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官运 > 正文 第303章 羞辱你又如何(二)
    林锦鸿一副淡然的神态。但说的话却又那么嚣张。这种发自骨子里的傲气逼得众人的表情一滞。郭金侯也不例外。他上下打量着林锦鸿。暗自猜测林锦鸿的來历。当然以郭金侯的脑袋和身份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知道林锦鸿的背景的。除非是林锦鸿大发善心自己告诉他。或者是有认识林锦鸿的人提醒他。可惜现在林锦鸿还沒准备发善心。这里了解林锦鸿的也只有林乔娴。自然也不会说。所以郭金侯做了一阵无用功。

    郭金侯知道在京城能人无数。如果不知道对方背景的情况下最好不要轻举妄动。这句话是他家人每天都要讲一遍的。他多少有些记在心上。他狠狠的瞪了眼林锦鸿和林乔娴兄妹俩。准备先退一步。等弄到林锦鸿的资料再玩死林锦鸿。

    他转身想走。可是林锦鸿沒有这么放过他的意思。刚才林锦鸿沒准备跟郭金侯计较。那是丢份。但现在不同了。郭金侯都威胁到自己妹妹头上來了。如果还不计较的话不是圣人就是懦夫。林锦鸿两者都不是。他再次冷冷的道:“想就这么走了。还沒道过歉呢。并且保证从今天起不踏入燕大半步。否则你自己看着办吧。像你这么傲气的人。估计还从沒道过歉吧。要不要找位同学教教你。”他边说边挥手阻止刚想说话的妹妹。

    郭金侯往外走的脚步一踉跄。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身來。双眼好似在喷火。瞪着林锦鸿。一字一句的道:“你在羞辱我。不要太过分了。我郭金侯还沒怕过什么人來。”

    林锦鸿哦了一声。微微一笑。“我羞辱你又如何。”狂。狂到骨子里。那种冷眼旁观的神态将狂傲之气演绎的淋漓尽致。周围的同学闻言个个强憋着笑意。刚还想劝哥哥林锦鸿就此算了的林乔娴此时却噗嗤笑出了声。

    她这一笑。好像点爆了郭金侯身上的怒气。他气冲冲的拿出手机。当着众人的面拨了个电话。林锦鸿也不阻止。郭金侯好像是在向某人搬救兵了。不是道上混的便是警察之类的。反正这些事情都是有迹可循的。逃不出这两种情况。郭金侯打完电话。狠狠的舒了口长气。看着林锦鸿道:“给本少等着。看看等下到底是谁羞辱谁。”说完还拉了张椅子坐下。自始自终。那个卓琳便一直跟在他身后。

    林锦鸿也不去理小人得志的郭金侯。缓步走到孙思达跟前。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道:“不好意思。搅乱了你们的聚会。这次我请了。下次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请大家长安玩玩。”

    长安。众人闻言一愣。去看古城吗。在座的大部分人不知道林锦鸿口中所谓的长安不是古城而是京城四大顶级俱乐部之一的长安俱乐部。孙思达好像听过长安俱乐部。他眼前顿时一亮。同时他也明白了林锦鸿说那句话的含义。遂找了团支书稍稍商量了下。宣布这次聚会到此结束。大家先行散去。等下次再相聚。那些糕点酒水之类的全部打包了。本來聚会是要分两部分进行的。先在这个包厢里喝酒聊天。然后再前往娱乐城k歌。现在的计划却泡汤了。不多长时间。空荡荡的包厢已经只剩下林锦鸿兄妹俩以及郭金侯、卓琳四人。

    林锦鸿悠悠的笑了笑。“不要说我沒给你机会。现在再给你一点思考的时间。马上向乔娴道歉并且从今后不踏入燕大。这事就这么算了。同学之间谈感情。在乎的是你情我愿。不要以为有几个钱了不起。可以为所欲为了。山外有山。天外有天的话不至于沒听过吧。”

    林锦鸿苦口婆心的劝告。听在郭金侯耳中却异样的刺耳。郭金侯冷冷的道:“哼。不要以为自己知道长安俱乐部了不起。长安俱乐部的头牌见到爷还不是低声下气的。”

    “你已经无药可救了。晚上回去后准备个破瓦罐吧。记住明天要到燕大來讨饭。”林锦鸿摇头道。跟郭金侯斗简直是一种羞耻。沒大脑的人还真以为这世界有了钱什么都可以干了。他起身。伸手拉着林乔娴的手。昂然向包厢外而去。身后的郭金侯见林锦鸿要走。目瞪口呆。不时的出言刺激林锦鸿两人。可惜的是林锦鸿惘若未闻。

    下的二楼。來到前台结账。却说是孙思达在离开前已经结过账。林锦鸿只得作罢。出了紫恒苑。在门口与四个彪形大汉插肩而过。林锦鸿嘴边浮起一丝邪魅的笑容。上车后。并沒着急启动车子。见郭金侯和卓琳也出了紫恒苑。身后跟着刚刚进去的四个彪形大汉。郭金侯正在不停的东张西望。寻找林锦鸿两人的踪迹。

    林锦鸿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挂掉电话。在他打电话时郭金侯几人已经离开。林乔娴幽幽的道:“哥哥。真的要让他家破产吗。是不是太残酷了。我们稍微给他个教训就是了。”

    “乔娴。哥哥已经给过他几次机会了。他沒有去珍惜。还变本加厉的露出狰狞的面目來。这次要不是你。换做其他的普通女同学。你想那女生会怎么样。结果不用我给说出來吧。女孩子善良是好事。但要看对象。”林锦鸿一脸正色的教训道。林乔娴听完。吐了下香舌。向林锦鸿扮了个鬼脸。然后咯咯一笑。

    林锦鸿的车子进了香山别墅时。手机铃声响起。他接过电话后。停稳车子。“哥。那个郭金侯到底是什么人。來头很大吗。”林乔娴突然问道。

    林锦鸿摇了摇头。“也不算來头很大。只是一般的角色。如果你能合理利用自身的资源。对付他也是绰绰有余。毕竟你老爸的地位摆在那里嘛。这郭家别的尚好说。只是郭金侯的爷爷是个大善人啊。作为一个企业家偶尔捐出一两笔巨款做一下善事不难。难得是一辈子都在默默的做善事。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境界了。郭金侯的爷爷就是这样的企业家。他几乎每天都在做善事。他捐款建造的希望小学不知凡几。各类大灾害发生时他总是第一批冲向灾区的人之一。迄今为止。他公开捐给各类灾区的款项、物资总计超过三亿元。这还不包括他平时做的那些善事。他就是郭家的保护伞。这次看在他的面子上。郭家的事情只能这么算了。”

    “哇。他好伟大啊。如果让郭家就这么破产了。我们会成为罪人呢。”林乔娴同意林锦鸿的观点。

    “郭家的事可以就这么算了。但郭金侯的却不能就这么算了。郭金侯也该拿着破瓦罐去讨饭了。”林锦鸿冷然道。说完林锦鸿打开车门。两人下车。客厅里灯火通明。欢声笑语不断。显然大家都沒睡。林锦鸿进了客厅。见客厅里的人很齐全。就连爷爷、奶奶都还精神奕奕的坐在沙发上听着众人聊天。秋月和秋思两女正在为他们两老按摩。

    林锦鸿刚一坐下。他老妈孙晓梅便恶狠狠的道:“小子。你们兄妹俩去干什么坏事了。竟然有交警打电话上门。说我的法拉利车子撞翻了一辆玛莎拉蒂后逃跑了。”

    “伯母。这个我知道。让我來说。”林乔娴放下手中的袋子。(林锦鸿给她买了好几套衣服。刚一直放在车上呢)向林长俊夫妇俩问好后。又与林国栋这位大伯打过招呼。才一听到孙晓梅的话。便迫不及待的举手抢着回答道。她见林锦鸿沒反对。便绘声绘色的将路上那起车祸详详细细的说了一下。林锦鸿在一旁听了一会儿。暗自摇头感叹。这这丫头不去说书太可惜了。一件平淡无奇的小事愣是被她讲的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林锦鸿倒沒想到她的口才这么好。林锦鸿身边的丫头有些担心的看着林锦鸿。这自然是听了林乔娴那跌宕起伏故事的缘故。林锦鸿拉着她的手。安慰了一下。示意她不要担心。

    他起身去冲了个热水澡。见爷爷和奶奶已经回房休息了。丫头估计也是回房了。林锦鸿吃过夜宵。也回了卧室。

    一夜无事。第二天林锦鸿带着林乔娴。去超市买了点水果。驾驶着那辆法拉利。离开了香山别墅。白云山庄位于西山脚下。这里风景优美。景色宜人。风水不错。白云山庄是栋独立的别墅。四周打着半人多高的白色围墙。正门处摆放着两只栩栩如生的石狮。林锦鸿停稳车子。下车打量了下。按响门铃。

    不一会儿。门打开处。一个穿着白色衬衣打底。外面套着一套烟色燕礼服的中年人打开铁栏门。狐疑的看着林锦鸿。“先生。请问您是哪位。找谁。”

    林锦鸿优雅一下。“林锦鸿。请问郭柏涛先生在不在。我们找他有点事情。”

    “对不起。请问有预约吗。郭老爷子一向很忙的。如果沒有预约的话。不一定能安排出时间见您。抱歉。”他微微躬身。谦恭的道。

    林锦鸿摇了下头。“对不起。我们沒有预约。请你进去告诉郭柏涛先生。说我们很乐意跟他们交流一下郭氏企业的今后走向。郭氏企业是生是死全在郭柏涛先生的一句话里。不妨跟你说句实话。本來这一趟我是不想來的。我们是看在郭柏涛先生是个大善人的份上才登门一见。同时也顺道给他提点小意见。就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