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89章
    陈桂花被噎住了,有点慌乱的说,“阿兰你家这口子可真要得,你还是给我打酱油吧!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谭笑聪也知道自己有点欺负人的意思,不说对方就一个女人,可是谁叫她冲到自己的枪口子上了呢!

    “哎,桂花嫂子,半斤是五角钱。你看好这里,是到这个条横线上……”,柯兰给她看看再收钱。

    陈桂花给了四张一角钱,两张五分钱,拿着酱油瓶子就像有狗在后面撵一样,飞快的跑了。她走远了,才回头看下供销社,呸了一声。

    谭笑聪当下帮柯兰把东西放好,然后锁门,边推着自行车边对柯兰说,“现在离过年还有不到两个月,我想找机会把这批货销出去。明天生产队要到城里买化肥,我跟着过去打听打听。”

    “要不要先到区上去问问王老板?他的路子应该比较多……”,之前在上海遇到王一山,王一山后来去找他们,可惜没有遇上。

    谭笑聪想了想道,“先不着急找他,毕竟我们能从上海拉货,他估计也可以。我有认识的人在城里的,我去走走他的路子。你别担心卖不出去,只要上牌那不卡我们,这笔钱咱们是挣定了。等卖出去咱们再去一趟上海,在年前能销出去两批货,那这个年咱们就能过个肥年了。”

    果然如谭笑聪所说的那样,1976年的最后一个月,两人挣的钱盯顶得上柯兰天天做绣活好几年了。再一次去上海进货的时候,柯南在夜里给王大锤送了两条烟换了介绍信。

    本来柯兰想自个去的,可是赵招弟不同意,“这三更半夜的,就张金娥那嘴巴,没事也得给整出事来。我去……”

    柯兰没有告诉赵招弟说她是去进货的,只是说要到张家去拜年。赵招弟一听,就觉得有好东西拿了。上次柯兰去张家回来一趟,他们家的生活可是上了档次的。

    柯南跳了起来,“姐,我去,爸不在家,我就是家里的顶梁柱。我去,总不会有人说了吧?我就说是去找明仔玩的。”

    明仔是王大锤的小儿子,既然这样,柯兰和赵招弟都同意了。

    柯南是打着跟去上海的主意的,看到他拿回来的介绍信上面有他的名字,柯兰有点无奈,“你一定要去?那明明和大川谁给看啊?本来还打算让你在家帮忙看看的。”

    “姐,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的,上次你就说了下次有机会的话就带我去的。我都等了好久了,如果不是刚好放寒假我都不能一块儿去呢!明明大川让妈看着不就是了吗?”

    柯南说什么都不同意,柯兰只好把他给带上了。至于赵招弟,柯兰承诺会给她买一只新手表,还是上海牌的,她就同意了。

    ……

    “姐?这是割社会主义的尾巴吧?这倒把买卖可是不大好吧?”,柯南来到上海才知道原来自家姐和小葱哥是打着这个主意,他们居然做买卖。

    柯兰和谭笑聪也想瞒着柯南,可是想想除了空间之外,其它的还是对他说了。去见超哥的时候也把他给带上了,可惜超哥不在,倒是找到了黄老板。

    整个谈判的过程柯南都在一旁看着,这钱的低进高出,让柯南整个思想受到了冲击,以至于后来柯兰瞒天过海的用空间把货物收起来他都没有发现。

    等再去到张家提前拜年的时候,小公馆的繁华带来的冲击让这个从农村出来的小伙子第一次深刻的认识到金钱的魅力,产生了浓厚的渴望。

    “你怎么来了?明明和大川呢?”,赵凤英没有想到会看到柯兰上门,还带着一个半大小子。

    这会儿张援朝和张佩佩还有张卫年都不在家。

    柯兰直接把带过来的水果还有谭笑聪拿狼骨泡的酒放到老爷子跟前,“阿爷,我是过上海买点东西,就趁机会提前过来给你拜年。因为事情多时间短,就没有把明明和大川带过来。这是我弟弟阿南,这是小葱,您之前见过的。”

    最后三人没有在张家多待,就算老爷子极力留饭,他们也推卸了。除了因为时间紧之外,张家的其他人也回来了,家里的气氛不大对。

    但是他们没有拒绝张家让司机送回招待所,一直到下车柯南都是晕乎乎的,“姐,原来明明和大川爷爷家那么有钱的?不是应该是共产的社会吗?怎么可以他们家那么好?”

    柯兰觉得阿南读书被洗的脑子洗得挺厉害的,不过她对这个时代也谈不上多了解,只好把问题扔给了谭笑聪。倒是不知道最后谭笑聪是怎么对柯南说的,等柯兰再见到柯南的时候,发现他再看到上海的繁华时,已经镇定了很多。

    1977年的春节很快就到来了,柯国明和柯老根都回了鳌村过年,可是同行的没有李雪兰。这时,柯兰才从柯老根的嘴里得知柯国明和李雪兰去了城里一个多月的时候就离婚了。

    柯国明当时并没有给家里来信,所以大家直到现在才知道这件事。王玉琼整张脸惨白惨白的,哭着往柯国明身上直捶,“那样的女人咱们家不要就不要了,你怎么就不给家里来信?你居然还把家里的那处屋子给她了,那是你爸分到的。之前虽然说给你小两口住,但是屋子还是你爸的。”

    柯国明被捶得不敢做声,如果不等他妈哭完,他就说其它的话,那还不知得闹到什么时候。别看他妈平时在外面都是端着,跟一般的农村女人不一样,真的闹起事情来跟大伯母半斤八两。

    柯二根不像柯老根那样爱抽旱烟,这会儿也抽上了,吧嗒吧嗒的抽着,整间屋子都是烟味,“除了屋子还给了啥?”。自己儿子自己知道,国明虽然人算得上是精明,但是品性纯良,否则也不会一直对大哥一家心存感恩。

    “什么?还给了其它?”,王玉琼尖叫起来,“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如果不是为了你我早就去叫亲家过来评评理了。上次亲家过来看她,我都好声好气的招待了。”

    柯国花也诧异的看着自家大哥,“哥你为啥跟大嫂离婚啊?”。虽然柯国花也不大喜欢这个整天爱打扮还看不起她的大嫂,可是不否认在对待她这个小姑子上,大嫂做得并不差。

    屋子里的三个人都无语的看着柯国花,看得她都快要发毛了,才转移视线。他们之前都没有把李雪兰偷人的事告诉柯国花,一来她是未婚的闺女,二来还得维护国明的面子。

    柯国花说,“到底是怎么就离婚了?在农村也不兴离婚的。如果被人知道大哥离过婚,那就别想抬起头做人了。”

    一想到廖杨森知道自己有个离过婚的大哥,柯国花心里就堵住了。之前她之所以回鳌村,是因为廖杨森的妈妈知道自己和廖杨森谈对象的事百般阻挠了,居然还要跑到单位找自己。如果不是因为恰好很久没有回过家了,趁机请假回家,还真的被她撞上了。

    廖杨森是柯国花在城里谈的对象,也是柯国花的同事。柯国花本身长得不错,一来二去的就跟廖杨森搭上了。她可是知道廖杨森家里条件比柯家好上不止百倍的,他爸还是民主派的。只是自从周去了,邓下台,反击右倾翻案风的展开,像他爸那样的民主派的就悬着了。

    不过回来过年前柯国花听廖杨森说问题不会太大,他爸后面有人。只是柯国花以前跟廖杨森说自己爸爸是老师,哥哥都是工厂的工人,就连堂姐嫁的都是文化人。现在出了离婚的大哥,让她怎么去面对廖杨森呢?

    柯二根苦笑道,“怎么就抬不起头做人了?这犯错误的又不是你哥,阿花你别囔囔的。”

    “不是哥难道是嫂子?嫂子她翻了啥错误让哥跟她离婚?哥,不是我说你啊,你有时候就是太大男人主义了,这可不好。我们妇女可不比你们男人差,我们也能劳动。况且你去城里一年才回几次?我又不在家,二哥还在部队,还不是嫂子在家照顾爸爸妈妈。”,柯国花觉得离婚对一个女人的惩罚太严重了。

    王玉琼急了,脱口而出,“怎么就不是她?她都偷人偷到外面去了,还怀了崽子流产了……”

    这下子柯国花也无话可说了,柯国明看着众人这样还是把话给说清楚,“就是这样,在城里她和那个男人联系上了,那个男人是城里人,他们在我们回村子前就认识的了。”

    转头他对这柯二根跪了下去,“爸,那屋子是我不想要的,那女人是被我捉到和那个男人在那床上。我一回到那屋子就想起那一幕,根本就待不下去。我干脆逼着他们把房子买走,否则我绝对会去告他们。后来他们同意了,花了房子两倍的价格。不过结婚之前给她买的东西都让她带走了……”

    “果然是我儿子,就是好样的。那钱呢?”,王玉琼一听这话终于有了点安慰,虽然也心疼之前给李雪兰买的缝纫机。

    “我把拿到的钱又在城里买了处屋子,还是上下小二层的。到时候爸爸就算是回城了也不怕没有地方住。至于那个女人,妈咱们就别提了。”

    柯国花眼珠转了转,“哥你买在哪里了?离我上班的地方远不?不远的话我还可以去那住啊!之前一直住在工厂的宿舍,人又多又乱,根本就休息不好。”

    “不是很远,等过完年后咱们全家过去看看……”

    柯国明并不知道柯国花打那屋子的心思,她想着如果廖杨森的家里知道自己有一处屋子做嫁妆,那样至少自己在廖家能抬起头点。

    柯兰知道柯国明离婚了,却没有过去问情况,而是趁着过年全家吃团圆饭的时候,问起柯国明年后有什么打算,“现在上海的发展很繁荣,很多人都在那边做买卖,不用偷偷摸摸的。”

    柯国明高兴的说,“我们厂有一批进修的名额,我努力争取下,也许明年也就能去上海了。”

    其实有人已经提了他的名字,只是柯国明是个稳重的人,如果没有最终确定下来,他不会说出来的。这也算是他离婚之后遇到的最令人高兴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