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62章
    过年那几天整个鳌村都热闹了起来,就连那些在劳改所住了好几年的人都给自由活动了。扭秧歌、唱样板戏、打花鼓,那群女人都穿上自己最好的衣服出来耍着。

    本来这大多数是年轻人的事,可是已经快五十岁的赵招弟却不认为自己老了。为了这过年的几天活动,赵招弟在除夕那晚吃完饭之后特意拿针线把自己脸上的小细毛给绞断,还催着柯兰赶在不能动针线前给她做了两只大红花的夹子。

    尽管做了外婆,脸上都有皱子了,她还是兴高采烈的换上柯兰给她做的新衣裳,穿上小红皮鞋,腰上也绑着大花鼓一边敲着唱着往外面走去跟那群妇女汇合。

    就算是走远了,柯兰都能听见她嘴里在唱着什么,“阿哥耶,阿妹上山来咯!穿着小碎花,套着尼龙袜咧……”

    柯兰看着一边笑呵呵的柯老根,“爸,你不出去看看?”,她妈真年轻……

    “去,怎么能不去?刚才你妈不是下命令了吗?必须去看她打鼓,等会她没看到我们去,回来准会唠叨。再说那群女人跳得唱得也挺好的,我先过去了,你把家里收拾下就过来。”,柯老根拉着不大方便的左腿,一脸眯笑着走了出去。旧的一年家里经历了不少难,这新的一年准得好好的。

    没过初七不能动针线,这是赵招弟明确对柯兰说的。就算这针线能换来不少钱,赵招弟也一样不让柯兰碰,说是不吉利。

    柯兰也曾想要不要躲到空间里去做,可是面对这赵招弟这明显的刀子嘴不知道怎么的就有点心软了。这大半年来她天天都在干活,想着让日子好过点,都没有休息过一天。想想,她干脆把家里收拾一遍,也拉好门走了出去。

    出去的时候看到好些人都往公社那块空地过去,成群结伴的,看到柯兰也是高高兴兴的拜年。柯兰也赶紧的回了礼,不管平日里有多少龌龊事儿的,今天见到都尽量的说一句新年好。

    去到的时候已经好些人在敲打跳着了,柯兰也看到她妈正跳得特别的带劲。这村子里像她一样年纪的还在跳的真不多,跳完之后她妈还唱了一段八大样板戏里面的。

    柯兰依稀知道是里面的内容,只是她平日里没有怎么看怎么听,倒是不知道具体是哪个了。

    “阿兰,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秀琼抱着她的小女儿走了过来。本来她也是想去跳大字舞的,她未出嫁的时候也是村里的一枝花,哪次跳舞都是少不了她的,算是村子里的活跃分子。

    可是结婚之后,她有忙不完的家务活,只要停一会,她婆婆都会说,“现在的女人真的好命,不用忙到天黑天亮。我们那会就没有这个运气了,谁做媳妇的不是整天的忙?”

    等她生了孩子分了家,那就更加的忙了,这跳大字舞扭秧歌的事她只有看的份了。看到赵招弟那么大的年龄都在场上跳着,像只癞□□,秀琼心里隐隐约约有些妒忌,“你妈居然还上去跳?要去也是阿兰你去啊!你去的话肯定有很多人看,你的身姿这么好,简直就像是没有生过孩子的女人。”

    说完,秀琼还一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摸了一把柯兰的腰,“你这衣服怎么做的?那么厚居然还能看到腰……”

    柯兰实在不适应这样和人接触,被摸的时候就往后退了一步,“就是稍微收了下……”

    “大家都是女人,摸一摸有不会少块肉。”,秀琼之前觉得柯兰各种好,现在柯兰的这个动作让她觉得不大愉快了。

    旁边偷偷在听她们说话的小年轻其中一个就嘿嘿的笑了起来,还不断的拿眼睛去扫柯兰的腰和上面,“嫂子,就算你是女人也不能随便摸啊!要不,你来摸我的,我肯定不会觉得少块肉。”

    秀琼眼睛一瞪,“你裤裆穿洞了吗?要嫂子给你缝补。”

    那小年轻就是图个嘴快,哪里是秀琼这样已婚多年的女人的对手,被她这一说,加上周围的其他年轻的人哄笑,脸红耳赤的看了柯兰一眼落荒而逃了。

    “哼!”,秀琼见他们都散开了,得意的哼了一声,“阿兰你得脸皮子厚点,那群小流氓都是欺软怕硬的。”

    柯兰咧着嘴巴笑了笑,她一点儿都不想搭理。

    秀琼见柯兰没有回复她刚才的话,又重复问了一遍,“阿兰我前几天跟你说的那件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嫂子我还能害你不成?这女人年纪越大越是被动的了,你又不是第一次嫁人,有什么要求就直接和我说。”

    柯兰看到周围的人都在看热闹,没有注意到她这里,扭头认真的对秀琼说,“谢谢嫂子,只是我还是那个说法,我现在只想好好的把孩子养大,暂时不想谈个人的问题。这件事嫂子就不要再说了,免得两家人都尴尬,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实在是令人为难。”

    秀琼见荷兰如此明确的再次拒绝,脸都黑了,忍不住就说了一句,“如果不是我家土庆真的看上你,我都不想给他说呢!你不就一个寡妇吗?之前还算是直接跟人走的寡妇,有什么了不起的。”

    说完她就后悔了,但是心里却是觉得痛快的。

    柯兰也算是无语了,“既然如此,那嫂子你慢慢看!我先去找我妈了。”

    等柯兰一转身,秀琼就朝地上呸了一声,她怀里的小女儿看到她妈这样,吓得就哭了起来。秀琼本来就是心情不好了,看到女儿这样,就狠狠的在她的小屁屁上打了两巴掌。这下子周围的人都过来劝了,这大过年的,还是不要大打孩子了。

    柯兰也不管之后的事,她把拿过来的水壶递给刚刚下场歇会的赵招弟,“妈,你喝口水。”

    赵招弟得意洋洋的喝着女儿拿过来的水,“咦?甜的……”

    “我怕妈累着了,就把白糖给化了些。”

    “嗯!”

    “我先回去做饭了,妈你先跳,这水壶你让爸给你拿着,爸在那边……”,柯兰指了指柯老根的方向。

    赵招弟也不找茬,“行行,你回去……”,等柯兰走开了,她就开始跟周围的人炫耀起来,“看到了没有?你们家有谁给你们送水的?我家阿兰就是贴心,那些说阿兰不好的人都是瞎了眼的。……”

    1975年的冬天就这样过去了,开始进入到1976年。这一年好些事情在慢慢的发酵着,也在变化着。尽管鳌村只是一条小村子,却也慢慢的受影响着。

    之前柯兰承诺在开春前给王一山交货,那是因为她对农事不清楚,她不知道在开春前,地就开始解冻了,生产队的活都开始忙不完了。

    为了能按时交货,柯兰不得不在半夜赶工,白天干活。这样子柯兰很快的就瘦了下去。

    那天她在生产组安排的地里割草,割着割着居然打盹了。一不留神,她还差点儿割到自己的脚趾头了。

    “嫂子,我去洗把脸精神精神。”,柯兰跟同组的人打过招呼,就往小河边走去。

    其她人也见怪不怪的,她们可不认为柯兰是去精神什么的,还以为她是偷懒。毕竟生产队大队的活,有哪几个没有偷懒过的。

    柯兰扑了一把冷水到脸上,呼了一口气。这河水刚刚化冻没多久,她忍不住激灵了一下。

    “阿兰你跟了我!”

    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个男人,柯兰刚才迷迷糊糊的没有留意到,现在听见声音,还是那么让她反感的话,她连忙站了起来,低声的呵斥,“你胡说什么?”

    这个男人居然还是王大富,他和张金娥亲嫂子勾搭在一起,居然还想来打她的主意?一想到自个看到他俩偷情的画面,柯兰觉得头更加的晕了。

    “大队长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先回去干活了。”,柯兰扭头就走人,她一刻都待不下去了。

    王大富一把拉住柯兰的手,“我说的话,你认真的考虑下。如果你跟了我,以后生产组的活我都给你安排轻松的。你爸你妈的活我也可以少安排些,到时候记工分的时候都给记满分。今年你家狗子不是已经十三岁了吗?他的工分我也给记满分。”

    就这嘴脸,柯兰就觉得简直是禽兽了,拼命的想甩开手,“你赶紧放开我,否则我是不怕闹出来的。”

    王大富却笑了一声,一把的把柯兰往他怀里拉。

    柯兰这些日子本来就忙得虚脱了,头晕目眩的,被王大富这一扯脑子就轰轰作响,全身都无力了。

    “大队长你们在干什么?”

    柯兰艰难抬头看见是黄梅气急败坏的冲了过来,干脆身子一歪假装晕了过去。

    王大富没有想到还有这一出,连忙接住柯兰,“我看到柯兰晕倒了,就接了下,赶紧帮忙送人回去。”

    黄梅一把把柯兰背到她的背上,“大富你真的跟这个狐狸精没有什么关系?我告诉你,就算你找一百个女人,也不能找柯兰。否则我再也不让你上我的炕了。”

    柯兰心里发苦,这叫什么事?走了一个张金娥,又来一个黄梅。难道王大富仗着自己是生产队大队长把村里好些女人都给睡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