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官运 > 正文 第278章 书记紧急召见
    林锦鸿在医院里折腾了两个來小时,该做的检查都做了,沒发现毛病,孙晓梅遂放心的离开了省城,前往燕京,此行燕京还要劝老爷子林长俊做身体检查呢,老人最怕的是什么,当然是心血管疾病了,心血管方面的疾病是老年人的长寿的犀利杀手,一定要重视起來,孙晓梅都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坚持不做检查。

    林锦鸿也出了院,跟黄婷打了个电话后,回到家里,丫头看到林锦鸿和秋月同时回來的,有些奇怪,“哥,你什么时候回來的,怎么事先沒打个招呼啊,”

    “怎么,打个招呼后,你还准备去接我吗,”他说着,瞄了眼大腹便便的丫头,他不等丫头发问,又解释了下跟秋月一起回來的原因,他说自己在外面正好遇到买菜的秋月,两人便一起回來了,他看到刚才丫头的眼里有丝疑惑,便來个先发制人,他当然知道丫头不是怀疑自己跟秋月有什么勾当,反正自己当初也是经受住诱惑的,丫头对自己的定力也很了解,只要不是男女有关的,林锦鸿在丫头面前说谎倒也不会有什么心理压力,更何况这也是为了丫头好,他的眼神相当自然,丫头嘻嘻一笑,也沒在意。

    一旁的赫连琅玕撇了下嘴,显然不相信林锦鸿所说的话,她虽不知道林锦鸿住院的事情,但能猜测出一点情况來,毕竟她在事情就断定林锦鸿前往武陵会有杀身之祸,更何况她医术不错,能从林锦鸿略显苍白的脸色中看出端倪來。

    林锦鸿向赫连琅玕投去一警告的眼神,然后微微一笑,走到她跟前,摸着她的脑袋,“学校放假了,考试成绩也该出來了吧,成绩单拿來看看,”

    “沒有,”赫连琅玕淡然的说了句,脸上破天荒的出现一丝红色,抱着枕头起身离开了客厅,林锦鸿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的背影,良久才叹了口气。

    “你们谁知道她考得怎么样,一看她的情形好像不妙啊,竟然还会脸红,”林锦鸿忙向秋月等人看去,丫头咯咯直笑,她也问过赫连琅玕同样的问題,也是吃了个闭门羹,现在林锦鸿遭受同样的待遇,她还不是乐坏,林锦鸿可是一向以自己在赫连琅玕身上有特权而沾沾自喜的,她也估摸着赫连琅玕考试成绩不大理想,才会这么不好意思。

    “少爷,我打电话问过她班主任了,考得还不错,数学满分,语文差两分满分,班主任赞不绝口呢,”秋月忙回答道,丫头捂着嘴,说了声好厉害,其他人个个大笑,很温馨的一幕,林锦鸿在家里呆了沒多长时间,便接到朱政和的电话,遂离家前往省教育厅。

    在厅长办公室,黄婷已然在座,她除了脸色苍白一点外沒别的什么,脸色苍白估计是惊吓过度造成的,一次武陵之行让她见识了什么叫残酷,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如果还能表现如常,那黄婷就太让人觉得可怕了。

    见林锦鸿敲门进來,朱政和忙起身道:“锦鸿同志,武陵发生的事情我也听说了,这次责任在我啊,如果不是我逼着你们两人去,估计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万幸的是,你们两人都福大命大,沒有什么损伤,要不然我心永远难安,”朱政和所谓的知道,是指林锦鸿和黄婷两人车祸的事情,在武陵市发生的暗杀事件处于他这样的位置是永远不可能知道的,也不会有人向他明明白白的说起,因此,他是有理由自责的。

    林锦鸿明白朱政和知道的有限,遂笑笑,“朱厅长,可别这么说,您当初让我们去武陵也是让我们将功补过,谁让我们之前做的调查工作不够细致呢,好在朱厅长给了我们机会改正,不然我们今后都用那样毛糙的工作态度去进行湘省教育改革,岂不是要重蹈覆辙,”

    “既然锦鸿同志有这样的认识,我就放心了,本想去医院看看两位同志的,但听说黄婷同志已经出院,而锦鸿同志你今天也可以出院,便也沒去,现在教育厅里的同志也沒几个人知道你们的事情呢,”朱政和笑道,然后他又提起武陵师范学院的事情,他委婉的提出,林锦鸿两人在这件事情处理上稍显手软了一点,这件事情完全可以大刀阔斧的干一场,來个敲山震虎,为两人在省教育厅里树立威信。

    “朱厅长,这个武陵师范学院是武陵市属院校,我们只有建议权,对武陵市委方面不是很熟悉,贸然的建议,恐怕会遭到武陵市委的抵触,反而对我们不利,”林锦鸿想了下,还是将自己的顾虑说了出來,朱政和刚所说的,林锦鸿和黄婷两人当然也考虑过,最后他们还是选择了逼迫武陵师范学院高层自己动手,而沒有向武陵市委建议,他怕的就是遭到武陵市委的阻碍,如果真是那样,想要解决戴明得等人身上背负的处分就难了。

    朱政和微微一笑,“锦鸿同志担心的也有理,但是大部分的市委还是支持教育局工作的嘛,不要过分的担心和市委闹僵之事,再说这件事情闹得这么大了,市委真想包庇武陵师范学院也得掂量掂量着点,”朱政和说得很霸气,林锦鸿渐渐有些懂了,他暗自点了下头。

    “恩,不说这个事情了,现在武陵师范学院的处理虽然沒有揪根揭底,但基本上还算合情合理,也可以交代过去,这样吧,明天你们给我一份报告,好吧,”

    林锦鸿和黄婷两人同时点了下头,表示沒问題,朱政和又将改革办公室下属各科室的人选问題说了一遍,交给林锦鸿一张纸,“这上面所罗列的都是各大科室的人员,当然这份名单是远远不够的,由于改革办公室的扩编和地位提升,使得人手已经严重短缺,我向省政府提出此事,省政府办公厅给予答复是要求改革办公室向社会招考短缺的人员,我觉得这个办法不错,你们认为怎么样,”朱政和等林锦鸿看完后问道。

    “既然办公厅的领导已经这么说了,我认为还是可行的,时间也应该來得及,而且招考的大都是副职或者科员级别,对整个改革办公室的运行并不会有什么重大的影响,黄婷,你认为如何,”林锦鸿想了想肯定的道,说最后一句时将头转向黄婷,黄婷沒有过多的意见,只是说这招考要做到真正公开公正,她的话得到朱政和的赞许。

    三人讨论了一阵,至于公考招考需要开会讨论过后才能上报,林锦鸿和黄婷见朱政和沒有其他的吩咐,遂联袂出了厅长办公室,林锦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发现办公室已经装修完成,一个大间办公室业已被分隔成两个办公室,自己的办公室在里间,门只有一扇,别人要进入自己办公室必需要先经过陈科的外间办公室,陈科的办公室比较小,刚能放的下一张桌子,一张椅子以及一个放文件夹的书架,而且光线不是很好。

    自己的那间办公室采光相当好,在原來的基础上,又开了个大窗户,办公桌椅已经焕然一新,不过还好,陈科记住了自己的吩咐,这些桌椅虽然是新的,但也是普通木制的,地板上铺着一张绿色的塑料毯,窗台上放着几盆兰花,总体上來说,林锦鸿还是很满意的。

    从外面进來的陈科见林锦鸿已经回來,顿时一喜,“林主任,您终于回來啦,您看这样装修还可以吗,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我让人去改,”

    林锦鸿笑笑,“这个办公室只是办公的地方,沒必要搞得富丽堂皇,以前的老辈革命家在窑洞里都能办公,我们这与之相比已是天堂地狱的差别喽,好了,办公室这样已经挺好了,以后不用太操心这样的事情,将精力放在工作上才是正道,”

    见陈科在强调这些事情,林锦鸿说得话倒是重了些,陈科点了下头道:“谨记林主任的教导,”林锦鸿点了下头,然后挥挥手示意陈科先出去。

    林锦鸿在办公室呆了一个多小时,批了两份文件,拿出朱政和交给他的那份名单,琢磨了下,便让陈科进來,报了几个人名,陈科倒也能说出点一二來,从而也说明了陈科在省教育厅里的消息是真的灵通了,两人不知不觉间聊了半个多小时,林锦鸿的手机铃声响起,拿出手机看了下,微微一愣,竟是省委书记秦丰的秘书孔孺打來的电话,自从那次与孔孺在乡村人家不期而遇后,孔孺便沒打过电话,沒想到今天竟然会接到他的电话。

    见林锦鸿捏着手机发呆,陈科知道自己该走了,便起身悄悄的退出办公室,关上门,轻微的关门声惊醒了林锦鸿,他暗自苦笑,按下接听键,“喂,孔秘吗,”

    “锦鸿同志,秦书记想见见你,恩,秦书记四点钟左右有个空档,你可以來省委大院,”孔孺语气很是严肃的道,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林锦鸿愣了下,秦丰要见自己嘛,看來是那件事情喽,“恩,多谢孔秘,”

    “林主任,还沒恭贺你高升呢,明晚七点乡村人家,我请客,林主任一定要來啊,”孔孺说完了正事,稍稍压低了声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