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官运 > 正文 第224章 危机四伏(二)
    “林书记。县长张博被市纪委的领导秘密带走了。”明天。就是林锦鸿和丫头的结婚日子了。却不想在这个时刻接到秘书赵铭相的电话。毫无疑问。这是个坏消息。至于最坏的结果是什么。现在还很难猜测。要等到张博回來才能确定。坐以待毙显然不是林锦鸿的性格。虽然老爸林国栋曾说过。不要计较一时一隅得失。但林锦鸿认为有些东西该争的就应勇敢的去争取。有些人以为自己离开新康县。就控制不了局势。那自己就让他看看。鹿死谁手。现在谁也不知道。能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林锦鸿想到这。嘴边噙着一丝笑意。很邪魅的一丝笑容。他淡然的向电话那头的赵铭相说了句。“恩。我知道了。铭相。我在临走之前交代过的事情。你沒忘记吧。现在可以按照我所说的去做了。不管结果如何。给我回个电话。”说完挂了电话。接着他又给马晨和罗非两人打了个电话。电话内容差不多。只是得到的回答不一样。

    打了一通电话。林锦鸿看看手机电已经不多。遂换了块电池板。林锦鸿悠闲的步出了房间。见客厅中有两个陌生中年人。正陪着爷爷说话。年纪跟自己老爸差不了多少。看上去和老爸也有两三分相似。听到爷爷对他们的称呼。林锦鸿便明白这两人中。一人应该大爷爷林昭俊的长子林徳清。现任荆楚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一度曾被认为林家第二代的希望。另一人应该是二爷爷的三子林立清。现任商务部副部长。林家有意让他在京城这潭浑水中趟着。锻炼他的博弈能力。而林立清也不负众望。在商务部内站稳了脚跟。而且接任商务部部长之职的呼声很高。有人传言。商务部现任部长。很有可能外放封疆。

    现在情况看起來。林立清比林德清更有优势。一是林立清要比林德清年轻几岁。其二在部里想要前进一步相对來说比较容易一些。毕竟即使年轻点。也不会引起过多人的注意。但是林锦鸿发现。林家更看重的是林德清。如果说林家第二代除了林国栋这个异类外。非要选择一个核心人物的话。林锦鸿相信林家肯定会选林德清。而不是林立清。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林锦鸿也想不明白爷爷等人的想法。这个问題直到林锦鸿和林立清、林德清真正发生交集时。才霍然开朗。见三人聊的正兴浓。林锦鸿也不打扰。微微向两个第一次谋面的叔、伯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出了客厅。在香山别墅群逛了一会儿。奇怪的是沒发现赫连琅玕和秋月两人。刚想找人问问。手机铃声响起。打开一看。是赵铭相打过來的。林锦鸿按下接通键。“铭相。事情办得怎么样。”他沒发现自己的语气中有些焦急。

    “书记。事情办妥了。那几份材料都已经递给市纪委驻新康县的工作小组领导。那几人看了材料后。脸色都很难看。大约五分钟后。张博县长回到县长办公室。估计等下他会亲自打电话给书记您。”赵铭相很是兴奋的道。“林书记。市纪委的领导对您那份材料极度不满呢。”

    林锦鸿哈哈一笑。道:“恩。他们不满才好啊。他们满意了。新康县就要遭殃喽。好了。沒别的事情。我就先挂了。过两天我就能回新康县了。到时候再聊。”心情不错的他浑然沒有发觉自己的话很有问題。如果这句话“他们满意了。新康县就要遭殃喽”传出去。传到市纪委领导的耳中。还不知道要引起多大的麻烦呢。

    刚放下电话。果然张博就來电话了。他一开口便向林锦鸿说了声谢谢。“林书记。这次要不是沒有你帮忙。我这次肯定不能逃过这一劫。林书记。以后你有什么问題尽管吩咐。我张博唯你马首是瞻。绝不二话。”

    林锦鸿倒沒想到张博经此一打击。会说出这样的话來。这应该算是正式投靠向自己吧。看來自己这份材料递的很及时很正确嘛。得张博。新康县谁也翻不了天。除非整个湘省想要变天。林锦鸿终于放下了几日來的忐忑。当然。新康县的问題解决了。不意味自己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自己的考验还沒真正的到來。“老张。你说这话就不对喽。大家都是为了新康县的建设。一个人的力量始终有限的嘛。一个人的想法总是会有局限性。党内民主建设就是要集思广益。大家发出自己的声音……”林锦鸿说了一通冠冕堂皇的话。反正张博也听得懂。

    当天下午四点半。市里成立的工作小组启程离开新康县。另外。六名新康县公安局的民警也被放回县局。市局称调查已经完成。六名警员与何立军之死沒有任何关联。至于何立军死亡的原因。市局称是暴病而亡。不应该存在人为因素。

    眼看就要火山爆发的新康县。却因为远在燕京的林锦鸿的几份文件。一下子变得风平浪静。竟让人无所适从。这样的结果。使得隔岸观火的人们个个跌碎了一地的眼镜。徐勉对这样的结果自然不满意。他大张旗鼓的搞这个党风和纪律建设。最终的目的还沒达成呢。就这样偃旗息鼓了。别说自己不满意。也难以向他身后的凌永康交代呢。

    林锦鸿对这样的结果当然满意。他终于可以安心的进行婚礼了。第二天。晚上七点。西山苑四周布满了明桩暗哨。个个哨兵荷枪实弹。警惕的注视着四周。大院内。灯火通明。人來人往。今天。2001年。农历八月初四。林锦鸿和丫头正式结婚的日子。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走过了十几年的恋爱之路。在今天。两人终于真正的走在一起了。政治家族无小事。更何况是林家和周家两根独苗的结婚之日呢。周校民、林长俊两人多次说明要简办婚礼的。但就今晚的规模來看。这个“简办”有些名不符实了。

    原本准备的十几桌酒席。随着不请自來的客人到來。扩到了几十桌。大堂里是摆不下的。只好在院中增加了十几桌酒席。要不是有些人自认为不够身份。送上礼物后匆匆离开。或者托他人送上一份厚礼。自己连人影都沒出现。估计这酒席要摆到长安街之外。

    周校民、林长俊吩咐过。送來的各色礼品一概不收。不管轻重。借着结婚的名目大肆收礼。会被人诟病。周校民和林长俊要为林锦鸿的前途着想。他们不想让林锦鸿有被人攻击的把柄。因此。能退的。当场都被退回去了。当时不能退的。便详细记录下來找个时间送回去。

    沒有神父。沒有婚纱。也沒有一拜天地的繁琐礼仪。这婚礼仪式确实能称得上简单。林锦鸿和丫头也不在意这些。都老夫老妻了。孩子都快出世了呢。沒必要搞这些东西了。

    敬酒这道程序是少不了的。不过这么多人。林锦鸿就是喝每个人喝一小口。也非得喝趴下不可。众人也不为难他。只要大堂内的每桌敬一杯。外面的那些桌就省略了。林锦鸿和丫头刚到第一桌。说了几句谦虚的话。然后准备敬酒。突然一个勤务兵匆匆跑进來。在周校民和林长俊两老耳旁嘀咕了几声。两老听完。忙起身向众人道:“各位。有点事情。暂离片刻。诸位尽管请便。见谅。”说完又向林锦鸿和周欣怡说了声。“你们两个也來一下。”

    四人匆匆的离开大堂。來到二楼会客厅。会客厅沙发上站着一人、坐着一人。林锦鸿一看到那坐着的老人。心里一阵剧烈的跳动。丫头也不例外。她瞪着双美目。看着那个老人。林锦鸿沒想到。自己和丫头的婚礼。竟然会惊动他老人家亲自上门。这要是说出去。不知道该有多少人羡慕的直流口水呢。

    看到周校民两老进來。那老人也忙着站起來。三个老人一一握过手。寒暄一阵坐下。“周老、林老。您们两人啊。保密工作做得太好喽。孙子、孙女大喜之日。竟然也不事先通知一声。这不是明白着怕我送不起礼嘛。”老人一脸和蔼的向周校民和林长俊抱怨道。

    “哪能的事呢。我们都是闲人一个。哪能跟您相比啊。我们怕耽误了您的工作。”周校民朗声一笑。“來。我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孙女周欣怡。这是林老的孙子林锦鸿。你们两个过來见过首长。”

    “哈哈。周老您的介绍有趣嘛。好。英雄出少年。锦鸿同志。很好。很好嘛。新康县。我们一直在看着。你的胆子很大。步伐迈得很结实。林老、周老有孙如此。夫复何求啊。”

    “首长。好。”林锦鸿和丫头同时敬了一礼。出乎林锦鸿两人的意外。老人竟然也起身。庄严的回礼。林锦鸿很激动。见到传说中的人物不说。而且他老人家竟然说一直在关注着新康县的发展。仅凭这句话。林锦鸿就该偷着乐了。能入得他老人家的法眼的。全国上下又有多少年轻人有此殊荣呢。尽管林锦鸿有许多话想说。但知道这种场合下。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锦鸿同志、欣怡同志。听说你们结婚不收礼。我倒是带了一份礼物过來的。现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喽。”老人悠悠一笑。看着林锦鸿和周欣怡两人。

    “报告首长。您的礼物可以例外。我就收下了。”林锦鸿讪讪一笑道。他略略有些拘束。也是。一个县委书记见一号首长确实应该拘束。拘束和胆怯不是同一个概念。

    “为什么我的礼物就可以破例收下。”老人好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