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官运 > 正文 第74章 趁胜追击(八)
    林锦鸿吃过早餐,回到党政大院,满脑子还是丫头要来的事情,脸上不时的浮着笑容。尽在

    上午九点钟,林锦鸿主持召开政府工作会议,会议主要讨论大寮村引河修建工作。在会议中,成立了引河修建工作小组,林锦鸿亲自挂帅任小组组长,罗非、叶星柱和王义王义任副组长。同时也确定了引河修建赔偿标准以及工资给付办法。参加修建引河一切自愿,但是大寮村村民参加按双倍工资计算。

    会议完后,工作小组开始正式运行,这也将意味着每年遭汛灾的大寮村有望在今年根治汛灾问题。当会议文件在大寮村通告栏张贴后,大寮村好多村民喜笑颜开。

    林锦鸿的办公室,电话铃声响起,林锦鸿抓过电话:“喂,请问是哪位?”

    “兄弟,是我!”电话是罗非打来的,“丈量工作被迫停止了!王基带了一群人来,不让我们进行啊。兄弟,要不要让黄所长叫几个民警过来?”

    “哦,我知道了,我亲自过去一趟!”林锦鸿忙道。

    挂断电话,林锦鸿冲出办公室,来到隔壁的派出所,找到黄所长,说明了情况,黄所长二话不说,挑了五六个民警,开了一辆小型面包车,直奔大寮村而去。

    罗非放下手中的电话,摇了摇头,王义急匆匆的进来,向罗非道:“罗副镇长,县里电视台的人来了,正在驾机拍摄现场。”

    罗非皱眉:“他们倒是挺会凑热闹,这么早就过来!你马上出去约束众村民,千万不能让大家起冲突,否则大家都吃不完兜着走。对了,让人请那位老人过来。”

    王义点头,急匆匆出去。罗非打了个电话给他老爸罗胜明,“老爸,县里的电视台好像挺关心大寮村的吗,那行动度简直媲美于人了。”

    “怎么啦,有什么问题尽管提嘛!”

    “今天我们镇里刚下在大寮村修建引河的通知,我们工作组刚行动遇到了点问题呢,他那边已经驾机拍摄了,好像巴不得我们出糗呢。”罗非抱怨了几句,然后将事情详情汇报了一遍,“老爸,县电视台是不是震天无事可做啊!”

    “竟然有这等事,我先去了解下,再给你答复。”说完挂了电话。

    罗非看着电话了会儿呆,才想起外面正在热闹着呢。他不敢怠慢,出了村委会办公室,疾步来到修建引河的工作地点。两班人虽然在对峙,但并没起冲突,他才松了口气。

    “你好,我是新康县电视台的记者,请问你是不是三溪镇的副镇长罗非,我有个问题想问下你……”疾步匆匆的罗非赶到现场,还没来得及歇口气,面前就递来一个话筒。

    罗非看来眼那名记者,“对不起,我现在没空接受你的采访。”说完,轻轻推开记者,来到众村民的跟前,喊道:“三溪镇副镇长罗非,大家有什么话可以对我说,阻扰工作小组办公是违法纪的。”

    “狗屁,我们维护自己的利益,有什么不对?”有人大声喊道。

    “不错,我们要坚决维护自己的利益!”对面爆出一阵喝彩声。

    罗非暗自冷哼了下,“你们要维护自己什么利益?说!你们到底要维护自己什么利益?怎么,没人说话了,刚才叫得那么大声,现在怎么都没人说话了。”

    “罗副镇长,照你的意思,刨人家的祖坟是对的了?”王基冷哼一声道。

    罗非刚想回答,王基突然大叫道:“乡亲们,镇里领导肆意刨人家祖坟,今天刨了我家的,明天就说不定刨你们家的,这不是仗势欺人嘛,我们要公道!”

    “对,我们要公道,我们绝不允许他们乱来,大家冲啊!”

    “谁敢!”突然一声大喝,如春雷般在众人耳畔炸响,林锦鸿和黄所长以及民警疾步而来,喝叫的正是林锦鸿。他冲到众人王基等人跟前,双眼凛冽的从众人身上一扫而过:“不管怎么说,谁敢煽动民心,聚众斗殴,演变成流血冲突事件,谁就是罪魁祸,谁就要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有话可以好好说,有什么问题的,可以派代表出来,跟我们提!”

    一听说罪魁祸和刑事责任等字眼,几个叫得最凶的人忙缩回了头。

    “林镇长,你不用假惺惺的,刨人家祖坟难道还有理了?”王基硬着头皮道。

    林锦鸿好像才现王基似的,“哦,王基同志,镇里领导刨谁家的祖坟了。镇里成立特别工作小组,不是为了看谁不顺眼刨人家祖坟,而是要彻底根治大寮村每年一的汛灾。这些年来,大寮村每年一汛灾,今年更是闹出了人命,难道大家愿意过着这样如浮萍一样的没根生活吗?”

    “不愿意!我们要安定生活,我们要向山口村那样修好路,提高生活水平!”

    “不错!我们要安定的生活,不要每年遭水冲!”林锦鸿身后的村名群情激涌,个个满脸红光,大声叫着。

    林锦鸿挥了下手示意大家停下来,继续向王基道:“王基同志,为了避开你家祖坟,特地将原先制定好的方案向西移了一段距离,而且损坏的田地照价赔偿,请问你们还要维护什么利益?”

    “我是县电视台的记者,请问你是不是林镇长……”那个刚在罗非这边吃了闭门羹的记者又跑过来,向林锦鸿道。

    “对不起,现在没空!”林锦鸿不等他说完,摇手拒绝道。

    或许是两次被人无视,那名记者相当怒,却不敢说什么,忙向围观的人群中一人望去。

    王基脸上青一阵红一阵,自己这边的人根本没人敢出头,已经大势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