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61章
    “我打了头狼偷偷的卖掉了,后来也陆陆续续的卖了些野物。这些日子我去了趟外地做了三五次倒爷,所以这手头一时间倒是比较宽松的。我之前不是答应说给你买只表吗?所以这次过来拜年就顺便拿过来了。”

    做倒爷没有谭笑聪说的那么轻松的,尤其是这个年代。他没有柯兰的空间,带东西多点都会被盘查,住宿也得要介绍信,野外荒地他都有露宿过。上辈子从军什么苦没有吃过?这点困难对谭笑聪来说并不是什么很难面对的事,反而是即将回去的那个家,才是一场难打的仗。

    柯兰倒是想起了是有这么一回事,“那多少钱?我去给你拿。”,刚才她还自作多情以为人家是要送给她的咧!这想想她就脸烧了起来。

    “送给你的,你等我回来!等我从京城回来,咱们再慢慢说。”,谭笑聪怕柯兰会在这段日子定下婚事,还多加了一句,“你先别那么快定下来,考虑考虑我。”

    柯兰拿着表还没反应过来,谭笑聪就推着自行车大声的跟柯老根他们告别了。等柯兰拿着表追出去的时候,只能看到谭笑聪大力的蹬着自行车骑远的背影了。

    怕赵招弟他们发现,柯兰把手表收到了空间里,只能等下一次见到谭笑聪的时候再还给他了。至于谭笑聪让她考虑的事,柯兰暂时真的不想去想这个问题。

    腊月二十五公社开始杀猪过年,听到广播之后,柯老根天还没有亮拿着锑盆就要去领猪肉。一年就这一次分猪肉,家家户户都会腌制起来,有些节省点的能吃到明年这个时候。

    “爸,这天气太冷了,还没有天亮呢!不用那么早过去,等会我做好早饭我去领。”,柯兰听见声音也起来了,看看天气估计再过两天会下雪了。

    柯老根搓搓有点冻僵的手,哈了一口气,“得早点去,不用排那么久队。这杀猪都是大半夜开始的,现在应该已经杀好了。谁家不是早早的过去的?你听外面的走路声……”

    柯兰竖起耳朵一听,外面除了风声,还真的有沙沙的走路声还有交谈声。那喜悦的声音,含着幸福的味道呢!

    “那行,爸你拿着手电筒去,这还看不见路呢!”,柯兰回屋子拿出一只手电筒塞给柯老根,这是她在百货大楼买的。当时也给赵招弟买了一只,这可是好东西,可是赵招弟一直宝贝着很少拿出来用。

    “行,你赶紧去烧火,暖和暖和。”,柯老根接过手电筒打着就把锑盆夹在腋窝里就出发了。等他遇见村子里的人结伴而行的时候,就把手电筒的关了,这电池还是得花钱买的,还是省点好。

    等柯老根回来的时候,赵招弟才起床。这大冬天的,她越发是懒了。以前还得起来做早饭,现在女儿在家了,她就没有再做过了,“死老头,你被坑了?这是谁给你发的肉,二叔不在那吗?这是欺负咱们家没有人是吗?”

    一看到柯老根领回来的那盆肉,赵招弟就气得跳了起来,“怎么这么多瘦肉,那吃油还得花油票,我找大队长去。”

    “找什么找?分了那么多年肉,你难道不知道是怎么分的吗?都是抽签的,抽到哪盆就是哪盆。这次因为二根在那,还给咱们家多分了半桶猪血呢!”,柯老根敲了敲烟筒,指了指地上的那半桶猪血。

    柯兰翻了翻锑盆里的肉,“妈,这下面还有不少肥肉的,我知道怎么炼油,可以多炼些出来,你让我试试。再说这瘦肉排骨的做得也可以很好吃的,我之前不是给你做过吗?还有这猪大肠猪心。”

    赵招弟想想之前吃过的,倒是消了不少气,“早知道这样,就让我去领了,我手气肯定比你的好很多。”

    柯老根暗暗的翻了个白眼,自家这位是什么脾气他还能不知道吗?每年冬天她都找借口不出工,现在有阿兰了她就越发的懒了。这一大早的起来,她起得来才怪呢!

    腊月二十八,柯兰终于把一家子的衣服都给做好了,而明天就是除夕了。她一刻都不能停下来,之前她还去了两趟区上,买了不少年货。赵招弟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埋怨她乱花钱,柯兰也不管她,现在她还得炸些丸子,做些白糖条子,过年总得有个过年的样子。

    腊月二十九的上午柯兰却是不大开心了,你道是为什么?还不是鳌村的公社那要求这一年被教育过的还活着的人都得去做个受教育后的思想汇报,柯兰这次是清醒的,那脸真的只能麻木的假装周围的都不是人。

    “所以,就算是你们已经被教育过了,还得时刻警惕和自我教育,不要做出不团结的事。尤其是某些人,仗着自己年轻有资本,就不顾别人的眼光,做出一些破坏社会风气的事情来。这不仅仅是自己自取其辱的事,还是让自家爸妈没脸的事。”

    说这话的时候,张金娥是盯着柯兰说的。周围围观的人有些有感觉的,就一脸看好戏的样子看柯兰和张金娥。

    柯兰不想和疯狗开腔,没有轮到她发言的时候,她就一脸严肃的看着前方。她知道张金娥为什么针对她,不仅仅是因为她年轻漂亮,跟她一样都是初中生毕业,还有张金娥怀疑柯兰知道她的丑事,只是她不大能确定。

    其实柯兰还真的是知道,那一次她去自由市场那为了减少时间,绕了些近路,居然看到张金娥和生产队大队长王大富在一条小巷子里,要知道王大富可是张金娥的小叔子,可是那时他们的动作姿态看到的人都不会认为是清白的。

    柯兰吓了一跳,连忙镇定的转身。可是背影还是被张金娥看到了,只是那时候柯兰走得有点远了,张金娥是起了疑心倒是没有真的放在心上。

    再一次被柯兰看到的时候是在她那个生产组管的甘蔗地那。那天明明有点上火,柯兰去甘蔗地那想掰点叶子回来煮水给明明喝,去去火。可是却听见甘蔗地有明显不对的声音。

    柯兰又不是没嫁过人的小姑娘,这还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吗?这光天化日之下就在外面做这事,明显就不是正经人,她暗暗的唾弃下。

    然后走人吗?不,柯兰镇定的继续掰甘蔗叶子。

    “死人,你倒是胆子越来越大了,如果让你哥发现,我俩都得一块儿进劳改所。”

    额!还真的有缘分啊!柯兰已经听出来这气喘喘的说话声的是妇救会主任张金娥了,那另外一个人是谁柯兰已经不用猜了。

    “哼!怕什么?你是妇救会主任,我是大队长,他是村支书,如果被人知道了,他捂住都来不及呢!怎么会告发出来?如果告发出来那他也就做到头了。”

    关于这点王大富一点都不担心,其实他哥王大锤能不知道自家老婆被人睡吗?他和他嫂子滚床单第一次被捉到的是他爸,那次他老爷子还在的时候还不是只是狠狠的把他给揍了一顿。后来他哥找到他,“你可以继续睡你嫂子,我就当做是没有发现。但是你家翠枝我也睡了,你也当做是不知道!”

    自己睡了嫂子,可不代表愿意老婆让别人睡啊!就算这个人是自家哥哥,王大富也气得眼红的和他打了一场。最后的结果是两兄弟心知肚明,而两妯娌被瞒着互相睡了。

    “还是得瞒着点,你这个冤家大白天的就叫我出来。上次在区上的小巷子里也是,我都感觉那个看到的人有可能是柯兰了。”

    “柯兰?就算是她也不怕。她平日里安安静静的一个人,不会说出去的。话说,这柯兰长得也是够漂亮的,咱们这十里八乡的能比得上她的,还真的没有几个。”,王大富一想到柯兰的那个身姿,这刚刚软下去的又起来了。

    张金娥捶了他一拳,有点恼火,“你可别乱来,那柯兰就是个狐媚子,谁粘上谁倒霉。”

    一想到这身下的冤家看上了柯兰,张金娥就气得恨不得把柯兰给打杀了。

    “谁都比不上我家嫂子,来,别生气了……”

    王大富把张金娥当做是柯兰,越发的勇猛了,搞得张金娥起来的时候都腿软了。

    而柯兰早就在听见自己名字的时候溜走了,那天晚上她被恶心的都吃不下了。后来张金娥时不时的针对她,柯兰知道是因为王大富,越发的不想理会她了。

    你说揭发他俩?柯兰就不相信其他人会不知道这件事,人家都没有揭发,她就算是在这生活了半年了,有些东西还是没有摸清楚,她敢揭发吗?她还真的不敢。

    既然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吗?

    尽管有早上这一起,让柯兰的心情不大好。可是回到家看到柯老根关切的眼神,孩子们的关心,就连赵招弟的唠唠叨叨都让她心情好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物质的确是很缺乏,就连过年虽然大家都尽量的让家里人能吃顿好的,有点底子的做了件衣服。可是还是有好些人家还是缝缝补补有三年的。

    柯兰因为惦记着开春要还钱,起屋子要花钱,随着赵招弟去亲近的几家拜年之后就一直窝在家里做绣活和手工活了。

    柯家一家子的新鞋子和新衣裳在鳌村的新年里可是出尽风头了,现在人人都在怀疑柯家发财了,柯兰更加的低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