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3章
    说到柯老根,赵招弟也想他了。只是这老夫老妻的让她说出想念的话,那得多不害臊啊!

    “这上海你就别去了,反正结婚的时候都没有去,他家也没有人来。现在都离婚了,还去讨个啥?”

    赵招弟是一万个不愿意,“至于去城里看你爸,倒是可以去的。那个狠心的就只是给家里来过两次钱粮,话都不多一句。”

    柯兰摇摇头,“这上海还是得去的,年初时明明他们爷爷来信说祖爷爷的身体也就是这一两年的事情了。这孙子看不见了,如果重孙都见不上一面,那就真的是死不瞑目了。”

    赵招弟见说不服她,气急败坏的说,“你以为上海就是那么容易去的事吗?没有书记给你开的证明和介绍信,你连火车票都买不到。就算你买到了,你又没有出过远门,你哪里能认得路……”

    “路是长在嘴巴下的,不认识就问就是了。”,柯兰说什么都是要出去一趟的。

    “如果你真的要去,你考虑过那个知青的心情吗?他会乐意?”

    柯兰开始不明白赵招弟说的是哪个知青,等她回过神才知道她妈说的是谭笑聪,“如果他连这都不乐意,我哪里还敢相信他以后会不会对孩子好。”

    赵招弟拿手指头戳了戳柯兰的脑门,“哼,人家本来就没有义务帮你养两小孩。如果你真的想跟他一起,你还是去问问他的意见。这死人是怎么都比不过活人的……”

    谭笑聪再来的时候,柯兰就把这件事告诉了他,“这不仅仅说是让明明和大川认认家门,让那家的老爷子安心,而且算是我兑现对前夫的承诺。我答应过他,如果有机会会带孩子回去磕头的。”

    当初张卫青为了保存柯兰和孩子,在他被捉进去半个月之后就提出申请离婚了。当时同在劳改所的人还劝他,“还是不要离!离了连个在外面送饭的人都没有了。”

    可是张卫青还是执意要离,只是他让柯兰答应带孩子去见见他的父母。原主死了,现在的柯兰也愿意的兑现这个诺言。

    谭笑聪听柯兰提起前夫这个话题的时候愣了一下,他知道这个话题总有被提起的一天,只是没有想到会来得这样的快。这是不是代表柯兰已经开始把他放进心里了呢?

    这样一想,谭笑聪就忍不住心里窃喜,“嗯,的确是应该去的。不过现在的车票很难买,你看看能否去找你们书记先给开介绍信,我去想办法帮你搞到票。”

    柯兰见谭笑聪如此为自己着想,忍不住心里暖暖的,朝他微微一笑,“这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谭笑聪忍不住拉住她的手说,“你我之间还要用麻烦两个字吗?我早就把你的事当作是我的事了,这从我第一天见到你之后就认定的事。如果你对我不放心,我们可以先订婚的。在dang,在人民的见证下,这婚姻肯定是共同进步的。”

    柯兰没有像以前那样挣脱,只是脸刹的红了起来,低着头说,“这订什么婚?我对你家一无所知,而且如果真的如你所说的明年会恢复高考,那我还得去上学的……”

    “结婚和上学没有冲突的,就算是你带着孩子去,组织也是认同的。你这是追求进步的思想,应该赞扬的。至于我家的情况,我改天再跟你谈谈,因为那不是一言半语能够说清楚的。”

    柯兰心里突了一下,难道他家里是大家族,还讲究门当户对之类的?不过见谭笑聪暂时没有想说的意思,她也就不问了。

    ……

    柯兰想要去上海要开的证明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容易批下来,因为张卫青还带着黑五类的名头,就算柯兰已经离婚了,可是档案上有她的婚姻史。你要去上海,那就是投奔资本主义去的。

    王大锤这些日子看起来没有以前那么的意气风发了,他虽然有手段,有人脉,可是因为王大富的死,还有一连串跳地窖的事的爆发,公安来了几趟。这些日子他都有点狗急跳墙的意思了……

    “阿兰,这事我批不了。你还是算了!”

    王大锤喷出一口烟,他和王大富不同,王大富是看到女人就挪不了腿的,而王大锤是想要权力。柯兰的事,如果他真的想帮忙,那不过是一句话,盖一个章的问题。可是想到黄梅的疯言疯语,王大锤就不想那么容易开这个口了。

    “孩子的祖爷爷快不行了,就想看一眼孩子好闭上眼。咱们组织是为人民服务的组织,为人民着想的组织……”,柯兰有点急,但是只能耐着心去解释请求。

    可是王大锤摆明是不想批准,摆摆手,“这事还是先等风头不要那么紧再说!”

    柯兰见他真的不肯同意了,只好回来再想办法。

    这一连几天都没有想到办法,急得她嘴唇都起泡了。谭笑聪过来看到她这个样子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啦?别急,有事咱们慢慢商量。”

    “这去上海的事,书记没批。”

    听了柯兰说的事之后,谭笑聪沉吟了下,“这车票我倒是可以搞到,倒是没有想到问题会出在这。他有说需要什么条件才可以开吗?”

    “没有,只是说风声紧,等风头过后再说。”

    这样一听,谭笑聪就知道这个村书记是在刁难柯兰了,只是不知道柯兰哪里得罪了他,“那他家里还有什么人?我们从旁人入手。必要的时候,咱们不防送点礼,不能那么死板的。”

    “他老婆是妇救会主任,家里还有三个女儿。”

    想了想,柯兰把她遇见张金娥和王大富的那点事告诉了谭笑聪,看到谭笑聪一脸惊讶的样子,她忍不住心虚的说,“我不是有意去偷窥的,就是那么的巧看到了。”

    “王大富是你们之前生产队的那个大队长?”

    “嗯!”

    “那行,这件事我来办,你别担心。你现在可以收拾行李了,我尽快办好。”

    柯兰也不问谭笑聪打算用什么法子去做,她本身就不是光明磊落的人。有些事她并不需要知道过程,只要结果是她想要的,那就好了。

    三天后,柯兰拿到了村支书开的介绍信,还是张金娥亲自送过来的,“阿兰你的能耐不小啊!以后嫂子还得你多多关照才是。只是有时候做人不要做得太绝,她的今天岂不是你的明天呢!”

    说完她就走了,留下一头雾水的柯兰。虽然想不通,但是能拿到介绍信柯兰就高兴了,谁还管她呢!

    “姐,我也想去看看爸……”,柯南听说她姐要出门,这哪里还能坐得住啊!“你带我去,我给你看好明明和大川。否则,姐你一个人带两个孩子还得拿着行李,那哪里能受得住?”

    柯兰也知道这是个问题,其实要带着两个孩子出远门,她现在心里都忐忑不安,她连怎么坐火车的都不知道。

    “这介绍信上面又没有你的名字,你哪里能去?再说了谭同志说帮忙搞火车票,还没见他送过来,那这票肯定是很难搞到的了。还是我去看看爸,看他能否抽时间回家一趟!就连国明堂哥都回来过了,爸那请领导通融通融,也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柯南听说真的没有办法了,郁闷的把院子里的柴火给一下子砍完了,自个生闷气发泄。

    柯兰只好跟他承诺,等去上海回来肯定会给他带他喜欢的东西,才令他重新笑了起来,又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姐,我都是大人了,不是专门想要礼物的。”

    “我知道,只是姐想要给你买罢了……”

    “嘿嘿!”

    柯兰在家里等了谭笑聪两天,都没有见他上门,她心里有点着急。去上海她想去几天就回来,因为很快就到丰收的季节了,地里的活很多,如果不出工的话,今年几乎算是白干了,柯兰可舍不得。

    想了想,她决定去下洼号子找谭笑聪。可是她不认识路,又不好意思叫村子里的人借自行车,就算是别人肯借她也不会骑啊!

    但是柯兰知道公交车会经过下洼号子,干脆花了一角钱坐公交车去。

    等她下了车,发现下洼号子其实和鳌村相差不是很大,只不过远远就能看到有大山大河,平整的土地更加多罢了。

    “同志,你打哪里来的?”

    柯兰一进下洼号子就被人注意到了,不仅仅是因为特殊时期,人人对陌生的面孔都时刻的警惕,还有因为柯兰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这不让人注意到都觉得不可能了……

    柯兰吓了一跳,她没想到进个村子都得被盘查,连忙镇定下来,“为人民服务。同志,我是从隔壁的鳌村来的,我来找下乡知青谭笑聪同志。”

    那个年轻人上下打量了一眼柯兰,“你有什么证明吗?”

    这又不是进城,只是去隔壁村子还得证明身份?柯兰腹诽以前谭笑聪来她们村怎么不听说有这样的事,幸好她的户口本她之前怕不见了就放在空间里保存了。

    柯兰假借着从手里的篮子拿东西,从空间里掏出了户口本,“同志,这是我的证明。”

    那年轻人看过之后还给柯兰,不好意思的说,“我们村有女知青逃走了,这对外来人就检查得严格点,你别担心。”

    原来是这样,柯兰连忙端正态度,一本正经的说,“我绝对会支持组织的工作的,那现在我可以去找谭笑聪同志了吗?”

    “可以,去!要不要我带你去?”

    求之不得啊……

    “那就太谢谢您了!”

    柯兰去到谭笑聪住的地方,可他不在,已经出工去了。倒是魏红英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柯兰她眉毛都打结了,“你来这里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