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73章
    别提柯老根此时崩溃的内心世界,柯兰正在打量她爸的工作环境。一间小小的平板屋子,里面有一张小桌子一张小板凳,小板凳上面还有一只搪瓷杯,一只本子和一支笔。在另一边还有一张单人木床,应该是给守夜的人休息的。

    这环境虽然简陋,但是肯定比在家里种地舒服多了。柯兰记忆中的工厂应该是作坊那样的,然后这守大门的她可不觉得比学徒好到哪里去。现在看到这里倒是放心了……

    十几分钟后,柯老根就回来了,后面还跟着柯国明。他俩都穿着工厂发的工人工作服,倒是越发像是父子俩了。

    “哥,你也请假了?”,柯兰其实挺喜欢这个大堂哥的,见到他就高兴的打招呼,明明和大川也舅舅、舅舅的叫了起来。

    柯国明摸了摸大川的脑袋,把明明抱了起来,“阿兰过来,哥哪里能不请假?走,哥带你们去国营饭店吃饭去,你们都没有吃午饭吧?”

    这区上到城里一天就两班车,这个点过来的,肯定是一大早就出发的那班,所以柯国明一见面就猜到他们没有吃饭。

    说完柯国明就带头往前走,没有理会谭笑聪。

    谭笑聪摸了摸鼻子,只好继续当搬运工,提着他和柯兰的行礼,“那行,老爹咱们先吃饱饭再说。”

    柯国明以为自家妹子没出过远门,估计也没能去过饭店,不知道怎么点菜,怕他难为情,就自己做主给点了菜和米饭。

    “不够的话,大家再点。”,柯国明刚刚发了粮票,倒是不怕买不起单。

    柯兰他们的确也是饿了,就不客气,她一边照顾着孩子,一边偶尔自己吃两口。

    谭笑聪看不过去了,夹了一块肉放进大川的碗里,“大川要什么叔叔给夹,阿兰你先自个吃,孩子都能自己吃饭了。”

    柯兰被说也不恼,低着头应了一句,看明明和大川就算是在外面吃饭也能保持着基本的礼仪,也就不管他们俩了。

    看到两人这相处的方式,柯老根的心里就是七上八下的,生怕自家女儿做出错事来。

    柯国明给柯老根夹了块肥肉,“大伯,你先吃饭,多吃点。最近厂子里的油水少了,饭菜都不耐饿。”

    等几人匆忙吃完之后,柯国明就摆出一副要严审的样子,“阿兰你来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柯兰觉得好笑,她不知道自家老爸和堂哥已经想到哪里去了,但是自己之前并没有告诉他们会过来,所以他们惊讶也是正常的。

    “我要带着明明和大川去一趟上海,明明和大川的祖爷爷据说快不行了,想临走前见见重孙子。在开春前就来信说了,让想法子过去。我就趁秋收前去一趟,毕竟也是他们家的孩子。”

    柯老根和柯国明都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个原因,扭头看一边在逗着明明和大川玩的谭笑聪,“那小葱也是那么巧要去上海吗?”

    谭笑聪抬头认真的对柯老根说,“不是的,我是看阿兰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去那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不放心所以跟着来的。”

    柯兰见他居然脸色都不改就当着自家老爸和堂哥的面说这话,这不是chioo的告诉他们说,我们之间有什么吗?她想瞪他一眼,只是当着众人这样做,岂不是自打脸了?

    柯老根想了想说,“嗯,的确是,没有人跟着我也是不放心的。”,就他已经好多年没有进城了,这次进城打工才发现外面的世界已经千变万化了,如果不是有国明,他都适应不过来。那比这里繁荣几百倍的上海,自己没出过远门的女儿哪里能应付得过来,那一家子还不知道是怎样的呢!

    “有你跟着,我倒是放心不少了,真的太谢谢你了!”,尽管柯老根看出谭笑聪的意思,但是他还是很感谢他。

    柯国明的想法却和他大伯不一样,他觉得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奸诈了。自家堂妹一个小土妞,没有见过世面,之前就是被上海来的小白脸给蒙骗了。现在的这个这样做,谁说不是博好感?

    “还是不要麻烦谭同志了,我跟厂里请个长假,我送阿兰去吧!”

    谭笑聪挑了挑眉头,“这去上海得开介绍信,还得找门路拿到买票的卷子,不是不相信大哥你的能力,只是这一时半会的估计还得等等。而阿兰这件事最好是早日办好,天知道那老爷子能等到什么时候。”

    额!柯国明哑了……

    柯兰算是看出问题来了,她很坚定的说,“爸,国明哥,不要紧的。对了,国明哥,这是嫂子给你带的信,这是二婶给你带的小菜。昨天嫂子去捡柴不小心从山上摔了下去,不过问题应该不大,你别担心。”

    “有送卫生站吗?”,谁说聚少离多,可是自己的老婆哪有自己不疼的道理,柯国明都顾不上看信件了连忙问。

    柯兰连忙说,“没有送,问题不大,哥你如果担心的话看能否请个假回家一趟,那就再好不过了。”

    “嗯!”

    当柯老根拿到自家老伴给带的东西,儿子给写的信,忍不住就抹了一把眼泪。城里再好,他也想家啊!

    最后柯老根说等柯兰回来经过城里的时候,他看能否请假跟她回家一趟,他都大半年没有回去过了。

    等他们上到火车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这个时候坐火车的人不多。谭笑聪搞到的是两张卧铺,毕竟要坐三天两夜,如果是坐的话,别说小孩受不了,大人也是不行的。

    把东西放好之后,谭笑聪从他的行李里拿出一只纸包裹,打开居然是香喷喷的烤鸡,一时间整个车厢感觉都是烤鸡的味道。

    天啊!柯兰已经忍不住咽口水了,她听见对面床铺的人也在咽口水。

    “我在山上抓的野鸡,烤好了再带过来的……”,谭笑聪把两只鸡腿分给明明和大川,把一只鸡翅膀给柯兰。

    “爸爸,我也想要吃鸡腿。”,对面的小女孩手里还拿着一只没有吃完的火筒,眼睛紧紧的盯着明明和大川手里的鸡腿。

    孩子的妈妈是一个比柯兰年龄要大不少的女人,有点尴尬的笑了笑,“乖,等去到爸爸那里,让他给你买。”,说到这她看着谭笑聪那纸包着的烤鸡,也忍不住吞口水。

    小女孩撇着嘴巴,要哭不哭的样子。

    如果是以往,柯兰还可能会发好心的给小女孩来一块。可是鸡不是她的,这个年代好些人可能就过年的时候能吃到块肉,她也舍不得给啊!

    只好低头扭过身子吃了起来,不去看心里就不那么难受了。

    这三天两夜的火车,让柯兰难受极了。不仅仅是火车里人多经常会因为天气热,散发出一阵阵汗臭味,而又缺水她自个也不能好好的洗澡。

    火车上卖东西吃的的确是有,可是都是馒头之类的干粮,又贵又不好吃。还好柯兰自己想到这点,给做了不少好吃的放空间里,每次都假装从行李袋里掏出来。

    其实每次谭笑聪看到这都好笑不已,他知道柯兰能把东西变没,又变出来,估计是个能隐形的东西。可是柯兰不知道他知道,还得憋着偷偷摸摸的,让谭笑聪偷着乐。

    他经常帮忙掩饰,否则柯兰早就被发现了,谁的行李袋里能拿出这么多好吃的,而行李袋还是轻飘飘的。

    三天后他们到达了上海北火车站,还是知青专列的,这是托了谭笑聪的福。

    “阿兰你知道具体的地址在哪里吗?”,谭笑聪看了看人来人往的车站,扭头问柯兰。

    柯兰第一次来到这样繁荣的城市,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见到的都是不可比拟的。站在茫茫的人群中,她自个都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

    听见谭笑聪的问话,她连忙把一张纸条拿出来,“是这,卢湾区……”

    谭笑聪也是第一次来上海,只不过他生长的是京城,倒是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看了柯兰的地址后,他说,“现在天快黑了,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一夜,再去找人。坐了两天的车,孩子都累了。”

    现在柯兰是谭笑聪说什么就是什么,因为她已经被这些新事物完全给弄得晕头转向了。

    等两人开好房间住下来,柯兰才惊讶的发现,“怎么只开一间房?”,虽然有两张大床,可是他们毕竟不是夫妻。

    谭笑聪喝了一口水,看着明明和大川在床上蹦跳,“你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开房太危险了,还会不时有人过来查房问情况,还不如假装是夫妻。”

    柯兰听了知道他说的在理,可是这心就忍不住加剧跳动。她怀疑如果再这天天的跳,她都得去找医生看看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歇了一会,谭笑聪下去一趟,等他上来他说,“我刚才问了招待所的人,说这里没有洗澡的地方,不过前面路口那边有个大观园,咱们先带孩子过去洗个澡,再去找地方好好的吃顿饭。”

    柯兰早就觉得全身痒得不行了,现在一听恨不得马上就飞了过去。她连忙拿出孩子们换洗的衣服还有自己的,用一个她缝制的布袋装好,就带着孩子跟在谭笑聪后面过去。

    果然,招待所的人没有说谎,真的有间大观园澡堂,这个时候里面的人挺多的,外面好些人还在排队等候进去。

    “要澡票,对,澡票,没有澡票不能洗澡。”,大观园门口收票的大妈虎视眈眈的看着谭笑聪一行,生怕她一眨眼,这些人就溜了进去了。

    可是谭笑聪他们真的没有澡票啊!柯兰是不知道这里洗个澡还得带澡票,谭笑聪是忘记了这回事。

    谭笑聪见那个大妈实在是不肯通融了,对柯兰说,“阿兰你先带着孩子在这等会,我去去就回。”

    柯兰点头答应,等谭笑聪离开后,她紧紧的抓住明明和大川的手,生怕她一不留神,这两小儿就不见了。

    “给,这是澡票,孩子半票,一共三张。”

    柯兰看到谭笑聪去队尾那跟一个大叔不知道在唠叨什么,很快的他就回来了,居然手里已经有了澡票。这个男人总是让她有意外惊喜……

    大川和明明跟着谭笑聪进了男人那边,而柯兰去了女人这边。看到那些女人脱得光光的,就在那互相搓着澡,柯兰从进去到出来,整张脸都是像烧红的猴子屁股。

    太尴尬了,她尴尬进去的时候差点尖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