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67章
    王大富这件事之后,鳌村平静了很多。以前那些爱挑拨离间,爱扯是非,爱出风头的女人都沉静了。不知道是不是被家里的男人给打怕了……

    柯兰还是过她的日子,该出工的时候出工,不出工就在家里补她那功课、做活。因为有了缝纫机她接的活越来越多了,家里的存款也越来越多了。

    在柯兰觉得她比鳌村大部分人都要过得好的时候,胡来二告诉她,“大妹子,我这的发夹子发圈这些已经不需要布饰品了,再多的话我也卖不出去了。”

    现在不是过年过节,这东西有时候真的不大好卖。

    柯兰也能理解,“那不知胡老板有没有其它的活儿我可以接的?我除了缝缝补补之外,下厨还是可以的。”

    “行,如果有活的话,我再联系你。”,现在就是城里人也不可能经常下饭馆的。

    听了这话,柯兰知道自己在胡老板这的财路算是暂时断了。家里虽然暂时还有隔夜粮,可是柯兰并不是能停下来的人。

    “王老板你那还有绣活接吗?”,柯兰想了想,找上了王一山,她已经有两三个月没有接等到活了。

    王一山正愁眉苦脸的在屋子里转圈,看到柯兰过来了,连忙招呼她坐下来,“你做衣服的手艺怎样?我这倒是有几件要求在旗袍上绣图案的,只是要求比较高。”

    旗袍是什么,柯兰已经知道了。她想不通怎么会有女人喜欢穿旗袍,露出那开叉的大腿,还有把整个身体的曲线都给显露出来了,就她一个女人看到都忍不住脸红心跳。

    “旗袍我也没做过,但是在上面绣花应该不是难事。”,柯兰心里有点忐忑,其实她也没有把握,但是她还是要努力接到活才行。她想去上海一趟,带着两个孩子去,那一家子估计等了很久了。

    她不知道钱够不够,但是出门还是多带点心里才安全。

    “旗袍不用你做,只是那料子是很难得的。如果绣坏了需要赔偿的价格估计够你所有绣活挣的钱了。”,王一山见过柯兰做的活,也知道她手艺了得。只是一个家里需要一个女人出来揽活,那说明那家的男人要么不中用,要么就是那家里的日子过得不咋样。不过现在谁家里能过得很好的?他和柯兰接触过,倒是不想她因为这档事给赔个精光了。

    柯兰心里打鼓,可是她实在是太想接到活了,于是恳求王一山,“可不可以先让我看看旗袍的样式,那样我至少能确定我要不要接下来。”

    王一山考虑了下,“这样,你明天这个时候过来,我去拿过来你看看。现在旗袍也不在我的手上……”

    柯兰没有想到就几件衣服居然会这样的慎重,她的心沉了又沉。可是她没有办法,“好的,麻烦王老板了。”

    第二天柯兰去到王一山家里的时候,王一山出去还没有回来,倒是王丹丹在家里,她见到柯兰还很高兴的递给她一根冰棒,“这天气真热,才刚刚五月份呢!”

    柯兰从来没有吃过冰棒,鳌村的供销社也没有得卖,那棍子拿在手里就是冰凉冰凉的,真舒服。她忍不住学着王丹丹的动作舔了舔,“是甜的!”,她的眼睛忍不住眯了起来。

    这把王丹丹给逗乐了,“可是天气太热,咱们又没有冰柜。否则你可以多买些带回家给家里人吃。这个时候吃这个最舒服了……”

    柯兰有点不好意思,她很久没有遇到自己想吃感兴趣的东西了。在这个物质匮乏的时代,她经常对着那些糙米饭艰难的吞咽,倒是也活了过来。

    等王一山回来的时候,柯兰看到那旗袍真的是眼睛都亮了,“这是什么布料?真好真滑。”

    “估计是丝绸类的,还加了涤棉,据说叫满园□□。那条叫一叶知秋,还有一条叫水晶世界。有把握吗?”,王一山连烟筒都不摸了,就怕衣服沾上了烟味。

    王丹丹本来就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爸,你啥时候给我买件这样的?不用绣花,就这样我就很满意了。”

    “哼!就这样,你爸买了就得肉疼半年。”,王一山听了女儿的话,忍不住呲牙咧嘴的笑了一声。

    王丹丹嘟起嘴巴,“哥你就舍得花钱,我你就不舍得。说到底你就是重男轻女,老古董。”

    王一山气乐了,“哪有你这样说你爸的?嗯?哪次你和你哥争执我不是站在你这边的?等爸多挣点肯定给你买。”

    柯兰眼睛微微睁大,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相处的父女。女儿居然可以光明正大的抗议父亲重男轻女,做父亲的又好好的解释。

    男人本来就是继承香火的,女儿是嫁出去的,难道看重儿子还有错?

    来到这里柯兰听得最多的就是女人也可以顶起半边天,的确她经常看到女人像男人一样卷起裤腿在田地里干活。那脸晒黑得像黑炭,如果不是胸前两坨,你说她是男人都有人相信。

    有的时候柯兰睡不着,想想这个时代,她在考虑妇女的地位到底是上升了还是下降了。问她妈赵招弟,她肯定会说是上升的,因为以前只有男人可以做的活,现在女人都可以做了。

    可是柯兰又觉得矛盾,现在女人把男人该干的活都给干了,可是回到家里女人还得做家务带孩子。可她真的很少看到有男人带孩子的,那岂不是说女人做得更多了,这地位不是应该说是下降的吗?

    作为一个古代来的女人,柯兰一想到这个问题,她就脑袋打结,不得不放弃去想了。

    这会儿看到王丹丹和她爸爸的相处,柯兰不知道怎么的又想起这个问题了。

    “王老板,对方有规定在上面绣什么图案吗?”,柯兰还是想试试看,这样的料子她第一次遇上,真的不舍得放弃。

    王一山看了看她手上拿着的,“这件满园□□涤棉的要求绣芍药的,一叶知秋的是枫叶,水晶世界的是荷花。”

    柯兰有点尴尬的说,“这芍药和荷花倒是没有问题了,只是这枫叶我没有见过,倒是困难了。”

    “枫叶啊,枫叶,我今天才见到了,在哪里见到的呢!”,王丹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对了,我想起来在哪了。”

    柯兰一脸期待的看着她,“能不能拿给我看看?”

    “行,我这就去……”,王丹丹连忙跑进她的屋子。

    王一山好笑的说,“现在又不是枫叶的季节,咱们这里又不长枫树你去哪里拿?”

    王丹丹很快的就拿着一本日历出来了,指着上面的图案说,“喏,这不就是枫叶吗?你看这王丹凤跟你长得很像?她跟我的名字也像呢!”

    柯兰猛地一看到王丹凤,真的吓了一跳,这跟她上辈子更加的像,除了发饰衣服不一样之外。她稳了稳心神,“是挺像的,这就是枫叶?嗯,看起来不是很难,我应该可以的。”

    王一山听了也是松了一口气,“那就交给你了,这价钱对方给得挺高的,我也不亏你。”

    柯兰点头,问王丹丹,“这能不能借我带回去呢?我怕转眼就忘记了。”

    “这有什么,给你!”,王丹丹很好爽的直接从日历本上撕下带枫叶的那一页递给柯兰,“反正时间过去就是不可以重复的了,留着也没有什么多大的意思,除了点火上厕所。”

    柯兰接了活高兴得她拿着一本空白的本子把她认为适合的芍药莲花枫叶都画了好些花样子才停下来挑选,而那功课又给落下了。等谭笑聪过来考核她的时候,她有点心虚的解释,“这些日子忙着做活,所以给忘记了。”

    其实柯兰不是忘记了,而是她根本就看不进去,因为她看不懂那些符号,看着看着她自己就蒙圈了,不是睡着就是发呆。

    柯兰的水平有多差,谭笑聪能不知道吗?只是她这种复习的态度让谭笑聪忍不住就来气,“如果你就是这样复习的,那么别说明年,就是十年后你都不一定能考得上。”

    柯兰这些日子对他的印象越来越好,感觉越来越好。现在这样一被说,不知道怎么的她就委屈上了,忍不住眼眶红了起来。她也知道自己这样有点矫情,可是在有好感的人面前,她也控制不住自己。

    谭笑聪看到这样的柯兰,觉得好气又好笑,“你还有理由哭不成?难道不是你做错了吗?”

    “我根本就看不会,看不进去……”,柯兰见他的态度就知道他已经心软了,连忙说出她的理由。

    “我也不是让你一天就学会,但是你至少每天都花些时间去复习!”

    “嗯!”

    站在门口的赵招弟想了想,没有进柯兰的屋子,又回了她那边。柯兰在屋子做好,晾了一个月之后就搬到新屋子去了。

    赵招弟看到谭笑聪和柯兰的相处,开始的时候她是各种不愿意,但是后来经过黄敏咬出阿兰的那件事之后,赵招弟就不管了,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后来,赵招弟在鳌村出工干活的时候还被好些人问起,柯兰是不是找到下家了,是不是那个知青。赵招弟不知道他俩是怎么打算的,这被问起来心里就硌得慌,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真正爆发开来的是七月底的一天,王土庆上门了。他从他姐那知道柯家老爹已经进城打工了,那么家里的重活更加是没有男人干了,而柯兰家不知道怎么的经常出现一个男人,这让王土庆心里闷得慌。

    那一天他直接上门,然后和谭笑聪打了一架。当时是傍晚时分了,很多人都在柯家外面的菠萝蜜树下乘凉,这下子有热闹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