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64章
    柯兰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谭笑聪,不大想坐到他身边去,可是现在车上的人都看着他俩,后面要上来的人还在问,“你到底坐不坐车啊?不坐就下去,别影响到别人。”

    那个谭笑聪还在拼命的招手,笑得比花儿还要灿烂,又站了起来,明显就是要过来的,“我帮你提……”

    “不用,不用,我就过去。”,柯兰为了不犯众怒连忙走了过去。现在可能是因为刚刚开春,这坐公交的人其实不算多,至少每个人都有座位了,不用挤在过道上。

    谭笑聪帮柯兰把东西放好,一脸激动的说,“阿兰你怎么过来区上了?这会儿生产队不是应该很忙的吗?”

    “是很忙的,只是我请假过来看病,大队长还是批准了。”,柯兰不大习惯和谭笑聪坐得那么近,尽管这个男人已经收敛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才两个月没有见,他身上的气势更加足了。

    谭笑聪这次回去经历了很多事,只是现在倒是不方便和柯兰说,他没想到柯兰有那么的敏感。这路是泥路,摇摇摆摆的,柯兰一不小心就碰到谭笑聪的胳膊和大腿,乐得谭笑聪都想伸出手臂去帮他稳住了。

    听见柯兰说是去看病,谭笑聪着急的一把抓住她的手,“看病?看什么病?你哪里不舒服了?”,紧紧的看着柯兰。

    柯兰挣扎两次居然没有挣脱,她整张脸都烧了起来,低声的呵斥,“你,你放手,有人看着呢!”

    谭笑聪皱眉冷眼扫过去,之前有盯着他俩看的人都忍不住心虚的扭头看其他地方,“好了,没有人看了。严重吗?医生怎么说?你别怕,如果这里治不好,我带你回京城治,总会有办法的。”

    不怪谭笑聪多想,只因为过年前他最后一次上柯家拜访的时候,看到的柯兰脸上是圆圆的,白白的,一笑起来就是肉嘟嘟的感觉,一点都不像两个孩子的妈妈。可是现在看到的柯兰依然是白白的,只是那种明显就是身体不适之后的苍白,眼下还有重重的黑眼圈。

    一向认为身体是革命本钱的谭笑聪哪里能不着急,看来得尽快想办法让柯兰接受自己才行。否则就算是自己想要关心她,也不能光明正大的。

    柯兰觉得好气又好笑,却又是感动,“我没什么事,就是最近一直忙活着,没睡好。”

    “说谎,没睡好哪里严重到需要去看医生的。我不是外人,你跟我说,就算是不能说出去的我也可以保密的。”,谭笑聪一脸认真的对柯兰说。

    “你先放手,否则我不说了。”,柯兰趁机提出要求。

    谭笑聪觉得现在也不是耍流氓的时候,倒是不愿意让她为难了,因此就放开了她的手。只是眼睛依然紧紧的盯着柯兰,“嗯,那你说……”

    柯兰整颗心感觉都要飞出去了,这种感觉既熟悉又陌生,但是真的很甜。看到周围没有人在听他们说什么,才低声说,“我是来还钱的,我年前买了台二手的缝纫机。但是手头有点紧就先欠着,等开春就还。可是这不是活多嘛,就找了个理由请假了。”

    “真的?”,谭笑聪不是不相信柯兰,只是怕她和自己见外。

    “真的!”

    谭笑聪自嘲的说,“我又不是你什么人,你不放在心上也是正常的。只是阿兰我喜欢你这件事不是假的,之前在过年前,我就让你好好的考虑了,不知道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柯兰刚想说自己根本就没有想,这司机一刹车她又往谭笑聪的身上倒了。等平稳了,她坐好之后干脆学鸵鸟一样把脑袋低下去不回答了。

    谭笑聪看着她那黝黑发亮的小短发,叹息了一声。这声音听在柯兰的耳朵里,不知道怎么的非常的沉重和难过。

    接下来的路上谭笑聪没有多说一句话,柯兰也是静悄悄的,好像旁边坐的人不认识似的。可是柯兰却感觉到身边的这个男人在不断的放冷气,这让柯兰突然觉得好委屈。难道自己要对他投怀送抱,他才高兴吗?

    呸!她柯兰再也不干这样的蠢事了。

    下洼号子的路比鳌村的要近些,谭笑聪先下车。他扛起自己的行礼,走之前往柯兰的手里塞了一只盒子,转身就走了。

    反应过来的柯兰想叫住他的时候,他已经跳下公交车大步的头也不回的走了。

    柯兰的心里乱糟糟的,她虽然口头上说是没有怎么想的,实际上心里怎么可能没有想过。

    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帮助她的人,第一个明确说喜欢她的人,第一个认真对待她的人……在这个世界,柯兰时常感到无助。在这里她不能任性,没有阿爹帮她做主,没有阿兄替她扫掉做坏事的尾巴,没有阿娘会认真的听她倾诉心里的小秘密。

    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她得硬起来,她得坚强得撑起这个家。生活已经让她忙得像一只陀螺了……

    她也想找个人依靠,这个时候谭笑聪就出现了。可是柯兰的直觉,这个男人太危险了,太有侵略性了,这让柯兰一面觉得安全,另一面又觉得没有安全感。

    她就是一个矛盾的女人。

    看到没有人看她,她悄悄的把手里的小盒子打开一看,吓得连忙盖上来。柯兰不是没有见过好东西的女人,当初她出嫁的时候家里的陪嫁那可是相当的丰厚的。

    可是谭笑聪塞给她的小盒子里面装的东西依然让柯兰震惊了,那光芒,那泽,真的令人心醉。

    等她清醒过来就知道这东西是自己不能收的,必须要还给人家的。可是她只知道谭笑聪在下洼号子下乡,可是却不知道下洼号子是在哪里的,这件事只能暂时搁下,等见到他本人的时候再还给他了。

    回去柯兰看了张家寄过来的东西,除了给孩子的衣服之后,还有给她寄的粮票和钱,让她好好的照顾孩子,尽量想办法去一趟上海,上面连证明都给她开好了,也不知道张卫青家里到底是做什么的。他以前含糊的说过,只是原主没有留意,自然现在的柯兰也就不大清楚了。

    接下来在生产队干活,也不知道是不是王大富故意的,还是黄梅插手,亦或者有张金娥还有其她人的手笔,柯兰不能再像去年那样留在生产队后勤组那煮饭。她必须像其她女人,甚至是男人一样出工才能拿到满工分。

    柯老根不在家,赵招弟去找了记分员的柯二根。柯二根表示这个大队长他们同一安排的,他也是无能为力的。

    赵招弟又想去找大队长,却被柯兰给劝住了。柯兰没想到赵招弟会为了她的事,这样子去求人。她不能把王大富看上他的事给赵招弟说了,正常的母亲都是受不了这样的事的,她怕赵招弟会去找王大富闹出来,那样子大家的日子本来就不好过了,那样会更加的不好过了。

    柯兰想那些跟王大富有关系的女人肯定不是每一个一开始就答应的,王大富逼迫利诱的成分肯定不会少。她已经想好了怎么对付王大富了,既然如此她妈就不用牵扯到里面来了。

    等春分过后,地里的水稻都插上了,柯兰就开始请人帮忙起屋子。这时候虽然很多人还是想挣生产队的工分,可是柯兰给的是现钱,有些人等着闲钱要用的,倒是愿意过来帮忙。

    王大富就开始找理由上门,比如“生产队也要干活,我过来看看你们这边是不是真的忙。”、“这老根叔不在家,家里没有独当一面的男人,我过来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咱们生产队是一个大家庭,大家互相帮忙是应该的,扶持弱势群体。”……

    这一番话下来,就算是王大富安排柯兰去做那些工作的,赵招弟也没有怨言了。

    柯兰冷眼看了两次之后,终于把药给配好了。主要的药是她从卫生站拿到的酒精,另外她在地里采摘了好些草药才够。以前她想要什么药,只要不是珍贵的,都能从药店买到。现在只能靠自己在地里山里找了,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麻烦,她早就配出来了。

    “阿兰,大队长都过来了,你干嘛不给倒碗水?”,赵招弟呵斥了一声,等柯兰把水倒过来了,她亲自端给王大富,“大队长辛苦你过来了,你喝口水。这天气眼看就要热起来了……”

    王大富一脸的受宠若惊,“八婶你太客气了,这是我的职责。”

    他还背着赵招弟偷偷的给柯兰抛了两个媚眼,噎得柯兰只想掉头走。可是没有看到王大富把那碗水喝了,她又不甘心就这样的走开了。

    “咦?这水的味道很不一样啊!”,王大富喝了一口说。

    柯兰的心紧张的提了起来,难道两年没有配药,这手法不对?还是找的药不对?因为时间紧急,柯兰这次制好药之后,并没有找其它的活物来试验。再说这个药也不是一次就见效的,至少得三次之后。

    赵招弟大大咧咧的说,“我家阿兰喜欢用菊花泡茶,说是清热去火。去年她就晒干了不少,你可能喝不习惯!”

    “嗯!原来是阿兰晒的,这味道真的不错。”,王大富心一上头,哪里还能细致的分辨。再说了他也不知道柯兰会制毒,根本就不会防备。

    柯兰见他没有起疑心,终于松了一口气。等王大富喝了四五次之后,柯兰就不给他加料了,因为这也就差不多了。

    等柯兰的屋子上梁了,谭笑聪依然没有来柯家。每次在空间里看到那盒子里面的祖母绿宝石,柯兰就一阵的心烦意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