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78章
    谭笑聪道,“来上海这不到两天,我们已经见识到它的繁荣。很多在我们那必须要用到工业卷和票的,在这里只要有钱都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解决。我想进点货,回去找机会卖出去。”

    卖出去?柯兰忍不住皱了下眉头。她想到王一山,王一山就是从她还有其他人手里收获,然后拿到上海来卖的,“你想赚中间的价钱?”

    “是的!这世代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上海这边的发展才是正常的。如果我们没有做出准备,一直在等待,那么肯定会落后。既然你有这个条件,为什么我们不做一番作为呢?”

    谭笑聪从来都不否认自己是一个没有野心的男人,只是这些年他也一直在压抑。尤其是过年的时候他回了一趟那个家,重生回来他更加的迫切需要拥有权和钱。

    柯兰也有点心动,“可是我们没有什么本钱,就算是进货也进不了多少。”

    “进货的钱你不用担心,我来处理。明天你带孩子出去走走,我去打听打听消息。张家可能有人过来,到时候你看看怎么处理吧!”,其实谭笑聪不是不可以处理,只是他担心处理的不是柯兰想要的,那么将来这件事就会是两个人心里的一根刺。

    张家现在也是因为柯兰和孩子的到来在争吵,老爷子已经午睡了,张援朝没有去公司,张卫年看到他爸在家里他没胆子出去,张佩佩是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处理这件事的,干脆也不出门了。

    赵凤英从厨房端出一盘子水果,轻轻的放到茶几上。她这辈子做姑娘时留过洋,回国后就嫁给了张援朝,就算后来国内大动乱,她也没有吃过苦。因为大儿子张卫青的事,她遭遇到了这辈子最大的挫折。

    “阿朝,难道咱们真的要像爸爸说的那样,不把孩子接回来吗?我已经没有阿青了,不能连孩子都没有。你看到了吗?大川和阿青小的时候长得就是一模一样的,那秀气的眉毛,还有嘟起嘴巴别扭的样子都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之前他赌气去了做知青,然后又不经过我们的同意,擅自在乡下娶了个农村的,我这心就揪成一团了。现在看到两个孩子,我反而松了一口气,至少阿青还有血脉留下来……”

    张援朝看着公文,其实脑子里也全是儿子和孙子的事,看不进去半点,“你们两个是怎么考虑的?”,他问的是张卫年和张佩佩。因为张援朝觉得自己和凤英的日子说不定哪天回去的,毕竟都不年轻了,而孩子还小,真的留在张家的话,得看叔叔和姑姑是怎么考虑的。

    张卫年自然不想他们留在张家,如果他们留在张家,这个家产他能拿到多少?就凭大哥已经不在了,他爸妈还有老爷子对大哥的内疚,肯定对那两个小的偏心到边上去了,还有他张卫年什么事?况且从小大哥是跟着老爷子长大的,跟他的感情也就一般而已。

    听见张援朝的问话,张卫年嘻嘻的笑了声,“爸,你怎么做决定,我都是支持的,谁让你是我爸……”,就两个小娃,难道他张卫年还不能搞定?以后日子长着呢!

    张佩佩瞪了弟弟一眼,她和他一起长大,他的心里想什么别想瞒过她。哼!就会对爸拍马屁,“爸,你想接回来就接回来吧!反正就咱们家现在的条件,总会两个孩子都养不活。只是爷爷为什么就不同意让孩子留在这个家呢?难道我们这样大的人还会欺负两个小侄子吗?”

    老爷子心里想什么,张援朝多多少少会猜到点,但是他不想在儿子女儿面前说老爷子。

    “你们能这样想,不愧是妈妈和爸爸的好女儿好儿子。”,赵凤英一听心里就觉得舒服了,“接回来之后就妈来带,当年你哥哥妈妈没带好,现在明明和大川肯定没有问题。”

    看到她妈妈这样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张佩佩和张卫年无奈的看了对方一眼。

    张援朝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趁他们还在上海,去接过来玩两天再说。”,他没有说接过来住下来,毕竟老爷子今天的态度让张援朝心里都有点咯噔。

    张佩佩小心的看了她爸一眼,“假如爷爷还是不肯让侄子留下来呢?还有那个女人也不同意离开孩子的话,难道让她也住进来吗?”,那样张佩佩会觉得呕心死了,和一个不喜欢的女人同住一间屋子。

    “哼!就她看过我们张家你觉得她会愿意离开孩子吗?不是我说大哥的不好,当初他不肯听家里的,让爸爸妈妈伤心,死活在乡下找了个女人,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难道我们还要让这个错误继续延续下去吗?”,张卫年心里本来就不同意接孩子回来,他妈妈都带侄子去了,那将来谁给他带孩子?还附带一个土里土气的女人。

    其实张卫年觉得那个叫阿兰的女人长得是挺好看的,但是不否认她是从乡下出来的事实。这被他的朋友知道了,那他的面子往哪儿搁啊?虽然现在很多人都下乡去了,可是他玩的圈子真没几个。

    张援朝抖了抖香烟灰,瞪了张卫年一眼,“你大哥怎么选择是他的事,他已经不在了,你就少说两句。至于那个女人,她现在不是有了个未婚夫了吗?那就给她一笔钱让她离开。”

    张援朝能在留洋回来,顶着老爷子的压力去经商,娶了老爷子不喜欢的儿媳妇,在这个动荡的时代做出一番事业,本身就不是一个心软的人。只不过他是一个孝子,同时也是一个父亲罢了。

    听见给那个女人一笔钱,张佩佩就觉得心疼了。她爸不出手则已,一出手那就少不了,她恨不得一分钱都不让那个女人带走。不过也知道这是最好的法子,“那明天我和妈去接他们过来?”

    “嗯!”

    第二天一大早,谭笑聪就出去了,他得去探探路,这个时候的上海已经是一片繁华,对于他来说也是机遇。

    柯兰昨晚一夜没睡好,早上就睡过头了。被孩子的吵闹声欢呼声吵醒的时候,还是迷迷糊糊的,“几点了?”

    明明听见了,扑了过来,“妈,鸡还没叫,还好早……”

    今年鳌村集体养了些鸡,那鸡棚有人日夜轮流看的,离柯家不远,每当鸡叫的时候就是天亮了。可是这会儿上海的招待所哪里来的鸡叫?

    大川正趴在窗那看外面来往的车辆,回头说,“妈,天早就亮了,都八点十二分了。”

    “你咋知道八点十二分了啊?”,柯兰一边起来一边逗着孩子,却发现谭笑聪的那张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像一板豆腐,“叔叔出去了?”

    昨晚回屋子后柯兰一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谭笑聪,她从来没有被一个男人这样的珍视过,这种陌生的感觉让她有点心慌又有点甜蜜,让她下意识的想逃避。

    “嗯,叔叔给买了吃的。喏,妈我已经会看表了……”,大川得意洋洋的仰着小脑瓜举着柯兰的手表。

    柯兰好笑的过去把他抱下凳子,“大川真聪明,什么时候学会的?妈妈都不知道。”

    被夸的大川一脸兴奋得有点羞涩,“叔叔教的。”

    “妈,为什么叫叔叔?不叫爸爸。”,明明一直很执着这个问题,就算柯兰已经给他解释了很多遍,他还是会经常问这个问题。

    柯兰边洗漱边问他,“明明今天怎么又问妈妈这个问题了?”,如果不是孩子受到刺激,他是不会再继续这样问的,因为他知道她不喜欢他问这个问题。

    孩子都是很敏感,很会看眼色的小动物,他们能敏锐的察觉到大人的不喜欢。

    明明这次没有回答,只是嘟着嘴巴看他大哥。大川咬了一口包子,表情有点凝重,“妈,你是打算不要我们了吗?”

    柯兰大吃一惊,她没有想到孩子会问出这个问题,连忙把毛巾放下,蹲下来拉着两个小儿问,“妈怎么会不要你们呢?你们都是妈妈的宝贝……”

    难道有谁对孩子说过什么了?

    大川和明明都松了一口气,他们昨天去那个爸爸以前的家里,那真的好漂亮,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地方,还坐了小汽车呢!可是他们也感觉到不是每个人都那么的欢迎他们过去的……

    “要拉钩!”

    看着两个孩子要保证的样子,柯兰有点无奈,她没有想到这件事会给孩子的心里带来什么影响,或者说她之前没有直接考虑过孩子们的感受。

    想了想,柯兰再一次认真的把张家的她知道的情况跟孩子们说一遍,看着他们似懂非懂的样子,她说,“爸爸家里有爷爷奶奶姑姑叔叔,他们都会对你们好的。如果你们愿意的话,也是可以跟他们一起生活的。这当然不是说妈妈不要你们了……”

    “可是我不想离开你……”,大川一把的抱住柯兰的脖子,明明也跟着抱过来。

    柯兰点了点他们的小脑袋,“好啦!先吃早饭。”

    没等他们吃完,赵凤英就带着张佩佩上门了。

    尽管因为大儿子的事,赵凤英一下子好像老了不少。可是毕竟她之前保养得很好,已经快五十岁的她,看起来不过三十七八。今天她穿着一身灯芯绒做的旗袍,手里拿着一只镶着珍珠的小包,脚上还踩着一双矮跟的高跟鞋。

    而张佩佩却是上身小西装,下身灯笼裤,脚上还穿着小皮鞋,手上挽着她妈,倒是没有拿包。

    柯兰看到她们母女进来,不知道怎么的想起蓬荜生辉这个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