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官运 > 正文 第406章 购车案(三)
    聂京安和史林章两人听到阮成章说的话后,当然不会就这么相信,聂京安悠悠的一笑,“如果阮氏集团能在川省投资,我们川省上下一定给阮氏集团在合理合法的情况下给予适当的照顾,”聂京安看似说得豪爽,但阮成章还是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也就是说川省对与其他方面的投资很欢迎的。

    “聂书记、史省长,我们阮氏集团初步决定在嘉州市投资建立一个钢铁厂,不过现在还沒正式决定下來,因为我们还要对嘉州的投资环境进行考察,”阮成章见聂京安和史林章两人根本就是两只老狐狸,不见兔子不撒鹰,干脆抛出了个重磅炸弹,以阮氏集团的实力,想要在嘉州市建立一个钢铁厂的话,不可能是小打小闹,投资一两千万,对阮氏集团來说那根本就不叫钢铁厂,至于具体的投资多少,阮成章不需要在这里透漏,就算是聂京安想问,他也未必会说,果然,阮成章这话一说,聂京安和史林章两人顿时交换了下眼色,各自颔首,显然很是意动,要不然也不会有这种表情。

    川省各类资源还比较丰富的,尤其是嘉州附近的地区,但是省内除了攀钢外,却沒什么像样的钢铁厂,这和资源大省显然不配套,川省上层当然想要发展属于自己的能源、资源技术,因此聂京安他们一听说阮氏集团将在嘉州市建立,便两眼发光,不过,聂京安还是有些疑问,要说在嘉州市建立钢铁厂并不是最好的选择,而渡口市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渡口市有全国数一数二的铁矿场,而且渡口市发展比较嘉州市來说更具有优势,在交通等各方面,渡口市更是比嘉州市好上不少,阮氏集团怎么会选择嘉州市呢。

    聂京安想要提醒一下阮成章,但接下來阮成章又一次打断了他的话,让聂京安有些无奈,不过也无可奈何,现在聂京安还指望阮成章的投资呢,不会在意这些小节问題,阮成章叹了口气道:“聂书记,经过几天的考察,嘉州市的投资环境分为两大部分,一是硬件设施方面,二是软件设施方面,硬件设施方面,嘉州市虽然存在不少的问題,但这些都不是根本的问題,相反关于硬件设施方面,嘉州市要优于渡口市,嘉州市不但有丰富的铁矿,更有丰富的煤矿,这是渡口市不具备的,这也是我们不选择渡口市的原因之一,嘉州市的硬件设施存在的问題无非是交通方面,这些我们都是可以克服的,问題并不是很大,关键是软件设施方面,也就是说嘉州是目前的领导对于投资并不是十分的重视,这严重影响了我们在嘉州市投资的信心,这个才是根本性的问題,”

    聂京安闻言顿时皱眉,他不由自主的想起高宝伟來告状的时候,说起林锦鸿主持市长会议,通过一份文件,整顿嘉州市矿产资源等方面问題,难道阮氏集团指的也是这一方面吗,他们是不是也认为市政府的文件阻碍了他们的投资,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嘉州市市政府这份文件说明真正存在着一些问題,不过,这好像于理不通啊,林锦鸿的情况,自己多少通过上层领导了解一些的,听说对招商引资方面很有一套,发展经济也很有一手,敢于创新,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这样的一个人,不可能会主持出台一份文件,阻碍全市的招商引资,阻碍嘉州市的经济发展吧,他是不是为了在嘉州市站稳脚跟,削弱高宝伟在嘉州市的影响,而故意采取恶劣手段,阻止阮氏集团在嘉州市的投资,看來,自己得找那份文件來看看,了解一下文件的内容才是,同时找林锦鸿聊聊,有时候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

    不知不觉的,聂京安将怀疑的对象套到林锦鸿的头上,相比林锦鸿,他好像更愿意相信高宝伟多一点,尽管高宝伟有这样那样的缺点,特别是控制欲方面极强,但高宝伟在他的眼中还是比较稳重的,比较服从大局的。

    史林章并不知道高宝伟告状的事情,他也沒将这个问題往林锦鸿和高宝伟身上想,而是认为市委或者市政府的某些官员为了私利,故意卡拿阮氏集团,因此他听了阮成章的话后,不由自主的腾一下站起來,大力拍着桌子,道:“现在我们党员干部实在太不像话了,这已经沒有一点思想觉悟了,阮董,你说个清楚,是哪个干部不开眼,将阮氏集团这样的大笔投资也不放在心上,不将嘉州市成百上千万的百姓利益放在心上,有一个拿一个,我们省委绝不手软,不管他是谁,身后有多大的背景,”史林章不像聂京安,他是个牛脾气,一旦发作,别说是在省里,在全国会议上也会拍着桌子骂娘,哪怕有一二号首长在,也会吹胡子瞪眼睛,因此,他得了个绰号,叫“史大炮”。

    说起这绰号,还是几年前由那位老人亲自取得呢,当时史林章还是燕京市委副书记,再一次京城安全工作会议上,正好那位老人來视察,史林章在听取工作汇报时,再次忍不住拍案而起,那老人当场被吓了一跳,最好苦笑着说了声,史大炮,这绰号由此叫开了,不过,这个绰号也在一定的程度上充当了史林章保护伞的作用,史林章得罪的人不少,因为有这个绰号的存在,他安然当了一任的燕京市委副书记,后被调到川省任省长。

    聂京安是知道史林章的恐怖的,因此史林章拍案而起时,他基本上沒什么表情,但阮成章几人就不一样了,他们可是第一次看到史林章这么血性的拍案而起呢,更何况这是在省委书记办公室,当着省委书记聂京安的面拍桌子,阮成章四人都被吓了一大跳,怔怔的看着史林章,阮成章实在想不出來,这都五六十岁的人了,怎么火气还这么大,嗓门这么响呢,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史林章还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等待自己的回答呢,阮成章端着茶抿了口,算是给自己压惊,然后向聂京安和史林章笑了笑:“聂书记、史省长,事情是这样的,阮氏集团到嘉州市后,身为嘉州市代市长林市长很是热情……”

    阮成章不着边际的夸了几句林锦鸿,又将高宝伟对于阮氏集团投资存在疑惑的情形说了一遍,当然他说的很是委婉,就算是聂京安和史林章这样两只老狐狸,也只能听得出阮成章对市委书记高宝伟有些意见,不管如何,聂京安算是明白了,阮成章是來向自己告高宝伟的状的,而不是告林锦鸿的状,琢磨來琢磨去,聂京安终于琢磨出阮成章话里的全部意思,那就是说高宝伟的手伸的太长,管了些不该管的事情,想从林锦鸿的手上挖墙脚,这样的情形让阮成章很困惑。

    聂京安想了下高宝伟的平时为人,他知道阮成章说的都是很有可能存在的,而且之前高宝伟告林锦鸿的状根本就是恶人先告状,一想到这里,聂京安的心里微微动气。

    史林章听出了阮成章的话,知道高宝伟存在问題,他对高宝伟平时就不怎么待见,原因无他,高宝伟做的混账事不少,而对嘉州市的经济发展却又沒有过大的贡献,这让史林章这个省长很恼火,现在又听高宝伟要搅黄阮氏集团在嘉州市的投资,他更是怒火填膺,只是当着阮成章等人的面,他倒也不会说关于高宝伟什么不对的话,毕竟这是党内的事情。

    “阮董反应的这个问題很及时啊,我们会认真关注这件事情的,我们还是那句话,我们川省上下是欢迎阮氏集团在川省境内任何地区进行投资的,只要阮氏集团的投资能促进川省经济发展,那么我们会想任何办法保证阮氏集团投资的利益,”聂京安很严肃的道。

    阮成章闻言站了起來,他知道聂京安要下逐客令了,反正自己已经完成任务,也不用在此多呆下去,便道:“聂书记、史省长,我之前说过,我们阮氏集团会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为振兴中部发展西部做出自己的贡献,川省是我们阮氏集团接下來一段时间内发展的重点,我们的投资不会局限于矿产资源以及钢铁厂的建设,还会在其他领域投入巨资,我们阮氏集团看好川省今后的发展,在此先感谢聂书记和史省长不懈的支持,我们不打扰您们工作了,”

    聂京安和史林章也各自站起來,寒暄了几句,然后众人握手,聂京安和史林章两人更是亲自送阮成章等人到办公室门口才作罢,等阮成章四人离开后,聂京安两人才又重新回到办公室,交流了一番意见,然后决定由聂京安打个电话向高宝伟了解具体的情况。

    林锦鸿、蔡志宏和孙吉等人经过一番颠簸,终于赶到了紫竹镇的大烟村,经过几天的休养,笼罩在大烟村上空的悲伤之情已经散去,逝者已矣,生活还得继续,林锦鸿在之前特地向沐源县县委书记杨景磐了解过情况,知道死者家属后续赔偿问題已经得到妥善解决,赔偿款大多由高家和陈家秘密送到县政府,再由政府的名义发放到众人手上,这笔收入和支出并不会正式挂到县财政账本上,因此根本就是一笔糊涂账,市里是不会去查这个的,省里下來查也查不出个所以然來,不会有任何问題,。