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63章
    “有你我还用找其她女人吗?你一个就已经让我两腿发软下不了炕了……”,王大富趁黄梅没有发现,在柯兰的屁股上摸了一把,“赶紧走,如果出人命那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柯兰恨不得真的晕了过去,这叫什么事?她回去之后一定要把那个药给配出来,否则她就不配做一个药师。

    那之前在山坡上干活的人看见黄梅背着一个人,后面还跟着大队长,纷纷好奇的站起来看热闹,“队长,这是干啥咧?”,“这不是柯兰吗?怎么啦?刚才还好好的……”

    “我刚才看到她晕倒在河边,这不,让xx家的送她回去。你们赶紧干活,不想拿全分啦?”,王大队在生产组的同志面前还是挺有威严的,尽管很多人私下都说他当着生产队大队长,净干些不正经的事。可是没有人光明正大的说出来,揭发他,那就只能背地里说说罢了。

    现在听见他这样说,其他人有疑心的不是没有,只是暂时只能在心里嘀咕,或者是低声和旁边的人说了。

    柯家没有人在家,柯老根过完年之后就跟着柯国明进了工厂,还是王大锤给开了介绍信和证明信,否则柯老根就算是进了城,有了关系也不能工作。

    赵招弟去后勤组那煮大锅饭了,而柯南带着两个小的上学去了。是的,去上学,明明和大川就跟在他们小舅舅的后面,在学校蹭课听。这免费的看孩子,在村子里到处都是,所以柯兰也不担心,只是说了不能影响舅舅他们上课。

    倒是被另一块地儿除草的王玉琼给看到了,吓了一跳,“队长,我家阿兰这是怎么啦?”

    “估计是中暑了,你去后勤组叫她妈回来,就说今天算她一半的工分。”,王大富想说全分的,可是怕有人怀疑或者是借此生事,眼看就中午了,干脆说是半天的工分了。

    王玉琼连忙把手里的镰刀交给小组长,这是要记录的,如果不见了她得陪,“队长还是你去叫!我大嫂家没有人在,我去方便点。”

    王大富暂时也不想被人发现,掩护都来不及呢!“行……”

    等赵招弟回来的时候,柯兰已经醒过来了,正在喝着红糖水,“你这是怎么啦?好端端的怎么晕倒?如果不是大队长正好在河边,那得多危险?现在是开春,那山里的野猪什么的下来,那就真的命都没有了。”

    “对啊!阿兰你的身体是不是有什么不妥?要不要我们去区上卫生站看看?”

    王玉琼虽然看不起柯家大房两口子,也看不上柯兰为了一个男人不顾家里的反对就嫁了。可是柯兰后来的遭遇却是让她同情的,年纪小小的就做了寡妇,还带着两个孩子回娘家生活,光是她大嫂的脾气,王玉琼就觉得柯兰回来的日子也不好过,倒是对她宽容了些。

    柯兰就算是做戏也要做全套的,“这段日子真的感觉不大好,是得去看看了。反正区上看病也是不要钱的,妈我想明天去看看。”,顺便把给王老板做的刺绣活给带上,还得把欠胡老板的钱给还了。

    “柯兰,柯兰,在吗?你的快递单子……”

    外面响起一阵自行车的铃声,应该是邮递员。

    “我去看看。”,赵招弟边说就边往外小步跑,估计是张家那边寄东西过来了。尽管赵招弟不喜欢张卫青,可是不代表她不承认张家寄过来的东西都是不错的,好东西她都喜欢。

    王玉琼好奇的问,“阿兰,你跟那家子还有联系?”

    柯兰放下搪瓷杯,低头说,“我之前给他们家去了一封信,告诉阿青的事。”

    “是张家寄过来的,还有一封信,你看看。”,赵招弟识字不多,识的字太多还是以前为了跳大神请神用的。

    柯兰本不想当着两人的面拆开看的,可是这两个长辈一点儿回避的意思都没有,竟然都一脸你怎么还不赶紧拆开的样子,她只好无语的快速打开信封浏览了一遍,“就是让我好好的带好孩子……”

    “没说其它的了?”

    “哦,还有给孩子寄了些东西,让我用到孩子身上。”

    其实里面还有提到让柯兰尽量带孩子去一趟上海,张卫青的爷爷听到孙子的事,身体就不好了,想要在去之前见一见重孙。柯兰不想当着她二妈的面说这个,而且她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去,怎样才能去,就干脆不说了。

    第二天,赵招弟去生产队给柯兰请假,王大富很爽快的准了,还问要不要他骑自行车送柯兰过去。连续问了几次,如果不是柯兰早就偷偷的坐公交车出发了,赵招弟早就答应了,“大富,你果然就是个有良心的,不像你大嫂,居然还在过年前批评我家阿兰。”

    王大富就呵呵的笑了起来,就冲柯兰她妈这个印象,如果他家没有老婆,准会同意把柯兰嫁给他。可惜了,他家翠枝可是母老虎。

    柯兰先是去绣活交给王一山,“王老板你看看满意不?如果还有绣活的话,我也顺便接了。”

    “不错不错……”,王一山拿着刺绣两眼发光的看了起来。上一次柯兰给他绣的牡丹图,他小挣了一笔,“可惜我手上暂时没有接到什么活了,不过你放心,只要接到我都找你。”

    柯兰有点遗憾的接过这刺绣的手工费,“那感情好,王老板如果有绣活的话跟胡老板说一声就好了,我经常会去那边。”

    “行……”

    “对了,王老板我想麻烦王护士一件事,不知她今天有没有在卫生站呢?”

    “她在那,你去找她就是了……”,王一山急着把绣活拿去给别人看,也不问柯兰有什么事。

    见到王丹丹的时候她正在给一个病人打针,柯兰也不打扰她,就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她的动作。柯兰再一次为这个时代的医学感到震惊,那一根小小的针居然能射出液体来,那说明里面就是通的,这仪器得多精致啊!

    “咦?是你啊!你怎么又来医院啦?”,王丹丹看见柯兰高兴的打招呼。

    对方记得自己,柯兰也是心情挺好的,“我刚刚去你家,现在过来找你有点事。”

    柯兰跟自家爸爸做交易的事,王丹丹是知道的,所以也不问她去自家干嘛,“现在是午饭时间了,你跟我去食堂边吃边说!”

    柯兰从来没有在食堂吃过,不知道里面的饭菜到底是多少钱。想着自己是过来求人家办事的,总得出顿伙食费。摸了摸荷包的钱,再想到空间里面的,她倒是底气十足了。

    “那行!”

    去到卫生站的食堂,柯兰才知道这里吃饭不是用钱的,是用卫生站专门卖的饭票。看到王丹丹主动的拿出饭票,柯兰倒是不好当着食堂她那么多同事的面去另一边买饭票了,只能找个机会答谢人家了。

    “我叫你阿兰姐!阿兰姐你的绣活做得真好,如果不是因为知道你要用这个来换钱,我都想叫你给做绣张帕子了。来,多吃点,这里的饭菜还是可以的。”,王丹丹给柯兰夹了一块大肥肉,几乎全白的。她以为柯兰跟其他乡下人一样,都喜欢这样油水多的肉。

    柯兰看得有点反胃,可是又不好拒绝,“你吃你吃,你喜欢的话我回去给你做两条,那不费多少工夫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对了你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柯兰瞄了周围两眼,看到没有人注意到她和王丹丹,才伸头过去低声说,“我今天过来交绣活,跟生产队请了假,说是看病。想找你给开张证明,你这方便吗?”

    “我说什么事呢!等会吃完饭我去找人给你开,你别担心。你们那边难道现在管得这样严?去年开始不是只要不是住宿的都不用开介绍信了吗?这上一趟区还用得着找借口啊!”,想到这,王丹丹就有点同情的看里柯兰两眼。

    柯兰小心的咬了一口肉,“现在是要开春了,地里的活开始忙起来,大家都得去挣工分,所以不得空。”

    王丹丹也就不问什么了,只是说起柯兰身上穿的衣服样式,还说她长得像王丹凤,下次上区上来她请她去看王丹凤的电影。

    王丹丹是找一个男医生给开的证明,这小丫头看到那个男医生就有点脸红,眼睛忍不住躲闪。作为过来人,柯兰哪里不知道她是春心动了,只是她也不是八卦的人,倒是没有问。

    等开完证明的时候,柯兰顺便问那个医生能不能给她开一瓶酒精,说是乡下没有药,消毒不方便。

    本来这事是不合理的,可是王丹丹一边在说情,柯兰背着王丹丹给那个医生塞了两张粮票,倒是拿到了酒精。所以说无论去到哪个世界,还是钱最管用。

    告别了王丹丹,柯兰去自由市场还了胡来二缝纫机的钱,因为有了缝纫机她接了比以往更多的活。

    “阿兰这是发了?”,胡七吊着眼好奇的问。

    柯兰笑了笑,“哪有胡老板挣得多,我还是靠着胡老板赏两口饭吃呢!”

    “我叔一个大男人挣得多,那不是正常的吗?你这就不同了,果然妇女能撑起半边天,伟人说得对。”

    柯兰去邮政局拿了张家人寄过来的包裹,回去的时候还是坐公交车,这可比马车舒服多了。

    “阿兰,坐这边……”,谭笑聪没有想到居然会在回来的车上遇见柯兰,这两个月没有见到她,心里就没有一刻安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