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59章
    李卫国到底跟下洼号子的大队长说了什么,我们暂时不得知。可是柯兰却在第二天被张金娥叫了过去。

    “柯兰同志,你先坐下,等人齐了我们再说。”,张金娥看到柯兰进来了,让她在屋子一边的长板凳坐下,而她自己则是拿着报纸在看。

    柯兰眼皮跳了跳,往常张金娥见到她尽管不喜欢,可是也会叫一声阿兰或者阿兰同志。这连名带姓的叫法,还真的很少有。她回想这些日子自己的所作所为,难道张金娥发现她做买卖的事了?柯兰忍不住手心出汗了。

    陆陆续续的走进来几个妇女,柯兰知道他们都是妇救会的成员,“卫红嫂子,燕媚,八婶……”

    “哎哎哎……”,她们都应答着,只是没有人告诉柯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因为她们也不清楚,就是突然被人叫了过来。

    “主任有什么新的新闻吗?”,何卫红笑着问。能进妇救会的妇女多多少少都是是几个字的,只是都没有张金娥和柯兰多。

    张金娥小心的把报纸折了起来,“运动现在越来越激烈了,有些人就是不认清形势,愣是和政府对着干,这不是破坏人民团结吗?我们作为妇女能顶起半边天,更何况是妇救会的一员,更加应该洁身自好。柯兰同志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呢?”

    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柯兰,这下子她们算是明白了,阿兰是撞到枪口上了。

    在这么多火辣辣的目光注视下,柯兰强作镇定干巴巴的回答,“嫂子说的对,我们不能破坏人民团结。”

    张金娥一脸认真的说,“请叫我主任,在这里我们不能讲情面,一切得按照规矩来。”

    柯兰真想翻白眼,到底是什么事,你就直接说出来,又何必摆着芝麻绿豆的小官态,“是,主任。”

    “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过来吗?你说不能破坏人民团结,可是你的行为不端,让我们妇救会的脸都抬不起来了。”,张金娥严厉的指责柯兰,“作为一个女人,一个知识分子,我们得自爱自洁,而不是像那些没文化的女人一样,脱了裤子就能随地撒尿。”

    “噗噗……”,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在坐的女人哪个没有在外面随地撒尿过?出工的时候,难道还得跑回村子里的厕所或者家里的尿缸办事?

    柯兰恼了,这下子她算是明白了,张金娥叫她过来并不是因为她偷偷的做买卖的事。那她还担心什么?干脆坐直了身子,“主人你的意思是我不自爱自洁了?是我做出了让妇救会,让妇女丢脸的事?”

    “哼,你自己心知肚明。”

    “我什么都不明白,麻烦主任你说清楚点。”

    张金娥见柯兰给脸不要脸,还得非要吵闹出来,既然如此她也不用给她留脸了,“最近你家里总是有不清不楚的男人进进出出,这给我们村子的稳定造成不好的影响。就算你是寡妇有需要男人的时候,那也该正正经经的改嫁,而不是左勾右搭。”

    柯兰已经想破口大骂了,如果这些话传了出去,她还用做人吗?鳌村的口水就能把她淹死了,“什么叫总是有不清不楚的男人进进出出?谁传这些话的,主任你叫她们过来我跟她们对峙。如果这些话传出去,我是不是就要浸猪笼了?我家明明和大川还能抬起脸来吗?我改不改嫁关他们什么事?这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

    “柯兰同志你这是封建思想,现在是新时代,这浸猪笼是对女性的侮辱。你这样的思想是很危险的,我看你上次的教育就没有教育到位。”,张金娥拍了拍桌子。

    柯兰气得笑了起来,她觉得有这个时间她还不如回家刺绣呢!何必浪费口水和这些人周旋,“我只是打个比方,主任你还是让他们出来和我对峙!”

    “对峙就用不上了,我问你,昨晚到你家的那个男人是谁?”

    “我大堂哥国明。”晚上就只有国明过来一趟,说他的假就这么多,他得回城里了,这是来告辞,还说尽量帮她爸搞定工作的事。

    张金娥眉头一皱,“不可能,如果只是国明,别人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呢!在国明之前还有什么男人过来?”

    “难道我柯家是龙潭虎还是娼盗之窝,连个人都不能来?如果主任一定要认为我柯兰是个左勾右搭的人,就拿出证据来。否则就算你是妇救会的主人,村书记是你的爱人,我也一样会告上区委去的。我柯兰从来不是怕事的,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家里还有一大堆活等着我干呢!哪里像某些人整天无所事事的令人羡慕。”

    柯兰站了起来跟众人说一句,掉头就走了。

    留下来的人瞠口结舌,陈桂花张口道,“我就说这柯兰不是什么好性子的,平日里那些男人都是眼瞎的了,说她温柔什么的。”

    “可不是,这火性子上来得让我都吓了一大跳。”,何卫红拍了拍胸口,“主任,你说阿兰到底是和哪些男人来往啊?是不是我们村的?这风气可不能散开来。”,一想过自家男人国富可能也是其中之一,何卫红就紧张了。

    “到底是和什么男人来往,到时候你们多留意点就知道了。现在我们没能拿出证据,就只能吓唬吓唬她。”

    张金娥想到黄梅的话就气恼,她一直对柯兰看不顺眼,以为这次可以把柯兰那身狐狸皮给扒下来,没想到她那么狡猾给逃了。可惜黄梅的话也不能直接证明柯兰和别人乱搞男女关系。

    有跟柯家关系还行的,有点不忍心的说,“主任,咱们都是有文化的人,这捕风捉影的事还是算了!阿兰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回娘家过日子,如果这名声还不好,岂不是真的逼死她?”

    一想到柯兰有可能跳河上吊自杀,她就忍不住抖了抖。

    其她人一听也忍不住变,如果真的闹出人命,那她们都是脱不了关系的,于是纷纷提出离开,“家里的衣服还没洗呢!”、“哎哎呀,惨了,我灶上还煮粥呢!”、“我也得回去了,天气冷了,家里的被子还没有缝好。”……

    张金娥就知道这帮人靠不住,她也没有打算靠她们成事,嘴里囔囔的说,“如果被发现柯兰和我们村子的哪个汉子或者好几个汉子好上了,该怎么办呢?如果不是有这些男人,柯兰怎么有钱起屋子?就凭她一个寡妇?”

    众人一听,脚步一顿。对啊,柯兰哪里来的钱起屋子,听说打地基的那天给父老乡亲招待的吃食都是顶号的。好些人家就算是有几个强壮的汉子的都不一定有能力起屋子。

    “也许是阿兰给人家做菜挣的!”,有人这样说,只是语气稍微弱了点。

    张金娥知道这话已经引她们上心了,这张网算是埋下了。只要柯兰有任何的异动,她都一定是翻不了身的。她嘴角忍不住笑了起来,“既然大家都忙,那就赶紧回家!我得上一趟区上去,今天我家小儿要回来呢!”

    柯兰一路面无表情的走回去,路上遇到的人都好奇的问她这是怎么啦?难道有人借了她柯家的老米还了老糠?

    “没有,就是妇救会的主任说有人到处说我乱搞男女关系,她给我提个醒,说她是相信我的,只是就不知道了,问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柯兰本来是不想理会的,眼睛一转就把话给说了。

    除了发钱发粮食还有什么新闻能比得过男女之间的绯闻更加让人好奇呢?听了柯兰这话,都一脸的愤怒,安慰她说,“阿兰你是什么人我们都知道,别听那些人胡扯。说别人坏话的人一样是破话团结的,都该进劳改所。”

    “我不放在心上,清者自清,我柯兰行得正站得正。”,柯兰谢过她们之后继续回家,至于那些人是不是真的同情她,柯兰也不管,她表明她的态度就行了。

    一时间鳌村私底下都在说这件事,有人认为苍蝇不叮无缝蛋,也有人认为柯兰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然而深夜里,还有不少夫妻因为这大吵了起来,一方责问对方是不是看上柯兰,另一方义正言辞的顶回去或者是心虚的顶回去。

    接下来的大半个月,柯兰都没有再往区上去。这准备看热闹的人都失望了,要知道那天之后柯家时不时就有人上门,或者是在外面溜达聊天抽烟缝衣服,就为了看有什么男人进了柯家的门。

    这离过年还不到半个月,家家户户已经开始大扫除了,而柯兰手上的那副牡丹图终于绣好了。

    赵招弟伸出手想摸摸,又放下了,“阿兰,你绣得真不错,这真的能买五十块吗?”

    柯兰没有说实话,这幅画应该是八十块的,“肯定有,当时那个老板是这样说的,就连这布和针线都是他给的,错不了。”

    “嗯,有我的三分功力了。如果让我出马,一百块都低了。你能有今天,都是你妈的功劳。”,赵招弟的眼睛恋恋不舍的离开这刺绣,嘴里毫不客气的说。

    柯兰也没有跟她顶嘴,这明明就是她自个的功劳好吗?“拿到钱过年我给家里多买两斤肉,还买两斤白面,到时候我们包饺子吃。”

    一提到饺子赵招弟的口水都要流了,拿着手背擦了一把,“就算是买了面买了肉还是剩下不少呢!”

    的确是不少,就柯家三口人在生产队劳累了一整年,拿到手的钱也不过一百多。而柯兰花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月,这可是赵招弟都看在眼里的。

    就知道你是什么意思,还好没有说是八十块,“到时候我再给爸妈还有阿南他们封个大红包。”

    胡来二要趁着过年大挣一笔,去外地进货了。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拿到的引子,就连胡七都不在市场那。柯兰只好自己去找王一山了,还好她认得路。

    去到的时候王丹丹不在家,只有王一山一个人,柯兰有点不自在。不过王一山也没有怎么和她说话,就提出要先看刺绣。

    “真不错,大妹子你的手艺要得。我王一山也算是看漏眼了,这八十块值了。来,这是给你的钱。”,王一山从钱包了掏出一沓钞票,也不数,直接塞进柯兰的手里。

    柯兰大概瞄了一眼,“这多了,王老板,我不能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