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88章
    谭笑聪有点慌了,“哎呀,你别哭啊!哭什么?我之前不是对你说过吗?这高考总有恢复的时候,咱们只要复习好,到时候一起考回去,那不是光宗耀祖的事吗?”

    “考考考,你从去年说到今年,什么消息都没有。如果不是觉得不可信,李卫国会私下去走书记的路子吗?”,魏红英一直都对谭笑聪很信服的,否则不会一直沉迷他那么多年,就连下乡这样的事都跟过来了。她后悔吗?不后悔,如果说后悔岂不是说当初自己选错了?

    谭笑聪认真的对魏红英说,“我说的是真的,最迟明年底会恢复高考。至于推荐的名额,我不是不想要,只是我想通过考回去,堵住所有人的嘴巴。我是真心喜欢柯兰的,你如果问我喜欢她哪里,她哪里比卫红好,我只能说和她在一起我有成家的念头。”

    还是阿兰好,自己说的她都相信。就算是认识了十几年的魏红英,不也对他的话产生了怀疑吗?

    就那天那番谈话之后,魏红英没有再单独见过谭笑聪,就算是和众人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必要都不再主动找他说话。其他的知青都感觉到他们之间有问题,只是想到可能是因为谭笑聪定亲的事,倒是都闭口不言了。

    谭笑聪听见魏红英说李卫国找村书记要推荐名额,谭笑聪也不知道他付出了什么代价。只是他知道今年不会有推荐名额了,因为那件事就要来了。

    1976年9月初9,一位伟人的去世,让全国的人都痛哭,周去了,邓下台了,他也去了,全国的太阳似乎都要下山了。就像红楼梦里面说的,“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需寻各自门”……

    随着宋江的下台,全国掀起了一阵平反翻案风,而被李卫国等人期待的同年推荐上工人子弟大学的事就被悄无声息的搁浅停止了。

    李卫国不能在外面哭爹骂娘,他甚至不能让人知道他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个机会,现在却没有了。他像一只找不到母狼的小狼,独自一人在屋子里低声嚎哭。

    “今年没有,谁说明年就没有呢?你是个男人就该坚强起来,别让我看不起你。人家张东明已经在大学一年了,萧晗今年拼了命的在地里干活挣工分,就为了评上三八红旗手,有机会去大学。现在机会没有了,她也病倒在炕上了,可是人家还相信明年可以。”

    魏红英扔了一条毛巾给李卫国,半个月前她不知道怎么脑子抽了就跟李卫国走到了一块。现在看到他如此的痛哭,她不知道怎么的没有觉得有一丁点儿的心疼。只是觉得自己怎么瞎了眼,居然找了这样一个没有担当的男人。

    不过在一起的日子还不长,魏红英一时也没有要分开的意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为咱们伟大的zhuxi痛哭呢!既然你今年能找到路子,还怕明年找不到吗?况且小葱说了,高考总会有恢复的一天,说不定我们也可以考回去呢!”

    “小葱小葱,他说的就是对的吗?他说的你都相信吗?那你就去找他啊……哼,如果不是他不要你,你会找我?你不过是他不要的女人罢了!”,李卫国抹了一把眼泪,话怎么刺人就怎么来。

    魏红英没想到他没担当就算了,还像一只疯狗一样到处的咬人,“是,他是不要我,可你还不是舔着求我……”

    这话刺激得李卫国猛地站了起来,满脸的狰狞,瞪大眼睛狠狠的盯着魏红英。吓得魏红英向后退了一步,“难道你还想打人是不是?我告诉你,李卫国你有种就动手试试看?我魏红英不是没有男人要的女人……”

    李卫国咬牙切齿的站了一会,他没有动手打魏红英,他睨眼看着魏红英气鼓鼓的胸脯,脸上慢慢的恢复平日的温和,双膝下跪,打了一巴掌自己的左脸,接着又打了一巴掌右脸。

    吓得魏红英以为他疯了,“你干嘛打自己?”

    “红英是我错了,我不该因为一时的不遇而不振,更加不应该对你口不择言。我不是人,我是畜生,就算你不肯原谅我,我也不怪你,这都是我的错,是我的命不好……”,李卫国说着说着就自顾自的哭了起来。

    魏红英和他走到一起,虽然有赌气的成分,但是被这个男人小心翼翼的捧着,相比较于谭笑聪的忽视、不在乎,就算她再不喜欢他,那也谈不上讨厌了。

    魏红英不想听,等会很可能有人进来,她低声提醒道,“你起来,咱们再想想办法……”

    李卫国有点丧气的说,“能有什么办法?是上面不招人,又不是下面不给上。”,但是他还是站起来了,有意无意的说,“也不知道能不能上面找关系回城,回城之后的机会总会多些。”

    看到谭笑聪进来,两人都不说话了。刚才李卫国口不择言的说魏红英是谭笑聪不要才找上他的,魏红英心里怎么可能没有疙瘩?跟谭笑聪打声招呼就出去了,至于李卫国则是一脸复杂的看着谭笑聪。

    “你不打算回城了?”,回城的人怎么愿意娶一个乡下的女人?不仅仅魏红英搞不懂谭笑聪,李卫国也想不明白谭笑聪到底是怎么想的。

    当初众人问的时候,他说因为喜欢。李卫国是第一个不相信的,这怎么可能?

    谭笑聪边换衣服边说,“回啊!怎么可能不回?就算不能通过推荐名额回去,到时候也可以考回去。如果你相信的话,还是好好的看书吧!虽然说旁门左道有时候也也有用,但是总没有考回去的好。”

    至于李卫国信不信,谭笑聪也不管,他着急着去见阿兰呢!这段日子天天忙着秋收,打禾晒谷交公粮,他都很久没有见柯兰了。

    谭笑聪去到供销社的时候,那里静悄悄的,没有什么人来买东西。柯兰正低着头织着毛衣,看那尺寸和颜色应该是给他的。

    这样一想,谭笑聪就没有马上叫她,而是贪婪的看着。一段日子不见了,她长得更加好看了。皮肤白嫩嫩的,像剥了蛋壳的鸡蛋,已经长长到肩膀下的头发梳成一条小辫子。身上穿的是对襟的短袖,正低着头可以看到眼睫毛像两把小扇子。

    柯兰可能有点累了,抬起头拉了拉竹签,“你什么时候来了?怎么不出声的?”

    “刚刚到,你手艺真好!”,谭笑聪笑着在旁边坐下来,拿起毛衣看看。棕色的毛线,她还用青色上衣摆处绣出两丛青竹,看起来就特别的别致。

    柯兰被夸得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嗯,我这收头就好了,你试试看,合不合穿。”,他们已经正式订婚了,所以柯兰给做衣服也没有遮遮掩掩的。

    “不着急,慢慢来,别伤了眼睛。对了,现在已经开始了平反风,张卫青的你怎么打算?”,说不吃醋,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谭笑聪也没有要跟一个死人去挣。既然如此,还不如大方点。

    柯兰没有想到他会提这一茬,停了手中的活,“我看到好些劳改所的人都在写申请,还有农场的农工,他们有劳改过的,有帽子的,现在都期待能有一天被说一句公道的话。他是被冤的,我总得帮他说说话。况且张家对孩子都不薄……”

    谭笑聪点点头,“需要我给你写吗?”

    柯兰拒绝了,“我自个琢磨琢磨吧!我以前写过申诉书,这翻案书估计也是差不多的。”

    “那咱们什么时候结婚呢?我要买好三转一响,还有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至于屋子我是不打算盖的了,到时候咱们直接考回去,这里留的时间不会太长的。”

    谭笑聪心里扒拉扒拉了下大概需要花多少钱,这一番下来怎么也得个千八百儿吧!不能让柯兰没面子是不是?否则丈母娘那关就难过了……

    柯兰皱眉打断道,“这婚还是等我考上大学再结吧?到时候顺便见见你家里人,总不能再像上次那样直接就盖上铺盖就结婚,我爸我妈估计都睡不着了。”

    其实柯兰的最大原因不是这个,而是她虽然对这个男人有了意思,也定了婚。可是原主的经历让她不得不谨慎……

    谭笑聪叹了一句,“那什么时候才能老婆孩子热炕头啊!”。每天早上看到竖起的帐篷,他都一阵的无语,加上现在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小弟总是情绪容易激动。

    不过每每看到村里五六十岁的大爷经过,谭笑聪又觉得年轻真好!

    柯兰噗嗤一声笑了,“你别贫嘴,我也是想长长久久的在一起的。我爸还在城里上班呢!这事不能就那么将就的来了……”

    “有些人就是命好啊!这又能挣工分,又能搞男女关系。阿兰你说是不是?给我打半斤酱油,快点,家里还等着烧饭呢!”

    陈桂花刚走到供销社就看到柯兰那个狐狸精和她那个未婚夫在谈情说爱的,真刺眼!不就是脸蛋长得好看点吗?那些爷们就像没有讲过女人一样,都捧着她。死了一个知青的老公,居然还能再找一个。

    最令陈桂花想不通的是,这供销社的活怎么轮都不应该轮到柯兰的。也不知道王大锤怎么想的,她私下不是没有去问过,只是王大锤说是组织的决定。

    哼!不就是欺负她陈桂花不识几个字吗?这组织的决定,组织什么时候决定的?小广播都没有广播过……

    看到陈桂花趾高气扬的样子,谭笑聪心里就觉得一阵厌烦。如果她的话传出去,对阿兰的声誉影响是非常的不好的。他好不容易才通过王大锤给阿兰找到这份工作,可不想就这样没有了。

    “这位婶子说什么呢?现在是晚饭的时间了,按理说供销社都可以关门了。我不过是来接阿兰回家吃饭,这真准备关门,怎么的在你看来就是男娼女盗不正经的事了。那我是不是要去找村支书或者是妇救会的领导来汇报汇报反应反应,有些同志就爱捕风捉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