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95章
    谭钟国越发恼了,“你结婚家里都不说一声,现在生了孩子了回来就要房子住,你到底有没有把这里当你的家?”

    你老说对了,我还真的没有当这是我的家。谭笑聪看到妹妹有点紧张了,连忙安抚的拍拍她肩膀,“你是我老子,我找你要房子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再说了这屋子还有我们的份呢!”

    “那女人是谁家的?魏家那丫头?”,谭钟国只知道当初儿子下乡的时候,魏家的那个丫头也跟在后头下去了,当时老魏气得直说,“好,好,好,你老谭生了个好儿子……”。

    “不是魏红英,是乡下的一个女同志,喏!这是我们的结婚证。”,谭笑聪从行李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子,递给谭晓霞看,“你嫂子脾气挺好的,还做得一手好菜,到时候你俩肯定能合得来。”

    当初一直是订婚,没有结婚的打算,想等柯兰考上大学了,他们在北京结婚。可是随着高考招生简章的下来,谭笑聪要回城,赵家却是不同意了,要求必须把结婚证给扯了。

    当时谭笑聪早就认定柯兰了,有没有证对于他来说都是一样。如果真的有感情,不因外面的转移,那么没证也不会有影响。如果变心了,有证也挡不住。既然岳父岳母有这个要求,那么他自然也就配合,没必要因为这样的小事让他们不愉快。

    谭晓霞打开的时候,谭笑明也靠了过来,“哥,嫂子挺好看的。”

    谭晓霞没有松一口气,她妈妈去了,现在哥找了嫂子,她没有真正见过,这心里也是没有底的,“哥,两个侄子多大了?这次怎么没有一起过来呢?”,去年哥没有回来过年,这结婚证还是半个月前打的,难道是未婚先孕?谭晓霞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你嫂子的户口还没有转到北京,要高考只能在那边,等她拿到录取通知书了再过来。至于你侄子,大的已经六岁了,开始上小学一年级,小的四岁也上一年级了。”,谭笑聪一想到以后就可以长久的和柯兰在一起,就忍不住笑了。

    谭钟国没有看结婚证,“荒唐,你下乡四年多,哪里来的六岁儿子?”

    关秀玉一脸八卦的看着谭笑聪,“小葱不会是心善,然后收养了别人家的孩子吧?这年头养孩子可不是养猫养狗,给碗饭吃就行了,那样的不负责任可不是谭家人的做法。”

    “哦,孩子是阿兰和前夫生的,两个都是……”,谭笑聪给妹妹解释。

    “天啊,前夫的?那岂不是小葱你帮别人养了两个孩子。国哥,你看这,这?”,关秀玉一脸不可思议的对谭钟国求证,是不是自个听错了。

    “你带脑子了吗?”

    这个谭钟国的话。

    “呵呵……我这个人就是人品好,就算她是带着两个孩子的,我也一样养。有时候不得不说这寡妇鳏夫的还是挺受欢迎的,谁让他们有经验呢!”,这话谭笑聪是对着关秀玉说的,并没有贬低柯兰的意思。看不起柯兰,岂不是看不起他自己?

    说得关秀玉都差点维持不了脸上的笑容了,她听出了谭笑聪话里的意思说她也嫁了个带两个孩子的男人吗?可是却不养孩子……

    谭钟国的眉头能夹死蚊子了,“给你两个选择,一离婚,二离婚进部队。下乡你已经浪费了四五年的时间了,这考大学如果你真的想考就先进部队,再上武警学校,那分数低很多。”

    就算你考差点,你老子也能把你弄上去。这是谭钟国没说完的意思。但是谭笑聪根本就不想去考虑他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我不会离婚的,就算要进部队我也是直接考进去,何况我现在一点儿都不想进去。”

    部队在上辈子他已经经历过了,既然重来为什么不试着过一些不一样的生活呢!

    “上次你私自报名下乡,我如果不是想让你试着去锻炼下,你以为你是那么容易就能去的吗?我已经允许你自作主张一次了,没有第二次……”

    这点谭笑聪当然心知肚明,“第一次你没管,也第二次你也管不了。如果真的事事都在你的掌控中,你告诉我妈为什么去了?你应该知道从你娶了这个女人的第一天,你就没有资格管我。”

    这话说得关秀玉脸色刷地苍白无力,谭钟国语气僵硬的说,“哼,你妈怎么去的你不知道吗?难产……现在是说你的事。”

    “我的事没有什么好说的,晓霞你今晚不回厂宿舍了吧?哥明天一早再送你过去,这天气挺冷的,有什么迟点再说,先去睡觉吧!”

    谭笑聪直接站起来一手扛起他自己的行礼,一手帮忙推着轮椅。谭笑明连忙上前帮忙,“哥,我来推姐……”

    谭笑聪看了他一眼,也没有拒绝他的好意,这不过也是个可怜虫罢了。

    留下客厅的两口子面面相觑,关秀玉给谭钟国拍了拍背,“孩子还小,慢慢教育就是了,别气着了。”

    “还小?你没听见吗?呵呵,都是两个孩子的爸了……”

    “小葱就一直是人长大,心性还小,他这是和我们赌气呢!等他缓过来那就没事了。不过这背着家里娶了一个寡妇这事,他做得真的太草率了。国哥你有空的话还是好好跟他说说吧!这婚姻大事来不得半点马虎的。”

    谭钟国拉着关秀玉坐了下来,“秀玉还是你好!就算小葱他怎么对你,没个好脸色,你都能处处替他着想。”

    “国哥,他是你的孩子,也就是我的孩子。”

    ……

    第二天一早谭笑聪就送谭晓霞回工厂宿舍,路上顺便买了两只包子,递给谭晓霞,“你嫂子说吃多油条不好,你吃包子吧!”

    谭晓霞有点心酸又有高兴自家大哥找到了喜欢的人,毕竟之前卫红姐给他的伤害也不小,揶揄的说,“哥,你现在有嫂子管了,做什么事都得掂量着来了吧?”

    “胡说,你嫂子好着呢!”

    从军属大院到谭晓霞上班的地方有差不多十公里,谭笑聪带着她一起坐公交车,下了公交车还得转三轮摩托车才能到宿舍。

    进到宿舍区的时候,好些人纷纷热情的跟谭晓霞打招呼,他们都没有见过谭笑聪,笑着好奇的问,“晓霞,你谈了对象啦?这小伙子长得挺精神的!”、“什么时候请师傅喝喜酒啊?”、“哎呀,之前郑师傅还说给你介绍呢!你这都带回来一个了,小伙子在哪里上班的?”……

    对于每一个人的问候,谭晓霞都是认真的回答,“这是我大哥,不是我对象,我昨天回家了,现在我哥送我过来……”

    看到妹妹和厂子的人交情都不错的样子,谭笑聪松了一口气,“大叔,改天咱们喝两杯,就喝二窝头的,保管暖心暖肺……”、“对,来根烟?唉,也就是红塔,改天我请你抽小黑人。”、“我妹妹多亏大家的平日的照顾了,我这个做哥的打心里感谢呐!”……

    “哥,我总感觉你这次回来跟上次又不一样了。”

    谭晓霞进屋要烧开水,给谭笑聪阻止了,“你先换衣服去上班,过两天哥过来看你,再说说其它的事。高考哥给你报名,无论是考上想要的或者是分配到哪个学校都好。”

    谭笑聪知道现在工厂是国企,待遇方便都是令别人羡慕的。只是现在已经是1977年底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就要召开,之后私营企业遍地开花,真的到了九十年代初下海捞金的人遍地都是。当然国企很多也接着经营不善,倒闭,下岗一波一波接着来。他去过几趟上海,做了几次倒爷,手里拿过大钱之后,心里对商业的兴趣就更加的大了。

    那是改变生活质量最快的途经……

    谭笑聪认真的打量妹妹的房间,一张单人床,一只小柜子,一张吃饭的小桌子和一张小凳子。床靠墙的那边叠着整整齐齐的一排书,不是毛选一类的学习资料,就是厂里发的刊物。屋子里的电器除了去年过年自己给她寄的一台半导体收音机,就剩下一只水壶了。

    看到这谭笑聪有点心酸,自己应该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妹妹独自一人就长年累月的住在这样的一个小房间里,一住就是几年。

    谭晓霞知道自家大哥是那种一旦下定决心就不会轻易动摇的人,只好先拖着,到时候再跟他商量,“哥,我自己住得也舒服。厂里的人给了我很多帮助,我现在糊火柴盒是我们厂最快最好的那个。现在我的工钱已经升到三十五块一个月了,如果你有需要就找我拿,给嫂子和侄子买点东西寄回去,反正我又用不上。”

    “哥有钱呢!哥能挣钱,你嫂子他们也有,你的你留着自己花,大姑娘一个了,总得买点面膏之类的。如果有朋友出去看电影看展览的,你喜欢也一块儿去,别省那个钱。你知道的,咱们家不缺你那个钱。来,这是哥给你的零花钱,拿着,不够哥再给。”

    谭笑聪从兜里掏出三十张大团结交给谭晓霞,“给你,拿着。别嫌弃哥给的不多,以后还有。”

    谭钟国也真的没有亏待过自己的女儿,只是他毕竟是大男人一个,他吩咐关秀玉给钱谭晓霞。她能三次给一次,一次给一半那就很好了。所以谭晓霞的钱几乎都是她自己攒的,这还是她第一次拿到自家大哥给的钱。

    “哥,我给你攒着,以后嫂子过来了,让她收着。”,谭晓霞没有拒绝。

    “你嫂子有钱,给你的是你的。”

    谭笑聪只好把他和柯兰一起合伙做的买卖说了一遍,让谭晓霞放心,就让她赶紧去上班了。

    离开火柴厂谭笑聪一时没有事情做,干脆跑去永安路那边扫货。一大包的包得严严实实,去邮政局给柯家寄过去。

    里面有给柯老根买的煤油灯,可以挂的那种。虽然柯兰有给他买手电筒,可是因为电池都不便宜,他经常不舍得用,这煤油灯倒是经济实惠多了。

    给赵招弟买了桂花头油、胭脂和鸭蛋香粉,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赵招弟出门都可以炫耀这是她女婿买的了。

    给小舅子买了国防绿的水壶、挎包还有搪瓷杯三件套,两个孩子的是万花筒和铁青蛙。当然少不了的柯兰的,那是一只马蹄表——又名闹钟,不过这会儿叫传令兵。百雀羚、万紫千红、友谊还有紫罗兰面膏。

    之所以买这么多,是因为谭笑聪也不知道那种好,但是知道鳌村那边可不一定有。都是自己老婆了,总得对她好点。

    回到大院的时候,还是昨天那个门卫兵值班,他有点腼腆的笑了笑,谭笑聪给他塞了一包烟,“小心点,值完班再抽……”

    没有士兵不是好烟的,谭笑聪当过兵知道这里面的事。当初他在部队的时候,每个月的津贴大部分都拿来买烟了。这辈子回来倒是抽得少了,只是口袋里总会装着,给别人发发,这也是打交道的一种小手段吧!

    “小葱,小葱?真的是你啊!”

    前面传来一阵喊声,没等谭笑聪答应,几个小青年就跑了过来,把谭笑聪围在中心,亲亲热热地问长问短起来。

    “洋葱,黑炭,馒头!”谭笑聪激动地喊着朋友们的名字,和他们互相拍打着。这几个人,都是大院里一块儿长大的小伙伴。谭笑聪下乡插队之前,都是和他们在一起混的,一起上学,一起逃课,一起打架,一起被罚跪。

    洋葱叫汪洋亮,他爸是政委主任汪洋生,谭钟国的死对头。他有一把好力气,山东汉子,可以用拳头摆平的事情从来都不想动脑子。经常把他爸气得脑筋都凸出来,总觉得这个儿子是抱错谭家的。谭笑聪下乡之后他参加招兵进了部队,这会儿也不知道怎么就出现在这里。

    黑炭叫李宗儒,老爸老妈是都是部队里搞科研,研究大炮啥的。家里到处都是被拆过的枪支零件,他自己从一生下来不到三个月就是在研究室吃喝拉撒的,长大后也喜欢上这些,经常偷偷的拿废弃的物件给组装成真枪实弹。有一次他们初三火拼的时候,就是这哥们给谭笑聪他们提供了家伙。如果不是各家里都是硬点子,他们准是把牢底给坐穿了。后来他进了机械厂当学徒去了……

    馒头叫张天桥,老爸是后勤组的,管部队的物资,有时候还兼发粮票。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家里重来不缺吃的,导致张天桥同学从一只小馒头长成大馒头。嘴馋又能吃,人家进了单位进了部队,他就干脆进了厨房,在国营饭店做厨师。

    “小葱,我听红英说你回来了,怎么也不去找我们?”,张天桥抱怨道。

    “我昨晚才回来,晚饭都是在红英家里吃的。一大早就送晓霞回厂,还去寄了些东西,这才刚到家。”,谭笑聪解释道,顺手给他们分烟。

    “你居然去红英家吃饭?见丈母娘吗?”汪洋亮笑嘻嘻的接过烟,自己就掏了打火机出来。

    李宗儒横了他一眼:“人家那是知青情怀,跟我们不一样。不过你怎么不回家吃?难道你那个后妈没给你准备饭?有你家老爷子在,她总不会做得那么露骨吧……。”

    “去你的,要不,晚上这顿咱们一起吃?”,张天桥提议道,“就去我们饭店,虽然不能打折,但是可以记账。先欠着到时候慢慢还……”

    “这顿饭算我的,不用记账。”谭笑聪笑着说道,“我之前去了趟上海带了些好酒,等会咱们喝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