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96章
    谭笑聪进屋去拿酒,看到谭钟国关秀玉和谭笑明都在。他们一家三口正围着一只小炉子吃火锅,桌面摆着好几样菜,铺得满满的。看到谭笑聪进来,谭笑明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连忙放下筷子,“大哥,我给你拿碗筷,一起吃?妈今天买了松鱼,说是你昨天回来今天要加菜……”

    谭钟国烫了一根大白菜夹进碗里,“你今天去哪里了?一天到晚就知道闲逛,不务正业。到了饭点也不知道该回家,像什么样?还说已经结婚了,这有个成家男人的样子吗?”

    关秀玉干脆低头吃菜不说话,反正有国哥在前头顶着,不是她亲生儿子她懒得多花心思。

    “哎呀,太久没有在家吃饭了,都不知道原来咱们家的饭点已经提前一个小时了。”

    呵呵……给我加菜,那怎么不提前告知一声?就连开饭的时间都变了,也太往脸上贴砖了吧?

    谭笑聪不看他们的脸色,伸着懒腰走进他的屋子。从柜子底下翻出两瓶酒,一瓶白的一瓶红的,这还是超哥送的。当时谭笑聪不肯要,因为他知道柯兰不爱他喝酒。不过超哥说了就算他不喜欢,拿去送人也是可以的,都是别人送他的,反正他也喝不完,放着也是浪费。谭笑聪干脆拿了两箱放在柯兰的空间里,这次回来也就带了四瓶,多的他也带不了。

    谭笑明惊讶的看到自家大哥走进去又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只袋子,正要往外走,“哥你去哪里?不吃晚饭吗?今天家里的菜真的很好吃。”

    “难道平日里爸妈就亏待你了吗?看你这个傻孩子说的……”,关秀玉看了下谭钟国的脸色,连忙笑着说。

    “有本事你出了这个门就别回来……”

    谭钟国话一出,心里就有点后悔了。这个儿子也不知道怎么长的,越大就越是跟他作对,也不知是不是像老一辈人说的天生就是反骨。可是毕竟是他的儿子,流着他的血脉,哪能真的当不存在?

    谭笑聪当没听见径直走了出去,反正他在没考上大学前是不打算离开这里的。就算不在这住,该他的他都不会放弃,虽然他不稀罕,可是恶心恶心那个女人他都觉得开心。

    你说他一个大男人太小气了?哦,对那个女人他还真的大方不了。

    “嘿嘿,小葱你又跟你老爷子吵架了?我家那位可是说了上次你闹的那一出,你家老爷子可是在老首长面前帮你分辨过的。”,汪洋亮哥俩好搂住谭笑聪的肩膀,伸长脖子看谭家,不过看不到什么。

    谭笑聪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管他咧!咱们去吃个痛快……”

    张天桥上班的那个国营饭店叫三元里饭店,因为开在三元里,饭店所在地只是一条不到二百米长的街,街上两边还有派出所、粮店、供销社之类的。街面是用灰石铺成的,两边的墙上刷着一些颇有时代特色的标语。

    这会儿街上人不多,大多数的人不是回家吃饭就是在单位吃。路上匆匆忙忙的人大多数是穿着棉衣、中山装、解放装,尽管是首都,也不是每个人都生活富裕的,从他们的脸色就能看出来。

    谭笑聪几人笑着说着打闹走进饭店,只见里面摆了几张八仙桌,每张桌子边上有四条长凳。虽然正是吃饭的时候,但饭店里冷冷清清的,客人并不多。谭笑聪看了一眼,对张天桥说,“馒头,你给我们露一手?好久没吃你做的菜了,哥几个检验检验……”

    “行啊!吃什么你们点菜,凡是上面写的就没有我馒头不会做的。”,张天桥拍拍胸脯,指着那黑板。

    这时候没有什么一张张的菜单之类的,饭店里也就几个菜,大厅靠墙的一面涂层黑色,今天有什么菜式都用□□笔写在上面。

    一个扎着大辫子穿着小棉袄的服务员走了过来,一本正经的说,“天桥同志,这是你的朋友?就算是你的朋友咱们也不能徇私的……”

    “当然,当然,同志放心,我们馒头……我们张天桥同志绝对是苗根正好的好同志,不会占国家一丝一毫的便宜。是不是,天桥同志?”,李宗儒嬉皮笑脸的拉着汪洋亮坐下来,努了努这个女服务员,打趣道。

    张天桥哪里不知道这几个损友想的是什么,“打住,打住,你们想吃什么,赶紧说。小六你记下……”

    小六是那个女服务员,身材颀长,皮肤白皙,小脸蛋红扑扑的,有一双猫眼睛。

    “那就来道毛式红烧肉,再来个油炒饭。我这些日子就想吃大鱼大肉,可是没有新鲜的鱼,否则来道红烧鲈鱼多好啊!”,李宗儒前段日子都窝在地下室拆线路,吃的是大白菜萝卜馒头,饿得他都以为自己是回到六十年代□□的时候了。

    小六一眼一板的说,“没有猪肉了,做不了红烧肉。”

    李宗儒两眼瞪大的看了小六一眼再看张天桥一眼,“你别告诉我这饭店就连肉都没有了,那吃素老子还不如回地窖呢!”

    “你是谁的老子啊?猪肉没有,后厨倒是有活生生的鸡,要不要来一只?也不知道你一个月的工资能吃上几只……”,张天桥损了李宗儒一句。

    谭笑聪开了一瓶红酒,“别皮了,就杀一只鸡,有枣饼子炸辣子花生米都来点,其它的你看着办。”

    等张天桥去了后面,小六很快的就端了几样小菜上来,谭笑聪分别给每人倒了一杯酒。

    “好酒!”,汪洋亮在部队可是好久没尝过这样的好酒了,至于家里他家老爷子高风亮节不会收礼,自然也就喝不上,“小菜你这次是回来参加高考的?”

    “不是吧?你要上大学?”,李宗儒笑了,“就算你以前故意考差,这都放下课本好几年了,还考得上?要我说你就好好跟你家老爷子服个软,到时候让他给你活动活动,搞个名额不就得了,还考什么考……”

    谭笑聪无语了,“我跟他的关系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只要有那个女人在的一天就没有和解的时候。再说了,我可没有放下课本好几年,我前年就让晓霞给我寄书了。这两三年我可是埋头苦读的,就等着这一刻了。”

    “小葱你不会是在乡下待久了,都待傻了吧?”,李宗儒纳闷的说,“如果我家老爷子肯帮我活动名额,让我一年不吃肉都行。可惜他就是个老顽固,说什么科学来不得半点马虎,来不得半点假,一定要我自己个考进去。让我拆机床拆导弹都行,可是让我去考试我就晕圈了。”

    李宗儒就属于那种动手能力第一,笔试能力倒数第一的。

    谭笑聪也不管他的牢骚,反正他也强不过他老爷子,转头对汪洋亮说,“那你呢?你不是进部队了吗?怎么这会儿回来了?也是要高考?”

    “我倒是不用考,直接有推荐名额,我是明年开年就到陆军大学就读一年级。老爷子以前是那毕业的,他的什么几届师兄就是那里的校长,加上我现在小小的也是个排长,所以也就顺理成章的了。”

    汪洋亮没有瞒着谭笑聪这里面的道道,“如果当初你不是下乡,而是跟我一起进部队,就凭你的身手,陆军大学那肯定不是问题,就算你想去空军那块,也只不过是兵种的问题罢了。”

    “下乡没什么不好的,不下乡我还遇不到你嫂子呢!对了,我结婚了,回头记得把礼送过来,还有两个侄子的。”,谭笑聪一想起柯兰就得意的晃了晃酒杯,他觉得除了难得的经历之外,柯兰是他最大的收获。

    汪洋亮和李宗儒都大吃一惊,“你居然结婚了?还两个儿子?”

    谭笑聪没有回避直接把柯兰的情况和两位兄弟说了一遍,“我是已经认定她的了,等她考上北京咱们再一起吃顿饭,认识认识,到时候你们就知道她是一个很好的女人了。对了,她也做得一手好饭,到时候可以和馒头切磋切磋。”

    看到谭笑聪说起妻子眼里闪现的笑容,汪洋亮和李宗儒都知道他是认真的了,倒是没有提起刘卫红的事。毕竟当初刘卫红的做法,他们虽然能理解,却不代表能原谅。

    “那行,嫂子和侄子喜欢什么?我考完试有空去找找……”,李宗儒表示替兄弟开心。

    汪洋亮祝贺之后,就笑着说,“当年我们几个之间就你一个敢早恋,现在又是早婚,我们是拍马都赶不上的了。”

    ……

    张天桥的手艺的确不错,很快的一大盆的土豆炖鸡,大白菜炖粉条,卤鸡杂还有豆腐干就上桌了。

    吃过一轮酒之后,张天桥才听见谭笑聪结婚的事,起哄的要罚他三杯,“你这也太不声不响了,当时还说你和卫红结婚,我们给你抢门子去。”

    谭笑聪很久没有喝过那么痛快的了,整个人从脸到脚底都红烧起来,喝多了就有点语无伦次,“我这不是防着我家老爷子吗?如果不是他我也想给阿兰一个热热闹闹的大婚礼……”

    “卫红是谁?我老婆叫柯兰,不是什么红……”

    “兰花有红色的吗?”

    “兰花应该是白色的吧?”,李宗儒也喝多了,脑子跟着不清晰的回答。

    ……

    最后最清醒的反而是汪洋亮,他本身酒量不错,加上在部队待久了,人比较有自律,喝得比较少。

    本来谭笑聪也有自律,可是酒量一般,加上众人灌酒,所以很快的就交代在这里了。最后除了汪洋亮,其它的都趴下了。

    这会儿柯兰在干嘛呢?她还在对着黄晕的灯光挑灯夜战呢!好久没有这样的紧张过了,越是临到考试,她越是忐忑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