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91章
    柯二根王玉琼奈何不了女儿,而且她居然做出这样的丑事。虽然说是提倡自由恋爱,可是这未婚先孕不管什么时代都不是什么好面子的事。最后柯国花结婚的时候并没有在鳌村摆酒席,而是在城里的酒店。

    柯老根一家都过去了,看到柯国花一脸幸福得意的样子,再看到廖夫人全程都没有笑过,柯兰都不知道柯国花到底是幸福在哪里。

    不过她很快就丢开这个问题了,因为这时候她的关注点在高考。

    谭笑聪也想回去,这时都人心浮动了。他知道可以通过考试回去,可是这个时候他想为其他知青做点事,利用他重生回来的机会,他想改变更多人的命运。他不是神明,但是他也想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谭笑聪记得到时候高考招生简章正式公布,招生的年龄是限制在三十周岁以下的,这样很多有才华的知青超龄了,一度陷入绝望的不少,甚至有些经受不住自杀的。后来还是邓副主席提出了扩招,但是那个时候很多人已经失去好好复习的时间,尤其是那些老三届。

    通过上辈子的回忆,谭笑聪想起了有人曾经给邓副总理写过一封信,后来还有人联名写了一篇文章,后来那篇文章上了中国青年报,还是头版头条,不过那是一年后的事了。这件事对整个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因为谭笑聪当时错过了复习的最佳时刻,后来只能通过招兵的方式进了部队。当看到那篇文章的时候,他的确是很遗憾的。如果现在那文章就出来了,那么得多少人改变命运呢?

    他决定提前写出来寄出去,而且是实名。因为他老爷子的关系,如果他实名上信,得到的重视肯定会很多,至少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那个圈子里的人多多少少都会给点面子,不会把这信件当擦手纸扔了。

    谭笑聪没有觉得对不起上辈子写出这样信件和文章的人,毕竟他也算是提前帮忙了。而且里面他也加进了两辈子的见识和所想,并不是完全照搬的。

    □□两个月全国都是纷纷扬扬的信息,好些人已经收到要恢复高考的信息,只是正式的文件还没有下来,没有得到最终确定很多人都没有定下心来复习,也不知道要复习什么。

    魏红英回去了,李卫国却像是丢了魂一样。去年期待能通过推荐去大学和张东明团聚的萧晗没有得到机会,今年已经生了一个女娃,却一年多没有见到张东明了,他来信都说很好。

    萧晗心里迫切的想回城和丈夫团聚,现在听见这招考的信息她就心慌了,“小葱,这我都生孩子了,还能去上学吗?”

    “当然可以,我们都是下乡的知青,国家不会放弃我们的。”,因为上辈子谭笑聪知道萧晗是回了城里,也是通过考试回了城里。不过后来他去了部队上了战场就没有听说萧晗的消息了,倒是张东明当年没有去工人子弟大学,而是去了战场,死在那里。这辈子有很多东西都发生转变了……

    “谭部长啊,你那个儿子了得啊!这写信都能写到邓总理那了……”

    谭钟国一进军委办公室,那个搞行政的政委汪洋生手里拿着今天最新的报纸指着上面的文章意味深长的说,“喏,你儿子写的,这都上青年报了。这可不利于知青队伍的稳定,农垦团场的建设……”

    小葱?谭钟国有点莫名其妙,今天妻子秀玉因为小儿子不肯好好上学的事在家里又吵闹了一番,他脑子涨疼还没有空去看今天的报纸。这大儿子难道又惹是生非了?

    在谭钟国的眼中那个儿子除了惹是生非就没有做过一件正经的事,就连要上山下乡到最后他才是知道的那个人。

    听了老对头汪洋生的话,谭钟国走过去看了看,上名的署名的确是谭笑聪,就连地址都是什么下洼号子八分农场教务管理员。可是看到上面的内容,谭钟国继续的面无表情。

    看到谭钟国那个死人样,汪洋生就觉得来气。他俩一起从农垦搞建设,后来一起进了部队,又一同升了上来,不过是一个搞政治一个搞军事罢了。这按照别人说都是几十年的革命友谊了,可是不知道汪洋生一直就看谭钟国不顺眼,这已经是军事部公开的秘密了。

    当年谭钟国的第一个老婆李淑梅难产死的时候,汪洋生还在李淑梅的葬礼追悼会上把谭钟国给揍了一顿,奇怪的是谭钟国没有还手。不到半年谭钟国就娶了现在的老婆关秀玉,那可是文工团的一枝花,没想到被谭钟国那面僵给摘了,一直到现在很多人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

    汪洋生乐呵呵的像只笑面虎,还哥两好的拍拍谭钟国的肩膀,“看到了没有,这里写的他们知青在上山下乡中传播文化知识,开展科学种田,为农村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他们已经成长起来了。在农村三大运动的实践中,他们学习了贫下中农的立场、思想和作风。但是他们有很多人是受到欺骗的,在农场农村受到了很多身体上的摧残,精神上的打击,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他们迫切希望上面派人调查……”

    汪洋生没有做任何评论,只是指着最后一句,“我要回家,要温暖,要亲人团聚。”说,“老谭是不是你家葡萄架子倒了,都不让亲生儿子回家了?关同志现在不在文工团了,可是在妇联工作的,有这个思想可不对,你老谭这教育得也不到位啊!”

    办公室的人听见了纷纷低头干活,这一文一武的两大领导的笑话可不是他们能听的,不过你们这竖起来的耳朵又是怎么回事呢?

    谭钟国只当汪洋生是一只疯狗,只是这只疯狗从认识那天起就爱逮着他狂吠。对于汪洋生的话,他完全不在意,只是看着那个大儿子弄出的这一遭,谭钟国就知道上面很快会传他谈话了。

    果然,当天下午,谭钟国被传话了,不仅他还有汪洋生已经整个军事部的上层都被zhuxi给叫过去开会,“这个知青的问题不仅是地方的问题,更加是中央的问题。看看这位知青同志说的话,‘曾以反共为职业的战犯都已经释放了,他们可以和亲人团聚。六几年那犯大陆的特务都能回家和家人团聚,难道我们这些身价连人民的罪人都不如吗?是,国家的经济是有困难,让我们这些知识青年不能在家乡就业,不仅如此还将这些危机和困难都转嫁到我们这一部分知青的头上。当然我们是必须应该支持国家建设的,可是我们也是有家的人……’”

    顿了顿zhuxi继续说,“是错误就该纠正,这并不是什么丢脸的的事。现在云南那边的知青在看到青年报上的这篇文章还有这封信,已经组成请愿团兵分三路上京了,还真的是将声东击西的战略研究得挺透彻的。小谭,你这两天做好北京的安防工作,小汪你去安抚好他们,国家从来不会让他的人民受伤……”

    这个时候刚刚在生产队收完水稻再去给柯兰复习功课的谭笑聪并不知道除了他寄上去的两封信之外,云南的知青请愿绝食要求处理知青问题的事情也提前了一年。

    柯兰看着认真给她讲解数理化的谭笑聪,他低着头,黄晕的灯光打在他的睫毛上,有一小片阴影。这个时候柯兰才发现原来他的睫毛挺好看的,之前他耍流氓的时候自己总是紧张得要死,根本就不敢看。现在他低头讲课倒是可以看个清晰了。

    “清楚了吗?这个几何图形你得发散空间思维,就算你不理解你也得把这解题的过程给记熟了,到时候总会遇上类似的。”

    谭笑聪抬头安慰柯兰,他知道柯兰以前虽然读过初中,其实也是混着读完的,倒是没有想到她的几何物理化学居然能差到那个程度。让一直是优等生的谭笑聪只能耐着心一遍遍的讲解,一年多了总算有了些许的进步。还好她的语文文言文真的很好,很多题只要一眼她就有了答案。

    柯兰想了想最近她们村那些知青议论纷纷的事,“那个你写的文章在青年报上发表的事,会不会影响你的高考?”

    柯兰知道谭笑聪居然做这样鲁莽的事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反映过来她却是一脸的自豪。她的男人做了很多人都不敢想的事,只是这样的野心她不知道会不会成为将来两人的阻碍。

    悔教夫婿觅封侯,并不是空穴来风的。

    谭笑聪眯着眼睛笑了,“别担心,我有分寸。就算有影响也只能是好的,况且不看僧面看佛面,我家老爷子在上面还是有点地位的。”

    就算他平时再不怎么管他这个儿子,真的到了关键的时刻谁是老子还是管用的。

    柯兰从来没有问过谭笑聪家里的情况,这会儿听他这一说倒是心里好奇了。这个国家已经没有皇帝了,否则她都怀疑谭笑聪是不是皇亲国戚了。

    等谭笑聪知道云南知青请愿团联名上北京的时候也是惊讶了,这事情提前了一年,不管将来有什么变化,但是至少目前是好的,他们再也不用天天吃玻璃汤和九菜一汤了。

    什么是玻璃汤呢?其实就是清水里加点盐巴煮开的一大锅,知青苦中作乐给起了这么一个好听的名字。

    九菜一汤就是一点点韭菜剁碎,在上面撒点盐巴,韭菜一汤啊!云南那边的知青的生活比下洼号子农场的差远了。

    想起上辈子在部队里听同样是插队到云南的战友说起来,谭笑聪就觉得他的日子再好不过了。至少一年能分两次肉,他还能打打野食,逛逛自由市场什么的。尤其是和柯兰在一起之后利用她的空间还大挣了一笔,至少在接下来的三五年不用再为钱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