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60章
    “阿兰,额,现在是不是不方便啊?”,秀琼走了进来看到谭笑聪也在,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她也没有退出去。这个男人给她的印象太深刻了,那天她和柯婶子的谈话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

    柯兰对秀琼的印象还行,毕竟当初刚刚来的时候这个鳌村主动和她打招呼的人不多,秀琼算是积极的一个,“方便,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哦,这位是救了我家大川的谭同志。”

    “谭同志你好!看脸挺陌生的,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一时半会的忍不住你是哪家的。”,秀琼笑着不留痕迹的打量了一番谭笑聪,暗暗和自家土庆作对比。不得不承认,人家就是天上的云,自家弟弟就算是地上的泥,还是黑疙瘩的那种。如果柯兰真的看上他,那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秀琼还是希望柯兰能清醒点,土庆才是最适合她的。

    谭笑聪也认出秀琼是那天那个要给柯兰说合的女人,挑了挑眉头,“我不是鳌村的,隔壁下洼号子的知青。”

    “原来是这样。”,一时间秀琼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其实她并没有怎么和知青打过交道。就算鳌村不是没有知青,可是作为一个嫁人的女人,一天忙着家务活还要出工分,她最多就是耳边听那些婶子大妹子调笑几句那些长得白白嫩嫩的年轻人罢了。

    柯兰来回看了两人各一眼,“嫂子你找我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没,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就是问你有没有见到我家弟弟土庆,他之前说过来你家帮忙砍柴。可是这都过去好一会了,我给他下的粥都好了,还不见他人影,就过来问问。”

    柯兰听了这话有点儿难堪,感情这嫂子都知道她弟弟过来的,这叫什么事?难道打算滴水穿石还是先把牌碑立好,再用言论来逼迫自己?

    柯兰觉得自己真相了,“我刚才回到家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在我家劈柴还吓了一跳,后来还以为是我家什么远房亲戚呢!还没问两句,那个男人就吓得跑了。我还担心我爸妈回来训话,原来是嫂子的弟弟啊!只是不知道他为何来我家劈柴呢?是不是搞错了?喏,这是他劈的柴,要不我费点功夫给嫂子送过去?”

    这下子轮到秀琼尴尬了,“不用,不用,你家用就是了。我是看你家里老根叔身体还没有恢复好,你和婶子都是女人这砍柴不大方便,天气又冷了就让我土庆过来帮帮忙的。没有事先跟你说,是嫂子好心办坏事了。”

    “没,还真的得多写嫂子替我家考虑呢!”,柯兰也不为难她,毕竟人家真的是帮了忙。还是等会做好晚饭了,端一碗菜过去就当做是谢意了。

    秀琼看到谭笑聪还像根木头一样的立在旁边,也不回避,知道现在不好跟柯兰说话了,“那我先家去了,土庆也真的是的,回家都不知道跟他姐打声招呼……”

    谭笑聪见天不早了,“我也得回去了,本来还想跟老爹打声招呼的,既然他不在,等他回来你帮我问声好!”

    柯兰在犹豫要不要留谭笑聪吃晚饭,既然他都这样说,她干脆也就不留了,“那行,等我把书看完了,我怎么还你呢?”

    “不着急还,我暂时用不上。明明,叔叔要回去了,改天再来跟你玩。”,谭笑聪把孩子们从自行车上抱了下来。

    明明恋恋不舍的说,“叔叔,你什么时候再来啊?”

    “很快,你要乖乖的听你妈的话,知道吗?”

    “嗯!”

    柯兰笑着送谭笑聪出门……

    “哟,这是谁家的后生啊?挺眼熟的……”,黄梅背着一捆木柴经过柯家门口,然后又冲柯兰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笑得柯兰心里发毛,“上次这位同志救了我家大川,嫂子你不是都在河边看见了吗?这熟眼挺正常的。”

    “哦……”

    黄梅也不走了,就直直的看着谭笑聪又看看柯兰。谭笑聪都觉得这个女人脑子有问题了,“阿兰我先回去了,你不用送。”,说着他就大长腿一跨跨上了自行车,用力的往前一蹬就骑走了。

    “嫂子没什么事,我先进去做晚饭了。”,柯兰不想和黄梅说什么,就她这些日子里也和黄梅一个生产队干活,黄梅的性子她多多少少有点了解。

    黄梅连忙哎哎的叫了两声,左右看看,低声的说,“阿兰妹子,你可真有福气。之前的那个死鬼长的就人模狗样的,现在这个比之前更加要得。哎哟哟,那腰身,那屁股,还有那大长腿……”

    柯兰脸都黑了,“嫂子还是留点口德!如果被大哥知道你这样……”,实在是不知廉耻。

    “呵呵,你大哥知道又能怎样,谁让他不行。我跟你说啊,这男人光长得好看,没用,还得好用。你家的都死了差不多一年了,你也想了?”,黄梅怪笑了两声。

    “嫂子,如果我听见你再说任何污蔑我的话,我就报告王支书。你这是污蔑,是破坏人民团结,是伤害妇女。”,柯兰狠狠的训了黄梅两句,也不想再跟她胡扯,掉头就走了进去。

    她快要气炸了,哪有这样没脸没皮的女人?

    谭笑聪哼着小曲骑着自行车回到下洼号子,魏红英笑着理了理衣服下摆,她今天穿了一件花的衬衫,人显得特别的干练,“小葱回啦?我们正好可以开饭了。”

    谭笑聪把自行车靠墙放好,“那我真的是赶上了,你们怎么还没吃?不是说了给我留点剩菜剩饭就好了吗?”

    “我们哪里敢给你留剩饭剩菜?你可是我们这里的大功臣。”

    李李卫国话里有话的说了一句,谭笑聪没有去想他是什么意思,“什么大功臣,可别说捉到这些鱼你们没有功劳?都是清蒸的吗?好久没有吃过这样新鲜的鱼了。东明你没去买二两小酒回来下菜?”,谭笑聪笑着跟众人打招呼,洗了洗手跟着一块儿坐了下来。

    张东明故作惊诧的摊摊手,“我可是把工钱都上交的好男人,哪里还有半分钱去买酒?”

    萧晗看到众人的笑意,恼怒的拍了张东明的肩膀一巴掌,“这还没喝酒呢,就醉了?大家赶紧吃饭,我们有一段日子没有吃过这么舒服的饭菜了。”

    “来来来,多吃点……”

    等众人吃个差不多了,李卫国用一根筷子的一端剔牙,眼睛眯了眯,“小葱你怎么知道那里有鱼的?我们来这一年多都不知道呢!如果不是你带路,我们也吃不上这口肉。”

    谭笑聪自然不会说是因为上辈子发现的,“这还不是上次秋收之后我负责拿甲氨纶去肥田,经过那看到觉得奇怪,就扒了草,结果看到好些小鱼在游吗?”

    “那你上次怎么不叫我们捉呢?那时候就捉了,说不定大伙早就吃上了。那时候秋收可是够累的,更应该补补。”

    谭笑聪皱了皱眉头,觉得李卫国这话说得不大对劲,怎么感觉怪怪的,“上次秋收太忙了,半天都不得空。再加上鱼还不大,都是在生产队吃饭,咱们这里又没有必要开火,这一忙我就忘记了。”

    瞥了一眼李卫国,看来这个李卫国已经不值得他深交了。

    张东明连忙打圆场,“这能吃上就不错了。那个小沟沟还是生产队的,如果被别人发现了,肯定会说是我们盗用公共财产的。”

    李卫国一听这话眼睛又什么一闪而过,谭笑聪没有看清楚,“那鱼也不多,就够我们几个人吃上几回而已。再迟点都结冰了,就算是我们想吃也吃不上了。”

    吃过饭之后,萧晗先回她和魏红英住的屋子,张东明笑着跟众人说一声就跟在她后头走了进去。这样子魏红英倒是暂时不好进去了,干脆拿出红薯和花生烤了起来。

    李卫国也不回屋子,直愣愣的坐在谭笑聪和魏红英中间,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谭笑聪看了看,干脆拿出一本数理化看了起来。

    魏红英在上次听了李卫国的话之后,并没有亲自去问谭笑聪这件事的真假,“小葱我们捉完鱼回来,看到你拿着一个东西就出去了,本来还想问你要不要一起复习呢!”

    “哦,我有点事,就出去了一趟。我不在你们也可以自行复习的啊,不用等我。”,谭笑聪见她烤的红薯挺香的,干脆也扔了两只小的进去。

    魏红英连忙拔到一边,“先吃我烤的,多了把火给堵住了,这红薯真香!”

    李卫国看两人像平常小夫妻那样轻声淡语的说话,这火炉子没堵,他的心和眼都给堵了,“小葱你去鳌村找那个女人了?你最近似乎经常往那边跑,上次我还看到你买了不少肉菜往那边去呢!”

    魏红英一点都不觉得红薯香了,还是烤花生!小葱不爱吃花生……

    “上次是那柯老爹出院了,我去看望下。”,没有说今晚过去是干嘛!谭笑聪知道李卫国看不上柯兰这样的乡下寡妇,他之前还调笑过自己。在那之后,谭笑聪就不想跟李卫国说柯兰的事。

    “小葱一直都是那么的热心,我记得我以前因为肠胃炎住院过,小葱坚持天天给我送饭呢!我爸我妈都没有空送……”

    一说到这魏红英就把烤好的红薯递给谭笑聪,这红薯其实也挺香的。

    ……

    趁着夜,李卫国往大队长家去。

    56

    “不多,要过年了,拿回去给家人多买点好吃的,这年头谁都不容易。如果你忙得过来的话,我这里还有一个活,比这牡丹图还要大,只是要求就比较高了。”,王一山小心翼翼的把牡丹图卷了起来放进箱子里。

    柯兰看过之后决定接下来,因为只要接了这活,胡来二手中的那台缝纫机她可以先赊账拿下来了。

    “王老板放心,我保证在开春前把活给完成,不会耽搁你的事。”,柯兰小心的布料和线放进篮子里,等出来王家就把它们放进空间里。那系统时好时坏的,可空间作为存储东西还是挺方面的。

    出了王家,柯兰就直奔百货大楼把她之前看中的布料给买了,另外还给家人都买了一双加厚底的棉布鞋。想了想把柯老根和赵招弟的放了回去,再给他们各挑一双皮鞋。给柯老根挑皮鞋是因为他很可能过年之后就可以到城里上班了,有双好鞋好歹能装装门面。至于赵招弟是因为柯兰早先承诺给她买双胶鞋,可是一直没有买,干脆一块儿买了。

    这一家六口的鞋子买了下来再加上布料,柯兰刚刚挣得钱所剩无几了。不过想到开春前又能有一笔进账,她也就不大紧张了,干脆把今天挣的剩下的都拿去买年货算了。看到有小鞭炮买,她还特意买了两小串,到时候拆开一只只的给孩子玩。

    回去之前,柯兰特意去一趟自由市场那想看看胡来二回来了没有,可惜胡来二不在,胡七一个人缩在小凳子上,围着一只小火炉取暖,“胡大哥,不知胡老板什么时候回来呢?”

    “是大妹子啊!我叔估计还有两天才会回来,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我之前想买他的那台二手缝纫机,可是一直比较紧手就让胡老板给我留着。现在趁过年了,想买回去好给家人做身衣服。”,看着胡七取暖,柯兰忍不住搓了搓手掌,这风还真的大,干冷干冷的。

    “我知道在哪,我去给你拿。”,那台缝纫机放在家里好长一段时间了,一直卖不出去。后来他叔也提过柯兰让他给留着,所以胡七一听见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柯兰有点窘迫的搓了搓手,“那个我现在手头也不是很松,能不能先给一半钱,剩下的开春再给。”,说完柯兰自己就觉得脸红了,她从来没有干过赊账这事。不过一想到自己也没有做过买卖,还不是一样做了起来了,也就镇定了下来,只能脸皮厚了。

    胡七倒是没有说什么,“给一半也行,这要拿出那么多钱也是得攒一段时间了。就算我叔不在,我也是可以做主的,你尽管放心。那你先在这里等会,帮我看看摊子,我去拿。”

    最后柯兰先给了五十块,还欠四十块。胡七亲自帮她扛上了公交车,还对不耐烦的售票同志说,“到时候到了点,麻烦同志帮我这妹子搬一下。”

    柯兰连忙谢过胡七,承诺过年再去拜年。

    等下了公交车柯兰也为难了,因为这会儿下公交车的鳌村的只有她一个。这个缝纫机她一个人真的搬不回去,正想叫村边玩耍的小娃娃帮忙去叫下赵招弟过来,王土庆却出现了。

    “柯兰同志,需要帮忙吗?我,我正好去看我姐。”,王土庆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来过鳌村了,尤其是柯兰被叫去妇救会的事他姐告诉他之后,他就没有踏进鳌村一步。

    这个汉子是真心的喜欢柯兰,尽管之前他姐让他经常去柯家串门,最好让大家都以为他和柯兰是一对的,可是他在见过柯兰之后,却不想因为他给她带来名声的不好。

    今天他家里磨豆腐,他妈让他给他姐送过来。他开始的时候还不愿意,后来磨磨蹭蹭的实在是抵不住想见柯兰的念头就过来了。可惜送完豆腐他特意绕路从柯家经过,可惜柯家大门虽然敞开,里面却是静悄悄的,似乎没有人。

    王土庆正随头丧气的往家里去,谁想到会在村路口见到柯兰。

    看着这个男人两眼发光的样子,柯兰有点迟疑的移了移脚,“我还是叫人回去让我妈来就好了,不麻烦同志你了。”

    听到拒绝,王土庆知道是意料中的事,可是还是咬了咬牙,“我刚刚经过你家,你家里没有人在。还是我帮你扛回去!别人问起,你就说给了钱的就行了。”

    柯兰没想到眼前的黑疙瘩居然会想到这个方法,转头一想倒是可以,“那就麻烦同志了,你抬这一头,我抗另外一头。”

    “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了。你跟着……”,王土庆双手抓着缝纫机的两侧,深呼一口气就把缝纫机扛了起来放到肩膀处,往柯家走去。

    柯兰目瞪口呆的跟上,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快到柯家的时候,好些人围在那不知道说什么。有人看见王土庆扛着一台缝纫机走过,惊讶的说,“秀琼她弟,你不是刚刚给你姐家送了豆腐吗?现在又送缝纫机?天啊,你家的日子都这样好了?这出嫁的女儿还能有娘家帮助。”

    一时间人人都羡慕的看着王土庆,看得王土庆都羞窘了,“不是我家的,是柯兰同志家的。刚才柯兰同志雇我帮忙抬回家,她给了钱。”

    这时大家才看到跟在王土庆后面的柯兰,“阿兰你买了缝纫机?你哪里来的钱啊?”

    “这又是缝纫机又是屋子的,阿兰你怎么挣到的,跟婶子说说看。以前你妈没奶喂你的时候,婶子还喂过你呢!”

    “哼,这是旧的,也就是阿兰你才爱捡破烂。”

    “陈桂花你放狗屁,就这样新如果有得捡你会不捡?”

    ……

    柯兰眼看她们就要吵了起来,连忙说,“各位婶子嫂子,我先家去了。”

    王土庆也赶紧扛着走人,天哪,这群女人太恐怖了!低头看后面的柯兰急匆匆的步伐,还是觉得柯兰好。

    缝纫机刚刚在大厅放下来没一会,王土庆都还没有来得及走人,赵招弟就跑了回来,远远的喊着,“阿兰你买了缝纫机回来?天啊,这是真的,我还以为那群人在蒙我呢!我终于有缝纫机了,让那群人羡慕去!”

    这是我的缝纫机!柯兰很想说。可是看到赵招弟两眼发亮,像中饿狼看到美女一样小心的抚摸着那台缝纫机,柯兰就忍不住摸了摸胳膊。

    “柯兰同志你冷吗?”

    “不冷,同志谢谢你的帮忙,我给你拿钱。”,到底是拿多少,柯兰却是犯难了。给多她没有,给少也说不过去。

    王土庆连忙摆手,看看外面又有人要进来了,“不用,不用,我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