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75章
    “妈,我也想打电话,给外公和舅舅打……”

    大川一脸期待的望着柯兰,柯兰张了张嘴巴,孩子你舅舅那没有电话,至于你外公那你妈也不知道。可是看到孩子的眼睛,一脸激动的神情,表示他刚才听懂了。

    谭笑聪摸了摸大川的小脑瓜子,“咱们忘记问外公拿电话号码了,这得有电话号码才能打过去的。等回去见到外公,咱们再问好吗?”

    “嗯!”,这一路走过来,大川和明明两个人已经嘀咕了好几次,然后悄悄的跟柯兰说想让叔叔做他们的爸爸。

    孩子的声音虽然小,可是谭笑聪还是听见了。看到他一脸暧昧的笑容,柯兰就忍不住害臊,心里甜甜的,嘴上却轻轻的斥孩子不要乱说话。

    谭笑聪有一次还故意的说了一句,“口是心非的女人啊!”

    里弄很长,又窄,柯兰一路艰难的走过去,心里就在嘀咕如果住在大城市这样的地方,那她宁愿住在鳌村,至少可以出门就是小院子。也不知道张家说是在宁园,那个地方是不是有小院子。

    “到了,应该就是这里了,182号,嗯,上门还有宁园两个字。”,谭笑聪对着地址和一座小公馆式的房子仔细的确认。

    柯兰从来没有见过小公馆这样的屋子,之前的大世界到里弄再到走完里弄遇见的宁园,都让她觉得这是三个世界。

    在梧桐树的树荫下,青砖白墙的小公馆透露出一种历史的沉稳,还有底蕴。柯兰第一眼看到这个地方,打心里就喜欢上了。

    谭笑聪看到宁园就知道张家不是一般的家庭,否则不会在这样紧张的事情还能住在这样的房子里。

    还没来得急敲门,房子的门就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他手里拿着公文包,边走边回头对后面的人说,“都多大的人了,还天天这样的磨磨蹭蹭的,上班如果再迟到,就算是我的面子,老董那里也是过不去的了。”

    “知道啦!妈,爸天天都是这个严肃的样子,你不觉得没意思吗?”,后面是一个年轻的男人的抱怨声,不过从声音里知道他这会儿的心情并不坏。

    那个中年男人头上摸着发胶,头发向后梳,显得特别的干练,看到柯兰他们大清早的站在门外,他有点疑惑的问,“你们找谁?”

    可下一刻他的眼睛一下子盯住了大川和明明,语气显得有点激动,很快的又恢复了平静,只是眼睛没有移开。

    明明和大川在来之前就被他们的妈妈交代过,等会遇见什么人,尤其是爸爸家里的人不能缩头缩尾的、胆小怕事。因为他们要保护妈妈,他们是男子汉,所以在中年男人的锐利的目光注视下,他俩虽然害怕的倒退了一步,但是还是很努力的站稳了身子,而不是躲到妈妈的后面。

    这点让一直注视着他们两人的男人眼里露出一丝的认同。

    “我找张卫青的爸爸……”,柯兰已经从张卫青留下的一家人的照片上认出了眼前的男人就是他父亲,张援朝。

    张援朝看了看柯兰还有谭笑聪,“那先进来再说吧!”

    “爸?你不是出去上班了吗?怎么又回来?放心我肯定不会迟到的。”,一个穿着衬衫加马甲的年轻人毫无形象的坐在沙发上夸张的大叫着,手上还在拭擦着皮鞋。

    “你来我家干嘛?”,张佩佩拿着小包包下楼,就看到昨天那令人讨厌的女人带着她的男人和孩子站在自家干净的地板上。现在家里没有工人,这踩脏了还得她妈妈拖呢!

    柯兰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遇到昨天那个嚣张的女人,只是她看出这个家里是张援朝做主,对于张佩佩的话她根本就不想回答,也不去回答。

    “爸,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带着老婆孩子找上门了吧?这样对得起我妈吗?”,年轻的男人穿好鞋子挑着眉头盯着谭笑聪看,越看越觉得这个男人长得像他爸,不会是来分割财产的吧?上次他让他爸给他买辆小汽车,说什么都不肯,说家里没钱。现在再来一个,天啊!张卫年觉得日子没法过了……

    “混账,胡说什么!来,你们先坐这……”

    张援朝不知道有没有看出张佩佩和张卫年眼里的紧张和不屑,对从厨房走出来的老伴说,“阿英,家里来客人了,先上茶。你们吃早餐了吗?要不再吃点?”

    而不等柯兰他们说有没有吃过,就直接让他老婆赵凤英端早餐出来,“别客气,等会再说。”,可见他性子的强硬。

    柯兰拉着孩子拘束的坐在沙发上,那软绵绵的沙发她在王一山家里坐过,倒是没有出丑。而两个孩子哪里坐过这么软的凳子,加上这气氛,尽管他们的妈妈让他们不要怕,可是还是紧紧的一左一右的挨着妈妈坐下来。

    张援朝当着柯兰他们的面,直接用家里的电话拨通公司秘书处的座机,“嗯,对,上午的会议取消。是的,安排到明天。跟罗伯特先生说一声抱歉,和他的见面改为明天下午。到时候我会亲自上门道歉……”

    等他挂了电话之后,一个穿着工人制服的年轻人走进来,“老板……”

    “现在不用车,你先歇会。”

    “爸,你不用,就让小刘送我去上班吧!要不我直接开过去也行……”,张卫年自己就会开小汽车,可是恼恨他爸一直不肯把车给他开。

    张援朝看了看明明和大川,“你上午跟厂里请个假,说家里有事。佩佩你也请假,去看看你爷爷醒来了没。”

    张佩佩看到她爸爸时不时的看那两个孩子,还有孩子脸熟的样子,心里不愿意承认的答案就出来了,“行,我给经理打个电话。”

    张卫年见老爸让他请假不用去上班,高兴的抢过张佩佩拿着的话筒,“姐,我先打……”

    张卫年现在在上海第三药厂上班,不是流水线的工人,而是一个小小的调度。这活还是张援朝豁出去老脸给他找到的,就想让他定定性子,所以家里的公司一律不让他插手。

    而张佩佩是在上海制衣厂上班,这在现在可是很高端的铁饭碗了。

    等赵凤英端着小米粥和小馒头咸菜出来的时候,谭笑聪看了一眼柯兰,知道她是什么意思,“阿姨不用忙活了,我们都是吃过才过来的。这次主要是带明明和大川来见见张家的人,认认家门。”

    看到张援朝锐利的眼神,他毫不退却的直视,“我们这次过来是生产队开的介绍信,并不能在上海久待。”

    柯兰见所有人一下子都盯住她看,她也不解释谭笑聪是谁,从行礼袋里拿出一只小瓦罐,“我这次是带……卫青回家的……”

    赵凤英哇的一声就抱着瓦罐大哭了起来,“我的儿啊!”,之前接到柯兰的信知道儿子不在了,她流了不知道多少泪水。现在真的看到骨灰了,哪里还能控制得住。

    一时间张家乱成一团。

    张援朝的手颤抖了几下,对一脸不知所错的张卫年说,“先扶你妈回房……”

    赵凤英一把挣开张卫年的手,满脸狰狞的抓住柯兰的手,指甲深深的掐进去,疼得柯兰直皱眉头,却不好挣脱开来,“你就是柯兰?我家阿青最后说了什么?他是不是不肯原谅我们?”

    柯兰不知道张卫青和这个家庭有什么矛盾,看到张家的条件她就知道张家非贵则富,可是张卫青却一个人下乡去了,这实在是令人感到奇怪。

    原主给她留的记忆里,张卫青很少谈及原来的家庭,而且张卫青至死柯兰也没有能见到他最后一面,柯兰又哪里能知道有没有原谅这回事?

    柯兰实话实说的把当时的情景给说了一遍,“如果不是叔叔阿姨来信,我也不知道张家是在上海哪里,卫青只说过家里有个爷爷,爸爸妈妈还有一个弟弟妹妹,其它的他没有提到,我也没有问。”

    说到这,柯兰也觉得奇怪,如果不是家里有什么大矛盾的话,哪里用得着如此。但是柯兰没有把话给说出来,她也没有叫张家父母一声爸爸妈妈,她知道张卫青和原主当初的结婚是没有得到双方父母的认同的……

    谭笑聪看到赵凤英失态的把柯兰的手都给掐伤了,对张援朝说,“叔,我们这次还把张大哥的一些东西给带了过来。阿兰你拿出来给张家……”

    柯兰连忙把手抽了出去,去翻袋子。谭笑聪看到上面已经出血迹了,暗恼的看了一眼赵凤英,如果不是因为对方失子正伤神,他刚才就上前把柯兰拉出来了。

    “这是他写的日记,还有一些稿件,他说将来有机会希望能发表出来。这是他用过的手表,袋子里还有一些他的旧物,我都给拿过来了,连袋子都是他当初下乡带过去的。”,柯兰想了想,把张家后来给寄的钱和一些粮票自行车的工业卷都掏了出来,“卫青不在了,这些是你们后来寄过来的,我也用不上,就带了过来。”

    哪里有用不上的,只是面对张家现在的情形,还有张佩佩昨天给她的恶劣印象,她不想让人家以为她是过来打秋风的罢了。

    看到张援朝两眼通红的翻着张卫青的日记本,而张佩佩一边帮她妈擦着眼泪,一边擦着自己的。柯兰知道这一家子都沉浸在悲恸之中,可是她来的目的还没有解决,她拉着明明和大川说,“我这次带了明明和大川来见见祖爷爷的,你们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