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官运 > 正文 第232章 三下赵家坨
    “林书记。我很怀疑你的合作诚意啊。我说过了。只要你在桃花坞的事情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我就是朋友。可是桃花坞到现在为止每天都有警察上门服务。还怎么开门做生意。”秋月宫388包厢。金易端着一杯酒看着对面而坐的林锦鸿。悠悠的道。

    “金先生。合作归合作。但不能因为合作。而破坏我的原则。是吧。现在看起來不是我的合作诚意有问題。而是金先生在强人所难啊。”林锦鸿微微一笑道。“金先生。既然说到合作的问題上。请问金先生能给我带來什么。合作总是互惠互利的吧。不可能只付出不得利。”

    “林书记真是快人快语。那好。我就帮林书记分析一下。我们合作能带來什么好处……”

    他正说着。突然林锦鸿身上的手机铃声响起。林锦鸿说了句不好意思后。起身出了388包厢。來到对面的休息室。沒多久林锦鸿回到388包厢。向金易道:“金先生。只能向你说声对不起了。发生了点事。要马上离开前往处理一下……”

    金易挥了下手。笑道。“林书记请自便。不过这顿饭得你请啊。”

    “这个自然。我很好奇和金先生合作能带來什么收益。金先生话沒说完。我只有下次继续聆听高论。金先生请慢用。”林锦鸿说完转身出了包厢。打了个电话给赵铭相和周猛两人。却不想周猛还在下面车上等着。林锦鸿下了秋月宫三楼。來到秘密车道。上了红旗明仕。吩咐周猛先回县委大院换上那辆县委一号车。顺道也带上赵铭相。

    车子缓缓启动。林锦鸿的心已经飞向赵家坨。刚才那个紧急电话是赵家坨的村长赵霁打來的。说赵家坨的联合种植发生了点问題。现在村民闹得不可开交。有可能发展成为群体事件。电话中。赵霁语焉不详。林锦鸿也难以判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那句群体事件还是很有杀伤力的。现在关键时期。一出现点小事。就有可能被无限扩大化。更别提是群体事件了。以赵四仁的威望。赵霁的能力。应该能控制得住群众的情绪吧。再加上联合赵家坨本身富裕。并不指望这集体种植这几块钱。怎么可能闹得不可开交呢。

    猜是猜不出结果的。林锦鸿拿出手机给天麻镇镇委书记叶青挂了个电话。“喂。我是林锦鸿啊。叶青。你现在什么地方。赵家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书记。情况还不明朗。我和苏镇长刚接到赵霁同志的电话。准备往赵家坨赶呢。”

    林锦鸿哦了一声。“到赵家坨后。先控制住局面。无论如何也不能酿成大事故。我马上就到。”他说完挂了电话。车子回到县委大院。见赵铭相已在那辆县委一号车旁。他正在轻声打着电话。看到林锦鸿从红旗明仕上下來。和电话那头的说了一声。然后捂着话筒。走到林锦鸿身边。林锦鸿一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应该和他大哥在通话。遂挥了下手。“先上车。在车上仔细说。”说完钻上车子。赵铭相也跟着钻上了县委一号车的副驾驶座。

    等周猛启动车子。赵铭相转过头來道:“书记。情况不容乐观。我大哥那边传來消息说。天麻镇派出所所长陈瑾派人抓了赵家坨的村支书赵四仁。以及其他几个村民。原因是接到别人举报。赵四仁在农业公司私自挪用公款。红利分派不均。书记。要不要向我大哥亲自询问一下事情的详细经过。”

    陈瑾。原县公安局党组副书记、第一副局长。后在桃花坞事件中不作为。被撤去县局党组副书记、第一副局长等职位。调往三溪镇任派处所所长。但在三溪镇表现不错。林锦鸿为了使王熙顺利接任镇长一职。将和程海走得近的陈瑾又调到了天麻镇派出所。沒想到。这件事情竟然会和陈瑾有关。怪不得呢。赵四仁都被抓起來了。赵家坨就失去了一根定心针。民情能不激动才叫怪事。打蛇打七寸。他们显然抓住了赵家坨的七寸以及自己的七寸。不要小看了任何人。自己还是沒有将这句话彻底放在心上啊。

    知道了原因。林锦鸿摇了摇手。“现在事情已经很清楚了。”说着。掏出手机。给马晨拨了个电话。让他马上亲自带人前往赵家坨。一时间。赵家坨风云骤起。在这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官路就此断绝。不知有多少人身陷囹圄。不知道有多少人借着这件事平步青云。一切。就在这里拉开了序幕。谁都不会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人想要借这赶林锦鸿离开新康县。却不知道主动权牢牢的掌握在这个面相清秀。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年轻人手中。他宛如手中握着一把尚方宝剑。谁要他死。他就要让谁难看。

    林锦鸿眯着双眼。大脑在高数运转着。他不是在想赵家坨事件的真相。有些事情沒有真相才是真相。他在盘算着去留得失。自从燕京回到新康县。他就不停的在盘算这个问題。真的很难决断。去则失去一次进位的机会。但可以脱身事外。在身后博弈新康县那盘棋。能让新康县成为自己的大后方;留则能让自己趁机搭顺风车。进入潭州市委常委应该不是难事。到时候自己就是副厅级别。但留下要应付湘省和潭州的好几个常委的猛烈攻击。自己虽然有底牌。但很有可能是两败俱伤之局。就算自己进入市委常委。也是元气大伤。恐难有作为。

    现在还有个大问題。爷爷对这件事情的态度。自己一直不清楚。而老爸说的话又模棱两可。林家对自己的考验到底是什么。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林家认为自己该留下拼搏一下。要有勇气去拼搏。那自己便有了底线;如果林家认为自己这次应该离开。身居幕后操控一切。不眷恋眼前的得失。那么自己便可以轻松顺势退出这场争斗。

    这个问題。他已经想了很久。去和留两个字不停的在他脑中纠缠着。不论其他因素。留下自己有百分之十的把握能进潭州市委常委的。而在这个时刻离开新康县。自己什么时候才能从正处到副厅。就不得而知了。如果说林锦鸿对于留在新康县沒有心动。那肯定是虚伪。在他脑中多次的博弈中。曾好几次下定决心想要留下來。做一番生死拼搏。上位潭州市委常委呢。不过奇怪的是。他潜意识中每次布置都是按照自己离开新康县的结果去布置的。林锦鸿自己也想不懂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意识。

    车外响起一阵吵闹声。林锦鸿从思绪中惊醒。皱了皱眉。见不知何时。车子已经停下來。顺着车窗向外看去。见已经到了赵家坨。只见村名东一堆西一堆的围着。自己的车子外面也围着很多村民。几个民警正紧盯着县委一号车。不时的过來将村民从车周围拉开。生怕情绪激动的村民做出什么事情來。林锦鸿推开车门。从车中钻出來。一阵香水味猛冲向鼻际。他差点被呛到。天润园有四五个女人。个个姿色出众。但都很少身上擦香水。就算有。也是若有若无走近距离才能闻到的那种暧昧香味。从來沒有像这么浓烈的。林锦鸿抬头。见站在自己跟前的正是天麻镇代镇长苏子琳。以及镇委书记叶青两人。浓烈的香水味不言而喻。是从苏子琳身上散发出來的。一些日子不见。苏子琳也沒多少的变化。只是看起來不像以前那般性感。当然除了身上那种浓烈的香水味外。

    “书记。我给您介绍一下情况……”叶青忙道。但刚开了句头。便被林锦鸿挥手打断了。林锦鸿示意两人站到一边。然后向着那些扎堆喊叫的村民走去。几个天麻镇派出所的民警见状。忙想跟在林锦鸿身后。但也被林锦鸿挥手阻止了。

    林锦鸿一脸笑意的向前走了几步。那些村民个个向他涌去。不过在距离两三米时便停下了。狐疑的看着他。林锦鸿身边的村民越聚越多。“听说。你们的支书被天麻镇派出所的民警同志请去喝茶了。我一听到这个消息。连午饭都沒顾得上吃。匆匆來到赵家坨。想要看看德高望重的赵支书到底犯了什么事情。现在哪个愿意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大家要拆种植大棚。要填养殖鱼塘的。不过。我要听真话。要听实话。说起來。我这是第三次跑赵家坨了。对赵家坨的情况还是比较熟悉。再说我的秘书也是赵家坨人。也能了解一些事情。”林锦鸿气定神闲的背负着双手。脸上的笑意不断。周围一阵寂静。谁也沒有说话。

    “好啦。既然大家都不愿说。那就先散了吧。我相信赵支书在晚上之前就能回來。到时候我们再聊聊。今晚我就在这等你们的赵支书了。”林锦鸿挥了下手道。

    众村民还是沒有动静。突然从人群中响起一个弱弱的声音。“林书记是个好人。我相信林书记能帮我们做主的。”顺着声音看去。说话的竟是赵铭相的老爸赵老实。这个平时手持旱烟筒屁都不放一个的老实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却帮林锦鸿说了句话。

    顿时。周围响起一阵嗡嗡的声音。“是啊。林书记是个好人。他说支书能回來就一定能回來。大家先回去吧。”差不多内容的话语声在四周响起。然后村民渐渐散去。最终在叶青等人的目瞪口呆中。只剩下林锦鸿孤零零的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