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76章
    赵凤英一看大川跟自家儿子小时候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冲过来抱着他又大哭了起来。吓得大川也跟着哭了起来,明明见哥哥都哭了,他哪里还能不哭,“你放开我哥,妈,叫他放开哥哥……”

    看到两个小儿明显被吓坏的样子,可怜兮兮的跟自己求救,柯兰哪里还能忍得住,“阿姨你先太激动,吓坏孩子了。明明大川别怕,这是奶奶。”

    张援朝也赶紧上前把赵凤英拉开,“阿英别把孩子吓到了……”

    等赵凤英情绪稳定下来之后,她一脸热切的看着明明和大川,“奶奶给你们拿好吃的,佩佩赶紧给明明和大川拿饼干,还有那个朱古力。”

    张佩佩虽然不喜欢柯兰,可是当知道这两个孩子是自家大哥留下来的血脉,倒是没有说什么。

    明明还在不停的抽泣着,倒是大川已经停止了哭,只是对张佩佩拿过来的零食,看也不看一眼,他不喜欢这里。

    赵凤英看孩子都不动手,着急的把罐子往两人面前推,从里面拿出饼干就往孩子手上塞,“大川,这饼干很好吃的。明明来,奶奶给你朱古力……”

    两个孩子都别扭的把头扭向他们的妈妈,小小的身子几乎埋进柯兰的怀里。柯兰拍了拍他们的背部,鼓励的说,“拿着,跟奶奶说谢谢!”

    两个孩子开始的时候只是撇着嘴不肯开声,柯兰温和的说,“妈妈说过小孩子要有礼貌的,咱们家明明和大川都是好孩子,是不是?”

    “嗯!”

    等两个孩子接过饼干和朱古力,然后认真的道谢的时候,赵凤英又忍不住落泪了。张援朝拍了拍她的肩膀,对柯兰说,“孩子你教得很好!”

    屋子里的气氛有点承重,张卫年左看看右看看,“爸,以后哥的孩子都留在家里住吗?”

    赵凤英不等张援朝开口就说,“当然得留在家里,咱们张家的孩子哪里能在那乡下的地方长大?没得变成野孩子,地里刨食的了。”

    柯兰来之前就怕张家想把孩子留下,她现在看到张家的富裕,虽然相信将来她也能给孩子富足的生活,可是现阶段真的是拍马都比不上人家。

    谭笑聪扯了扯柯兰的衣角,让她暂时不要发表意见。没想到这一个小动作被张援朝看在眼里了,看了一眼谭笑聪,“不知道这位同志怎么称呼呢?”

    “您好!我叫谭笑聪,是柯兰的未婚夫。”,谭笑聪直接把关系坐实,否则他不知道张家会不会说出难听的话来,毕竟一个年轻的男人你跟着一个女人和两个孩子来这趟你到底图啥?

    柯兰心里惊呼一声,明知这可能是添乱,但是她没有直接否认。这默认的态度让张家人都以为谭笑聪说的是真话,张佩佩更加是咬牙切齿的说,“我哥才死了多久?你就迫不及待的找了新的男人了?”

    这已经是近乎羞辱话了,张援朝呵斥了张佩佩一句,“你一个大姑娘什么话都能乱说的吗?”,倒是没有对张佩佩话里柯兰找了另外的男人发表什么意见,但是也足够表明他的态度了。

    谭笑聪却不认为柯兰应该受张家人的指责,“在张兄还活着的时候,阿兰已经和张兄离婚了。而在下和她订亲也只是最近的事,并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张兄的事。”

    虽然谭笑聪也知道当初张卫青提出离婚是为了保存柯兰母子,只是这会儿不好再说出来。

    张援朝缓了缓说,“我们并没有责怪……阿兰的意思,只是因为之前寄过来的信并没有提到这一点,所以有点吃惊罢了!既然阿兰已经重新追求幸福,那么两个孩子理应交由张家抚养的。”

    “不,我要跟我妈一起……”,大川已经听懂了那个让他叫他爷爷的男人的意思,他要自己和妈妈分开。

    明明这个小吃货正开心的吃着朱古力,这是他从来没有吃过的东西,这会儿听见他哥的话,也跟着点头,“嗯,跟妈妈一样。”

    柯兰大喜,如果不是现在当着张家人,她恨不得立刻抱着自家两个孩子亲一个。她平时很少亲孩子,孩子做得很好的时候,也只是摸摸脑袋而已,她很多时候并不是很擅长把含蓄的感情外露。

    张家人没有想到孩子不会同意的事,当然他们也没有把孩子意见考虑进去,张援朝看了看两个孩子道,“先带孩子去见见老爷子,佩佩你爷爷醒了吗?”

    张佩佩才想起刚才老爸让她去看爷爷醒来了没,她没有去,“我现在去看看……”,这些日子爷爷都是躺在床上的了,想想她心里就有点发憷。

    她爷爷是出身,打了一辈子的仗,后来退了下来。整天都是板着一张脸,除了对大哥有点笑容之外,对她和小弟还有爸爸妈妈都是没有表情的。

    原因在上一次大哥要离家下乡的时候爆发了家庭的争吵,张佩佩才知道原因。原来爷爷一直想让爸爸去当兵,进部队,可是爸爸瞒着爷爷就去留了洋,回来又是做了商人。这在爷爷看起来是不可饶恕的事情……

    因为大哥长得跟爷爷特别像,在爷爷闲了下来之后,他就是跟着爷爷长大的。如果不是因为那场动乱,大哥估计也是要进部队的,尽管大哥的身骨子只是一般,并不符合部队的要求。

    张援朝挥了挥手,“不用了,一起上去吧!”,本来这是张家的事,张援朝看了一眼谭笑聪。

    谭笑聪也知道他的意思,倒是没有厚脸皮的跟上去,“那阿兰我在下面等您,明明大川要好好的跟着妈妈,保护妈妈知道吗?你们是男子汉……”

    柯兰跟在张家人的后面上楼去,她第一次踩着这样雪白的楼梯,再一次为张家的实力震惊。自家建个土坯瓦房都快花光积蓄了,那王土庆更加是只能住牛棚。

    到了门口,张援朝先进去,里面很快的响起了声音,“阿英你跟孩子们进来见见爸爸。”

    柯兰惊讶的发现张卫年和张佩佩脸上都没有了笑容,全身拘谨,难道那个老爷子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

    进去之后柯兰也跟着他们一起叫了爷爷,推了推明明和大川要叫祖爷爷。

    也不知道是刚才谭笑聪的话起了作用,还是孩子自愿,一时间房间内就响起了孩子糯糯的问好声。

    老爷子连声说了几个好字,伸手让孩子上前,柯兰弯下腰对他们说,“这是爸爸的爷爷,来之前妈妈怎么说的呢?”

    “祖爷爷,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大川乖乖的从斜挂的布包里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正式他们一家四口的合照,上面的明明还是个小婴儿。

    明明见他哥哥拿出了照片,才想起自己也有东西给祖爷爷的,“这是爸爸给我做的青虫飞车,送给你哦!”

    青虫飞车其实是根小铁丝做的自行车,只不过车座的地方非常巧妙的可以把小青虫的身子套住。当小青虫煽动翅膀的时候,那样就可以带着自行车飞行一段路程。

    那青虫飞车还是老爷子教大孙子做的,一看到这他早已眼里闪烁着泪花。老爷子是军人,这辈子什么都见得不多,就是死人见得多。没想到一脚踏进棺材的时候,还得面对失去大孙子的痛苦。

    他用满是老人斑的双手抚摸着照片上的张卫青,嘴巴颤抖着,过了好一会才平静下来。

    “你打算怎么看待阿青的老婆孩子?”,老爷子用睿智的眼神看着张援朝说。

    张援朝尽管现在的生意做得挺大的,在上海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可是面对老爷子,他还是得低头,“爸,阿青生前已经和阿兰离婚了,所以可以的话我想让两个孩子留在张家抚养。”

    “糊涂,哪有让那么小的孩子离开母亲的?咳咳咳……”,老爷子的确是身体不好了,气一上来就忍不住哮喘。

    吓得张援朝连忙给他顺气,“爸,你别着急,别生气,该怎么处理,我都听你的。”

    听见老公这话,赵凤英就忍不住先着急了,她刚想开口结果被张佩佩扯一把,才没有把话说出来。

    等老爷子缓了过来,大川对他说,“祖爷爷,我这次是跟妈妈来看你的,可是我还得回家的。我家舅舅还在家里等我,我还要去上学呢!”

    “上学好啊!上学好……援朝你去把我那里面的那只檀木箱子拿出来……”,老爷子颤抖的从枕头下拿出一把药匙递给张援朝。

    等张援朝从里面拿出一只小巧的木箱子时,就连柯兰都忍不住盯着它看了。不说箱子外面的精雕细琢,就是这散发出来的香气,就知道不知道普通的东西。

    老爷子又拿出一把更加小巧的钥匙,让柯兰上前,把钥匙放在她的手心,“这钥匙是开那只箱子的,当年我对阿青说等他结婚,箱子里的东西都是给他媳妇的。当他给我来信说已经在乡下结婚的时候,我是高兴的。我不像他爸爸妈妈那样的嫌贫爱富,一辈子就自以为只有自己有两个银子,别人的都不是钱。”

    “爸……”,赵凤英听老爷子在小辈的面前这样下她的脸,脸都黑了。

    “难道不是吗?”

    老爷子的声音一下子的拔高,张援朝连忙说,“爸你别激动,你的情况不能激动。”

    “哼!教得两个小的都是眼窝子浅的人,只会盯着家里的看。”

    张卫年还好点,毕竟是男人脸皮子厚点。而张佩佩就不行了,家里就她一个女孩,都是宠着来的,一下子眼泪就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