌面上,还好还有萝卜糕。

    王一山明显不想跟他们客套,“那就谢谢了!坐,坐。老胡说的刺绣,之前的那钱包我也看过了,绣工的确是不错的。只是这东西小,利润自然也就是小的。来回一趟,如果东西不多我也挣不来那个车费,倒是不值得做了。”

    柯兰心里着急,想说大件的她也行,只是时间要长。看到胡来二的眼,她就住嘴了。

    “那是肯定的,我们难道还能让王老板做赔本买卖不成?谁不用养家糊口啊!只是要做怎样的,王老板你下个道,我们比划比划看能不能做得过。毕竟刺绣不是缝衣服,它需要的功夫和心思实在是太多了。如果不划算,我们是宁愿卖萝卜糕的。”

    胡来二如果不是一开始对柯兰的印象不错,加上打着把柯兰和胡七凑成一对的主意,他是绝对不会如此热心的帮着柯兰的。现在的人谁不是打着明哲保身的念头,这一不小心连累亲人就不好了。

    王一山吐了一口烟,屋子里都是浓浓的烟味。柯兰闻得恶心想吐,可是为了这买卖,又不是她家,她只好生生的忍了下去。

    “那就让你看看我刚刚收上来的一幅,别说我没有给机会你们。”,王一山走进他之前的屋子,很快的就从里面拿出一只木箱子。

    只见他小心翼翼的打开木箱子,里面很快的就散出一阵檀香的香味。柯兰暗暗吃惊,单单是这只箱子就很值钱了,里面的东西肯定会更好。这一想她的心就沉了下去,难道她所学的都比不上现在的吗?

    想着柯兰就站了起来,胡来二也跟着站了起来,都围着王一山看他从里面拿出的一捆布。

    王一山小心的摊开,只见那张布上绣着一幅画,居然是□□。这和柯兰在书本上见到的是一模一样,因为书本是没有彩的,而刺绣是有的。所以这画面的逼真感让她都觉得诧异,再仔细的看看上面的针法和搭,柯兰终于终于可以稍微松了一口气。这个时代还有太多她不懂得的东西了,她必须不断的学习才可以融进去。

    “看到没?这是我刚刚收上来的,可花了我一百块。如果不是因为有人指定要这个,我根本就出不了这个价。”,王一山看着这画叹了一句。

    柯兰算了下,现在柯国明在工厂做学徒,每个月的工钱大概是十五到二十块。也就是说这一幅画,需要柯国明五个月甚至是六个多月的工资。如果是她来绣的话,肯定可以在一个月绣完,因为虽然看得很逼真,可是这幅刺绣的篇幅并不大。

    这样一想,柯兰就更加想得到活了。只要能接两幅这样的,那样明年不仅仅是起屋子的钱,就连去上海的钱都够了。

    “王老板,我的绣活虽然不能保证会比这个好,但是肯定能保证不会比这个差。”,柯兰认真的说。

    胡来二看了之后也是很震惊的,听了柯兰的话,对王一山说,“嗯,大妹子的手艺还真的不比这个差。”

    虽然胡来二觉得柯兰说得有点过了,毕竟现在的年轻女人如果不是有传承的,谁还能有这样的针线活?只不过柯兰是他带过来的,怎么样面子都得先撑过去再说。

    王一山虽然见过柯兰绣的钱包,可是却不大相信她的水平达到在这个,“你确定?大妹子可不要没有那么大的头还想带那么大的帽子。”

    柯兰在这一会下来也算是有点了解王一山这个人了,他可能自个有点才华,又受过压迫打击,变得有点激进,说话就喜欢呛人。不过自个又不是要跟他一块儿生活,只是想接下这个活而已。

    所以对于王一山的无礼,柯兰也没有放在心上,“我能保证,如果王老板不相信的话,我可以现场试试。只是我现在没有针线和布这些,少不得麻烦王老板了。”

    王一山其实何尝不想多收点好的绣品,毕竟像他说的他也是要吃饭的。既然柯兰这样说,他又何妨不让她试试呢!

    柯兰拿到王一山递给她的各针线和一块小布,想了想,就忙活了起来。因为没有绣棚,这让她一时有点不大适应,可是这活毕竟是她做了十几年的了,很快就找回了感觉。

    两个大爷们盯着一个女人绣花也怪没意思的,干脆就在一边说起别的来了。

    “上头现在的风声还那么紧吗?我都有点想挪挪了。”,胡来二看了一眼柯兰,对王一山说。

    王一山呵呵的怪笑了两声,“你可是上去看看的,估计很快会变天!这区上难道还能待一辈子不成?”

    “我一家大小都在这里,真要挪还得想想。”

    “难道我就不是一家大小都在这里吗?树挪死人挪活……”

    王丹丹拿着烧好的水走了进来,刚好听见这话,翻了翻白眼,“你们别听我爸胡扯,现在外面那么乱,我们这还好。现在区上教育的那些都是老顽固的,有底子的,一般的人都不会再进去了。你真的挪了,去了外面怎么死都不知道。”

    说着她拿出两只碗给客人倒水,王一山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这一大早起来,他还没沾过水呢!“丹丹,给爸来一碗。”

    “你洗漱了吗?没洗漱喝什么水。”,王丹丹虽然这样说,还是听话的给她爸倒了碗水。

    这样冷的天里喝上一碗热水还是挺舒服的,胡来二谢过就喝了起来。倒是柯兰一直沉浸在刺绣里,没应声。

    “天啊!你这绣得也太好看了!”,王丹丹好奇的伸头看见一朵红的牡丹花已经在柯兰的手上盛开了。

    王一山听见惊呼声也过来看,最后的结果当然是皆大欢喜的。王一山当下拍桌,让柯兰绣一幅花开富贵,边幅比刚才的□□大点,只是价格方面还是倒是比□□的少二十块,不过针线布料都是由他提供。

    能得到这个价钱,柯兰已经心满意足了。毕竟她做惯绣活了,比买卖对她来说更加来得容易些。她其实并不大想抛头露面做这些,可是这个时代就是这样,她得先生存下去。

    本来这一切让柯兰心情好得不得了的,可是回到柯家遇到的一幕让她的心情全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