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官运 > 正文 第227章 博弈序章
    林锦鸿在办公室里与张博谈了半个多小时。基本上围绕着明天的书记会议和后天的县委常委会议的。张博将这半个月來发生的事情向林锦鸿说了一遍。他和赵铭相站在不同的位置。所看问題的角度也就不一样。可以说。张博讲的事情更具有条理性。但同时也打上了他自己的思想烙印。赵铭相的话是原滋原味的。林锦鸿想要清楚其中的关键。必须还要自己加以思考。不同的两人讲述同一些事情。可以起到互补的作用。使得林锦鸿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张博离开后不久。林锦鸿一系的人员陈立文、罗非、陈然等等俱都走马灯似的往林锦鸿办公室里跑着。林锦鸿本还想打电话通知他们明晚赴宴的。这下好了。这些电话都省下了。一个下午。就在林锦鸿批阅文件和见众人中度过。下班后。林锦鸿上了县委一号车。由于那辆红旗明仕被秋月开走了。只得坐着一号车回天润园了。上车后。林锦鸿向周猛问道:“周猛。苟大一家有沒有找到。”去燕京后。别的人会经常打电话向自己汇报。只有周猛还沒打过电话。因此林锦鸿还不知道周猛此行的结果如何呢。

    “首长。还沒找到。按照您前次给我的那张纸上所述。我们只找到了一具无头尸体。看上去应该不是苟大的。但不知道是不是苟大的家人。当地的公安机关正在介入调查。我们只好转明为暗。现在还看不出吕涛三人有什么心思。我正在让一个朋友跟进此事。我那个朋友是搞侦查出身的。对于这一套很拿手。相信不久就会有消息传來。”周猛边开车边回道。

    “停车吧。”林锦鸿看到车后面那辆熟悉的天蓝色兰博基尼跑车。向周猛吩咐道。周猛缓缓停下车子。林锦鸿放下车窗。只见后面那辆兰博基尼立马上來。与林锦鸿的县委一号车平行。穆德从驾驶伸头出來。向林锦鸿挥了下手。“领导。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刚经过县委大院呢。便看到你的车子出來。正好我也要回天润园。要不要搭个顺风车啊。”

    林锦鸿想了下。自己还真不想坐这辆县委一号车回天润园呢。遂向周猛道。“你先回去吧。我搭个顺风车。”说着不等周猛回答。推开车门下车。來到兰博基尼副驾驶座上。周猛只得开着那辆县委一号车回县委大院。然后取了自己那辆自行车回家。

    兰博基尼跑车上。林锦鸿系好安全带。示意穆德开车。“你的女朋友呢。”

    “哎。想要追求自己的爱情太难了。现实总是残酷的。她说她自己配不上我。然后一声不吭的不知道跑哪去了。打了不知道多少电话。也沒一点消息。”穆德边开着车子边无奈的抱怨道。看起來倒真有几分像是失恋的男人。“领导。一声不吭的跑去燕京结婚了。也不事先打声招呼。是不是太不给面子了吧。本还想蹭一顿饭吃的。现在沒戏了。”

    “呵呵。看來你的消息也挺灵通的嘛。”穆德能知道这事。林锦鸿倒不怎么感觉奇怪。自己在离开新康县可是向上级部门说明缘由了的。身为市委书记的儿子。打听这点消息应该不算难。“为了蹭顿饭。还特地跑去燕京。你会这么疯狂吗。”

    “这怎么算是疯狂呢。这顿饭可不简单。以领导你的背景。结婚肯定是轰动京城的事情。要是我在宴席上随便结交一个大佬。那不是爽翻了天吗。”穆德哈哈笑道。“不过。我很好奇。这几天我一直在关注京城方面的新闻。并沒什么轰动的事情发生呢。”

    林锦鸿看了眼穆德。知道他说这些的目的是为了向自己套取点有用的信息。不过这么光明正大的套信息。林锦鸿对这种行为并沒多少的厌恶感觉。看來穆德也不完全是纨绔子弟。深谙交际之道。林锦鸿悠悠一笑。“我那点背景。还能引起什么轰动呢。你只能失望了。不过也不能太让你失望是吧。明天晚上天润园有免费的酒菜招待。要不要來。你看着办吧。事先声明。不收任何礼物。否则免登门。”

    “哈哈。天润园。我早就想进去看看了。就知道这次让你搭个顺风车会有大收获。果然不出我所料。”穆德得意的笑道。“领导。想必明天晚上你的铁杠都在吧。正好。我也想见识见识你的铁杠。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也会成为你的铁杠呢。”

    林锦鸿无语。良久道。“算了。我可不想让你这个家伙为难呢。要是你上演无间。穆书记还不找我算账啊。现在我身上的压力就不少了。可不想因为你。再背负一层压力呢。”

    “得。领导。看來你是看不起我了。”穆德郁闷的道。“看在领导能请我蹭饭吃的份上。我透漏条消息给你啊。就算是付饭资了。市里某些人想让领导你在年底前离开新康县呢。哎。这个顺风车谁不想搭呢。那位上蹿下跳最热闹的人想搭顺风车都想疯了。领导要做好准备啊。新康县旧势力虽然被领导已搞的支离破碎。但他们不会就这么容易承认失败的。我想新康县还有他们在意的东西吧。要不然也不会干出官场上令人忌讳的事情。”

    林锦鸿诧异不已。沒想到穆德会说出这番话來。林锦鸿的第一直觉便是这些话肯定不是穆德说的。穆德应该还看不到这个。难道是……林锦鸿默然点了点头。看來是穆尚义借着他儿子的口來警告自己了。穆尚义想要一个稳定的潭州市。希望自己悠着点。林锦鸿心中蓦然串起一股怒火。穆尚义想要稳定的潭州市。自己又何尝不想要一个稳定的新康县呢。可是谁又照顾了自己的想法。先是徐勉放入新康县。接着想趁自己不在新康县时趁机谋事……

    看來自己得找个时间跟穆尚义谈谈了。自己不是任人拿捏刘阿斗。林锦鸿想到这。遂向穆德说了声谢谢。然后开了个玩笑。“看來你的饭资还有多啊。我就不找回了哦。”

    “领导真是实在人。嘴上说着不收礼。这转眼间饭资多付了却不找回。”穆德笑道。

    说话间。车子进了水墨兰庭。穆德在天润园门口自动停车。林锦鸿下车后。挥了下手转身进了天润园。穆德在车上郁闷的喊了声。“领导。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搭了顺风车。也不请我进去喝杯茶。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

    “哈哈。这叫卸磨杀驴懂不。”林锦鸿邪笑道。“同时。也保持天润园的神秘感。明天你进來了才会更意外啊。”

    穆德无语的看着林锦鸿的背影。喃喃的叹了口气道。“还沒见过这么无耻的领导呢。”

    林锦鸿回到天润园。吃过晚饭。独自进了书房。思虑了一阵。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这穆尚义的手机号也是他从穆德身上压榨过來的。他之前也沒打过。拨了十一位数字后。按下接听键。不久电话接通。电话那头传來穆尚义严肃的声音。林锦鸿缓缓吸了口气。道:“穆书记。我是新康县县委书记林锦鸿。穆书记一向可好啊。”

    “哦。是锦鸿同志啊。恩。有什么事情吗。”穆尚义的语气中略微有些不耐烦。

    林锦鸿嘴边浮上一丝笑意。心情渐渐冷静下來。道:“也沒什么大事情。只是有个问題想要与穆书记讨论一下。新康县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官场频繁发生各类事情。现在新康县好不容易进入相对稳定时期。在今后一段时间内。经济发展将是主流。大家希望看到一个稳定的新康县。使得新康县早日更上一层楼。穆书记。您说是吧。”

    电话那头。穆尚义停顿了好一会儿。好像在思考林锦鸿说这些话的目的。“锦鸿同志。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就不妨直说吧。你是新康县县委书记。能不能保持新康县的稳定。就要看你的工作能力。当然。我还是比较相信锦鸿同志的能力的。”

    林锦鸿微微來气。都到这时候了。穆尚义还在玩推太极的把戏。不知道是他根本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呢。还是他有十足的把握。林锦鸿淡然一笑。“既然穆书记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穆书记。如果沒有别的吩咐。我不打扰你休息了。”等穆尚义“嗯”了一声。林锦鸿遂挂断电话。这个电话显然沒有达到预期的目的。这也更加坚定了林锦鸿的信念。一场博弈正在悄悄的展开。这场博弈涉及的人员上至湘省省委常委下至新康县县委常委。谁也沒想到。这么一场政治大博弈的主动权竟然会掌握在一个县委书记的手中。这场政治博弈也证明了阿基米德的那句疯狂的话:只要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起整个地球。林锦鸿凭着这场博弈。终于使得整个林氏家族为之侧目。使他从林氏家族的第三代人中脱颖而出。这是后话。

    林锦鸿一脸轻松的从书房中出來。有些事情想通了。就会使人感觉浑身轻松。林锦鸿现在就是这种感觉。下了二楼。來到客厅。见丫头正在看电视。秋月在一旁陪着。赫连琅玕以及宋清清已经回了卧室。在丫头身旁坐下。脑袋贴在她肚子上与儿子、女儿交流了一番。惬意无比。

    “哥。是不是有什么喜事。瞧你高兴的样子。”丫头诧异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