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80章
    因为赵凤英的到来打断了柯兰的话,柯兰也不着急,招呼明明和大川去把手洗干净再吃水果。这倒是让老爷子对柯兰的印象越发的好了……

    赵凤英却觉得她在装模作样,她打电话过去把正在第三药厂上班打酱油的张卫年给叫了回来,“你陪明明和大川出去玩玩,多给侄子买些玩具和吃的。喏,这是票子还有钱,你也是做叔叔的了,就该有个叔叔的样子。”

    看到赵凤英递给张卫年厚厚的一沓,柯兰也没有露出什么神情,倒是老爷子插话,“阿英你不一起去?”,这样子让阿兰一个年轻的嫂子和小叔子带着孩子出去好吗?老爷子倒不是怕闲言冷语,而是担心柯兰不自在。

    赵凤英尊敬的说,“爸,我下午有一个课要上,就不陪他们去了,有阿年在你放心。”

    又对柯兰说,“阿兰你跟我一起去听课,两个孩子跟着阿年就行了。”

    又是这种命令的口气,真的令柯兰越发的不喜了,“阿姨我对听课不感兴趣……”

    她都不知道赵凤英是去听什么课,看到赵凤英瞬间黑下来的脸,柯兰语气有点生硬的说,“明明和大川从来没有离开过我身边,我怕孩子找不到我会哭闹,那倒是不好了。”

    “阿年又不是别人,他是明明大川的亲叔叔。”,赵凤英联想到刚才听到柯兰跟老爷子告状的话语,越发的不喜欢柯兰了。

    看到柯兰又想说反对的话,她语气一转,满眼的哀怨,“如果你不放心跟着去就是了,只是我想找个人陪我一起听课的都没有,如果阿青还在这里就好了。”

    柯兰微微张开嘴,赵凤英前后的转变让她有点惊讶,但是她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今天还是让孩子多陪陪爷爷,我明天再带他们去逛逛就是了。”,她一点儿都不想和张卫年一块儿出去。

    倒是老爷子开口了,“阿英你带孩子们一起去,阿兰也一起,你的那个课纯属是浪费时间。”

    赵凤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信教了,还是天主教。可是老爷子对这些一点都不感冒,只是他懒得理会她罢了。

    柯兰看赵凤英一肚子不满意的答应了,心里叹了一口气,只能同意一块儿出门了。

    今天开车的不是昨天送他们回去的那个司机,而是张卫年,“妈,你准备去哪里呢?”,透过车镜,张卫年看到那个女人一本正经的坐在后座上,后背直得挺挺的,也不知道她一直是这样坐,还是因为紧张。张卫年估计是后者,他那个大哥也不知是什么眼光。

    赵凤英因为出门还特意换了一身衣服,手指上带着鸽子蛋大的绿宝石,她转了转戒指,“先去北京路,那的衣服不错。”

    赵凤英明显是这里的常客了,她一进门,那些营业员就围了上来招呼她。柯兰可是记得前天谭笑聪带他们去的那间店受到的冷遇,如果不是后来确定买单了,都得不到一个笑脸。

    “张太太,我们这刚进了几件皮草,也只有您的气质才能配得上的了……”

    “那顶针是美国那边的洋货……”

    几个营业员围着赵凤英就是一阵的吹捧,年轻的女营业员还偷偷的看张卫年。

    “这不是张少吗?张太太您真有福气,不说张少长得仪表堂堂,就是他陪你逛街这份孝心,就是咱们上海都少有的。”,一个穿着马甲打着蝴蝶结领带的男人很快从后面走了出来,估计是有人去通知他了。

    赵凤英今天明显的想在柯兰面前显摆,让她知难而退,等那个经理恭维了好一阵了,才开口道,“马经理,我今天主要是带两个孩子过来买几套衣服,当然如果时间够的话,我还是想定制的。”

    马经理低头看了两眼刚才已经被营业员挤到边上的柯兰母子,“我们这里有上海最全的儿童服装款式,张太太随意选。不知这三位是您的?”

    张卫青在乡下找了个媳妇这个消息,张家人都捂得死死的,就连周围的亲戚朋友都是不知道的。现在柯兰带着孩子上门,逗留的时间也不长,一时间其他人也没有接到消息。

    张卫年笑嘻嘻的把外套甩到身后,“马经理,你卖衣服的,还是不要管太多为好。”

    马经理心里闪过无数个念头,脸上还是一脸的笑意,“张少说的是,那先给小少爷来各拿两套换洗的,其它的订制喜欢的?”

    最后明明和大川各买了五套,另外还给订制了好几套。柯兰不知道价钱多少,因为赵凤英让马经理去找张援朝的秘书报销,而不是让张卫年买单。

    只是摸着衣服的质量,柯兰就知道这钱是不少的了,她越发的期待谭笑聪可以在上海找到合适的路子了。

    最后赵凤英居然还给柯兰买了两套裙装,当柯兰试穿上一套上衫下裙的西装时,一直在无聊等候的张卫年眼前一亮,看来大哥还是有点眼光的。

    那米白色的套装穿在柯兰的身上,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变化。那过膝短裙紧贴着她的下半身,显露出玲珑的曲线。柯兰有点害羞,她从来没有穿过这么短的裙子,居然还是露出小腿的,这让她觉得下面都是光溜溜的了。

    “这套衣服简直就是为这位女士量身定做的,如果再配上这双鞋子,那就更加的完美了。”,之前就算柯兰穿着在鳌村都算是过年才会穿的新衣裳,可是在马经理眼里和土包子估计也差别不大,现在看到换了衣服的柯兰,一种古典独特的美就出来了。

    赵凤英摸了摸自己的脸,忍不住心里感叹一句,年轻就是占便宜,如果这个女人的外貌不是这样的好,估计阿青也不会看得上。

    看到马经理拿出的高跟鞋,柯兰深呼了一口气,还是脱鞋去尝试。就算是在鳌村她也没有当着男人的面脱过鞋子,这让她不由得有点紧张,只是她知道自己得去适应。

    没有女人不爱好看的衣服和鞋子,柯兰也不意外。

    赵凤英和张卫年在柯兰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打了个眼色,最后没有让柯兰脱下来,就穿着这一身带他们去饭店吃饭。

    “阿兰,明明大川?”

    谭笑聪正陪着之前大院出来的一个大哥吃饭,没有想到居然会在上海遇上,这真的是太巧了。因为他想进的货,恰好那个大哥有点路子,对于大院出来的人还是挺乐意帮忙引荐的。

    等谈得差不多了,眼见已经是中午饭的时间,谭笑聪就提出请客。可是那个大哥一板的拍定,“都来到这里了,难道哥还能缺你一顿饭吗?”,硬是把谭笑聪拉到这个高级饭店,还给开了两瓶酒。

    谭笑聪喝了不少,尽管她酒量不错,这会儿也有点受不住了。正想去趟洗手间,居然碰见柯兰跟两个孩子进来了。他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喝多了,结果仔细一看还真的是他们,只不过都换了身新衣服。

    柯兰刚才在服装店里,一直镇定着,但是那些鄙视的目光像钢针一样插在她的身上,真的不舒服。这会儿看到谭笑聪,她心里松了一口气,“小葱,你怎么在这?”

    “我遇到以前的一个认识的大哥,就一起吃个中午饭。张太太您好!一起?”,谭笑聪站了起来走过来摸摸孩子的脑袋,瞪着有点迷离的双眼,最后一句话是对赵凤英母子说的,眼睛却没有离开过柯兰。

    赵凤英对柯兰都不喜,对于柯兰的相好她更加是看不上了,只是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居然能进这个饭店吃饭。不过看了一眼他走过来的饭桌,猜想是因为其他人的缘故。

    “不了,你们自便吧!阿兰和孩子跟我一起,吃完饭之后我们还得去逛逛……”,如果不是碍于礼仪,赵凤英一句话都不想和这个男人说,满嘴的酒气,闻着就恶心。

    谭笑聪可能是因为喝酒的缘故,反映慢了半拍,可是不代表他那细致入微的侦查能力就丢失了。赵凤英眼里的鄙视他眯着眼睛都能看到,“既然如此那就算了,阿兰咱们回去再好好商量。张太太你等等……”

    谭笑聪直接把柯兰还有孩子带到那饭桌前,对刚才一直笑眯眯的看着他的两个男人说,“超哥,黄老板,介绍下,这是我未婚妻,这两个是我儿子。阿兰这位是超哥,跟我一块儿长大的,这位是黄老板,上海都是这个的。”,他比划比划手指,然后又让柯兰和孩子打招呼。

    那个超哥收起脸上的惊讶,谭家的这位大少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儿子了,“弟妹,难得一见,一起吃个便饭?”

    那个黄老板更加是直接从钱包了掏出一叠人民币塞给两个孩子,让他们买糖。不远处的赵凤英看到这一幕,鼻子都气歪了,“明明大川过来奶奶这……”

    超哥觉得今天他的失态都能赶上今年遇见的了,这小葱什么时候又有一个这样的妈了?没听说谭上校又娶妻的消息啊!

    柯兰有点难堪,但是还是礼貌的跟超哥和黄老板告辞,然后跟谭笑聪说晚上回去再说。

    看到柯兰走过来,赵凤英哼了一声。但是柯兰就当没看见,反正生气的又不是她。

    因为碍于黄老板在场,超哥没有问谭笑聪关于柯兰还有孩子的事,只是瞪了谭笑聪一眼,让他事后好好的交代。谭笑聪连忙给超哥敬酒……

    等柯兰坐下来的时候,张卫年很绅士的把点菜的牌子也给她递一份。可是赵凤英女士一点儿都觉得这个土包子会点菜,她也不问柯兰喜欢吃什么,直接就点她喜欢的,或者是她认为两个孩子也会喜欢的。

    张卫年看了赵凤英点的菜,连忙说,“妈,你确定要喝红酒吗?有孩子在不好吧?”,张卫年不是真的关心孩子,而是不知怎么的他想在柯兰面前表现一番。当柯兰换上一身新的衣服后,张卫年就觉得自己不大对劲了,眼睛总是忍不住往柯兰身上飘。

    柯兰不吭声,这菜谱实在是太漂亮了,太逼真了,她光看着就过瘾了,也不去留意张家母子之间的机锋。

    “明明大川你们看看想吃点什么,一人可以点一样,不……”

    “不准浪费!”,两个小儿一口接上,相视而笑。刚才到了这个新的地方,他们也觉得很拘束,可是当看到谭叔叔也在这里,倒是放开了。

    柯兰笑了笑,既然张太太要请客,那她也不打算客气了。明明和大川是她的孙子,吃她几顿好的,不算是占便宜。

    这段饭菜是柯兰来到这个世界吃得最满足的一次,不是说这大厨的手艺比柯兰的好,而是这里无论是食材还是调料都是十足的,这让柯兰的舌头得到了满足,心里大呼过瘾。

    她一边照顾两个孩子,一边自己大快朵颐,就算是看到张太太眼里已经忍不住鄙夷了,她也觉得无所谓了。

    结果她吃得有点撑了,忍了一会才开口,“你们慢吃,我上一下洗手间。”,当着张卫年一个成年男人的面说去厕所,这让柯兰的脸一瞬间红透了。

    张卫年咽了咽口水,“那嫂子自便,要不要……”,我带你去……张卫年还没有说完这话就被他妈瞪了一眼,转口对服务员说,“你带她去一趟洗手间……”

    柯兰看那厕所比她家里的房子还要漂亮,忍不住上下打量。等她出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到服务员了。

    “阿兰……”,谭笑聪觉得今天就是自己的幸运日,上个厕所都能遇见柯兰。

    柯兰正在水盆洗手,结果隔壁的男厕里走出谭笑聪。他一开口就喷出来一股酒气,柯兰忍不住屏住呼吸,“你这是喝了多少啊?”

    谭笑聪傻乐一会才回答,“没喝多少……阿兰我想你了!”

    听到这糯糯的像明明大川的撒娇音,柯兰浑身一震,全身都酥软了,“你……你胡说什么!”,连忙往左右看,没有看到有人进来她才松了一口气。

    谭笑聪见柯兰不相信他的说,喝了酒胆子就上来了,一把搂住柯兰,酒气喷在她的耳朵上,看到圆圆的红红的小耳垂,他不知道怎么的就舔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