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81章
    那湿漉漉的的刺激,柯兰吓了一跳,不由的往后一躲,脑袋差点儿撞到后面的墙上。她这一躲反而激起了谭笑聪的狼性,他恶作剧的直接在柯兰的嘴巴的啄了一下,然后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柯兰的耳朵立刻红了起来,那红点从耳根处漫延开来及至整张脸,心里又羞又恼,忍不住泪花就开始闪烁了。她从来没有被人这样轻薄过,更加令她生气的是她心里居然暗暗窃喜。

    谭笑聪的心蓦然一跳,喉咙有点干涩,双眼忍不住紧紧的盯住柯兰那蜜色的双唇,刚才那一瞬间的柔软让他整个身体都在绷紧的叫嚣着。

    柯兰抬头看到他这个样子,整个人都慌乱了起来,“我,我,我先出去了……”,一把把谭笑聪给挤开,头也不回的逃出了洗手间。

    谭笑聪看着她的背影,从肩膀顺着往下看,那摆动的身姿,再看下自己的裤裆,他低低的咒骂了两声。看来回鳌村就得定下来,否则回了谭家也是一团糟。

    柯兰小步的跑了出来,怕被赵凤英他们看出什么,她站定缓了缓心跳,才慢慢的走了过去。

    吃完饭之后,赵凤英带着他们去了大世界。两个孩子玩疯了,就连在一旁看的柯兰都羡慕不已。她不是不想玩,只是看到赵凤英矜持的站在旁边,一点都不提让她去玩还有买票的事,柯兰干脆也不提,等回去之前她再过来一趟就是了。

    再回张家的路上,两个孩子玩了一整天都累了,很快就在车上睡着了。就连柯兰也昏昏欲睡的在车上半睡半醒。

    赵凤英很久没有带孩子了,况且带孩子从来不是一件轻松的活。就算今天不是她一个人带,主要还是柯兰带,她都觉得有点无精打采的了。这会儿她正倚在车椅上,然后从包里拿出一根香烟就抽了起来。

    整个车里都是烟味,柯兰有点受不住,张开眼还以为是张卫年抽的,没想到居然是赵凤英。她妈赵招弟也抽烟,不过抽的是水烟,说是做女孩的时候家里没有零食,大家都是抽口烟解馋的。

    张卫年看了柯兰一眼,把车窗给打开了,让风吹进来才好点,“妈,给我点根……”

    “好好开车,回去再抽。”,赵凤英抽了两口终于觉得精神多了。她从少女时代就开始抽烟,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想要断过。老爷子不喜欢看到,她就不当着他的面抽。

    张卫年嗅了嗅,“妈你又不是不知道,回家我只能躲在我房间抽。还好只是抽香烟,如果是抽大烟,我怀疑第一个押着我进派出所的就是老爷子。”

    赵凤英不搭理他,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后面睡着的两个孩子还有柯兰,“这两个孩子我打算留在张家养大,当然如果你要前来探望的话,张家是不会阻止的。想想刚才的那个男人,如果你要再嫁的话,带着两个孩子他还有他家里会不会同意。”

    虽然今天看娃还是很累,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孙子,赵凤英觉得她可以忍受。

    “多谢阿姨,不说孩子还小离不开母亲,就是当初离婚,卫青明确说过两个孩子是跟我的。如果我不同意,没有人能把我们母子分开。”,柯兰经过这两天的思想斗争,思前想后的,决定还是把孩子带回去。

    “当然如果阿姨和叔叔爷爷想孩子了,也随时欢迎你们来看孩子。或者是我有时间也会带孩子过来看望你们,你们始终是孩子的亲人,这点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

    赵凤英气恼的说,“难道你还没想通?就张家的实力你那个旮旯地方能给孩子好的教育吗?就算是工农子弟大学,没有人脉你想上都不是容易的事。留在张家孩子能接受好的教育,家里还能送到国外去留洋。”

    留洋?

    柯兰没有接触过国外的东西,虽然经常听柯南读什么英语俄语的,可是她老化的思想里洋人都是番人,没开化的多。所以赵凤英最后的话一点儿都没有吸引到柯兰。

    张卫年插话,“今天侄子都玩得挺开心的,这些乡下都没有吧?见识过这样的繁华,孩子还愿意跟你回去吗?或者说就算你是母亲,也不能剥脱孩子的权利的。”

    如果是昨天,张卫年还是恨不得这两个兔崽子哪里来哪里去,分家产的多一个都是多。可是今天和柯兰一天的相处,他的心里发生了些许微妙的变化,倒是不介意他们留下来了,“而且你如果留在上海的话,可以让爸帮忙把户口转过来,就是城里人了,到时候跟佩佩一样去织布厂做个工人都是可以的。”

    现在的人都喜欢入城,能做工人对好些普通家庭来说那就是很荣耀的事。否则不会柯国明还是个学徒,柯老根只是个看门的,在他们进城之后,生产队的人都高看柯家一眼了。

    柯兰心里也想进城,她这一年来干的农活已经是上辈子的好几倍了。可是不代表她要依靠张家进城,想到谭笑聪说的高考能把户口移出来,柯兰又想要认真看书了。

    柯兰觉得张家的人误会了,“我这次带着孩子过来只是让爷爷看看罢了,并没有打算留在张家。不说已经离婚了,就算是没有离婚,我也从来没有打算占张家的便宜。”

    见柯兰如此的敞亮,赵凤英母子的脸色都僵了。

    柯兰继续道,“卫青在离去前也提到过,条件允许的话带孩子回去看看老爷子。但是没有提出要留在张家,他说孩子归我养,这也是他的遗愿。至于我再嫁的问题,我想这点是我和娘家的事,和张家关系并不大,所以谭家能不能接受也应该是我未婚夫去解决的问题,而不是让我去操心。”

    说到未婚夫,柯兰忍不住有点脸红。她都觉得自己不大正常了,最近总是容易脸红。

    “不错,现在张家的一根毛都比我的大腿要粗,可是我的孩子我可以给他们健康的身体,教育他们不学坏,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将来他们自己能有生存能力就好了。我不是不望子成龙,只是我无法承受孩子离开母亲之后所带来的痛苦。我想这点阿姨你比我更加清楚……”

    “别说了,你闭嘴!”

    赵凤英有点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大喊了一声。她觉得柯兰话里的意思是在嘲讽她,嘲讽她对大儿子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越是这样想,她就越是喘不过气来,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脸色发白。

    柯兰见她的情绪这样的激动,倒真的是闭嘴不说了。反正村支书给开的介绍信就那么些天,等到日期了她就带着孩子回去。

    张卫年连忙叫了几声妈,就把车停靠在路边。柯兰也有点心虚了,看到赵凤英明显不正常的样子。

    “妈,来,你先把药给吃了。”

    张卫年从赵凤英的包包里掏出一小瓶子,倒了几颗药想让赵凤英吃下去。可是今天的赵凤英明显太激动了,张卫年倒进她嘴巴里的药都没能第一时间吞下去。

    柯兰身体向前,用手把赵凤英的下巴往上做了两个动作,赵凤英就把药给吞了下去。张卫年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没有想到她还有这一手。

    柯兰擅长制毒,对医学也有一定的了解,这赵凤英应该是的得了哮喘。在她生活的那个年代,哮喘是治不了的,倒是没想到这里已经有抑制的药了,这让柯兰越发的对西医感兴趣了。

    等赵凤英慢慢的平静下来,张卫年才松了一口气,“妈,医生不是说你情绪不能太激动吗?这太危险了,这次嫂子可是帮了大忙……”

    接下来一直到回到张家的小公馆,车子里都是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看到大门,柯兰连忙把孩子叫醒,否则今晚都不用睡了。

    赵凤英一言不发的径直走了进去,就连两个孙子也不打招呼了。张卫年锁车的时候歉意的说,“嫂子别介意,我妈其实人不错的,就是性子直了点。”

    柯兰呵呵的笑了一声,倒是笑得张卫年不好开口了,“大川跟叔叔进去,等会让奶奶给做好吃的。”

    进到客厅的时候看到张援朝已经回来了,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赵凤英估计上楼去了。

    张援朝看到柯兰和孩子们进来了,他摘下金丝边的眼镜笑着说,“今天玩得开心吗?”

    “叫爷爷……”,柯兰推了推孩子,等孩子都乖乖的叫了之后她才说,“挺好的,阿姨带我们去买了衣服还有去饭店吃饭,还去了大世界看马戏看表演。”

    “嗯,上海就是玩的东西比较多,如果是二十几年前那更加的繁荣,不过现在也是不错的。等下乡的知青都回城了,那不夜城也就开始了。”,张援朝年轻时就是夜场的公子哥儿,上海说得上名头的夜宴几乎都有他的身影,不过留学回来真正开始做生意之后,人都是稳重了很多。

    柯兰笑了笑,“是挺好的,只是我们都是在乡下长大的,一时间倒是挺不适应的。孩子们跟在他们舅舅的后面去学校听课,现在还小了点,等再大点就可以去上学了。他们在乡下自在惯了,上海太大了,看多会看花眼的,以后过来看叔叔阿姨的时候再去逛逛。”

    张援朝听出了柯兰话里的意思,看到赵凤英已经换好衣服下来准备做饭,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你会做饭吗?帮你阿姨打打下手?”

    倒是不客气的,柯兰也不反对。只是可惜张家的厨房柯兰不熟悉,很多调料的瓶瓶罐罐看起来就非常好看的,不打开的话她都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最终就是真的摘摘菜洗洗碗罢了。

    吃过饭之后,柯兰陪老爷子还有张援朝说说话,赵凤英一直静静的坐在旁边,偶尔搭话几句,张卫年没有吃饭就出去了,而张佩佩一直不见人影。

    柯兰见天色不早了,也惦记着谭笑聪说出去看货这件事,就提出了要回招待所。

    “今晚就留着这吧!”,张援朝发话。

    柯兰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