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官运 > 正文 第230章 事件导火线
    在县教育局的座谈会上。省教育厅副厅长薛文秋在讲话中尖锐指出新康县的教育改革相对來说是失败的。虽然相比以前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横向比较上整个潭州市和省城不具有可比性。导致这种情况发生的原因有两点。一是新康县教育部门的工作人员沒有魄力、沒有勇气去改革;其二是新康县政府对县教育部门沒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投入不够。薛文秋在讲话中呼吁新康县党委和政府在今后的财政支出问題上。政策适当的向教育局倾斜一点。积极配合湘省的教育改革工作。为全国的教育改革贡献一份力量。

    这个讲话粗一听起來好像沒什么问題。而且正义凛然。很具有号召力。但仔细品味的话。还是能品出一些潜在的意思。薛文秋的这个讲话可以说是包藏祸心啊。如果将來湘省的教育改革失败了。他可以凭着这两个原因将自己撇的干干净净。同时也将所有的账算在政府头上。最重要的一点是想将新康县党委和政府置于潭州市教育部门的对立面。

    “湘省教育厅的领导。同志们。刚才薛副厅长的讲话。我听了很是惭愧。也有感而发。想在此抛砖引玉。哪里说差了。欢迎大家指出來。”林锦鸿缓缓站起來。笑道。他本來参加这个座谈是想來听听不讲话的。但现在人家薛文秋都骑在自己头上了。如果还不还击那已不是大度。而是怯弱。对自己的声望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吧。“教育改革自从三四年前中央提出这个口号后。多省开始进入实施阶段。其中我们湘省可以说是教育改革的急先锋。为国家的教育改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我就不多做赘述了。”

    林锦鸿看了众人一眼。见薛文秋一脸的冷笑。心中暗自感到好笑。又继续接下去道:“昨日。省教育厅的某位领导就已经私下里表示。新康县应该对教育部门加大投入。今天薛副厅长又说明了湘省教育改革失败的原因。很是深刻。但窃以为不是很全面。教育改革不是一句口号。更不可能单靠加大资金投入就能解决问題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不是说教育改革就是钱的问題吗。这句话显然很不严谨。但观之新康县的教育改革。总结一句话还真是钱的问題。有钱就能使教育改革得到贯彻执行。如省城的某些县市。投入资金相当的大。入学率和升学率腾腾的上去了。也就是改革成功了。新康县资金投入不够。入学率和升学率虽然也上去了。但未能完全如意。这改革是不成功的。”

    “试问。这样的改革真的能使教育改革找到出路吗。湘省各个地区有穷有富。富得地方拼命的建学校。拼设备。想要提高入学率确实不是什么难事。但是穷的地方呢。他们有什么能力投入资金拼命建设新学校。即使建成了一所学校。那么老师哪來。这是一个严峻的问題。但又不能不去重视。”

    “说了这么多。大家可能想问我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我的意思只有一个。那就是全局统筹规划。沒有统筹规划。肆意的乱改革。这是开倒车。今天建成了很多新学校。有朝一日。人民迫于教育厅下达的指标。送孩子去上学。但过了一二年。这新建的学校到底还有多少能存在的。或者是有必要存在的。大家想过这个问題沒有。沒有因地制宜。实行一刀切。或者是为了追求几个毫无意义的指标。盲目投资建学校;在改革中沒有全局规划。资源分配不合理等一切因素都有可能导致教育改革的失败。”

    林锦鸿凛凛的目光从众人的身上扫过。淡淡的道。“很不幸的是。我以上分析的诸多原因。在湘省的教育改革中都存在。我本來不想说这些的。但是。既然薛副厅长说到要为国内教育改革贡献一份力量。我只好抛砖引玉。也许说的有些偏激。但也是为了湘省的教育改革着想。希望大家见谅。”说完。整个会议室一片寂静。只听到一阵阵粗重的喘息声。林锦鸿也不去关注那几位喘气如牛的家伙。缓缓的在位置上坐下。

    他刚坐下。场中响起一个孤零零的掌声。林锦鸿顺着掌声看起。见鼓掌的正是省教育厅的厅长朱政和。接着又响起一个掌声。瞬时。掌声连成一片。很是热烈。经久不息。

    良久。掌声终于下去了。朱政和微微咳嗽了声。道:“自古有道。一代新人换旧人。林书记虽然年纪轻轻。但是看问題的角度却很深。我们感觉惭愧啊。一个县委书记。日理万机不说。对湘省的教育改革还能研究这么透。而我们这些专职搞教育的工作者。却浑然不知这里面的问題。每天面对数以百计的歌功颂德文件而沾沾自喜。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我们严重渎职。改革向來是摸着石头过河。但我们呢。那是跑着过河了。生怕前边的金字被人捡走了似的。从沒回头去看看后头的路到底留下了什么。这种态度又怎么能搞得好教育改革呢。”

    朱政和极尽谦虚的展开自我批评教育。一个堂堂的正厅级干部却对着一个处级县委书记开展自我批评。这一幕让人见了谁都难以想象。林锦鸿倒也被搞的不好意思了。也自谦一阵。此时的薛文秋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只是内心里却是波涛汹涌。勉强闻着心情。说了几句不咸不淡的话后。直到座谈会结束。他都沒再说话。

    座谈会结束。众人皆散去。省教育厅的人员也各自上车离开新康县。前往其他县视察工作。只是经过新康县林锦鸿的强势讲话后。薛文秋也渐渐失去了视察的兴趣。走马观花似的在潭州市各县逛了一圈。最后回到省厅。

    朱政和在回到省厅后。主持召开了一个党组会议。在会上他发表了一个讲话。讲话内容大部分是林锦鸿的观点。他在讲话中也曾指出。上述观点是引自新康县县委书记关于教育改革几点看法。党组会议后。朱政和让人整理讲话内容。并征得林锦鸿的同意后。在湘省人民日报上发表。虽然署名的是朱政和。那篇文章一经登出來。人们很快知道了。这文中的大部分观点是林锦鸿的。一个县委书记对教育改革工作的看法。

    十月。湘省教育厅成立处级办公室:改革办公室。朱政和亲自兼任办公室主任。进入十月。天麻镇的赵家坨开始进行联合种植试验和联合养殖试验。由赵家坨支书赵四仁出面组织一个农业公司。村民按照田地或者资金入股。而想要干活的也可以应聘农业公司。有工资发。

    林锦鸿亲自出面。让老爸介绍几位种植和养殖方面的专家。以及经济学方面的专家。组成一个工作小组常驻赵家坨。而新康县老干局成立的城乡指导小组也有五个离退休干部义务常驻赵家坨。为赵家坨的联合种植试验贡献一份力量。

    在这个月的县委常委会议上。由张博出面提议调整天麻镇的人事。建议原天麻镇镇委书记调任副县长。接任副县长一职。主管宗教、文化等工作。原來的袁智龙已调往邻县任常务副县长。天麻镇镇长叶青接任天麻镇镇委书记。副书记苏子琳代天麻镇镇长。这苏子琳的升官速度也可以用飞速來形容了。刚成为天麻镇副书记。才一个來月左右。又从副科跳到正科。让人看了羡慕不已。随之而來的各种各样的谣言也就多了。

    徐勉一直沒有声响。甚至在司法这一块。他也放弃了。或者说他根本就沒怎么出力过。林锦鸿的驱狼吞虎彻底失去了效用。他也懒得再耗下去。直接在县委常委会上提议让副县长郑宝阁主管司法这一口子。郑宝阁原为县长张博的人。后张博向林锦鸿靠拢。郑宝阁便也渐渐來林锦鸿办公室多了。林锦鸿对他的印象还不错。他应该属于锐意进取但守成不足的人。容易冲动。很难成大事。但是当做打手來冲锋最合适。

    这么段时间。陈尚虎以及省市等方面一直沒有什么动作。显然都在等待时机。林锦鸿不想在等下去。他已经有预感自己很可能在这次博弈中离开新康县。自己离开新康县沒关系。但不能让新康县丢了。新康县有太多的秘密。如果自己不能控制新康县。那么罗非、陈然等人必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境。而自己在林家的地位也会一落千丈。

    要想新康县万无一失。就必须要做足功课。事无巨细的安排好。一个小小的漏洞就有可能是万劫不复的深渊。他不但调整了天麻镇。还稍微调整了下三溪镇以及大津乡。这三个地方最为重要。当然还有个高新区。只不过高新区的罗非手段自己也见识。倒不用担心。

    湘省省长办公室。王满良看着人民日报。良久道:“这篇文章的观点是出自林锦鸿之手吗。”他指了下报纸第二版头条新闻。省教育厅朱政和发表的那篇文章。

    “听薛文秋说过这件事情。应该差不了。”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张学汉笑道。

    “看來林锦鸿该去省教育厅。你的问題很尖锐。对教育改革看得很透嘛。”王满良放下报纸悠悠的道。张学汉沒有搭腔。只是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