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93章
    谭笑明看着自家大哥扛着一个破烂的行李袋(在他看来那绿色的军用行李袋就是土不拉几的)走进来,就忍不住心浮气躁。他不是不喜欢大哥,在他还小的时候他最爱的是跟在哥哥姐姐的后头玩耍,尤其是大哥。在他眼里大哥是非常了不起的人,就没有他不会玩的东西。

    可是慢慢的懂事了,却知道大哥根本就不喜欢他,都是他死皮赖脸的跟在他后头。虽然妈妈没有说过不让他跟着大哥玩,但是他知道如果看到他和大哥亲近点,妈妈准会不开心。

    后来为了让妈妈不难过,他都是独自一人在大院里玩耍。他听到很多人背后说他妈妈的不是,还说是他妈妈害死哥哥姐姐的妈妈的,他也跟着争吵过,甚至动手过。

    可是当他被人打的时候,大哥居然在一边笑,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从他知道他妈妈是大哥大姐的后妈的那天起,他就算心里再喜欢大哥,也不再表现出来了。

    就像是现在,他觉得大哥还是不要回家的好。他不回家,妈妈不会心烦,大哥在这个家里也不会待得厌烦。所以他宁愿用一一副厌烦的样子把大哥赶出去,这样对谁都好。

    谭笑聪睨眼看看谭笑明,没说任何一句话,直接走进客厅。在他看来,他这个弟弟不过是个只会炸毛的小鸡,跟他妈差远了。

    谭笑明看到大哥不理他,郁闷的跟在后头走进来。

    谭钟国已经下班,正在客厅看报纸,关秀玉正在烫衣服,听见声音都扭头过来看。

    看到是谭笑聪,关秀玉眉头一皱,这个杀星回来干嘛?不过只是一瞬间,她又笑开了,“是小葱回来啦?怎么不给家里来电话或者发电报呢?没钱的话家里给你邮过去,别电话费电报费都不舍得啊!”

    谭笑聪当关秀玉的话是耳边风,也不打算打招呼,径直的扛着行李往他的屋子走去。

    经过谭钟国的时候,谭钟国哼了一声,“畜生,跪下!”

    谭笑聪冷笑一声,就知道这个老爷子会来这一招。上辈子也是这样,从小到大,只要他一不顺眼的,或者是他做错事了,就是罚跪。这不仅仅是谭家教育孩子的方式,大院的孩子都是这样教育过来的。就算是已经长大成人的,只要是老子让跪还是得跪。

    啪的一声,谭笑聪就跪了下来。听见这声音,谭笑明抖了一下,他自己都觉得膝盖疼了,大哥真威武。

    “回来都不知会一声,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吗?”,上次儿子写的信,谭钟国也看到过了,他并没有觉得自豪,而是觉得儿子完全没有政治的敏感,居然闹出这样的大祸。如果不是上面领导人开明,的确也是踩在了特殊点上,他怎么死都不知道。现在看到他回来了,其实谭钟国也是挺开心的,只是他一看到儿子这脸孔就来气。

    谭钟国在部队待了几十年,做到现在的位置,拥有现在的地位,他用的都是铁血的手腕,哪里容得别人一再挑拨他的权威?就算是他的儿子也是不允许的……

    谭笑聪紧紧的盯着老爷子的眼睛,抬头嘲讽的一笑,“有哪个人回家,回自己的家要汇报的?”真是笑话……

    关秀玉连忙放下烫斗打圆场,“国哥,小葱刚刚回来肯定是累了,赶紧让孩子起来。小葱你吃晚饭了吗?我给你下点面条,今天家里买了西红柿。”

    不得不说关秀玉当着谭钟国的面,从来都没有做过对不起谭笑聪两兄妹的事。只是谭笑聪根本就不会领她的情,只是一个劲的伸直脖子看着老爷子。

    看他这样子,谭钟国更加的来气了,“吃什么吃?还不是浪费粮食……”。他也不叫谭笑聪起来,自个拿起一张报纸就看了起来,至于没有看进去就知道他自己知道了。

    谭笑明左看看右看看,就走了出去。关秀玉叫了几声,“都这么晚了,你又去哪里?是不是想让你爸打断你的腿?”

    “你别管,我等会就回来。”,谭笑明扔下一句话就冲了出去,很快就不见人影了。

    谭钟国气得把报纸扔在沙发上,关秀玉把衣服拿进房间,也不理他们爷俩的事。她自问做这个后妈虽然也有些自私心,可是并没有真的对不起他们兄妹。当然他们和国哥闹得越是不和,她心里越是开心。

    关秀玉第一次遇到谭钟国的时候,就知道他已经结婚了。

    那一天当时她所在的文工团一起给部队家属表演节目,那个时候她还是新人。结果还没有上台的时候,不知道谁使坏把她的演出服装给撕烂了一条很大的口子。

    “你赶紧去找针线缝好,否则你这个节目就不用上了!”

    关秀玉至今还记得当时的团长是如何的凶神恶煞,当时同一个节目的同志虽然谁都没有开口,可是关秀玉还是看到了她们眼里的指责。后来有一个看不下去了就让她去找外面的家属看看谁家可以借针线的,先简单的缝好表演完再说。

    “大姐,你家有针线吗?我想借来缝缝这口子……”,才十九岁的关秀玉还是个腼腆秀气的姑娘,看到当时带着两个孩子在外面围观的一个大姐,鼓起了好几次的勇气才敢开口。

    那个大姐笑着打量了下,“你是等会要表演的同志?”

    关秀玉赶紧应答,并把衣服给大姐看了。大姐哎呀的叫了一声,“这衣服就这样烂了,实在是太可惜了。走,我家就在那,去我家,我给你缝。”

    她转头对正在和小伙伴玩着斗车的小男孩说,“小葱,妈妈要带姐姐回家,你要一起回去吗?”

    “我不回……”,虎头虎脑的小男孩看了她一眼,见关秀玉是陌生人,还好奇的问,“妈,这个姐姐是谁?”

    “是文工团的,那你别打架啊!妈带妹妹回去。”

    关秀玉跟着大姐走进一个家属小楼,大姐就把孩子塞到一个男人的怀里,“钟国,你看着晓霞,我给这位同志缝缝等会要用的演出服。”

    那个男人面无表情的看了自己一眼,眼里看到孩子的时候就迸发出可以融化人的温柔。那个小女孩抓着他的手指咬,他也不恼,还摸摸她的小脑袋,拿桌上的水果喂她。

    关秀玉从来没有遇到过对孩子这样耐心的男人,她坐在大姐的旁边,耳边听着大姐爽朗的笑声,却忍不住去关注那个男人。他长得真好看……

    在那之后,她只要过来家属大院这边演出都会找借口去拜访那个大姐,只为了多看那个男人一眼。慢慢的熟悉起来,知道他是军委的,知道他无辣不欢,知道他在新疆的农场待过,知道他是五零届黄埔的高材生,而他的妻子那个大姐不过是个旧时代地主家的小姐。如果不是小姐家里挟恩(关秀玉自以为)要求,那个男人也不会娶了小姐。就算后来大清算的时候,那个男人也一心的维护了她。

    这样有情有义,长得好还前途一片光明的男人,十九岁的小姑娘慢慢的就沦陷了。开始的时候她还觉得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可是越是了解她越是觉得那个大姐她配不上这个男人。

    除了在家属大院找借口上门之外,关秀玉想尽一切办法去接近他。任务演出,无论是多不好的角色,就算只是充当背景路人丁,只要她知道那个男人在,她都会去参演。

    谭钟国当时有妻有子,作风也良好,根本就没有想到关秀玉打他的主义。如果是后来□□的时候,他们这样肯定会被处分的。只能说关秀玉的运气好……

    越是接触,谭钟国也越觉得这个小同志挺好的。人长得漂亮,也不娇气,不像他的妻子,大家出身,总是忘不了当初的风光,或者说是骨子里透露出一种风光雪月,让谭笑聪跟她在一起经常都感到压力自卑。

    关秀玉一次次不经意的投怀送抱,到两人真的黏在了一起的时候,关秀玉已经是谭家的常客,拒绝了很多次大姐说要介绍的对象。

    等大姐发现这一切的时候,已经不在她的掌握之中了。她和关秀玉的一次争吵,被年幼的谭笑聪和谭晓霞听了个正着。当时谭笑聪和谭晓霞玩着捉迷藏,他躲在沙发底下,而谭晓霞是在大门口。

    之后谭笑聪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他妈妈难产了,很快就去了。而他爸就娶了这个女人……

    关秀玉刚刚嫁进来的时候,也想过对两个孩子好点的。毕竟他们是她爱的男人生的孩子,只不过一想到他们是那个阻止她和国哥在一起的女人生的,她又喜欢不起来,加上那个男孩子总是对她一脸的敌意,就更加的讨厌了。

    后来她怀孕了,如果不是这条小葱推了她一把,她根本就不会把孩子给流掉。那可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啊!关秀玉为此哭得眼睛都要瞎了,还是爬起来让国哥不要再罚孩子,孩子不懂事。

    在大门口跪了一整天的谭笑聪起来的时候,两条腿就差点废了,从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不是那个女人的对手。其实他根本就没有推到她,明明是她自己后腿几步踩在结冰的水滩子上的,错的却是他。

    关秀玉根本就不在乎小葱是怎么想的,只要国哥一直站在她这边,只要他爱的是自己。这十几年下来,那个女人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在这个家里了,除了这两个孩子。

    关秀玉不用动脑子就知道,外面的两父子肯定又是闹翻了。他们母子都害自己失去一个孩子,如果不是连失两胎,自己也不会那么艰难的才怀上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