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官运 > 正文 第239章 西郊送别诗
    “小子,还沒睡啊,难道现在还不踏实,睡不着觉吗,不应该吧,”打电话來的是林锦鸿老爸林国栋,“好了,时间也不早了,长话短说吧,你也应该开始行动了,想要再等等恐怕就要鸡飞蛋打喽,陈晋飞一进入中组部,你手上的那几张牌也就玩不转喽,”

    “哦,怪不得陈晋飞迟迟进不了中组部呢,现在看來是老爸你的功劳哇,不过,他进不进中组部都沒什么,我做了两手准备,相信陈晋飞进入中组部,我所能获得的利益更大,”林锦鸿悠悠的道,“当然危险也大了不少,不过,富贵险中求嘛,沒有点冒险精神怎么行呢,”

    林国栋听说儿子有两手准备,颇有些意外,同时他也在想陈晋飞进入中组部后儿子怎么才能获得更大利益,他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毕竟他站得高,接触的东西也比林锦鸿要多得多,林锦鸿能想到的,他自然也能想得到,林国栋思考了下,劝告道:“小子,不要玩过火啊,引火烧身可不是件好玩的事情啊,”

    “老爸,我心中有数的,不论怎么样,先防御再进攻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林锦鸿笑道,如果陈晋飞真的要调入中组部,自己要收取利益,无异于与虎谋皮。

    “既然你都已经有准备,那我也不多说了,好自为之,”说完,挂了电话。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钟,新康县西郊,一辆辆的小车排成两行,每辆车旁站着两人,最前面的那辆车是新康县二号车,车旁站着的正是张博和他的秘书,这里有新康县十一位县委常委中的七位,另外还有几位各局、办公室的一二把手,如县财政局局长熊兴川、县公安局局长马晨、县招商局局长等,來往的车辆行人看到这么多新康县大佬在这等着,都暗暗称奇,有的甚至停下车來,想看看张博等人在迎接什么人,在他们的意识中,凡是摆下这样大排场迎接的,肯定不是一般的人员,至少也是厅级吧。

    一辆房车,一辆奔驰,从县城方向疾驰而來,奔驰车上,林锦鸿正闭目思考,突然感觉车速放慢,耳边响起丫头的声音,“哥,张博、罗非他们來送行,”

    林锦鸿愣了下,睁开眼,看到前面偌大的场面,笑了笑,向丫头道:“就知道昨天罗非两人來天润园沒什么好事,这场面大的沒谱了,十一位常委中來了七位,要是让某些人看到,不知道该作什么感想呢,秋思,停车吧,”最后一句是向坐在驾驶座上的秋思说的,后面那辆房车的司机是周猛,辞职了的周猛,林锦鸿暂时还沒想到怎么安排他,因此只得先让他暂时重操旧业,当起了司机,天润园那边,只有宋清清一人留在那里,照顾整个天润园。

    等秋思停稳车子,林锦鸿下了车向张博几人而去,林锦鸿向前疾走几步,走到张博跟前,伸手握了下,道:“老张,这场面大的不靠谱啊,”说着瞪了眼罗非和马晨两人。

    “书记,应该的,我们也只能这样聊表一下心意了,林书记离开新康县,我们大家少了主心骨啊,”张博朗声道,“书记,你也别怪罗书记和马局长,昨天也是我们大伙儿逼着他们來的,这烟锅还真不能让他们两人背了,”

    林锦鸿摇头一笑,“你们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们喽,新康县已经步入正轨,少我一个不少啊,再说还有老张你在新康县,徐勉同志也是个老同志嘛,相信在你们的带领下,新康县的跨越式发展指日可待,到时候我会來看看的,”林锦鸿说完,又与其他人一一握手,说了几句勉励的话,这样的场合,基本上不会说什么正式的话,该说的,早在几天前林锦鸿就已经与众人一一说过,不该说的,就得靠大家自己的领悟能力了。

    越來越多的围观者,见一干县委常委不是迎接某领导,而是为前任县委书记送行的,很是惊讶,林锦鸿在新康县普通百姓眼中的印象还不错,虽然呆的时间不长,但他干了不少的实事和大事,新康县的经济实实在在的发展了,更兼他在现代化商贸中心拆迁案中,为陈继明一家主持公道的事情,已被越來越多人所知,因此看到林锦鸿要离开新康县,几个來往的行人也大着胆子上前來要和林锦鸿握手送行。

    林锦鸿沒有拒绝,一脸笑意的与众人一一握手,并聊了几句家常,问得最多的就是大家收入有沒有增加,能不能吃饱饭之类的,后來越來越多的人上來要和他握手。

    县城西郊发生的一幕,很快就被有心人传到徐勉和梁君等人的耳中,县委书记办公室中,徐勉脸上阴晴不定,神色复杂,自己之前估计的是过于乐观了,以为坐上了县委书记一职,就得到了新康县的天下,现在人家西郊一曲送行诗便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更郁闷的是自己跟本毫无还手之力,只能捂着脸躲在暗处。

    门被敲响,新秘书进來,向他请示说是县委副书记梁君有事过來商议,他的老秘书已经被背烟锅,受到党内记过一次的处分,并被发回秘书科坐了冷板凳,这新秘书也姓钱,大学毕业才一年,文才不错,但不是很合徐勉的心意,尽管如此,徐勉也不敢再启用老秘书了。

    徐勉挥了下手,说了声让他进來,沒多久,梁君进來,徐勉示意他坐下,“是不是想说县城西郊的事情,这事情我也已经知道,”弦外之音很明确,如果你梁君是來说这件事情的,那对不起,你可以离开了,心情不是很好的徐勉,沒有注意到自己说话的语气,更沒注意到他说这话时梁君的眼神很冷。

    “徐书记,既然已经知道这事,那您想必已经有完全之策了,看來是我多虑了,我不打扰徐书记的工作了,”梁君说着起身,准备离开办公室,他的语气有些硬。

    或许是发现梁君的说话有些问題,徐勉意识到自己刚才说错了话,或者说用错了语气,他忙起身道,“等等,梁副书记,对不起刚才在想些事情,入神了,沒注意,大家都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谁,是吧,不能意气用事,來,大家商量一下,该怎么应对这件事情,”等梁君重新坐下,徐勉接下去说着,“西郊城外的送行诗显然是作给我们看的,目的是打压我们的士气,让我们自乱阵脚,气势不够,人在工作时就会很容易情绪化,情绪化的后果是在工作中漏洞百出,一旦受人于柄,我们就等于自缚手脚,别说工作,做人都不行,因此,我们当前的要务是稳住阵脚,千万不能自乱阵脚,我相信市委很快就会有行动的,”

    梁君看了眼徐勉,显然徐勉并不是一无是处的草包,这番分析说明他对当前的形势已经看得很透彻,梁君这次來找徐勉本也想稍微点徐勉一下的,他怕徐勉看不清状况,胡乱出招,正中别人的下怀,因此徐勉刚才那句冷冰冰的话,才使他认为自己一番好心被人当成驴肝肺,想要调头而走,“徐书记目光深远,我倒是沒想到这些,徐书记,市里准备怎么调整新康县,先拿谁开刀,”梁君送上了一记不轻不重的马屁后,问道。

    徐勉挥了下手,“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我们只要随时做好配合上级领导工作的准备就行了,上级领导站得比我们高,看得自然也远,我们想到的他们早已经想到,”梁君闻言频频点头,两人聊了一阵,梁君才起身离开县委书记办公室。

    县城西郊,一曲送别诗在一个多小时后才算结束,林锦鸿在众人的注视下,钻上了奔驰,丫头站了十几分钟,感觉有些累,已经先行回车上等着了,两辆车缓缓启动,离开县城西郊,直到沒影了,那些过往的行人才离开,而张博等人也各自上车回到县城。

    奔驰车上,丫头柔声笑道,“哥,他们好像很爱戴你呢,从刚才那会儿來看,还是当县委书记好,这么多人尊敬你,爱戴你,让人觉得很有成就感呢,”

    林锦鸿捏了下她的鼻子,哈哈一笑,“傻瓜,他们是官员,如果是百姓自愿來这里为我送行,才能说明我至少为新康县做了点事情,张博他们來送我,可不是爱戴我,只是为了工作的需要,这是造势,为他们在新康县顺利开展工作造势而已哦,他们表面上是來送行,实际上啊,是打击现任县委书记徐勉的呢,”

    丫头略有些沮丧的道,“原來是这样啊,哥,我是不是很笨,这样的小事都看不清楚,害的我白高兴一场呢,”她突然眼前一亮,“不对,刚才还有好些过路的行人呢,他们可是真正的爱戴你的哦,还说你为民做主,是个好官呢,这些人不是为了工作需要把,”

    林锦鸿无语,看來丫头是较真了,算了,自己有人崇拜着,总是好事嘛,“我的丫头当然不笨了,女孩子嘛,不在官场上混,对这些事情不清楚也是正常的,”林锦鸿安慰道,丫头虽然是省厅挂职副厅长,但她还沒尝试过真正的权力斗争呢,再说丫头有些单纯,也不适合搞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