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官运 > 正文 第225章 林家矛盾
    昨日的结婚宴席竟然惊动了一、二号首长,两位首长先后而來,各自送上一幅他们亲手題写的墨宝一幅,使得林锦鸿和周欣怡两人激动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两人几乎同时醒來,看着挂在墙边的两幅墨宝,两人相视而笑。

    两幅墨宝,一号首长的写着“艰苦奋斗”四个字,下面有落款,二号首长的墨宝上題着“为民服务”四个字,不过并沒有落款,别人不认识他笔迹的,根本不知道这四个字会是出自他手上,且不论这两幅墨宝孰优孰劣,但仅其中蕴含着的意思就深远非凡,给林锦鸿将來的影响是巨大的,这是一种肯定,也是一种劝诫,更是一种鼓励。

    林锦鸿在丫头的唇上吻了下,“起床了,小懒虫,今天还要去看新房呢,老妈也真是的,她那保密工作做的实在到位,竟然到现在了,我们还不知道新房在哪呢,照理说,昨天晚上我们该去新房入洞房才对吧,”林锦鸿边说边起床穿衣,说着。

    丫头无语的白了他一眼,“妈不是说了吗,那房子在山上,晚上住那不安全,”走过最后一道程序,丫头终于改口了,两人穿戴整齐后相携出了卧室,下了二楼來到客厅,客厅中只有秋月和赫连琅玕两人在,偌大的客厅显得很是冷清。

    “他们人呢,”林锦鸿洗漱过后出來,丫头还在洗手间捣腾着,他在赫连琅玕身边坐下,奇怪的向秋月问道,他知道问赫连琅玕,问了也是白问,这家伙整天绷着一张脸,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愤世嫉俗,跟谁都有仇呢,秋月边解释边去布置早点,原來他们都去送大爷爷和二爷爷等人了,林锦鸿颇有些意外,怎么个个都急着离开了,这里又不是呆不下,而且大爷爷他们也是退休的人,应该沒什么事情吧,怎么说也趁着这么好的机会,跟爷爷聚聚,兄弟三人分开了几十年,剩下的日子都呆在一起也嫌少呢。

    丫头从洗手间出來,吃过早点,几人聊了一会儿,他们去送机的人回來,爷爷的情绪并不是很高,喝过丫头的茶后回房休息了,林锦鸿觉得大爷爷他们急急离开燕京,应该不会简单,好像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他看着爷爷有点孤独的背影,胸口有些堵。

    “走吧,去看看你们的新房,”等林长俊的身影消失在二楼楼梯口,孙晓梅才幽幽的叹了口气,向林锦鸿和周欣怡两人道,说着起身,向客厅外而去,林锦鸿和周欣怡两人跟上,这次赫连琅玕沒有要跟着林锦鸿,一家三口,上了一辆奔驰,开车的是林锦鸿,孙晓梅婆媳俩坐在车后座,启动车子,出了香山别墅群,林锦鸿等待老妈的指示,可是等了半天,孙晓梅一点反应都沒,他干脆停下了车子,转过头來看着她。

    “咦,你停车看着我干嘛,”良久,孙晓梅好像醒悟过來,瞪了眼儿子,诧异的道。

    “老妈,你也总得给我说个大致的地点吧,要不然你让我往哪开啊,我可是第一次去新房呢,”林锦鸿无奈的道,“是不是有心事啊,说來听听,说不定我也能帮上点忙,”

    “我來开吧,”孙晓梅说着,就欲解开安全带。

    林锦鸿忙挥手阻止,“老妈,你那魂不守舍的样子,开车很危险,还是我來吧,你坐在后面指点一下方向,顺道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你和爷爷的样子,这事情好像不小呢,”说着,他再次启动了车子,孙晓梅说了个方向,林锦鸿遂向着老妈的指示方向行去。

    “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只是你爷爷和你大爷爷、二爷爷他们闹了点小矛盾,你爷爷心里有些不痛快而已,”孙晓梅打起精神,淡然的道,好像真的不是什么大事。

    但林锦鸿显然不相信她所说的,爷爷他们闹得恐怕不是小矛盾这么简单吧,毕竟大家都已经是七老八十的人了,如果仅是一点小矛盾,以他们的见识和胸怀,应该很快就能过去,可刚才看爷爷那萧瑟的背影,实在不像是一点小矛盾,林锦鸿不死心的问道:“到底是什么小矛盾呢,他们兄弟十几年沒见,一点小矛盾绝对不会使大爷爷他们这么迫不及待的离开香山别墅吧,爷爷他也绝对不会是那付神态,爷爷他什么风浪沒经过,”

    “跟你说实话吧,林家产生了分歧,你大爷爷和二爷爷他们主张向唐家靠拢,但是你爷爷和你爸不同意,但是他们又不方便解释这其中的理由,你爷爷只说你大爷爷和二爷爷两人目光短浅,沒有大局观,事情大致的情况就是这样了,至于具体情况,你只能向你爸询问了,不过我想你就是问了也是白问,他肯定不愿意告诉你,儿子哎,现在你还算不上林家的第三代领导人物,只有你击败其他人,融入林家的核心,才能参与到他们的博弈中,才能在林家发出自己的声音,别人才会重视你说的话,加油吧,我看好你的,”

    林锦鸿无语一笑,良久笑道:“既然林家产生了分歧,怎么说,这个林家第三代也就我一人了吧,还跟谁竞争呢,我去领导谁啊,大大小小的事情也总该让我知道些了吧,”

    “你想得美,别说现在林家还沒真正的分裂,就算是真的分裂了,林家身后还有个庞大的利益团体呢,跟你差不多的可不只你一个哦,”孙晓梅看着儿子吃瘪的样子,高兴不已,丫头见母子两人说完正事,也插嘴进來,三人聊了一阵,在孙晓梅的指点下,林锦鸿感觉这走得路越來越偏僻,最后拐上了一条上山的水泥路,看着周围的情形,这条路好像刚修好不久,那些土石断层面看上去还很新鲜,山不是很高,但也够呛,一路盘旋而上,好在沒有悬崖峭壁之类的,不然谁敢住这里呢。

    沿着水泥道,行驶了大概有四五分钟左右,终于看到一扇铁门,孙晓梅喊了声停车,等林锦鸿停稳车子,她下车后,从坤包里取出钥匙,打开铁门,重新上车,林锦鸿驾驶着大奔进了铁门,看着眼前的情形,目瞪口呆,不止是他,丫头也是差不多的表情,只见前面一座四五米开外有一座茅草屋,茅草屋旁有一个大池塘,池塘边是一座凉亭。

    三人下车,林锦鸿和丫头进入茅草屋,逛了一圈,发现是实实在在的茅草屋,里面并沒另外的机关什么的,“老妈,这就是我们的新房,”林锦鸿摊着双手,郁闷的道,这个惊喜好像太大了点,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怪不得老妈说晚上來这不安全呢,如果三更半夜的跑出來头老虎、野猪什么的,闯入你茅草屋,用你毛茸茸的手掌摸着你的脸,要求与你同床共枕,谁能受的了这个刺激呢。

    “嘻嘻,怎么样,很惊喜吧,你们绝对想不到你们的新房会是这个样子呢,”孙晓梅哈哈一笑,差点笑岔气,良久才接下去道,“儿子、丫头,你们也别怪老妈,本來是想在这给你们盖个城堡式新房的,但被你老爸知道了,向你爷爷偷偷打了个小报告,结果,这茅草屋就应运而生了,你爷爷和你爸说,太安逸的生活会使人丧失斗志,他们可不想你沉迷在安逸的生活中,他们还说,你应该每年都來这里住上几天,体验一下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生活,让你不要忘记百姓的生活,这样才能使你在今后的工作中真正做到为民服务,”

    林锦鸿点了点头,“他们说得对,我确实该每年來这里住上几天,过几天穷生活,丫头,今后我们就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多生几个儿子,让他们上山砍柴打猎,”孙晓梅和丫头无语的看着他,茅草屋中,一应家具应有尽有,只是沒米沒菜,林锦鸿本想中午在茅草屋中做一顿吃的,现在看起來是不大可能了,菜沒有倒好解决,这个沒米显然不行。

    三人在凉亭里休息了一阵后,俩开了小茅草屋,林锦鸿向老妈要了钥匙,交给丫头保管,他暗自打算,以后每來燕京,便在那茅草屋里住上几天,不为别的,只为磨练心智。

    回了香山别墅群,吃过午饭,下午便去西山苑陪了周校民聊了一个下午,晚饭也是在西山苑吃的,丫头的老爸周国俊也在,周国俊是个极严肃的人,比之他爸周校民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一般都在天宸别院,偶尔來西山苑陪一下周校民,在周国俊面前,林锦鸿也不敢随意称呼周校民为老头,很是规矩的叫着爷爷。

    一顿饭吃得不怎么舒服,林锦鸿也不知道丫头是怎么吃得下饭的,好在吴慧琴总是顾着林锦鸿,不时的问这问那的,减了林锦鸿不少尴尬,吃过饭,周国俊和吴慧琴两人离开西山苑,林锦鸿总算放松了些,“老头,你好像和我岳父有仇似的,两人整天到晚绷着脸,累不累啊,这饭吃的,哎,也亏丫头吃得下,要是我天天呆你们俩身边,非得磨出病來不可,”

    “你这小子,我还以为娶了我家孙女,变得稳重了,沒想到还是旧习不改,臭小子,也只有你能在我面前沒大沒小的,”周校民哈哈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