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官运 > 正文 第258章 调研第一站(四)
    听完第四节地理课。林锦鸿和黄婷两人出了教室。回到车上后。好好的总结了一番。林锦鸿认为此行永强中学总算沒有白费功夫。以前虽然对教育系统内的情况有所了解。但毕竟了解的不是很细。只有一个大概的方向。在改革办公室呆了这么几天。又经过下午的四节课。一些细节问題也稍稍有了了解。林锦鸿转头看向黄婷道:“晚上。要与一帮以前的同事聚聚。你也一起吧。”林锦鸿问这个也不指望黄婷会答应。但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是。黄婷犹豫了一下竟然答应了。林锦鸿重新看了眼黄婷。好像第一次认识她似的。

    他缓缓的启动车子。打了个电话给穆德。“喂。我林锦鸿啊。你今天在不在新康县。”

    “我不在新康县还能去哪呢。领导。你这么问什么意思。是不是你也在新康县。”穆德的反应很快。一听林锦鸿的话便推断出林锦鸿也在新康县。林锦鸿想不佩服都不行。“领导。到新康县了沒。要不要我去接你。正好我有些话要跟你说。嘿嘿……”

    “不用了。我现在已快到天润园。你直接去天润园吧。”林锦鸿说完挂了电话。穆德有话要说。应该不是穆德自己的话。而是他老爸穆尚义说给自己听的。正好。自己也有话要对他说。找上穆德总算找对人了。这么几天过去。新康县的官场越來越紧张。但是潭州市还沒半点动静。显然不是林锦鸿所愿意看到的。只有真正影响到潭州市。自己才能完成新康县的布局。才能得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这是自下而上的压力。

    看到小区门口水墨兰庭四个字。黄婷有些吃惊。“沒想到。新康县竟有这么高档的小区。新康县还真不容小觑啊。就是潭州市估计也沒有这样的小区吧。”

    “你怎么知道水墨兰庭很高档。”林锦鸿奇怪的道。“难道你就看外面这几个字就能看出里面高档來。这个水墨兰庭中的别墅有不少是市区的富人买的。估计以新康县的富人还消化不了这里。听说一到五号房。还有两套是空的沒有买主。”

    黄婷沒有在意林锦鸿调侃的语气。指着水墨兰庭四个字上面的那个如一片枫叶似的标志。道:“具有那个标志的小区都是同一个开发商开发的。而且都是很高档的小区。也就是传统的富人区。在整个湘省。具有这样标志的小区不会超过三个。在省城也只有一个这样的小区。不过。更让我意外的是。你竟然会住在这样的小区里。”

    林锦鸿耸了下肩膀。他对这个还真的沒怎么了解。看來黄婷对这些方面很是了解啊。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在类似的小区住着。才会这么了解。“呵呵。住这里应该不犯法吧。还好不是我买的。要不然还真的说不定被某些部门请去喝咖啡呢。”他想起自己当初买了个手机。也被县里的纪委部门找去询问了一通。当时那些人看着自己的眼神明显不一样。

    大奔在几名保安的注视下。进了水墨兰庭。直向天润园而來。天润园门口。穆德正靠在墙边。双手插兜。嘴里叼着一根烟。不时的东张西望着。看到大奔车出现。忙屁颠屁颠的向大奔车跑來。林锦鸿放缓车速。弹下车窗。“怎么不进去。”

    “领导要过來。当然得在门口等着领导。这才显得有诚意嘛。”穆德走到车旁。毫无正形的吸了口烟。笑道 。看到副驾驶座上还坐着一个女人。长得很正点。关键是气质很好。他愣了下。看了林锦鸿一眼。“领导。这位是。”

    “我的新同事黄小姐。进去吧。等下还会有人來。”林锦鸿知道穆德沒有进去的原因是什么。也沒多说。给他稍稍介绍了下黄婷。穆德点了下头。遂按响了门口的门铃。林锦鸿又关上车窗。向黄婷道。“他是潭州市委书记的公子穆德。别看他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其实是个狠角色。比一般人更善于伪装自己。”

    “我认识他。”出乎林锦鸿意料之外的是。黄婷竟然会认识穆德。刚才穆德见到黄婷时却毫无异样。看上去根本沒见过黄婷的样子。林锦鸿相信穆德那个眼神是真实的。

    “他不认识你。”林锦鸿问了句。见黄婷点了下头。遂松了口气。如果穆德在自己面前演戏连自己都能瞒过。那就太恐怖了。“你怎么认识他的。”黄婷沒有说。转眼看向了窗外。

    这时。宋清清出來开门。解了林锦鸿的窘境。铁栏门缓缓的打开。林锦鸿启动车子。驶进了天润园。看到天润园的整体环境。黄婷再次发了会儿呆。直到林锦鸿停稳车子。推了下她的肩膀。她才蓦然惊醒。脸上泛起两圈红晕。“怎么。感觉很震撼吗。”林锦鸿笑道。

    “是啊。很想知道你家是干什么的。”黄婷幽幽的叹了口气道。她边说边解开安全带。下了车。感受着天润园周围宁静安闲的氛围。等林锦鸿也下车后。黄婷突然说了句。“我知道你为什么敢冲敢撞了。因为你沒有后顾之忧。如果其他人身处你的地位。谁又敢公然炮轰上级领导。将上级领导的有关成绩否定得一文不值呢。”

    林锦鸿无语的看了她一眼。轻声的说了句。“自以为是。”他虽然说得轻。但那四个字还是一字不落的飘进了黄婷的耳中。黄婷额前升起一丝烟线。紧咬着嫣红的嘴唇。一道能杀死人的眼神狠狠的在林锦鸿身上肆虐着。

    林锦鸿向站在后面的宋清清吩咐道。“清清。你去多准备些菜。晚上有客人來。”他想了下。又补充了一句。“恩。大概一桌人左右吧。”宋清清点头。

    众人进了客厅。宋清清为大家送上茶饮后出去买菜。偌大的客厅中只剩下林锦鸿、穆德和黄婷三人。黄婷见林锦鸿津津有味的喝着白开水。不禁有些奇怪。林锦鸿突然起身向穆德招了下手。然后又向黄婷说了声不好意思。让她自己随意。便带着穆德去了二楼的书房。黄婷看着两人离开。也起身离开沙发。出了客厅。冬天的天色烟得早。这会儿已经沒有阳光。本想晒一下太阳的她只得四处漫无目的的乱逛一圈。最后在后花园坐了一会儿。她回到客厅后。出去买菜的宋清清已经回來。但是楼上的林锦鸿和穆德两人竟然还沒下來。

    又过了十來分钟。林锦鸿和穆德两人才一前一后出现在楼梯口。穆德的脸色有些紧绷着。眉毛微蹙。显得心情不是很好。走在前头的林锦鸿倒是面无表情。

    省城。省委常委大院九号别墅。陈晋飞和张学汉两人正并肩坐着。陈晋飞脸上沒有一点表情。而张学汉则陪着一脸的笑意。“陈部长。那祝你此行成功喽。恩。如果陈部长沒有别的吩咐。就不打扰陈部长休息了。”张学汉起身向陈晋飞微微笑道。

    陈晋飞也跟着站了起來。将张学汉送到门口才作罢。正待返身。却见自己的大儿子陈尚文从外面进來。“怎么。到现在才回來。潭州一行结果如何。”陈晋飞停下了身子。凝目看向陈尚文。见他眉头紧皱。威严的问道。

    陈尚文张了张嘴。悠悠的叹了口气道:“不如预期的好。爸先坐下说吧。”等陈晋飞坐下后。陈尚文将自己前往潭州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又如实转述了陈尚虎的三个条件。陈晋飞听完。眉头紧皱。一言不发的看着陈尚文。

    良久陈晋飞才道:“这三个条件是他亲口对你说的。”问完紧紧的盯着陈尚文。陈尚文只是点了下头。蓦然。陈晋飞突然哈哈大笑。“他看得比你远。也比我远。我竟然难及他。可惜他走上了那条路。要不然陈家有他在何愁不兴。”他的语声中有些悲怆。

    陈尚文不解的看着陈晋飞。“爸。现在怎么做。难道您真的要答应他的三个条件吗。”

    陈晋飞挥了下手。阻止陈尚文继续说下去。“这事我心中有数。等以后再说吧。明天我先往京城一趟。多则十天。少则两三天。等那边事情了了。我自会有答案。”此时他的心情好像很好。满面红光。只不过那对犀利的眼眸中夹杂着一丝悔意。

    天色渐渐烟下來。來天润园的人也渐渐多起來。第一个來的是罗非和马晨两人。接着是赵铭相。到七点钟左右。基本上在县城的都已经到了。罗非通知的很到位。该是林锦鸿的一系人马都沒漏掉。有几位沒來。也是不在县城。临时出差了。众人看到黄婷都有些意外。林锦鸿藏着掖着。将黄婷向众人介绍了一遍。

    一顿饭吃得很尽兴。到了九点多。众人个个散去。林锦鸿也送黄婷离开。将她安排在县招待所里。黄婷也沒异议。如果林锦鸿让她将就着住在天润园。估计她也不会有什么说得吧。不是她随意。而是她对林锦鸿的性格有了一定的了解。

    一夜无事。林锦鸿吃过宋清清做得早点后离开天润园。前往县招待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