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98章
    柯兰也没有扮清高,别人去看考场她也跟着去了。不过看完考场之后她没有马上回招待所,而是买了半只烧鸡还有些红烧肉去看柯老根。

    柯兰留意到自从不断有人拔乱反正之后,这自由市场越来越开始涌动了。在区上还不明显,在城里就很明显了。好些街道都有背着箩筐或者挑着箩筐沿街叫卖的,这样的情景让柯兰打心里舒服。

    柯老根知道柯兰明天要高考,本来他是打算回村子里到时候送柯兰过来的,可是鳌村的人是集体一块儿进城,他倒是不好搞特殊了,所以回信千叮万嘱的让柯兰必须考完试之后在考场外等他。

    “爸,现在有时间吃饭吗?”,柯兰去到工厂那两手提满了东西,冲小屋子里的柯老根喊了一声。

    柯老根开始还以为是自己记错日期了,没有去考场外等柯兰,柯兰就自己过来了,“你明天就要考试了,现在不好好休息怎么跑过来了?”

    他嘴里说着抱怨的话,心里却为女儿过来看他感到烫贴,“赶紧进来暖和暖和,外面太冷了。”,边说着边打开小屋子的门让柯兰进来。

    “爸,你这停暖和的……”,柯兰有大半年没有来过了,左右打量下,“我就是过来陪你吃吃饭,吃完我就回去。”

    “诶!你先给爸看着,如果有人出入的话记得登记还有看有没有出入证。我去饭堂打些米饭,再看看国明在不在叫他一块儿过来。”,柯老根看到女儿买了烧鸡还有红烧肉,忍不住噎了口口水。虽然工厂的伙食已经比在乡下好很多了,可是还不到能吃到烧鸡的程度,红烧肉倒是一个月能吃上一两回。

    柯兰从包里掏东西,“行啊!爸,你去就行了。”

    柯老根很快的就空着双手回来了,柯兰诧异的问,“爸,你不是说去打饭吗?”

    “我找到你国明哥了,他去打,让我回来陪着你呢!这是煤油灯?还是全新的呢!哪里来的?”,柯老根看到摆在桌子上的煤油灯摸了一遍,“比咱们家之前的那个要好,现在你妈经常还是用煤油灯吧?这个比电费省钱多了……”

    听着柯老根的嘀嘀咕咕,柯兰就知道谭笑聪买的这个东西真的合她爸心意了,“小葱在北京给你买的,前几天寄回来,我想着要过来就顺便给你带了。对了这是妈给你腌的咸鸡蛋,家里母鸡可以生蛋了。”

    今年鳌村好些人有赊了些鸡鸭猪回家养,跟谁赊?当然是跟生产队了。赵招弟带着柯兰一起赊了十五只小鸡,长开了才知道有五只是公鸡。这公鸡又不能下蛋,太浪费粮食了,赵招弟还想拿回生产队让人家给她换,可惜技术员说换出去的就不能再换回来了,气得她好几天吃不下饭。

    不过柯兰劝了下来,说这个赊账的小公鸡的钱算她的,小母鸡的两人平分,赵招弟才舒服了点。

    柯兰会养鸡,她想把鸡放到村里的山坡上养,结果被赵招弟狠狠的训斥的一顿,“那山是公家的财产,是属于生产大队集体所有的。你这样子把鸡放过去,那是占集体的便宜……”

    转头赵招弟嘀咕几句,她也想放过去,那里的草长得真好!可是现在的特殊时期还是算了,能每家每户养些鸡就是不错的了。

    柯兰只好让明明和大川下课的时候顺便割些鸡吃的草回来,当然她可以的话也会抽空去割。你说柯南怎么不割?他现在已经可以领全工分了,下课那就得去地里干活去,别以为这个全工分是容易拿的事。

    “这鸡蛋留在家里吃就是了,给明明和大川补补身子,阿南现在正是长个子饭量大的时候。”,柯老根一边唠唠叨叨的,一边收拾小桌子,等会好吃饭。这城里好是好,就是离家太远了,不能天天见到老婆孩子外孙子,他心里惦记得很啊!

    柯兰帮忙把凳子放好,“妈可是说了这得留给爸你的,其他人不能偷吃了。再说他们都在家,哪里能少得了他们那口。”

    “阿兰,刚大伯说你过来了,我都不相信呢!”,柯国明很快的走了进去,从解放绿大衣里掏出两只铝饭盒,“我给打了饭,来来,大伯还说你买了烧鸡和红烧肉,馋得我赶紧过来了。”

    “哟,国明哥你还给加了菜啊!”,柯兰看到柯国明的精神状态已经比去年好很多了,他算是走出来了,也跟着笑说着。

    “我就买了五分钱的白菜,五分钱的豆芽。啧啧,这烧鸡味道真好,如果能喝点小酒就好了……”,柯国明给两人分饭。

    “你现在可是车间班长了,哪里能在上班的时候喝酒?”,柯老根吃着唯一的一只鸡腿,笑呵呵的说。

    柯兰惊讶的看着柯国明,“国明哥你现在都是班长了?了不起啊!”

    “呵呵……前天才升的!”

    柯国明在柯兰面前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他没有说他在上海的时候是如何的废寝忘食抓紧一分一秒去学习,也没有说离婚的那段日子里他是如何的投入工作好让自己忘掉那些不幸的事,只有工作才能让他心安。

    “那肯定是你技术过关才升你的……”,柯兰肯定的说。虽然不大喜欢二婶二叔,但是对于这个堂哥柯兰还是很介意的。

    “那当然,你国明哥现在是可以开机床的了,之前做学徒的时候只能做包装。现在那些人看到我知道我是国明的大伯,还经常递烟给我咧!”

    虽然只递过一次,这个经常有水分,但是柯老根不觉得啊!在女儿面前说起侄子的成就,他也感觉很光荣。

    “我这算什么,等阿兰考上大学那才叫光荣呢!我这次去上海学习,真的觉得知识太重要了。以前操作机器的时候,我只是师傅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到底是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根本就不明白。这次去上海,老师讲得明明白白的,原理是什么他们都知道。所以阿兰你要好好的考,好好的学,给明明和大川还有阿南做榜样。”

    柯国明不是不识字,他也是初中毕业然后高中也读了两年,只是这课本的东西他已经放下太久了,他是家中的长子,妹妹出嫁了,弟弟还在部队,他得承担起长子的责任,否则他也想跟柯兰一起去报名。

    ……

    第二天柯兰进到考场,按照编号找到自己的位置,发现同村的只有一个男知青是跟她同一个教室的。她一时想不起那个男知青叫什么名字了,人家笑着朝她打招呼,她也就跟着点点头应答。

    这次的高考只考三科,语文、数学和英语。

    语文对于柯兰来说理解上问题都不大,就是拼音的问题。她没有学过拼音,还是这两年突击训练的,开始就阿南那口普通话就经常听得柯兰脑子发胀了,还是后来谭笑聪给她纠正的。没想到这次高考就有拼音题,是给一句话标拼音还得把调给标上——对待同志象春风般的温暖。

    对于柯兰来说最容易的是把文言文翻译成现代汉语了,恰好那两段都是柯兰熟悉的,《陈胜吴广起义》和《游褒禅山记》。

    下午是考英语,前面的没有问题,后面的二十分中译英难道柯兰了:我是xx公社的成员,插队到农村,在这里我提高了政治觉悟,学会了农活……为达到四个现代化的伟大目标,我正在参加大学考试……争取做到又红又专。

    柯兰只能把认识的单词填上去,至于其它的就听天由命了。

    数学是第二天考的,考完第一天回到招待所的时候,柯兰看到好些人在讨论试题,她已经完全无心去听了,就今天考的这英语就把她的自信心给打击的凉拔凉把的了。

    吐了一口气,她回房间一边啃她做的馒头一边背数学公式,希望明天能过得好点,也不知道小葱考得怎样。

    这会儿的谭笑聪可比柯兰好多了,这一天下来的考试对于他来说真的不是难事。虽然上辈子这一届的考试他没有参加,考题也没有去留意考什么。但是这辈子重来不知道怎么的他的记忆力比以往更好了,也更加容易沉下心来去学东西。往往一个新的东西可兰可能需要花三倍时间去学习的,他只要一倍就可以了。

    “小葱,走,去馒头那吃顿好的,他可是说了给咱们留好吃的……”,李宗儒也参加了这次的高考,张天桥也参加了,不过考场不一样。

    谭笑聪长腿一跨,往后一跃坐上李宗儒的自行车后座,“你不回家吃?你爸能放过你?”

    “他估计都忘记我考试的时间了,这几天也不知道窝在哪里做实验,不管他我们走。你考得怎样?真的不考军校?洋葱可是惦记了好久……”,其实李宗儒哪里是不知道老爷子之前提前说让他回家吃饭的事,只是他想到谭笑聪应该不想回那个家所以就跟老爷子说好了不回去。

    谭笑聪眯着眼睛看来往的车辆,“考得还行,估计没问题。如果有机会我会去军校看他的,不过我就算了。”

    上辈子的军人梦他已经尝试过了,这辈子他想做点不一样的事情。

    ……

    第二天柯兰很早就醒了,不止是她有考前忧虑症,其她人也有。听见其她人翻身起来的声音,她干脆也跟着起来了。

    同一间屋子的女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笑了起来,然后就各忙各的了,柯兰还趁没进考场又背了次谭笑聪给她画的重点。这种考试真要人命,也不知道那些童生秀才的考个几年十几年的是怎么过来的……

    同样的前面的分数题几何题柯兰都没有问题,后面的函数她就歇菜了,还有那什么两只小球匀速圆周运动的,每个字分开她都能看懂了,合起来她就不知道了。尤其最后一题附加题,求极限和不定积分。

    感谢佛祖,这题不做也不扣分。

    柯兰妹子觉得考完之后她得去买些猪脑回去炖着吃了,据说补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