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58章
    “阿兰,额,现在是不是不方便啊?”,秀琼走了进来看到谭笑聪也在,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她也没有退出去。这个男人给她的印象太深刻了,那天她和柯婶子的谈话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

    柯兰对秀琼的印象还行,毕竟当初刚刚来的时候这个鳌村主动和她打招呼的人不多,秀琼算是积极的一个,“方便,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哦,这位是救了我家大川的谭同志。”

    “谭同志你好!看脸挺陌生的,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一时半会的忍不住你是哪家的。”,秀琼笑着不留痕迹的打量了一番谭笑聪,暗暗和自家土庆作对比。不得不承认,人家就是天上的云,自家弟弟就算是地上的泥,还是黑疙瘩的那种。如果柯兰真的看上他,那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秀琼还是希望柯兰能清醒点,土庆才是最适合她的。

    谭笑聪也认出秀琼是那天那个要给柯兰说合的女人,挑了挑眉头,“我不是鳌村的,隔壁下洼号子的知青。”

    “原来是这样。”,一时间秀琼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其实她并没有怎么和知青打过交道。就算鳌村不是没有知青,可是作为一个嫁人的女人,一天忙着家务活还要出工分,她最多就是耳边听那些婶子大妹子调笑几句那些长得白白嫩嫩的年轻人罢了。

    柯兰来回看了两人各一眼,“嫂子你找我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没,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就是问你有没有见到我家弟弟土庆,他之前说过来你家帮忙砍柴。可是这都过去好一会了,我给他下的粥都好了,还不见他人影,就过来问问。”

    柯兰听了这话有点儿难堪,感情这嫂子都知道她弟弟过来的,这叫什么事?难道打算滴水穿石还是先把牌碑立好,再用言论来逼迫自己?

    柯兰觉得自己真相了,“我刚才回到家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在我家劈柴还吓了一跳,后来还以为是我家什么远房亲戚呢!还没问两句,那个男人就吓得跑了。我还担心我爸妈回来训话,原来是嫂子的弟弟啊!只是不知道他为何来我家劈柴呢?是不是搞错了?喏,这是他劈的柴,要不我费点功夫给嫂子送过去?”

    这下子轮到秀琼尴尬了,“不用,不用,你家用就是了。我是看你家里老根叔身体还没有恢复好,你和婶子都是女人这砍柴不大方便,天气又冷了就让我土庆过来帮帮忙的。没有事先跟你说,是嫂子好心办坏事了。”

    “没,还真的得多写嫂子替我家考虑呢!”,柯兰也不为难她,毕竟人家真的是帮了忙。还是等会做好晚饭了,端一碗菜过去就当做是谢意了。

    秀琼看到谭笑聪还像根木头一样的立在旁边,也不回避,知道现在不好跟柯兰说话了,“那我先家去了,土庆也真的是的,回家都不知道跟他姐打声招呼……”

    谭笑聪见天不早了,“我也得回去了,本来还想跟老爹打声招呼的,既然他不在,等他回来你帮我问声好!”

    柯兰在犹豫要不要留谭笑聪吃晚饭,既然他都这样说,她干脆也就不留了,“那行,等我把书看完了,我怎么还你呢?”

    “不着急还,我暂时用不上。明明,叔叔要回去了,改天再来跟你玩。”,谭笑聪把孩子们从自行车上抱了下来。

    明明恋恋不舍的说,“叔叔,你什么时候再来啊?”

    “很快,你要乖乖的听你妈的话,知道吗?”

    “嗯!”

    柯兰笑着送谭笑聪出门……

    “哟,这是谁家的后生啊?挺眼熟的……”,黄梅背着一捆木柴经过柯家门口,然后又冲柯兰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笑得柯兰心里发毛,“上次这位同志救了我家大川,嫂子你不是都在河边看见了吗?这熟眼挺正常的。”

    “哦……”

    黄梅也不走了,就直直的看着谭笑聪又看看柯兰。谭笑聪都觉得这个女人脑子有问题了,“阿兰我先回去了,你不用送。”,说着他就大长腿一跨跨上了自行车,用力的往前一蹬就骑走了。

    “嫂子没什么事,我先进去做晚饭了。”,柯兰不想和黄梅说什么,就她这些日子里也和黄梅一个生产队干活,黄梅的性子她多多少少有点了解。

    黄梅连忙哎哎的叫了两声,左右看看,低声的说,“阿兰妹子,你可真有福气。之前的那个死鬼长的就人模狗样的,现在这个比之前更加要得。哎哟哟,那腰身,那屁股,还有那大长腿……”

    柯兰脸都黑了,“嫂子还是留点口德!如果被大哥知道你这样……”,实在是不知廉耻。

    “呵呵,你大哥知道又能怎样,谁让他不行。我跟你说啊,这男人光长得好看,没用,还得好用。你家的都死了差不多一年了,你也想了?”,黄梅怪笑了两声。

    “嫂子,如果我听见你再说任何污蔑我的话,我就报告王支书。你这是污蔑,是破坏人民团结,是伤害妇女。”,柯兰狠狠的训了黄梅两句,也不想再跟她胡扯,掉头就走了进去。

    她快要气炸了,哪有这样没脸没皮的女人?

    谭笑聪哼着小曲骑着自行车回到下洼号子,魏红英笑着理了理衣服下摆,她今天穿了一件花的衬衫,人显得特别的干练,“小葱回啦?我们正好可以开饭了。”

    谭笑聪把自行车靠墙放好,“那我真的是赶上了,你们怎么还没吃?不是说了给我留点剩菜剩饭就好了吗?”

    “我们哪里敢给你留剩饭剩菜?你可是我们这里的大功臣。”

    李李卫国话里有话的说了一句,谭笑聪没有去想他是什么意思,“什么大功臣,可别说捉到这些鱼你们没有功劳?都是清蒸的吗?好久没有吃过这样新鲜的鱼了。东明你没去买二两小酒回来下菜?”,谭笑聪笑着跟众人打招呼,洗了洗手跟着一块儿坐了下来。

    张东明故作惊诧的摊摊手,“我可是把工钱都上交的好男人,哪里还有半分钱去买酒?”

    萧晗看到众人的笑意,恼怒的拍了张东明的肩膀一巴掌,“这还没喝酒呢,就醉了?大家赶紧吃饭,我们有一段日子没有吃过这么舒服的饭菜了。”

    “来来来,多吃点……”

    等众人吃个差不多了,李卫国用一根筷子的一端剔牙,眼睛眯了眯,“小葱你怎么知道那里有鱼的?我们来这一年多都不知道呢!如果不是你带路,我们也吃不上这口肉。”

    谭笑聪自然不会说是因为上辈子发现的,“这还不是上次秋收之后我负责拿甲氨纶去肥田,经过那看到觉得奇怪,就扒了草,结果看到好些小鱼在游吗?”

    “那你上次怎么不叫我们捉呢?那时候就捉了,说不定大伙早就吃上了。那时候秋收可是够累的,更应该补补。”

    谭笑聪皱了皱眉头,觉得李卫国这话说得不大对劲,怎么感觉怪怪的,“上次秋收太忙了,半天都不得空。再加上鱼还不大,都是在生产队吃饭,咱们这里又没有必要开火,这一忙我就忘记了。”

    瞥了一眼李卫国,看来这个李卫国已经不值得他深交了。

    张东明连忙打圆场,“这能吃上就不错了。那个小沟沟还是生产队的,如果被别人发现了,肯定会说是我们盗用公共财产的。”

    李卫国一听这话眼睛又什么一闪而过,谭笑聪没有看清楚,“那鱼也不多,就够我们几个人吃上几回而已。再迟点都结冰了,就算是我们想吃也吃不上了。”

    吃过饭之后,萧晗先回她和魏红英住的屋子,张东明笑着跟众人说一声就跟在她后头走了进去。这样子魏红英倒是暂时不好进去了,干脆拿出红薯和花生烤了起来。

    李卫国也不回屋子,直愣愣的坐在谭笑聪和魏红英中间,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谭笑聪看了看,干脆拿出一本数理化看了起来。

    魏红英在上次听了李卫国的话之后,并没有亲自去问谭笑聪这件事的真假,“小葱我们捉完鱼回来,看到你拿着一个东西就出去了,本来还想问你要不要一起复习呢!”

    “哦,我有点事,就出去了一趟。我不在你们也可以自行复习的啊,不用等我。”,谭笑聪见她烤的红薯挺香的,干脆也扔了两只小的进去。

    魏红英连忙拔到一边,“先吃我烤的,多了把火给堵住了,这红薯真香!”

    李卫国看两人像平常小夫妻那样轻声淡语的说话,这火炉子没堵,他的心和眼都给堵了,“小葱你去鳌村找那个女人了?你最近似乎经常往那边跑,上次我还看到你买了不少肉菜往那边去呢!”

    魏红英一点都不觉得红薯香了,还是烤花生!小葱不爱吃花生……

    “上次是那柯老爹出院了,我去看望下。”,没有说今晚过去是干嘛!谭笑聪知道李卫国看不上柯兰这样的乡下寡妇,他之前还调笑过自己。在那之后,谭笑聪就不想跟李卫国说柯兰的事。

    “小葱一直都是那么的热心,我记得我以前因为肠胃炎住院过,小葱坚持天天给我送饭呢!我爸我妈都没有空送……”

    一说到这魏红英就把烤好的红薯递给谭笑聪,这红薯其实也挺香的。

    ……

    趁着夜,李卫国往大队长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