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1975 > 正文 第99章
    柯兰不知道考不上的话她会不会在来年重新考一次,但是现在刚刚出考场的她已经不想进去一趟了,这太折磨人了。

    “爸,哥,你们什么时候来的?这太冷了,我不是说到时候我去找你们吗?”

    柯兰一出门就看到柯老根在外面搓着手,就有点心疼加头疼了。

    柯老根呵呵的笑了一声,把手里的烤红薯塞给柯兰,“吃这个暖暖,等会爸跟你一起回家,已经请假了。”

    “那真的太好了,妈都很久没见你了。国明哥也一起回去吗?”,柯国明拿过她的书袋,她也不介意,就剥起了红薯。这还热乎乎的,估计是她爸放怀里热着的。

    柯国明掂了掂书袋,“我就不回去了,晓慧有点不舒服,我去看看。等你考上了,哥回去给你庆祝。”

    晓慧是柯国花的女儿,当初生了这个女儿她算是受尽了婆婆的脸色,而老公廖杨森开始也喜欢柯国花,否则也不会顶着家里的压力给娶了。可是天天回家就左右不是人,哪里还有什么情分?生的女儿他爸不喜他妈不疼,他这个做爸爸的也是个心性未定的,就是新奇两天,后来看到她天天哭啊撒的,廖杨森就越发的不喜了。

    柯兰不好意思说自己实在是很多题不会做,只好傻笑两声,“这红薯真甜,爸、哥,你们都没吃吧?”

    “我们都吃了,给你留着的,走,送你回招待所。”,柯国明知道柯兰要跟王大锤他们一块儿回去,人多他也放心。

    见到柯国明的时候,王大锤还好好的唠叨了一番,这能在城里混的说不定哪天就是关系,就是路子,得好好的打交道,“国明,你爸现在在城里哪呢?我们村少了他这个记录员一开始还真的忙乱了好一会。如果知道你爸在哪,这两三天我早就去找他喝喝小酒吃个饭了。”

    “书记,我爸也经常念叨你呢!他现在在一间中学做数学老师,教的是高一,就是在汽车站不远的田家中学,到时候你有空过来,我爸肯定会请你吃酒。”

    柯国明早就锻炼出来了,该说的话不该说的话他都知道。

    王大锤一脸的羡慕,竖起大拇指,“你爸就是这个!”

    柯二根的圆滑的确是柯老根不能比的,在他还年轻的时候就可以攀上王玉琼家,然后做了老师。在特殊时期还能目光敏锐的退下来,现在趁着还没到退休的年龄又谋了一份好的工作。

    就是柯兰不大喜欢这个二叔,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确在某些方面是一个能人。

    王大锤也是个会做人的,看到柯老根狠狠的把柯兰夸了一番,搞得柯兰都蒙的想他夸的那个人是谁。

    考完试的知青们还有同村一起参加高考的人并不愿意当天就回去,他们自从下乡插队之后就很少进城了,这些年城里发生的变化还是很大的,“书记,我们就多留一天去转转吧?”

    “听说红星大厦那边的布匹特别的便宜,我还带了布票过来。书记我们就多留一天吧?”,一个女知青想着自己如果考上的话就可以回家去了,也想做身好的衣服穿回去。这可是事关面子的事,不能掉以轻心。

    “刚刚考完,我们吃一顿庆祝下。嗯,大家一起凑钱?”,男知青看到其他人目光发热的望着他,下意识的摸摸口袋,最后不得不说出最后一句,人穷志短啊!

    王大锤其实这两天都在转悠,他倒是兴致不减,但是也知道他跟这群人聊不来,“嗯,那就多留一个晚上吧!明天吃过早餐我们就回去,至于聚餐还是等你们考上了我们生产队再庆祝。”

    柯兰赶紧提出她就不留了,她爸都过来了,她们先回去。柯国明不大情愿,但是也奈何不了,只好先去买票,等她们上车了他才回去。至于村书记他们自然不会阻拦……

    回到家的柯老根这里转转那里转转,后面跟着明明和大川,就连猪圈鸡圈他都没有放过。他越发的心满意足了,早两年谁不是吃饱了上顿就不见下顿的,“家里可以养鸡养猪真好,如果什么时候我们家再能养上牛就更好了。”

    赵招弟在一边阴阳怪气的说,“还想养牛,都不知道谁是干活的,都不当这是家了,一离家就是好几个月的。现在回来干嘛?难道我还能藏个汉子在家不成?”

    柯老根哪里不知道她的脾气,笑呵呵的说,“那我就不进城了,我不去上班了,回来跟你一起挣工分?天天在家……”陪你。当然后面两个字柯老根是不会说出来的……

    赵招弟可听不出柯老根的意思,一听他说不去上班,就炸毛了,“你怎么就那么没出息啊?柯老二都进城当老师了,你还想着回家种地?人家王玉琼那天进城的时候还假惺惺的说,‘大嫂,这是我腌菜用的盐,还剩下二两多,我就不带了,送给你家吧!’。一副我占了她便宜似的,难道二两盐我家还买不起吗?”

    自从柯兰时不时的孝敬,赵招弟现在的小金库在鳌村绝对是排前面的,她转头对一边笑嘻嘻看热闹的柯南说,“笑什么笑,你可别学你爸,好好学明年考高中,到时候考大学把你妈也接进城里去。”

    “妈你别老是骂我爸,如果我以后的媳妇学你也天天骂我,那日子咋过啊?”

    柯南一甩身没让他妈上前揪耳朵,气得赵招弟在后面跳脚,“媳妇都还没有,就想嫌弃老娘了。等真的有了,我还有立足的地方吗?你爷俩生来就是欺负我的……”

    柯老根抽了一口烟说,“我听国明说我们厂准备盖大楼,到时候好些同志可以申请要房子呢!”

    一听这话,柯兰也来劲了。她担心如果自己考上去,或者是直接去了小葱那个城市,家里这边谁照顾。当然也不是说离了她地球就转不了,赵招弟他们就活不了,只是她在这里生活了两年多已经把他们当做是自己的家人,心里就忍不住替他们多想。

    “爸,这房子要什么条件才能申请的呢?”

    赵招弟一听也不管柯南了,连忙追问,“你能不能也申请一套,到时候我也进城里住,我也是城里人了。”

    赵招弟放佛已经看到她成了城里人,每天穿着干净漂亮的衣服去逛街,再也不用去捡牛粪,挖地,晒稻谷,她也会跟王玉琼一样的白,甚至比她还好看。

    “我上班才一年,哪里有资格去申请?而且申请房子的一般是给最需要的人,尤其是那些住在城里的,他们家还是七八口人住一间屋子的那些。”,柯老根无奈的摇摇头。

    柯兰几个都一脸的失望,赵招弟不服了,“就算你只是做了一年,但是国明不是说做了班长吗?让他帮忙说说话。”

    柯兰道,“妈,你这不是为难国明哥吗?就他自己都可能申请不到。爸刚才都说了优先给那些厂子的老员工,尤其是七八口人住一间屋子的。”

    赵招弟嘟嘟囔囔的气得嘴里不断的问候别人祖宗十八代,柯兰不想孩子听到这些,让阿南把外甥带出去玩。

    柯兰想了想说,“爸,不要你到时候问问厂里的同事或者本地的人有没有卖房子的,咱们凑凑钱去那买。这样妈也可以进城住了,阿南如果上高中的话还是去城里好,咱们村没有高中,要去区上的,区上就一间高中,很多人挤破脑袋都进不去。如果去城里的话,咱们找找二叔帮帮忙。”

    “那得多少钱啊?我可没钱……”,赵招弟瞄了一眼柯兰。

    柯兰气乐了,“妈,难道你等我出钱?”

    赵招弟秉承着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虽然平日里也接受女儿给的,但是一旦涉及到这个她还是觉得女儿是泼出去的水,“那不是妈钱不够嘛!”

    柯兰也不管赵招弟怎么想的,只是让柯老根去打听。

    ……

    成绩没有出来,谭笑聪就买了车票回鳌村。这令谭钟国气得把手中的杯子一把扔向他,“你马上回去给我离婚,把离婚证给办了。否则你别叫我这个爸了……”

    谭笑聪耸耸肩走了出去,他就会这一招,开始的时候他还会忐忑不安,再后来已经可以当耳边风了。

    见到谭笑聪回来,赵招弟是松了一口气,她也怕这个女婿一去不返,那她家就丢面子丢大发了。

    晚上柯兰哄两个孩子睡着之后,才回屋子。谭笑聪已经把屋子之前黄晕的灯泡给换了下来,换上一只白炽的日光灯,“还是这个亮点,之前我都没有想起这茬,否则早就给你换上了,不用看书那么辛苦。”

    看到一个多月没见的男人,柯兰深深的望着他。两人离得近,对方一股火热的气息扑鼻而来,让柯兰今晚的脸都烧了起来,心里也是火烫火烫的,她有点发慌。

    “噗……你怎么还那么紧张啊?”,谭笑聪一把环抱住柯兰,拉她坐到炕上,“我在北京的这些天里,天天都想着你,就连在考上上都在想你是不是都会做。你有想我吗?”

    当然想……

    可是这话柯兰却是说不出口的,就算她的思想已经改变了很多,可是她骨子里还是那个柯兰娘,她张了张嘴巴,“你,你要喝水吗?”

    谭笑聪一只手搂住柯兰的肩膀,一只手握住她紧张得出汗的双手,强壮的躯体紧紧的抱住她,目光专注的注视着柯兰,好一会没有开口。他的头满满的低下去,薄薄的双唇贴上柯兰的红软。轻轻的碰了一下又一下,那种酥麻的感觉像电流一样在两个身体里冲击着,柯兰忍不住激灵了一下。

    谭笑聪再也忍不住,攻城略池般用自己的大嘴巴把柯兰的小嘴巴完全吞进去,两人如痴如醉的交换着灵魂,最终达到融合。

    不知何时,柯兰的两只胳膊已经抱住谭笑聪的脖子,双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脑后勺,眼神越发的迷离,放佛要将整个人融进他的身体。

    一段吻之后,谭笑聪松开嘴巴让柯兰喘喘气,他的眼里闪烁着火,多年的压抑和渴望在下一刻倾泻而出,谱写出一曲冬夜月夜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