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77章
    如果不是因为妈之前说爷爷脑子不清晰了,这会儿就算她爸盯着,张佩佩也会甩门而出。

    柯兰被老人拉着手,看到上面的钥匙尴尬不已,不得不说,“爷爷,我和卫青已经离婚了,这钥匙我不能拿。”

    “不管有没有离婚,你就是阿青认定的妻子,也是我认定的孙媳妇。这东西给你的你就拿好,好好的把孩子养大成人,我们张家这辈子都感谢你。”

    老爷子的眼睛虽然已经浑浊,身上还散发出一种腐朽的味道,可是他的话却让柯兰有点感动,张援朝不在意,赵凤英皱眉,张佩佩咬牙,张卫年侧目。

    “爸的意思是让孩子继续跟着阿兰回乡下?”,其实张援朝并不记得柯兰姓什么叫什么,只是刚才听到那个叫谭笑聪的叫她阿兰,他也跟着叫罢了。

    老爷子咳了两声,摸了摸明明和大川的脑袋,“当然,柯兰你把两个孩子教育得很好,这是你该得的。”

    赵凤英忍不住了,“爸,这柯兰已经打算再嫁了,那男人这次也跟过来,现在就在楼下。难道还让阿青的孩子跟着别的男人姓吗?”

    她不相信柯兰和那个男人那么年轻会不再生小孩,那样这前夫的孩子哪里还能有好日子过?

    老爷子有点意外,但是他是经历过真正风雨的人,“能叫上来我见一面吗?”,问的是柯兰。

    柯兰连忙点头下去把谭笑聪叫上来,上来的时候简单的把事情交代了一番。

    等谭笑聪进去之后,老爷子让其他人都出去。也不知道他和谭笑聪谈了什么,只是让赵凤英去买菜中午全家人一起吃顿饭。

    老爷子已经很久没有下去和家里人一块儿吃过了,他开口赵凤英也只能听着。

    吃过午饭,老爷子就让他们都回去,对柯兰说,“回去吧!孩子我见过了,这辈子也就够了。孩子你好好带,别听阿青爸妈的话,孩子不留在张家。”

    赵凤英怎么可能同意?就连张援朝都是不乐意的,可是看到老爷子语气坚决,张援朝怕反对他的身子会受不住,只好问清楚柯兰他们住在哪里,让司机先送他们回去了。

    柯兰其实不想占张家的便宜,就连小汽车也不想坐。可谭笑聪却是应下了,“我们还会在上海逗留两天,到时候再来看看爷爷。”

    因为谭笑聪的自作主张,让柯兰很不高兴,就算是在小汽车上,谭笑聪给孩子解释各种问题,她都是面无表情的。

    等回到招待所,谭笑聪一把拉住要收拾东西的柯兰,把张家老爷子给的檀香木箱子递到她手里。

    柯兰就爆发了,“这是张家的东西,我说了不收的,你为何背着我收了?你说是我的未婚夫我在当时顾着你的面子,没有戳穿。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谭笑聪连忙安抚明明和大川,“大川你带着明明睡会午觉哈,等醒了叔叔带你们去玩。”

    柯兰这才意识到不应该在孩子面前发脾气,看到两个孩子有点害怕又好奇的目光,她深呼一口气,笑了笑,“你俩先睡觉,乖乖的睡……”

    等两个孩子入睡之后,柯兰径直的走了出去。谭笑聪看柯兰一肚子气的样子连忙锁好门跟上。

    等去到走廊拐弯少人处,柯兰才停了下来。

    谭笑聪一把抓住她的手,柯兰恼怒的挣扎两下,没有挣扎开,又怕被来往的人看到,低声吼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样?我自然是想和你长长久久的在一起。我知道你恼我说是你的未婚夫,可能还觉得我很卑鄙。”

    柯兰被说中心的想法,忍不住就耳朵发烫。可是一想这不应该是自己羞愧的事,明明做错事的是他,居然还这样的理直气壮。就哼了一声……

    别看柯兰有时候嘴巴子挺利索的,其实碰上能说的谭笑聪她真的有时候总是哑巴的那个。有时候觉得有哪里不对,可是就是说不出来。

    这感觉真的憋屈,就好比现在。

    谭笑聪见柯兰这样,肯定是心里没有想通的,“张家的情况你也是看到的了,我谭家你是没有看到,但是如果要论有钱肯定是比不上张家的。我不怕你爱慕虚荣留在张家,因为我谭笑聪相信自己的眼光。”

    柯兰似乎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想说什么,她张了张嘴巴,最后只有一句,“我当然不会留在张家,我都离婚了。”

    谭笑聪听她这样说就乐了,“离不离婚,其实在法律上就那么一回事。如果张家一定要你留在这里,理由是照顾孩子。就算你离婚了,孩子要留在张家,无论是法律还是人情方便都是会偏向张家的。”

    “当初张卫青说过孩子是留在我这的……”

    在原主的记忆中,张卫青是一个沉默寡言的男人,一个长得堪比日月的男人。当然现在的柯兰也得觉得的确是不错,只不过原主眼光见识少,才那样第一次见面就被惊艳到了。

    张卫青很少谈到张家的事情,但是从他日常的行为举止来看,出身的确是不错的。

    也许张卫青也想过要跟张家求救吧!只是这时候是书信通讯比较多,也不知他怎么没有想到可以打电话。一切在他还没有来得及考虑的时候,第一时间只想保护好两个孩子,就有了离婚的那一幕。后来一场普通的感冒,就要了他的命,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后悔过。

    “口说无凭,离婚书上可没有写到这个。”,谭笑聪残忍的撕开这个事实。

    “就算这样,和你自称是我的未婚夫是两码事。”,柯兰觉得自己不能老是被他绕着圈子说话,想到这点让她心里很高兴。

    谭笑聪把她的双手合在自己的手掌里,“因为我在乎你,我时刻想对别人说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我不想因为和你走在一块,让别人异样的目光去看待你。”

    “如果我俩非亲非故的一起来上海,住同一间房间,被别人知道了他们怎么看你?我可以不在意他们的眼光,但是现在还是紧张的时刻,随便一句话都能要人命的时候。”

    “我不能否认我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男人,我根本不想掩饰对你的喜欢。如果只是说是普通的朋友或是旁亲,这对你不好。阿兰,你是我想用一辈子去呵护的女人,我不愿你受到半点伤害,那是我无能的表现。”

    这一番话下来,柯兰的嘴巴张得大大的,眼睛诧异的看着谭笑聪。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被他半环抱在怀里了。

    柯兰连忙挣扎开来,谭笑聪也不勉强,今天能轻轻的抱一抱,他已经心情爽爆了!

    柯兰觉得谭笑聪说的话哪里不对,可是一时间她脑子都蒙了,也想不出哪里不对了。现在她整张脸都红得像烧了起来,不敢抬头看他。那淡淡的香皂味真好闻……

    “在看了张家的条件之后,你是怎么考虑的?孩子跟张家还是跟你回鳌村。”,谭笑聪不介意做继父,但是他知道要面对他那个家,柯兰和孩子都不容易,所以他也得问清楚柯兰到底是怎么考虑的。

    柯兰很想立刻说当然是回鳌村,孩子跟着妈才是好的。但是她也知道现在的她真的给不了孩子这样的生活,还有教育,甚至可能以后也给不了。在她的时代,寒门和世家不是简单的两个字就能跨越的鸿沟。

    “我想问问孩子们怎么想的……”,柯兰也知道自己现在说这个就是一个逃避,孩子能怎么想?他们那么小,就算是跟着母亲住狗屋,在他们心里估计也是甜的。

    谭笑聪见此也不逼她,“反正咱们在上海至少可以待几天,看张家的最后打算是什么,我们再做决定。无论你的决定是怎样的,我最后都是支持你的。”

    柯兰被这一圈圈直白的甜言蜜语给砸得头都晕了,偷偷的瞄了下周围,还好没有人注意到。

    谭笑聪看着柯兰的头顶,想了想把自己的想法问出来,“我知道你有一个可以隐形装东西的东西,不知道能装多少呢?”

    柯兰咻地抬头看谭笑聪,羞红的脸刹那变得苍白,神色惊恐的低吼,“你是什么意思?你想干嘛?”

    这由不得柯兰不害怕,心里的阴暗面猛的就爆发了开来。难道谭笑聪是早就知道自己有空间?他还想夺走吗?他是想利用我干什么才来接近我吗?难道这个男人之前的一切都是为了掩饰他的狼子野心?

    谭笑聪有想过柯兰的反应,他很自然的把柯兰搂紧。而柯兰在听见这话的时候,就陷入了自我的怀疑中了,一时间也没有注意到谭笑聪的动作。

    “阿兰,我在遇见你的第一天就知道你有那个东西了。我如果想利用你,早就开口了,何必等到现在?或者说是直接结婚之后再开口,就万无一失了。”

    “我对你的感情不是用东西来衡量的,之所以现在提出这个,是因为我想改善我们的生活,想利用它的方便罢了。你不用担心我会因为这个而改变对你的想法,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做出任何你不乐的举动。”

    “阿兰,难道这些日子的相处下来,你还不相信我的为人吗?”

    ……

    柯兰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至于怎么去衡量谭笑聪说的话的真假,柯兰的脑子现在就是一团浆糊,她得静静的想一想。

    “那你到底想用它来干嘛?”,她没有否认自己拥有空间这一事实,这已经是她在潜意识里去相信谭笑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