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官运 > 正文 第371章 布局(四)
    “林锦鸿跟你说了些什么,”当林锦鸿离开蔡志宏的办公室后,郝缥靓迫不及待的找到蔡志宏问道,当蔡志宏说林锦鸿与他根本沒谈什么事情,只是闲聊一阵后,郝缥靓顿时抓狂不已,看着蔡志宏的眼神满是狐疑,郝缥靓当然不会相信蔡志宏的话,蔡志宏和林锦鸿两人窝在办公室里整整谈了一个半小时,如果只是闲聊的话,这有可能吗,难道林锦鸿吃饱了撑着难受不成,这也不一定非要找你蔡志宏聊天吧。

    蔡志宏见郝缥靓不相信自己的话,只得暗自叹气,这郝缥靓的猜疑心甚重,林锦鸿这一招根本就是冲着郝缥靓去得,自己只不过是被利用了一回而已,可这么简单的一个局,郝缥靓竟然都看不出來,蔡志宏很是失望,蔡志宏突然觉得,林锦鸿或许很快就会冲破眼前的困境,杀出一条血路來吧,这个市长看似年轻,但是手段却不凡,短短的几天时间将市政府一帮人的性格摸得一清二楚。

    蔡志宏和郝缥靓两人的谈话最终不欢而散,郝缥靓心中已然留下一道阴影,就好像一颗种子,随着这颗种子的慢慢成长,最终会爆发。

    照理说郝缥靓身为常务副市长,眼光是有的,不大可能被林锦鸿这种小把戏所骗到,可惜的是林锦鸿在之前给郝缥靓上了足够的眼药,使得郝缥靓根本沒有心思去思考这些问題,她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将林锦鸿尽快挤出嘉州市,人一旦有了个目标,那么他的行动就会变得很疯狂,他的心中将这个目标无限的放大,跟目标以外的事务都会被彻底无视,现在郝缥靓就是属于这种情况,林锦鸿三番两次的给郝缥靓上眼药,就是为了引导郝缥靓的思维,使之达到现今这种情况,林锦鸿对郝缥靓的性格把握得相当准确,郝缥靓虽然有手段,但跟林锦鸿相比却差的不是一点半点,郝缥靓这个常务副市长可不是自己冲上來的,准确的说是郝缥靓沒有经历过什么大阵仗,而林锦鸿自入官场以來却一直在玩大阵仗,甚至有过以一个县的资源撬动整个省委常委班子的经历,所以说年龄不是衡量手段的标准。

    林锦鸿走遍了六个副市长的办公室,谈话时间长短不一,有的只有几分钟有的一两个小时,唯独沒有去过郝缥靓的常务副市长办公室,这让本來就在抓狂的郝缥靓心中更是郁闷不已,可郝缥靓根本沒有其他办法可想,她不想跟高宝伟商量这件事情,在她潜意识中高宝伟也是敌人,把持了市政府的大部分权力,郝缥靓想着有朝一日当上市长后,跟高宝伟之间迟早会有一场大战的,郝缥靓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被孤立了,周围连个商量的人员都沒有,孙铨之等人虽然还围在周围,但是孙铨之只是一个机关事务局局长,地位低了许多,显然不能给自己造成什么影响,郝缥靓在办公室中走來走去,良久,她终于下了个决定,准备主动出击。

    郝缥靓选择主动出击,林锦鸿却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当郝缥靓來到市长办公室时,却发现林锦鸿根本不在市政府,而去了新凡镇。

    新凡镇陈家,林锦鸿这是第二次登门拜访陈靖渊,跟上次不同,陈靖渊沒了之前那副不理不睬高高在上的表情,显得热情低调了许多,当然这只是表面而已,陈靖渊虽然听从了他孙媳妇的劝诫,但内心深处却还放不下身份,关键是他始终沒将林锦鸿摆到相应的位置,这也是造成他表面谦恭但实质却沒什么变化的根本原因。

    客厅里只有三个人,林锦鸿、赵铭相和陈靖渊,陈管家并不在,“林市长这次光临陈家不知有何指教,”一番寒暄,下人泡茶后出去后陈靖渊开门见山的问林锦鸿。

    “陈老爷子既然喜欢直來直去,那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陈老爷子应该知道紫竹镇矿区事件吧,紫竹镇矿区事件给嘉州市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这其中有一方就是陈老爷子的人,而且据我所知,这次事故的挑起者就是陈老爷子的人,”林锦鸿边说边观察着陈靖渊的脸色,见陈靖渊眼神中有一丝不以为然,脸上的神色也沒有过多的变化,他暗自叹气,陈靖渊已经病入膏肓,得下猛药啊,“身为市长的我,想听一下陈老爷子对此事的看法,”

    陈靖渊等林锦鸿说完后哈哈一笑,“林市长,紫竹镇矿区事件发生后,我听了震惊不已,但是很遗憾的是我对此事也无能为力,另外,林市长有个问題搞错了,陈家一向奉公守法,在紫竹镇并沒什么矿产,因此林市长所说的事故挑起者是我的人,这句话也无从说起了,林市长身为嘉州市市长,说话要有根据啊,我不希望有损害陈家声誉的流言传出,”

    林锦鸿嘴边浮起一丝冷笑,“陈老爷子最好实话实说,这样的机会并不多见,错过了这次机会陈老爷子或许就沒有其他机会了,想必陈老爷子自己也清楚,这个陈吉泽到底是谁的人,矢口否认并不一定就表明可以含糊过去,毕竟现在是讲法律的时代,”

    “林市长,我刚才说了,我不希望有损害陈家声誉的流言传出,”陈靖渊冷然道。

    林锦鸿看着陈靖渊摇了摇头,遂起身道:“既然如此,那陈老爷子多保重喽,”说完伙同赵铭相出了陈靖渊的客厅,而坐着的陈靖渊也沒有起身相送,被林锦鸿一激,他彻底将孙媳妇的话抛在了脑后,陈靖渊缓缓的起身,來回走了几步,嘴里念着陈吉泽三个字,陈吉泽是陈靖渊的一块心病,自从陈吉泽被弄进看守所后,陈靖渊就一直担心陈吉泽会不会供出陈家,现在林锦鸿好像已经知道了不少的事情,陈靖渊相信应该是陈吉泽说出來的,但陈靖渊并不怎么害怕,那些烟矿所有的手续都是陈吉泽出面办理的,陈靖渊除了收钱外什么都沒做过,陈靖渊相信只要自己一推到底,市政府对自己肯定沒什么办法。

    林锦鸿从新凡镇回來,直接去了市委大院,找到高宝伟,向高宝伟提出关于整顿沐源县各类矿产的意见,林锦鸿认为发生了紫竹镇矿区事件,不论这件事情上头过不过问,这个整顿都是需要的,这能使市委和市政府立于不败之地,各类手续不全,生产过程中存在严重安全问題的,都应该给予关闭或者限期整顿,并且处以巨额罚款。

    高宝伟思考了一下,道:“锦鸿同志说得有些道理,但现在搞这个是不是不合时宜呢,给人一种亡羊补牢的感觉,让人知道了反而不美,不如静等些时日如何,”

    高宝伟推脱着,如果不是林锦鸿提出这个问題,而是其他人提出这个问題,高宝伟肯定会答应这件事情,毕竟他也已经在思考这个问題,可惜现在林锦鸿提出了这个问題,打乱了他的计划,他不得已想将这件事情先放一放。

    “高书记,亡羊补牢也是一种态度,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啊,要不然上级领导知道了这件事情后怎么看我们嘉州市的领导层呢,一个沒有担当的说法肯定会有的,”

    高宝伟挥了下手,阻止林锦鸿继续说下去,“这件事情先放放,好吧,”

    林锦鸿见高宝伟铁了心的要将此事压下,微微点了下头,出了市委书记办公室,不过林锦鸿并沒准备就此罢手,这本來就是市政府的事情,既然市委方面不同意,那就只有绕开市委了,至于能不能成功,林锦鸿不大在乎,林锦鸿要的是一种态度,如果沒有一种态度,上头查下來不但是下面的人倒霉,林锦鸿也将逃不了。

    回到办公室,让赵铭相打电话通知市政府秘书长许绍洋來自己办公室一趟,不久,许绍洋到來,林锦鸿询问了一遍几位副市长的行踪,得知几位副市长都在市政府,并沒有人出差,遂吩咐许绍洋马上安排市长工作会议。

    下午三点钟,临时市长工作会议召开,参加会议的有市长、七位副市长、市矿产资源管理局局长、市国土资源管理局局长、市安监局局长、市环保局副局长,最后一个进入会场的是郝缥靓而不是林锦鸿,会议由市政府秘书长许绍洋代为记录,本來记录是应该由市政府办公室主任记录的,但现在夏一凡还躺在医院里疗伤呢。

    林锦鸿看了眼姗姗來迟的郝缥靓,看了眼手表,郝缥靓整整迟到了十分钟,林锦鸿等她坐下后,悠悠的道:“郝市长,能不能给个解释,这么多人只等你一个,这样拖拉的工作作风不应该出现在我们副市长身上吧,”众人全都意外的看向林锦鸿,一件小小的事情,林锦鸿竟然会公开发难,好像太小題大做了。

    郝缥靓也沒想到林锦鸿会向自己发难,确实,她这次开会时故意迟到的,目的当然是想落林锦鸿的面子,她相信林锦鸿即使明知道自己是故意的,也不会去提这个问題,现在的林锦鸿身处弱势呢,想高调也高调不了,可惜,郝缥靓猜错了,一招错满盘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