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官运 > 正文 第262章 人生一场赌
    据李老师介绍。那栋被乡政府当做办公大楼征用的新学校。分小学部和初中部。初中部还好说。学生十几岁。可以住宿。但是小学部就惨了。那些学生还小。又怎么会去住宿呢。因此小学部的根本就沒几个人。县教育局主导想将这个贫困乡的所有学校并入那所学校。但被其他学校的老师和学生阻止了。新学校的初中部倒是顺利开学了。但小学部却被乡政府征用作为办公大楼。反正空着也是空着。

    林锦鸿和黄婷听完介绍。才恍然大悟。小学因为学生年龄过小。生活无法自理。想要实行住宿制度。需要解决的问題很多。这同时也会增加学生家庭的负担。而且现在虽然有九年义务教育。但全国大多数地区还沒实行小学免费上学的制度。自然会遭到家长的抵制。

    一些沿海经济发达的地区。倒是已经开始免费上小学。这制度想要在大部分地区实行。恐怕还要等上几年吧。这时院中那棵老槐树上的铃铛响起。林锦鸿顺着声音望去。见老校长正拉着绳子。很古老的方式。但是这幕情形很温馨。学生、老师陆陆续续的进入教室中。林锦鸿和黄婷两人也和李老师告别。离开了这所简陋至极的学校。

    两人踏着泥石小道。心情沉重的向山外而去。“林主任。是不是去乡里的那所学校看看。”

    林锦鸿点了下头道:“不错。去看看新盖的那所学校也好。在贫困乡造一所学校。却被乡政府征用了。这样的荒唐事。不亲眼看到。又怎么能让人相信呢。”

    “这也不能怪乡政府啊。如果学校空着。那确实太浪费了。暂时被用來办公也是利用闲置资源的一种嘛。不过。我奇怪的是。怎么会沒有老师愿意到新学校呢。”

    “我不是在怪乡政府。而是想知道金永县的县教育局同志当初建造那所学校到底是出于什么考虑的。如果在建学校之初连这些问題都沒考虑到。他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林锦鸿越说声音越大。脚步也加快了不少。他的脑海中反反复复的出现那个老校长在老槐树下拉铃铛的情形。他心里堵得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却依旧感觉呼吸困难。

    走了一段路。他的心情渐渐的冷静下來。忽然发现身后竟然沒有脚步声跟着。顿时惊出一身冷汗。霍然转过身來。身后空空如也。刚还在自己身后的黄婷却不知去向。林锦鸿忙向着來路转回去。走了十几步左右。终于发现黄婷正蹲在路边低着头。双手捂着右脚踝。嘴里嘟哝着什么。听到脚步声。她抬起头。见是林锦鸿。倏地一下转过头。

    惊鸿一瞥。林锦鸿还是发现了她一双美眸中蕴含着一团晶莹的水雾。林锦鸿愣了愣。走到她跟前。蹲下身子。道:“是不是扭到脚了。不好意思。我刚才心情有些不适。沒照顾到你。让我看一下。是哪只脚。”说着伸手去拉她的脚。但被她推开了。她冷冷的说了声不要你管。语气中带着一丝悲伤。林锦鸿微微一笑。伸手抓住她的右脚。脱去鞋袜。

    他的速度很快。黄婷话还沒说出口。一双晶莹剔透的玉足暴露在空气中。精致的仿佛如一件艺术品。林锦鸿下腹升起一团火气。他眼观鼻、鼻观心。不敢胡思乱想。左手托着她的脚踝。右手按着她的脚掌心。向左骤然一抖。咔。轻微响声过后。黄婷觉得痛意顿减。她撇了下嘴。刚想缩回脚。但被林锦鸿双手拖住了。

    “这里沒有红花油。不然擦一下。按摩几分钟。明天就无大碍。现在徒手按摩效果会差一点。要过上两天才能好结实了。”他边说。边双手按摩着黄婷的脚踝。

    一阵阵微热从他的手掌心传入脚踝。直向心底钻去。随着林锦鸿的按摩。黄婷觉得自己体温在缓缓的升高。脸上的热意越來越盛。嫣红一片。如若盛开的娇艳桃花。半闭的双眸中蒙着一层水意。“好了。穿上鞋袜吧。”不知何时。林锦鸿的声音响起在耳畔。打断了黄婷的遐思。娇羞之色从她脸上一闪而过。忙去抓鞋袜。只是心思不属。越紧张就越穿不起來。

    林锦鸿见状笑笑。只得拉过她的修长玉足。帮她穿上鞋袜。刚才按摩时。心志坚定。倒沒什么感觉。现在帮她穿鞋袜。林锦鸿的手每次在她脚上拂过便一阵心猿意马。缱绻之旅。

    终于穿上了鞋袜。黄婷沒走两步。便觉得一阵痛楚直袭神经深处。她两弯秀眉微蹙。林锦鸿蹲在她跟前。黄婷虽知道他想干什么。但还是羞不可抑的问了声:“干嘛。”

    “黄婷小姐。照你这样的速度。估计明天都回不到车上。而你的脚也会肿成馒头似的。刚才那番按摩就白费了。还是我背你吧。”林锦鸿笑道。

    黄婷轻声哼了一声。缓缓的扑在他宽广的背上。随着黄婷结实的趴在他背上。胸前的两团随着他的跨步而轻微摩擦着。她的心里防线渐渐的松垮。双手抱着他的脖子有些紧……

    花了不短的时间。林锦鸿才背着黄婷回到车上。黄婷的脸上早已嫣红的直欲滴血。双眼水汪汪的。妩媚动人。林锦鸿也觉得自己越來越危险。心跳的频率已经越來越快。将黄婷扶上车子后。他忙站在车外大声的喘着气。平复着心情。等吸了两颗烟。那蠢蠢欲动的心终于平复下來。他才敢钻上车子。车里的黄婷也已经回复如常。只是她有些扭捏不安……

    突如其來的扭伤打乱了林锦鸿的计划。再去看那所学校已经是不大可能了。这太阳都已经下山了。赶到乡里估计都已经天烟了。林锦鸿征询了下黄婷的意见。两人直接回金永县。直到完全天烟。两人才赶到金永县。吃过晚饭。找了家酒店住下。这金永县比新康县的经济要发达很多。因此。县城有一家四星级酒店。两人住的便是这家四星级酒店里。房间是相邻的两个套房。林锦鸿去买了瓶红花油。帮黄婷做了几分钟按摩后才回到房间……

    躺在床上。林锦鸿拿出手机给穆德打了个电话。“我林锦鸿啊。怎么样。前次跟你说的事情你老头考虑的如何了。时间不是很宽松了啊。该考虑的也该决定了。”

    “领导。你这话跟我说沒用啊。我又代表不了他。要不这样吧。你直接跟他说吧。”

    “你在家里。太阳打西边上來了。还是这世界太阳根本就是西升东落的。”林锦鸿微微有些惊讶的说了个不算笑话的冷笑话。电话那头穆德沒有多说。只是讪讪一笑。

    不久。电话那边响起穆尚义的声音。“林主任。好久沒见。一向可好吧。听说林主任正在潭州市考察教育状况。怎么不來市委坐坐啊。”

    “多谢穆书记的挂怀。我倒还吃得下谁的着。”林锦鸿悠悠的道。“穆书记。想必也一向可好吧。我看到新康县在穆书记的领导下。蓬勃的发展。很是佩服穆书记啊。我该向穆书记学习。”林锦鸿东拉西扯的跟着穆尚义绕圈圈。而穆尚义也始终沒提正事。两人好像在比谁的耐心更好。穆尚义身旁的穆德听得直翻白眼。暗自叹了口气。在心里奉上一句话:两只老狐狸。施施然的离开了客厅。回到自己的卧室。

    半个多小时过去。手机微微有些发烫。林锦鸿和穆尚义两人始终沒说到重点上。林锦鸿突然说了声。“哎呀。不知不觉的聊了这么长时间。我看下次再聆听穆书记的指点吧。穆书记明天还要上班的呢。不比我这个闲人是吧。”

    林锦鸿突然说要挂电话。令穆尚义吃惊不小。林锦鸿竟然这么忍耐得住。“既然如此。那我先挂了。林主任。下次再聊。”穆尚义说完挂了电话。

    林锦鸿微微一笑。又拨了个电话给张博。“老张。你们的步子还是要迈得大一点。既然要累积势。就要不怕出名。勇者无畏吗。市里对新康县的关注还是不够啊。”

    “恩。我知道了。林书记。我会按照林书记事先的部署进行的。”正在吃饭的张博停下筷子。走到一旁回答道。“林书记。这次真的能行吗。下面的同志有些吃不准啊。有些人心思动摇了。对我们很不利啊。听说市里有意要将县委秘书长刘建良同志调往市里担任市委办公室主任一职。刘建良同志曾到我办公室咨询过意见。我倒沒明确的答复过他。”

    “哦。这是徐勉的主意。徐勉想要得到县委办公室主任和县委办秘书长一职。以增加他在县委里的影响力。你安抚一下刘建良同志。算了。等下我亲自给他打个电话。新康县走到这一步。大家都已经沒有退路了。只能一起跟着我往前冲了。冲过去便是一片坦途。冲不过去便会被打成原形。今后就老老实实的呆着装孙子一段时间。人一生。总是要赌一把的。这次的赌注虽然大。但收益跟风险总是成正比的。与其担心这个担心那个。还不如静下心來做些事情。大津乡的古村落旅游基地也快完成了。要好好宣传一下嘛。”

    “林书记批评的对。张博受教了。我明天就按林书记的部署去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